Blog

可是軒轅琉璃還是不動,要不是她還有呼吸,她身邊的幾個人都要以為她已經死了。

裁判席上的軒轅皓坐不住了,他整個人身形一晃,準備衝下去,看看女兒到底怎麼了。

還好斷水流拉住了他,然後說道:「別急,她註定有這一劫。若是心結解開,那最好不過。你還是不要插手為好。」

……

軒轅琉璃靜靜地站著,獨立於這黑暗之中。四周靜悄悄的,只有她的呼吸和心跳聲。她看到自己的手,因為不知為何,她的身體在微微泛著熒光。

「我這是在哪?」軒轅琉璃輕聲問道,但是沒有人回答她。

這時,一幅畫卷出現在她的面前。畫卷也泛著血紅色的亮光,還能看到血紅色的氤氳之氣在上下翻騰。

軒轅琉璃抬手,輕輕接住了畫卷。可就在她的手指剛剛觸碰到畫卷的那一剎那,一股凶厲之息順著她的手,直逼心靈!

軒轅琉璃嚇得差點兒把畫卷扔了出去。不過還好,這股凶厲之息只出現了一剎那就消失不見了。她憑藉帝級巔峰的修為,還是穩住了躁動不安的心神,沒有走火入魔。

軒轅琉璃現在對這幅畫卷更加好奇了。在一個沒有光明的地方,帶著這樣強烈的凶厲之息,這幅畫卷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軒轅琉璃也是自負熟記了《大陸地域志》的,但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像這個地方一樣。

輕輕拉開畫卷,軒轅琉璃看到了上面的文字。三十六個血字排列在潔白的畫紙上,筆走龍蛇,潦草卻又不失氣勢,字字帶著鋒銳的感覺。除去血紅色的字跡,這真真是一幅足以流傳千古的書法。

軒轅琉璃輕輕皺起了眉頭,強忍著畫卷散發出的濃濃的血腥味兒,她照著上面寫的,逐字逐句地念了出來:「珠淚染血雨蕭瑟,素手拾劍,千里獨行夜無期。 鳳家女 傾耳低語聲漸遠,孤魂離散,驀然回首已無君。」

軒轅琉璃不知為何,這首詞引起了她的共鳴。她覺得,這首詞好像是在寫她自己的故事。

那一年,九歲的她站在那條路上,大雨淋漓。她的手握住了那修長的劍,揮向了一個又一個熟悉的面孔。那時,她想哭,所以她哭了,血和淚染花了她的臉。不會有人因為年齡而同情她,所以她只能麻木地揮劍。

她終究還是哭了,沒有哭出聲,只是任憑眼淚在臉上縱橫。淚水順著臉頰滴落下去,滴落在了寫著血字的畫卷上。

突然,一切都變了。

烏雲遮住了天,大雨淋漓。雨水沖刷著路上的鮮血,去洗不掉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兒。

還是想當年那樣,她站在路的中間,右手緊緊地抓著一把劍,一把用來殺人的劍。

軒轅琉璃懂了,她知道現在是在哪裡了。

路的盡頭,有光,也有人。他們正在互相廝殺,用自己手中的劍,去殺死眼前的所有人。有的人劍沒了,所以倒下;有的人劍還在,或者還活著,或者已經死了。這是一個殘酷的遊戲,只有勝者才能活下去。而勝者,只能有一個。

她看到了他,在路的更深處,最靠近路的盡頭的地方。那裡有七八個人,但毫無疑問,他需要一齊斬殺剩下的所有人,才能真正走到盡頭,成為勝者。

他很強大,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強大。軒轅琉璃不止一次聽師傅讚揚過他。十五歲帝級巔峰,僅差半步便可踏足鬼級。他是天才,也是魔音谷的未來。

劍連帶著一串串血珠在空中揮灑,淋漓的雨又立刻洗去了刃上的血跡。

一個……

兩個……

三個……

更多的人倒在了他的劍下。

他好像累了,揮劍的速度慢了下來。但是還好,周圍已經沒人可殺了。

七個還是八個?軒轅琉璃記不清了,她也不想去數地上到底有多少具屍體。

他喘息了幾下,體力似乎恢復了許多。他又抬起劍,看上了前面的那一群廝殺的人。

「就只剩下,這些人了?」軒轅琉璃很清楚的聽到了他說的話,明明那麼遠的距離,這話卻像是在她耳邊喃喃。他的語氣里有輕鬆,有不忍,但更多的還是自嘲。

我已經,殺了這麼多人了嗎?他自嘲的笑了笑,然後持劍上前。

那一群人終於發現了他們最強大的敵人,於是他們不在向著身邊的人動手,而是各自從地上的屍體手中撿起更完好的利劍,面向了他。

「呵。」他苦笑,一出劍便是勢如長虹。

但他終究是累了,無力再戰了。

軒轅琉璃看到,幾個人拚命地鎖住他的四肢,令他動彈不得。若是放在平時,這幾個人已經成為肉泥了,但是現在,他累了。

一個人,舉起利劍,刺向了他的心。

「不!」軒轅琉璃想要飛奔過去,憑藉自己的劍術和速度,她一定可以救下他的。可是,她驚恐地發現,他動不了了。

鮮血噴湧出來,撒在了所有人的身上。他們歡呼著,歡呼著多一分活下去的機會,歡呼著勝利。

這時,軒轅琉璃感到有一個人站在了他的身後。他從身後抱住了她,握住了她的雙手,握住了她手中劍。

「師兄,你……」

「是,我死了。但我不想你死。」

「師兄,我……」

「琉璃,師兄最後一次教你,怎麼用劍。」

手背處傳來了溫熱的感覺,那不是他的體溫,而是他體內蘊藏的最後的力量。

劍出,勢如長虹!

軒轅琉璃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了這一劍之下,她只知道她的師兄也倒在了他們的劍下。這一次,血沾在了她的臉上,卻被他用力量蒸發。

「師兄,那個以你的名字立下的約定還作數嗎?君沐樆,君,莫離……」

「琉璃,替我們大家,好好活下去……」

手背的溫度消失了,軒轅琉璃回首,那人卻已魂魄盡散。

她突然想起,十年前的那個雨夜,她在他的懷抱中,第一次殺人。

他走了,這一別,便是永恆。

……

軒轅琉璃睜開眼睛,看到了大家關切的目光。

「我沒事,謝謝。」沒等大家問她,她就自己先說道,「團戰,我一個人上吧。」

也不等大家回答,她已經站了起來,徑直走出了休息室。

站在休息室門口,她輕聲地說道:「師傅,我悟了。」

斷水流輕輕挑了挑眉毛,有些意外:「哦?你悟了什麼?」

「十年前的那個雨夜,我悟了,生死。」

…………

————分界線————

更新啦更新啦,這麼早更新開不開心,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然後,說一件事啊,我在喜馬拉雅FM有這本書的有聲書,大家可以去聽一聽。

謝謝大家支持,請用推薦票砸死我吧! 「九年前那個雨夜,我悟了,生死。」軒轅琉璃的目光猛地變得凌厲起來。她的氣質得到了升華,一舉一動都是那麼的自然。

一睜眼,看破生死,得天地陰陽之點化,軒轅琉璃正式踏入鬼級!

「你的路,是什麼?」斷水流輕聲問道。

「您看著好了。」軒轅琉璃微笑,眼中凶光不減。

一刻鐘到,軒轅琉璃登上了擂台,末法學院的三人也上來了擂台。

「星皇皇家學院確定只上一人?」裁判的表情有些古怪,她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確定。」軒轅琉璃堅定地說。

「那好,雙方通名。」

「星皇皇家學院軒轅琉璃。」

「末法學院曾勇。」

「末法學院龍毅丹。」

「末法學院王婷婷。」

「比賽開始!」

Scottish Government Topics 末法學院的三人反應極為迅速,裁判話音剛落,他們就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儘管對方只有一個人,儘管他們這邊的曾勇是鬼級強者,但是他們絲毫不敢大意。

軒轅琉璃輕笑一聲,手背處閃起了一道光芒。那是一個樂符樣的印記,柔美而自然,綠色的瑩光很是微弱,但卻給人一種那是可以照亮黑暗的力量的感覺。

光芒一閃而過,一張古琴被她托在了手中。就在古琴出現的那一瞬間,比賽場上所有的聲音都扭曲了,所有聲音都在向它臣服,所有人的心靈都為之一震!

曾勇心裡一沉,暗道不好,連忙傳遞眼神給兩位隊友,他們需要搶攻,那張古琴給他一種不好的感覺。

三人各站一方,圍住了軒轅琉璃。手中利劍的寒芒在陽光下顯得特別刺眼。他們準備發動一種劍陣,以三人之力,化作千萬利劍,撕碎敵人。

「出劍!」曾勇大喝一聲,左手立刻捏了一個手印,而右手則是將利劍擲出。

其餘兩人也是同樣的動作。不過,三把劍脫手之後,竟是不斷複製,等三劍匯合時,已是有數萬利劍了。這一式,名為「浮生萬劍」。

三人操控萬劍圍繞著軒轅琉璃不斷翻飛,一種無形的壓力不斷的地施加給軒轅琉璃。

軒轅琉璃冷笑,這點壓力還不能將她怎樣。在她看來,萬劍雖多,不過爾爾。她緩緩抬手,挑起了一根琴弦。

「噔!」

清脆的一聲,無數音刃立刻爆發出來。它們不斷翻卷著,自軒轅琉璃周身向外擴散。一聲,空間震蕩,曾勇三人的萬劍被盡數碾壓成了齏粉。

軒轅皓驚訝地看著軒轅琉璃手中的古琴。僅僅是一張琴而已,但是那一聲,就連他這個神級強者,靈魂都輕微的震蕩了一下。

「這琴,好厲害!」軒轅皓不禁讚歎。

斷水流自豪地笑了笑,說道:「那當然!這可是魔音谷鎮守神器,十大神器之一的,幻音琴。」

軒轅皓陷入了沉默。十大神器,那可是十大神器啊!他沒想到,斷水流竟然那麼大方,把幻音琴給了軒轅琉璃。

他閉上雙眼,心中是濃濃的不甘。魔音谷的鎮守神器是幻音琴,他們軒轅殿也有鎮守神器,同樣是十大神器之一的龍泉劍。傳說中,龍泉劍乃天下之至鋒銳,可斬天地,甚至是破虛空。在十大神器中,這龍泉劍可是僅次於世界樹、明月羽和八方矛的存在,位列天下名劍榜第二。

可惜,兩千多年前,軒轅殿時任殿主軒轅擎天將這把劍傳給了他的徒弟。而那個人背叛星皇投靠龍王后,這把劍就再也沒有回來了。如果這把劍還在,那麼現在軒轅琉璃說不定就可以同時掌握兩種神器了。

在一起的條件 曾勇此時手中已經無劍了,而且蜂擁而至的音刃更是不給他絲毫的機會。他暗暗咬牙,體內的精神力瘋狂的運轉起來。

數十個掌心雷迎上了音刃,這是曾勇最後的保命技能了。

轟鳴聲響徹了整個賽場,數十個掌心雷盡數消散,一同消散的,還有音刃。

龍毅丹正在王婷婷的身前,手中的木簦撐開,勉強擋住洶湧的音刃。王婷婷的風完全擋不住這音刃,所以只能由他來抵擋。

軒轅琉璃冷哼,托著幻音琴的手向上一按,按動了一個機關。 https://tw.95zongcai.com/zc/3131/ 幻音琴左側的活板打開,露出了其中的劍柄。

軒轅琉璃翻手,將幻音琴背在了背上,同時右手抓住劍柄,將其拔了出來。

「劍長三尺,寬一尺,重兩百斤,無鋒,是謂斷嵐。斷嵐乃幻音之佩劍,幻音乃斷嵐之劍鞘。」

手持重劍,軒轅琉璃感受到了手背處傳來的陣陣溫熱。有魂從后抱住她,我住了她的雙手,握住了她手中的劍。

劍有器靈,其名,君沐樆。

「師兄,教我用劍。」

君沐樆點頭,腦袋湊到她的耳朵邊,輕聲道:「斷嵐無鋒,以力破敵。」

軒轅琉璃滿意地微笑起來。隨後,右腿發力,便如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她的第一個目標,龍毅丹!

劍出,勢如長虹!

龍毅丹依舊撐著木簦。這木簦也是一件極為厲害的武器,自從他的父親將其傳給了他之後,不論遇道什麼危險,這木簦都可以保護好他。面對神器的佩劍,他只能放手一搏。因為,他發現他周圍的空間已經被軒轅琉璃封鎖了。

是的,正是軒轅琉璃的第三異能,空間!

斷嵐帶著一種合眾的力量意境斬在了簦面上。合眾,集合同門師兄師姐的力量,集合他們的靈魂,他們替自己破除一切障礙,自己替他們活下去。

「咔擦」一聲,簦的支架不出所料的斷了,一切防禦成了虛妄。下一刻,木簦被粉碎成了齏粉。

裁判及時出現在龍毅丹的身前,雙手穩穩地抓住了斷嵐。

斷嵐瞬間停了下來,但是裁判確實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一劍令仙級中階強者內息紊亂,簡直恐怖!

「末法學院王婷婷、龍毅丹,出局。比賽繼續。」

軒轅琉璃轉身,厚重的斷嵐檔在前方。

「轟!」

斷嵐閃起了跳騰的電光。曾勇一擊被它完完全全的擋了下來。

神聖屬性爆發,精神力形成了一股衝擊波,硬生生將曾勇盪開,使其浮空。

雙手握劍,軒轅琉璃變換步伐,在地上旋轉一周,然後揮出了她最強力的一劍!

軒轅皓出手了,他斷定裁判絕對無法完好的擋下這一擊,於是揮手扔出了一個光球,盪開了軒轅琉璃的劍。

「末法學院曾勇出局,比賽結束,星皇皇家學院晉級。」

…………

————分界線————

這麼早,我覺得以後都晚不了了。

我在喜馬拉雅FM上傳了這部小說的有聲書,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還有哦,如果喜歡這部小說,可以向周邊的朋友宣傳宣傳,反正不收錢嘛。嘿嘿。 弘毅大酒店,頂樓一號會議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