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這女子竟然長久的作戰,連絲毫減緩的跡象都沒有,而且,渾身的殺氣也是沒有減緩,之前他們還本以為這女子必然是在嚇唬自己等人,而現在看起來,看這女子此刻的氣勢,卻並不像是那種人。

說明此刻的女子,還是存在許多的實力。

「哼!妖女,今日0就是你的葬身之地!」突聽一人冷冷笑道,只見得此人掌中握著一把寶劍,明亮的寶劍,照的眾人眼前一花,那種刺眼的亮光,竟然比太陽還要明亮。

「就是!毀壞了我們大哥的靈器,你死都不足惜!」另外一人,在此刻也是冷笑道。

眾人都是打的熱火朝天,每一招都是致命的殺招,一時間,刀芒,劍光,便是從眾人周圍呼嘯而過,那種場景,也是壯觀到了極致。

「哼!你們既然執意要去送死,那好,我就成全了你們!」孤芳雪冷冷的瞥了這幾人一眼,旋即,一道血紅色的光芒,便是說著夢魘刀突然飛掠而出,朝著眾人的眼睛呼嘯而去。

「哼!早就聽說妖女卑鄙,果然如此!」其中一人,望著那刁鑽的刀芒,此刻突然用劍格擋在身前,然後戲謔嘲笑道,他們幾人打鬥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是不分上下,可是,此刻遇到這一道光芒時,卻是變得格外的小心,如同見到那惡鬼一般,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被這些惡鬼給吞併了一般。

奪!

刀芒迅速對著幾人斬殺而去,然而,孤芳雪正是趁著此刻,突然長身而起,朝著身後掠去,她剛剛那一招威力很大不假,可是,卻是虛招,但虛招,有時同樣也可以殺人,並且,還是那種非常容易殺人的絕招。

誰能夠想到,這虛招當中,還隱藏著威力無比強大的殺招?

沒有人!

此刻的孤芳雪,就是在這虛招之下,又隱藏了一招殺招。

不過,她此刻已經顧不上看這裡人的命運,就算是他們幾人在自己這一招下面重創,也與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

唰的一聲!

只見得一道人影如同流星一般,飛速的掠過了重重新生的包圍,那些新生本就被孤芳雪此刻那一道所怯,此刻突然見到這道影子,硬是不敢出手,畢竟,誰都知道,自己此刻出手,無疑是多送一條性命而已,而他們,絕對也不會把自己的性命,交在此人的手中。

「什麼?妖女哪裡有!」當袁基兩人見到孤芳雪此刻狼狽逃竄的身影時,表情也頓時一變,以他們的心機,自然也知道,此刻的孤芳雪原來是打算逃走,看來,之前自己與袁基兩人聯手,給予她的傷害還是蠻大的。

「嘿嘿,大家小心,此妖女已經沒有多少戰鬥力了,大家給我攔截住,莫要讓她逃了!」袁基一面說著,一面飛快的朝著孤芳雪的位置飆射而去。

之前那陰沉著臉的少年,見狀也是飛快的跟上,他們要以最雷霆的手段,給予孤芳雪一擊! 距離那之前的追殺,已經是過去了三天,孤芳雪此刻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處,整整三天的長途追殺,讓的她感覺到了自己有種吃不消的感覺,這可是整整三日的追殺,要不是她仗著速度快捷,早就被袁基等人給追到了。

可惜,眾人還是小瞧了她的九尾神馳。

誰也沒有想到,九尾神馳竟然這麼厲害。

孤芳雪之前還分明在他們眾人面前,可是,下一刻,卻陡然從眾人眼前消失,這種消失,給予眾人的感覺也是相當的詭異,而明明就是不可能被孤芳雪逃走的時候,而那妖女卻是在這種情況,生生逃走。

「媽的!氣煞我也!竟然讓她給逃走了。」此刻的袁基,表情格外的陰森,他與那陰沉少年本是一起出來追殺孤芳雪的,可誰知,他們兩人興師動眾的出來,結果還是被孤芳雪給擺了一道。

此刻他們心中這個鬱悶就不用提了。

「簫劍!這下子全無了妖女的蹤跡,我們該放如何?」袁基一臉陰沉的望著那陰沉少年,通過這麼短暫的接觸,他已經知道,眼前這個整日擺著一張陰沉笑臉的人,其實,乃是萬劍宗的人。

只不過,此人在萬劍宗,也只能排在外門。

那陰沉著臉的少年蕭焱突然冷聲道,「跑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們這麼追殺也不是辦法,不如就來個瓮中捉鱉,先推算出妖女能夠藏身的位置,然後就在那裡守株待兔?不知袁基兄,你意下如何?」

萬劍宗,本來是五坦誠的超然大勢力,只不過,此人在萬劍宗的位置卻比狗還要狼狽,在幾年前,他正是因為與一名內門弟子有過隔閡,後來,被那名內門弟子突然陰了一把,導致逐出師門。

對於逐出師門,他一向看的0不是太重,可是,對於自己被逐出師門之後,還有人想問刺殺自己,他就感覺非常的憤怒。

這個問題,他用不著猜想,就能夠知道,這必然是他那個四師哥所為。

而他此刻也並不知道,他所謂的四師哥,已經被蕭焱給斬殺。

他的四師哥,也就是萬劍宗內門弟子當中的四師弟。

「嘎嘎,這個主意不愧只有你才能夠想象的出來,我們可以藉助於新生們的力量,然後尋找妖女的大致位置,這樣一來,但是省了我們大半的時間。」那袁基聞言,大讚道。

「如果你是那妖女,此刻又將會躲在何處。」簫劍望了望眼前的一片森林,然後意味深長的道,以他的感覺,他可以八成的認為,妖女必然是逃進了裡面,這裡,正是魔獸山脈的外圍,也就是,之前孤芳雪從迦南學院走出來的地方。

此地,相對於外面來說,自然就是外圍,可是,誰又知道,這並不是外圍,若是外圍雖然也會有這麼安靜,可是,絕對不是這種死一般的安靜!

此地,本就靜的異常可怕。

「若是我,必然不會進入裡面!」那袁基突然笑道。

這話說出來,那簫劍卻是瞳孔一縮,顯然是沒有想到簫劍竟然與自己的想象不一樣。

他本是以為,孤芳雪必然會逃進裡面去的,這樣,至少可以妨礙大家一陣。

畢竟,誰都知道,在森里裡面,想要搜索一個人,卻並不是那麼容易,甚至,完全沒有機會。

「為什麼?此地不正好可以隱藏她的蹤跡?」簫劍雖然大感詫異,不過,還是問到了自己的疑惑。

「呵呵,此地若是表面這麼簡單,那就好了!這裡,雖然沒有魔獸,可是,我總感覺的出來,,這裡非但不是因為沒有魔獸,而是因為有一股巨大的能量,把這些魔獸的氣息給完全呢籠罩起來。而這點氣息,便足以讓我感覺出來一絲威脅,所以,我猜想,那妖女也必然不會冒這個險。」袁基突然厲聲道。

「哦,此地我怎麼就沒有感覺出來有那麼強大的威壓?」簫劍聞言,這次就徹底的懵了。要知,他還要比袁基修為要高,對於自己的感知力,他向來都不會錯,沒想到,今天竟然沒有感覺出來。

對了,他又是怎麼感知出來的?

袁基難道還擁有著比自己更加強大的能力?

「呵呵,此地的威壓,並不是依靠靈魂力就可以,而是需要用心去看,這種地方,並不是你用眼睛就可以看的出來。」袁基笑道,但是,在簫劍眼中,卻是感覺非常的莫名其妙。

用心看,這可不是他們此刻所具備的能力啊!

凡事,莫要被事物的表面所影響。

這就是最簡單的道理。

袁基接著又道,「對了,不妨你也試一試?記住,一定要用心去看,而用心去看的最好辦法就是,閉目。」

「哦,閉目?」簫劍聞言,卻是微微一驚,要知道,這種用心去看的能力,可不是如今的修為就可以做到的,想要做到這一步,非常難。

自己就算是再用心,也未必就會看的到。

他可是非常清楚,自己一旦把眼睛閉了,那可就是一片黑暗,難不成自己眼睛裡面還會出現片刻的光明?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大佬你家小作精又掉馬了 與這少年突然聯手,他也是感覺出來了了一絲端倪,要知道,他對於別的不在乎,可是,對於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事情,他還是非常呢謹慎。

這段時間與袁基的聯手,已經讓他感覺出來了當年自己被刺殺時,那道影子。

這道影子,竟然是與之前那道影子一模一樣,並且,氣息也是相差無幾!

要知,一個人的背影可以認錯,但是,一個人恩氣息,又怎會認錯?

若是自己真的閉目,說不定還真的上了袁基的當呢!

他能夠有八成的感覺,感覺眼前這少年就是之前刺殺自己的那人,只不過,對於他為什麼也會來到迦南學院,這一點,他就沒有什麼印象。

「閉目養神,方才能夠進入以心替眼的境界,當然,這段時間之內,你也必須忘記一切!忘掉身外的一切!」那袁基又重複起來。

「好吧!我就來試一試!」聞言,簫劍也不在墨跡,直接進入狀態,當然,,這種狀態也只有他自己知道,8從並非完全的進入忘我的狀態,而是在這種狀態下面,稍稍的留了一點的心思,而這種心思,就是為了防備袁基突然對自己偷襲。

誰都知道,若是進入了忘我的領地,那麼,你就算是被人暗算了,也未必知道。

就算是你突然死了,也未必就能夠清醒過來。

忘我境地,玄奧的同時也相當呢危險。

除非你身在的位置,並沒有讓你感覺有威脅的存在。

當簫劍的雙眼突然閉上的時候,那袁基的眼神當中,似也有種惡毒的神色,雙眼邪邪的望著此刻已經閉上眼睛的簫劍,正如同簫劍之前所猜想的一般,他果然有陰謀。

當然,此刻的袁基卻是不敢突然出手,畢竟,此刻呢簫劍再怎麼說,也不可能這麼快的就進入忘我的境界,要是他能夠這麼了快的進入忘我的境地,換而言之,此刻的袁基就不敢動手!

簫劍若是那麼快的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十有**算是假的,他這麼一假,而自己想要出手擊殺他,也勢必受到影響。

時間就在這樣的狀態下,一點一點的過去,兩人,一人閉目養神,顯得非常悠閑,而另外一人卻是表情嚴肅,謹慎的很,不知情的人,只當這是在守候呢。

「簫劍?簫劍?」突然,在這寂靜無聲的場景下,一道聲音便是打破了這種安靜,只見得,在袁基喊出的時候,他的手掌還不時朝著此刻的蕭焱眼前晃來晃去,似是在試探此刻的簫劍,是否真的已經進去了忘我的境界。

沒有聲音?

沒有動靜?

莫非簫劍已經真的進入了忘我的境界?

頓時,袁基的一張臉便是變得陰沉了下來,然後他手掌微曲,在手掌探出的時候,從他的衣袂裡面,也突然飛出了一柄閃閃發光的小刀!

「哼!簫劍啊簫劍,這隻能怪你太愚蠢了,不過,別人交代我的事情,我也不能不服從。」

然而,就在他掌中的匕首即將刺入簫劍的喉嚨的時候,一張手掌,卻是如同爪子一般,頓時對著那道匕首呼嘯而來,在簫劍的掌中,赫然是一把鐵爪。

袁基根本就沒有料到,簫劍竟然能夠突然出手,驚訝的同時,動作也是非常的快捷,一閃之下,就已經掠到了一棵大樹後面,目光冷冷的凝視著簫劍,嘎聲道,「你,這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進入了那種狀態嗎?怎麼回事?」

「小樣的,老子只不過是假裝進入了這種狀態,你竟然還真當我這麼傻!媽的,快說,之前刺殺老子的人,是不是你!」見到袁基突然飛速躲過了自己這一擊,他的表情也是相當的凝重,要知自己這一手出的著實快不說,並且還非常出奇不料,自己與此人的修為相當,他理應不該這麼快的躲避開開,而自己0這一手出來,上來可就是殺招!

「媽的!你竟然敢耍老子?嘎嘎,幸好老子早就留了一手,既然知曉你會假裝進入這種狀態,早就留了一手!」袁基面色不變,冷冷的凝視著簫劍,突然,掌中的匕首飛速一擊,朝著簫劍的腦袋抓去。

「看來,我也用不著問你!就已經知道!你就是當初刺殺我的人!」簫劍冷冷的望著袁基掌中的匕首,表情變得格外的冷冽,要知道,他之前被刺殺的時候,正是被這麼一手匕首給刺中。

如今再次碰到這個匕首,他能不憤怒就錯了!

他此刻非常的憤怒,但是,他卻絕對不敢憤怒。

因為憤怒雖然可以讓的一個人瞬間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可是,與此同時,它也會讓的一個人瞬間失去理智!

而理智告訴他,自己不能夠被一時的衝動所干擾!

衝動是魔鬼!

「哼!不過,你知道了就怎樣!我今天想要殺你,也是舉手之勞罷了!」袁基突然大笑道,根本沒有把簫劍放在眼中要知道,之前他與這少年一起聯手對付孤芳雪,而他的傷害程度,遠遠不及簫劍!

當時,若不是自己那一坨如同屎一般的炸彈突然飛出,這傢伙早就受了內傷,也根本不可能這麼完好無損的站起此地。

不過,就算是他此刻依舊站在此地,又算得了什麼?自己一樣可以把他擊殺!

殺人,往往不需要借刀殺人,因為借刀殺人,也就不陪作為一名刺客。

他與簫劍在聯手攻擊孤芳雪的時候,本就有很多機會可以出手殺死簫劍,只不過,他卻並沒有這麼去做,因為他也知道,想要殺人,想要作為一名優秀的刺客,這一點必須杜絕!

自己就算是死,也絕對不需要藉助別人的力量殺人!

因為,那樣一來,你縱使殺了別人,9的感覺不出來,自己有多少成就感,甚至,當你這一次想要刺殺別人的的時候,你卻會發覺自己在無形當中,已經變得不會殺人,只想著依靠別人的力量,然後殺人!

這樣,你也就根本不配為作為一名合格的刺客。

只要簫劍不死,他就絕對不會走!

因為他9的非常清楚,作為一名合格的刺客,這一點必須擁有的,敵人未死之前,就絕對不能夠逃!

因為你是刺客,而不是殺手!

殺手可以一擊不用,遠遁千里之外,但是,刺客絕對不行!

因為你是刺客,而不是殺手!

殺手可以因為對手的強大而變得臨陣脫逃,但是,作為一名優秀的刺客,作為一名能夠稱道的刺客,就必須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

往往,刺客更是要比殺手更加的厲害,要知道,殺手主要是為了把人殺死為之,而這個殺死的過程,則是沒有什麼要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