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他的話,傳到旁邊的兩人耳中,那可是如遭電擊。

絕命島?瘋婆婆?

要知道,雖然絕命島的瘋婆婆實力並不高,但她一手起死回生的醫術,在天靈大陸可是享譽盛名。

只要沒有斷氣的人送到她哪裡,絕對就沒有好不了的人。

然而,瘋婆婆除了醫術出名之外,就連她的診金也是極為嚇人。

所以,當莫宇辰說昊元武療傷的葯都是出自瘋婆婆的手時,他們兩人都感覺到不可思議。

畢竟這麼珍貴的東西,莫宇辰這幾天可是沒少用。

這其中的價值,仔細算起來的話,在場的這兩人心中都明白,到底是有多麼的恐怖。

昊元武激動得坐立不安,連連道謝。

總裁的女人 直到許久之後,他才冷靜下來,好奇的問道:「莫兄,你這些日子,過得怎麼樣?」

「還有,你怎麼會跑到我老家這邊來?」

「我是剛好路過,所以心血來潮,順道去你老家看看!」莫宇辰聞言,將自己這段時間經歷的簡單的說了一遍。

當然了,其中一些秘密的事,全都被他忽略不說。

不過,即便是這樣,莫宇辰也講了將近一個時辰才堪堪講完。

「莫兄,沒想到,你離開了紫霄劍宗后,活的這麼精彩!」

「早知道,我當初就應該跟你一起離開,都怪我沒魄力啊!」

昊元武聽罷,滿臉的感慨。

「對了,你們昊家村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都變成了八卦宗的據點了?」

莫宇辰有些疑惑的問道。

而一旁的戴夢雪聽到此處,更加仔細的聆聽起來,但是並沒有打擾這對師兄弟的談話。

昊元武聞言,緩緩的閉上眼睛,彷彿是在回憶這段時間的經歷。

少年依稀可以看到,他的身軀在顫抖著,臉上露出了一股恐懼之色。

不用多想都知道,昊元武這段時間肯定過得非常的悲慘,想起牢房中的那一幕,莫宇辰暗暗的搖了搖頭。

誰會知道,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昊家村,居然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當初,你被那名仙子救走之後……」

許久之後,昊元武終於睜開了眼睛,帶著顫抖的聲音,將他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一一說出來。

莫宇辰與戴夢雪聽完之後,忍不住怒而動容。

原來,當初昊元武修鍊小成之後,他便帶著這段時間,自己省吃儉用剩下來的修鍊資源回昊家村。

然而,與莫宇辰一樣,昊元武發現昊家村竟然很是怪異,沒有什麼人氣。

隨後,他因為是昊家村的人,所以並沒有注重那麼多細節,自己破門而入。

可是他入昊家村之後,和莫宇辰遇到的情況一樣,發現整個村落一片死寂,連個鬼影都沒有。

當時,昊元武心中很是焦急,開始滿村子找人,直到不久后,他來到那口枯井附近時,令人恐懼的事情發生了。

那一瞬間,只見枯井中躥出許多人,只在一個呼吸之間並把他制伏了。

直到那一刻開始,昊元武才從那些制伏他的人身上發現,昊家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八卦宗所控制。

就連昊家村的人也都成了八卦宗的奴役,那些族中高層都成了喪失理智的殺戮機器。

最後,毫無疑問,昊元武直接被那些八卦宗的弟子震散氣海,交給昊家村的人馴服。

好在他還算是硬骨頭,沒有屈服各種酷刑之下。

但是,就是因為他一直不肯屈服,因此他每天都會遭受到各種各樣的折磨,簡直是生不如死。

認真來說,他能夠撐到莫宇辰到來,已經實屬是他命大。

「我這兩天給你療傷的時候,發現你魂海中已經凝結了一種天道意志。」

「恐怕用不了多久,你自己就會知道,領悟了什麼類型的天道意志了。」

莫宇辰這時開口說道,臉上充滿了欣慰。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昊元武笑著點了點頭,雖然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但卻讓他感受到了生與死的真諦,從而獲得了大機緣,意外的領悟了一種天道意志。

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昊元武,我這有個人要交給你自己處置!」

莫宇辰一拍腰間的靈獸袋,山洞之內頓時出現了一個極為狼狽,渾身冒著惡臭的傢伙。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前幾天,被莫宇辰扔進靈獸袋的昊元武。

「不要,不要殺我……我錯了!」

黑衣男子一出現便立即大呼小叫,滿臉儘是驚恐之色。

同時,他褲襠下一股尿騷味又傳了出來,瀰漫在整個山洞之中,惹得莫宇辰一陣氣急,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昊……玉……德!」

昊元武見到地上的人,怒目圓瞪,眼眸之中燃燒起一股熊熊怒火。

「嗯?昊元武?」

昊玉德聞聲,很快便發現了一旁的昊元武。

可是,當他發現昊元武后,似乎想到了點什麼,滿臉都是絕望和恐懼的神色。

「哼,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我家!「昊元武冷哼一聲,滿臉陰冷的盯著昊玉德,充滿恨意的說道:「沒想到你也有今天,這一次,我們新仇舊恨一起算。」

「他的丹田已經被我廢掉,有什麼恩怨仇恨,你自己慢慢解決吧!」

莫宇辰話音一落,對著戴夢雪一招手,兩人一起走出山洞,留給昊元武一個發泄的空間。

「呃啊!~」

沒過多久,山洞中傳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慘叫聲。

莫宇辰聞聲,淡然的搖了搖頭,並沒有覺得昊元武太殘忍。

畢竟,換做是他被人折磨了這麼久,他肯定也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宇辰哥,你們接下來要回紫霄劍宗嗎?」

忽然,一旁的戴夢雪緊緊的盯著莫宇辰,眨巴著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輕咬嫩唇,輕聲說道。

莫宇辰回過頭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點了點頭,這幾天的經歷,讓莫宇辰從內心認同了戴夢雪這個丫頭。

雖然她沒有起到做大的作用,但是最少她在危難的時候並沒有自己逃走。

「天靈大陸的至尊皇榜就要開始了。」

「我想,我們用不了多久,會再次見面的!」

忽然間,莫宇辰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說完,莫宇辰就恨不得大嘴巴抽自己。

「真的嗎?那我先去般若聖地等你喔,我們不見不散!」果然如此,戴夢雪聽到少年的話,立即興奮起來,笑盈盈的說道。

莫宇辰無言以對,暗中苦笑一聲:「難道我就那麼的招女人喜歡嗎?」

「連這個出了名的大冰塊聖女,都被自己融化了……」

輕輕呼出一口氣,莫宇辰聳了聳肩,不再多想。

接下來整整一天的時間,山洞中不斷的傳出慘烈的嚎叫聲,讓莫宇辰都忍不住背後發毛。

好幾次,過往的樵夫獵人聞聲,都跑過來詢問什麼事情。

好在全都被莫宇辰打發掉了,不然的話,以昊元武的怨氣,被人發現山洞中,那血腥的一幕,肯定會嚇到這些樵夫獵人的。

最後,直到傍晚時分,山洞中的慘叫聲才戛然而止。

於此同時,昊元武的聲音也傳了出來:「你們可以進來了!」

「丫頭,你在這裡先等著。」莫宇辰雙手抱在胸前,淡淡的對戴夢雪說道。

他從這一整天的慘叫聲就能猜測到,裡面的場景是有多麼的可怕。

戴夢雪聞聲,點了點頭,她也知道莫宇辰這麼做是什麼用意。

那昊玉德被昊元武折磨了一天,恐怕裡面的場景已經變得無比血腥了,此時進去,她一個女孩家家見到,難免會有所不適。

噠!噠!

……

目送著莫宇辰走進山洞中,戴夢雪看得都痴了,羞得她自己忍不住將臉捂住。

屋子中。

映入莫宇辰眼帘的是地上那一灘爛肉,還有那洞府內的濃鬱血腥味。

「這段時間,他讓我嘗盡世間百種酷刑。」

「本來,我還打算讓他也嘗嘗,可是沒想到他這麼弱,只堅持到第六種就死了。」

昊元武見到莫宇辰走進來,將地上最後一隻手臂踩爛,有點不在意的說道。

「這山洞不能住人了,我們得換個地方再說!」

感受到山洞裡濃郁的血腥味,莫宇辰眉頭緊鎖。

隨後,在他的一把火之下,地上那堆爛肉瞬間蒸發成一縷白煙。

……

翌日清晨,戴夢雪離開莫宇辰,也不回幻音宗,直奔般若聖地而去。

而少年與昊元武也離開了此處,開始往紫霄劍宗的方向趕去。

這一次變相歷練了這麼久,耗費了莫宇辰將近一年的時間。

不過,這一年來,他的收穫也是大得可怕,修為直接邁入了半步化神之境。

可是,昊元武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離開紫霄劍宗也差不多一年時間。

但這一年中,他的修為非但沒有得到任何一點進步,而且還受盡了非人的折磨。

好在老天還對他不錯,雖然讓他倒霉,但是他也得到了大際遇,為將來邁入化神境奠定了不弱的基礎。

而且,如今他身上的傷勢與精神都在恢復,等他恢復過來之時,修為應該或多或少會暴漲一波。

……

在一片密林的高中上,少年與昊元武踏空而行。

「莫兄,你知道昊玉德為什麼沒喪失神志嗎?」

忽然間,昊元武看著莫宇辰問道。

莫宇辰聞言,眉頭微微一皺,好奇的問道:「為什麼?」

「因為,他是成為一個什麼狗屁尊主的血奴,地位比較高,所以不會被抹掉神志。」

「那些八卦宗的人,這麼久以來沒殺我,也是為了讓我成為那尊主的血奴,替他們隱藏在紫霄劍宗收集情報。」

昊元武眼中閃過一絲寒芒,緩緩說道。

此刻,莫宇辰腦海中閃過那顆心臟沒入自己體內那一幕,不由得繼續問道:「那尊主是誰你知道嗎?」

「應該是八卦宗的宗主,萬元中。」昊元武滿臉的陰沉,這個背後的人,才是他最為痛恨的:「這個人,你應該認識吧?」

「萬元中?」莫宇辰聽到這個名字,手中不由自主的握緊:「當然認識他,他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記得他。」

莫宇辰這一次在外面轉了這麼一年,這萬元中的功勞可謂是功不可沒啊…… 實力邁入了半步化神境之後,莫宇辰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原本需要半個月的路程,如今被他三天時間都趕完了。

再一次看到熟悉的紫霄山脈,莫宇辰滿臉的感慨。

這一年時間以來,他的經歷足以用精彩二字來形容。

「昊元武,我們到宗門了!」

紫霄山脈的天空中,莫宇辰將靈獸袋中的昊元武放了出來。

「好快的速度……」

「莫兄,我記得好像剛過去三天吧!」

昊元武看著腳下熟悉的山川河流,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涼氣,為莫宇辰的駭人速度感到驚訝。

「不要忘了,我如今已經是半步化神之境,御空之術自然要強上不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