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就在自己已經開始幻象房子的時候,富二代又說要將整個地球都送給自己。

這一聽就是假的啊,根本就沒有可能!

蘇白從一開始到現在,給清陽大師的便是這樣的感覺。

不過,清陽大師也不能說什麼,只能任由蘇白去折騰自己了,誰讓自己的實力不夠呢?這個世界本就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實力不夠的話,只能聽天由命任人宰割了。

至於蘇白則沒有理會眾人的質疑和清陽大師的無奈,立馬起身向日月神殿的深處走去,道:「跟我來吧,三天之內,定然讓你突破!」

清陽大師無奈的笑了笑,只能跟著蘇白走向日月神殿的深處。

蘇白一走,日月神殿的大殿之上,頓時就炸鍋了,議論聲衝天,甚至有人開設了賭局。

「來來來,反正閑著也是無聊,不如我們來玩玩,壓清陽大師能夠晉級,還是不能晉級?」

「我壓不能晉級,陣法大師豈是那麼容易晉陞為陣法宗師的?」

「我也壓不能晉級,蘇白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他也做不到讓一個陣法大師,成為陣法宗師吧!」

「可是,我覺得蘇白很神秘,說不定他真的能行呢?我壓能晉級!」

「哈哈哈,你就等著輸個精光吧!」

「來來來!大家繼續!」

……

天才們吆喝著。

而王天涯也被吸引了過來,看了看賭局之後,咧嘴一笑,道:「我壓不能晉級!」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向王天涯投去怪異的目光。

大家都知道,王天涯和蘇白穿同一條褲子,這種時候竟然不支持蘇白?!

面對眾人的怪異目光,王天涯坦然自若的說道:「我跟蘇白是兄弟不假,可是這並不影響我賺錢吧!」

很顯然,王天涯也不看好蘇白,認為蘇白只是說說而已,清陽大師最後絕對無法晉級成為陣法宗師!

不過,一旁的李王天和趙青青也走了過來,他們二話沒說,直接壓了清陽大師能夠晉級。

李王天知道蘇白的真實身份,而且從上輩子開始就跟在蘇白身邊,所以對蘇白是充滿了信心,認為蘇白無所不能。

還有一點就是,不管蘇白做什麼,李王天都無條件的支持!

所以想都不用想,李王天肯定是帶著趙青青,一起相信蘇白,認為蘇白能夠幫助清陽大師晉級為陣法宗師。

「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蘇白做不到。」李王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過,在場的天才們卻是被嚇到了,整個日月神殿忽然鴉雀無聲,每個人都向李王天和趙青青投去怪異的目光。

要知道,在場的天才們可都是李王天和趙青青的晚輩,平日里見了李王天和趙青青之後,他們都得恭恭敬敬的問聲好。

甚至,就連一些天才背後的家族掌舵者,見到李王天和趙青青都得畢恭畢敬的,不敢得罪。

可是,誰曾想到,他們小輩之間開設的一個賭局,李王天和趙青青竟然也來參加了,著實讓天才們有些受寵若驚,措手不及啊!

李王天和趙青青則沒有絲毫的不自在,李王天更是淡漠的說道:「怎麼?不讓我玩兒?我是你們的長輩不假,可是賭局上面無父子,你們不能因為我是你們的長輩,就不讓我賺你們的錢啊!」

此言一出,天才們為之汗顏。

一旁的李陽也都看呆了,沒想到自己一向嚴肅的父親,竟然如此的厚顏無恥!

不過,李王天竟然都這麼說了,天才們也不能再多說什麼,關鍵是李王天給的賭注不小,還全部都是壓的清陽大師能夠順利晉級。

這在天才們看來,李王天壓的堵住,已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啊!

原本,天才們還在擔心,壓清陽大師能夠晉級的人實在是太少了,賭注也太少了,贏起來不夠盡興。

現在終於來了個大頭,天才們怎麼能夠放過,高興還來不及呢!

而且,跟李王天和趙青青一起打賭,傳出去天才們也感覺有面子啊! 剎那間,日月神殿的大殿,彷彿變成了的賭場一般,喧囂聲衝天,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興奮的笑容,他們已經徹徹底底的走出了被蘇白支配所帶來的恐懼。

其實,他們也並不是完全走出了蘇白給自己所帶來的恐懼,而是現在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他們現在已經是蘇白的人了,就算再怎麼恐懼,再怎麼悲哀都沒有用,只能苦中作樂了。

畢竟,他們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再怎麼悲哀,再怎麼恐懼,再怎麼鬱悶,都無法改變現在已經發生的現實,與其這樣還不如找點樂子,至少能夠讓自己開心一點啊!

別說,日月神殿中的眾人開始打賭之後,日月神殿還真有點變成賭場的感覺。

畢竟,在場的人幾乎都是蒼雲星大勢力中的天才,他們要麼就是背後勢力中的少主,要麼就是各自背後勢力中的重點培養對象,從來都不會缺少資源,更加不會缺少錢。

可以說,他們絕對是一群,蒼雲星中最富有的少年,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富二代,絕對沒有半點虛假!

故此,這樣一群富得流油的富二代,在一起打賭,場面堪稱驚人啊,已經壓下的錢和各種法寶等等,已經堆積如山了,沒人能想到,眾天才們將身上值錢的東西壓出來之後,竟然會有如此之多,著實讓人大開眼界。

若是一個窮鄉僻壤的鄉巴佬,忽然來到日月神殿中,看見眼前這一幕的話,一定會認為自己是在做夢,完全不敢相信,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和寶物存在,怎麼會有人擁有如此多的寶藏!

比如,現在的林妙衫就已經被完全驚呆了,她是天寶宗的少主,父親是天寶宗的宗主,天寶宗之所以命名為天寶宗,顧名思義,就是多寶多金的意思,而且天寶宗做的買賣也都是貿易買賣,可想而知天寶宗應該是非常富有的。

可是,天寶宗畢竟只是一個中型勢力啊,跟大型勢力完全沒法比,估計就算是天寶宗的所有財寶和資源加起來,都沒有大勢力之中一個天才個人的資源財寶多吧!

之前,林妙衫也只是聽聞這類的傳聞,不過她始終認為傳言被誇大了,大勢力的人不可能這麼富有,就算大勢力的人再怎麼富,個人也絕對比不上天寶宗一個門派的財力和資源。

需知,林妙衫可是天寶宗的少主,天寶宗有多少財寶和資源,她可是最清楚的人之一。

可是,當林妙衫看見現在已經堆積成幾座山峰一般的財寶時,她的世界觀徹底被顛覆了。

這一刻,林妙衫才恍然大悟,以前覺得傳言太誇張,但是當她親眼看見一切之後,才發現傳言並沒有被誇張,而是事實!

大勢力的人,真的非常富有!

林妙衫估計,就算是普通大勢力中的少主或者第一天才,都能穩穩的在財寶方面,將天寶宗壓在身下。

「這,就是大型勢力和中型勢力的差距嗎?」林妙衫喃喃自語,雙眼之中滿是震驚,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畢竟,眼前的場景實在是太驚訝了,她沒有想到,光是財寶這方面,中型勢力和大型勢力之間的差距,就如此的巨大。

天寶宗已經是中型勢力中的一流勢力了,沒想到卻連大型勢力範圍內普通的大勢力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差距何其大,中間猶如橫著一條無法逾越的天塹!

其實,不說林妙衫被驚到了,就連李王天和趙青青都被眼前的場景給驚訝到了,他們原本以為天才們也就只是玩玩而已,屬於晚輩的小打小鬧罷了。

可是沒想到,展現出來的卻是這樣一幅場景。

李王天和趙青青對視一眼,不禁在內心開始同時感嘆,現在的年輕人,簡直太幸福了,小小年紀便帶著如此多的財寶在身,就不怕出什麼事兒嗎!

要知道,現在數百名天才們的財寶堆積在一起,已經要將整個日月神殿的大殿給堆滿了,組成了幾座小山,就連李王天和趙青青都會為之而動心。

李王天和趙青青何等人物?不說李王天前世的身份,單說他是個長輩,還是日月宗的宗主,連他都對眼前的財寶動心,可想而知眼前的財寶是多麼巨大的一筆財富。

要知道,日月宗可是百強勢力當中,排在中游的勢力,想來財力應該非常的強大才對。

對這樣一個財力強大的勢力來說,一般的毛毛雨,是完全不會被李王天看上的,就連一些讓普通大勢力心動的財寶,李王天都不會看上一眼。

比如,一個地主非常的富有,腰纏萬貫,幾顆碎銀子入得了他的法眼嗎?肯定入不了啊!

只有什麼能夠入地主的法眼?估計只有黃金萬兩了吧!

現在,李王天就是這個地主,而擺在他面前的財寶,其實就是黃金萬兩!

可想而知,日月神殿中擺放著的財寶有多麼的龐大。

估計,一般的大勢力看見之後,都會忍不住想要動手去將財寶搶奪過來,佔為己有吧!

可惜的是,這些財寶都是數百名天才的,別說是普通大勢力不敢對這些財寶動手,就算是李王天和趙青青,都不敢打這些財寶的主意,原因有兩點。

第一點是,這些財寶都是天才們的東西,而李王天和趙青青以及別的大勢力,都是長輩,他們若是動手打財寶的主意,就是對槍晚輩的東西,就好像一個老人家去搶一個小朋友的棒棒糖一樣,會被人所恥笑,並且鄙視。

第二點是,財寶都是由上百名天才們堆積而成,若是搶奪財寶的話,就是對上百名天才們宣戰,對天才們宣戰,就等於對天才們背後的勢力宣戰。

同時對上百個大勢力宣戰,就算全部都是普通大勢力,也是非常作死的行為,就連前十大都不敢為了一點渺小的利益,做出這麼作死的事情來,說不定自己最後還要付出更為慘痛的代價呢!

所以,對於已經堆滿日月神殿的財寶,不管是誰,都只是看看而已,絕對不敢多有別的任何什麼想法,這一點是絕對可以肯定的。 其實,日月巨輪和日月神殿,本就作為日月宗的第二山門,裝潢打造的十分華麗了,金碧輝煌,讓人一來就有一種步入殿堂般的感覺。

可是,現在在無盡的財寶堆積起來之後,原本已經夠豪華的日月神殿彷彿又被提升了一個檔次一般,開始變的閃閃發光,無盡寶光在其中流轉著,好似夢幻一般的仙境,給人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關鍵是,日月神殿已經包裹不住能夠將人眼睛閃瞎的寶光了,使寶光直接衝出了大殿之外,在日月巨輪的上空綻放出了耀眼的光彩。

原本,日月巨輪的外圍就有很多的散修和妖獸在窺探著,剛剛日月巨輪爆發出巨大的動靜,他們都以為是有什麼異寶要出世,準備爭奪一下。

可是,當時日月巨輪上的上百名天才釋放出靈氣和氣息,加上李王天和趙青青也都釋放出自己的靈氣和氣息,最後蘇白更是也加入了進來,導致日月巨輪方圓百里之內成為了生命禁區,只要誰近誰就必死無疑。

這一來,將不少人的膽子都給嚇破了,最後也不管是不是有易寶出世了,直接倉皇而逃,不再打日月巨輪的主意,畢竟異寶再怎麼厲害,也要有命享受才行啊!

所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不過,俗話說的好,劍走偏鋒,富貴險中求,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膽小的已經跑光了,自然也有膽大的選擇留下。

留下的散修和妖獸,毫無疑問膽子都非常的大,他們都對日月巨輪充滿了興趣,連恐怖的靈氣壓迫都不怕,可想而知他們是多麼的想要去爭奪所謂剛剛出世不久都異寶。

不過,留下來的人雖然膽子大,卻也不魯莽。

想想也是,這些膽子大的人,肯定做過非常多危險的事情,若是他們只是膽子大的話,就是莽夫,估計根本走不到今天,早就死了。

故此,可想而知,最後留下來的人雖然膽子大,卻也都是一些膽大心細的人。

他們不直接向日月巨輪衝去,為的有三點!

第一點,他們還不能確定,剛剛造成的異象,是不是異寶出世所造成的,若不是異寶出世造成的,為此爭奪一番的話,豈不是白費力氣了?

第二點,他們不敢直接上前卻爭奪,而是在等,等時間過去的久一點了,他們才會動身,畢竟他們清楚的知道什麼叫做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並且對日月巨輪的所在地充滿了一絲絲的恐懼。需知,第二次靈氣大爆發的時候,有多少人就是因為以為靈氣爆發已經結束了,要動身去爭奪異寶,才會被突然出現的二次靈氣大爆發給毀滅!所以,剩下的膽大心細的妖獸和散修,就是為了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所以才顯得非常的謹慎!」

第三點,他們是在比拼,比拼是誰的耐心好,誰能沉得住氣。

若是這時候,有人沉不住氣,耐心不好的話,早就沖向前去對日月巨輪下手了。

而這真是一些人希望看見的,畢竟鬧出如此大的天地異象,肯定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出世,有人去探探風再好不過,剛好可以預測一下前路有沒有危險,危險程度厲不厲害。

若是前路有危險,並且危險程度很厲害的話,毫無疑問,剩下的人絕對不會再貿然的去爭奪異寶了。

所以,現在圍在最外圍的散修和妖獸們,都最為的淡定。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五彩絢爛的霞光,忽然衝天而起,直上九霄青天!

頓時,守候在百里之外的散修和妖獸都紛紛露出了自己的驚容,他們認得這道霞光代表著什麼。

「這是寶光,絕對沒錯!」

「我的天,如此宏偉的寶光,未免也太嚇人了吧!」

「這得要多少財寶才能堆積出如此絢爛的寶光啊!」

「莫非,前方出了一個寶庫不成?」

「很有可能啊,除了寶庫,還有什麼地方或者人,擁有如此多的財寶啊!」

「動身吧!現在動身,我們或許還有肉吃,再晚點的話,估計連湯都不會有了!」

「沒錯,苦點,我們一起去!」

……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總之在日月神殿百里之外的海中,所有人都達成了共識,他們在看見閃耀的寶光之後,眼睛已經被徹底亮瞎了,心裏面已經確定,前方絕對有異寶出使,於是他們便決定,加快速度前往,否則的話絕對會被人捷足先登!

刷刷刷刷——

剎那間,海上無數人影閃動起來,有的在空中高速飛行,又的則在海面上狂奔著,還有的人和妖獸,直接潛入海底,好似化作一柄長箭,向日月巨輪所在的方位,馳騁而去!

……

而此時此刻,日月巨輪中的人,對外界的一切根本就全然物質。

至於天才們也都在各自玩兒的各自的,根本就沒有理會外界的情況。

其實,是外面的散修和妖獸距離日月巨輪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才沒人發現有海賊正在趕來的路上。

當然,就連李王天和趙青青都沒有一點察覺,他們也都參與到打賭當中,玩的不亦樂乎。

於此同時,在日月神殿深處的一座房間中,蘇白和清陽大師正面對面坐著。

「你應該對我充滿了懷疑,並且一點也不信任我所說的話吧?」蘇白似笑非笑,別有深意的詢問道。

「沒錯!」清陽大師雖然有些糾結,不過還是很耿直的點頭,表達出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無妨!你對我充滿懷疑很正常,不過現在我很鄭重的告訴你,我真的能夠幫助你晉陞為陣法宗師!」蘇白一本正經的說道。

清陽大師的虎軀為之一顫,他能夠感受到蘇白是認真的,心中立馬一陣激動,心想莫非蘇白真的有能力,幫助自己晉陞為陣法宗師?

「請蘇先生指教!」清陽大師謙虛的說道,無論如何,他都栽在蘇白手裡了,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其實,想要幫助你晉陞並不困難,別的陣法大師我不敢保證,能夠幫助他晉陞為陣法宗師,可是你我卻能夠百分百的肯定,能夠幫助你晉陞為陣法宗師!」蘇白果斷的說道,語氣之中滿是自信! 「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幫助我晉陞為陣法宗師?!」清陽大師不由的驚呼出聲,感覺到無比的震驚。

他能夠從蘇白的語氣,還有蘇白的神態之中看出,蘇白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相反蘇白是非常的認真,而且蘇白對自己的手段貌似也非常的自信,這不禁讓清陽大師為之動容,心裡猜測莫非蘇白真的沒有在戲耍自己,說玩笑話而已,而是真的有辦法幫助自己晉陞為陣法宗師?

剎那間,無數念頭在清陽大師的腦海中一閃而過,讓他有些驚異不定。

這時候,他才感覺到蘇白的神秘莫測和不凡,因為他作為一個已經活了百歲的老油條,竟然連蘇白區區一個少年都看不透,完全不應該啊!

關鍵是,在清陽大師看來,若是蘇白想要戲耍自己,並且羞辱自己,所以才會說出有辦法幫助自己晉陞這樣的胡話的話,那麼蘇白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畢竟,方才在眾人面前,蘇白已經對清陽大師說了那麼多,羞辱和戲耍的目的已經完全達到了,若蘇白的目的真的是戲耍和羞辱的話,現在在背地裡,只有蘇白和清陽大師兩人的時候,蘇白完全不用繼續編造這樣的玩笑話來忽悠清陽大師,因為一點效果都沒有,完全就是白費力氣。

正是因為這一點,才讓清陽大師很疑惑,蘇白若是光是想要羞辱和戲耍自己的話,現在完全可以改口了,沒必要再繼續說他有辦法幫助自己晉陞,除非蘇白真的有辦法幫助自己晉陞為陣法宗師!

剎那間,清陽大師的面色凝重了起來,他越來越覺得蘇白不簡單,事情也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心裏面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自己,要相信眼前這個少年,這個少年擁有超乎常人認知的力量!

「好吧,我們開始吧。」清陽大師深吸口氣,道:「三天時間,我倒是很想看看,三天時間,你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我從陣法大師晉陞為陣法宗師,要知道,我在陣法大師的境界已經徘徊了幾十年,這幾十年我一直在不斷的摸索,不斷的提升自己,想要晉陞為陣法宗師,卻都以失敗告終,實話告訴你,三天時間完成我用幾十年時間都未曾做到的事情,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很正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