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程苒早就有所察覺,在凌相君出腿的一瞬間,她穩准狠的踩在了凌相君的腳背上,當即疼的凌相君不顧形象的尖叫出聲。

「啊……好疼啊!」

程苒這才故作驚訝的挪開腳。

「真是不好意思,沒看見。」

凌相君疼的臉色都白了,死死瞪著程苒。

「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看見我腳……」

程苒挑著秀眉看她:「是不是想要說,看見你的腳想要伸出來絆我?」

凌相君意識到自己剛才差點暴露了自己,趕緊否認。

「你少在這裡冤枉人,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那你的腳好端端的怎麼會伸這麼遠?」

程苒說話間,那雙細長的眼眸微微上挑,紅唇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凌相君被程苒這懾人的眼神看的心頭直發慌,張了張嘴原想要辯駁,話到了嘴邊,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她的不吭聲成了默認,周邊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沒想到她居然這麼卑鄙。」

「這比賽,有輸有贏很正常,不過是個周年慶,何必放在心上。」

男人站在程苒身側,居高臨下的看著凌相君,聲音低啞又帶了不經意的清冷,攜裹著幾分清絕。

「凌相君,只是娛樂而已,沒有必要用這麼卑鄙的手段,以後這種小動作,我不希望再看到。」

凌相君還沒從程苒的眼神里緩過神來,又被封墨燁這麼警告,臉色早已慘白如紙。

她今天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封墨燁臨走前,還不忘在程苒耳邊悄聲說了句。

「晚上早點回家,別忘了我剛才說的話。」

程苒臉上的笑容徹底僵住,腦子裡想起他在台上對自己說的話,頓時雙頰一片緋紅。

這男人,就這麼迫不及待了? 進入7月份,1987年的暑期檔不知不覺就已經過去一半。

《比弗利警探2》之外,這個暑期檔還沒有其他本土票房有望過億的爆款出現。

傑克·尼克爾森領銜的《東鎮女巫》、阿諾·施瓦辛格主演的《鐵血戰士》、湯姆·漢克斯和丹·艾克羅伊德搭檔的《天羅地網》等幾部預期北美總票房能夠達到五六千萬美元的電影大概都只能算是小賺,基本上沒有達到各大電影公司的預期。

這其中,當初和西蒙有過衝突的馬修·布羅德里克主演新片《X計劃》被福克斯影業安排在了6月5日上映,1022塊銀幕開畫規模,首周票房457萬美元,整個六月份累積票房也只有1200多萬美元。相對於1500萬美元的製作成本,通過後期運營,福克斯影業雖然不至於虧損,但這部影片也完全無法對得起它所獲得的優質檔期和宣發資源。

西蒙在《X計劃》上映之前就關注到了這部影片,心裏卻已經沒有多少感覺。

當初的事情早已了結,只要馬修·布羅德里克不再招惹自己,西蒙以後也不會再和對方有任何交集。

另一方面,7月2日,標普500指數突破290點大關,靜默一個半月,西蒙再次開始向諾亞·斯科特下達交易指令,逐步清倉維斯特洛公司賬戶中原本持有的4500份合約,並同時再次開始建倉。

在這個股指期貨交易還沒有『每日無負債結算制度』的年代,對於期貨炒家來說好處自然很多,但缺點就是西蒙無法直接使用原本4500份合約的賬面盈利進行加倉操作,想要增加倉位,就必須完成一次清倉換手,。

西蒙原本期待能夠在標普500指數位於290點到295點之間的區間完成換手,不過,度過了波動比較頻繁的6月份股指期貨交割月,標普500指數的漲勢明顯加快。

維斯特洛公司的賬戶5月中旬在標普500指數平均272點建倉,最後卻是在平均295點左右完成清倉換手。

平均23點漲幅,每一份合約的賬面盈利都達到1萬1500美元左右。

經過結算,維斯特洛公司賬戶中的4500份多頭合約,除去各項交易費用,一個月時間累計獲得盈利5065萬美元,西蒙擁有的本金也因此增加到1.25億美元。

換手操作之後,維斯特洛公司的多頭持倉量增加到6800份,持倉比例依舊達到非常危險的80%。

好在,7月2日到7月10日,第二次佈局結束,標普500指數在7月10日當天收盤時就已經漲到298點,只是這短短几天時間,維斯特洛公司賬戶中的多頭合約就再次產生了一筆非常可觀的賬面盈利。

西蒙發現,自己接下來很可能已經完全不需要再動用富國銀行的那筆貸款。實際上,不到萬不得已,他也確實不想動用那筆貸款。

違背借貸合約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挪用那筆貸款一旦被發覺,西蒙在期貨市場上的運作很可能也會暴露。

相對於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每天超過8萬份的股指期貨交易體量,維斯特洛公司持有的數千份合約原本並不會對市場造成太大影響。但是,如果有人發現某個剛剛在荷里活創造了票房奇迹的年輕人也加入到了這場遊戲當中,而且還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賺了一大筆錢。那麼,根據索羅斯那個著名的『市場參與者和市場之間相互影響』的反身性理論,西蒙的運作對股指期貨市場的影響也將遭到放大,他記憶中原本的市場走勢很可能會因此改變。

與此同時,拍攝計劃的最後一周,《死神來了》劇組從紐約返回洛杉磯,在福克斯影城的攝影棚內完成了影片開場的空難戲份,這部電影便在7月9日順利殺青。

西蒙花費幾天時間和韋斯·克雷文一起討論並確認了《死神來了》的詳細後期方案,7月13日,籌備了數月之久的《低俗》正式開拍。

威尼斯海灘的一家酒吧內。

開機第三天,劇組正在拍攝的是黑幫老大馬沙·華萊士遊說布奇·柯立芝打假拳的情節。

正片中這段情節有着一段配樂,但此時,酒吧內的氣氛卻非常安靜。

劇組各部門井然有序地圍繞在扮演馬沙·華萊士和布奇·柯立芝的兩位演員周圍,現場也只有扮演馬沙·華萊士的黑人演員文·瑞姆斯的旁白聲。

「當這一切結束,你會發現,你才是笑到最後的那一個。布奇,雖然你現在還很強,但不幸的是,你強不了多久……」

由於是固定機位拍攝,西蒙並不需要通過監視器實時查看鏡頭構圖效果,而是站在攝影師、燈光師等工作人員外圍,抱着手臂觀看羅伯特·德尼羅這段完全沒有幾句台詞的表演,心裏不由和原版的布魯斯·威利斯進行對比。

在一大群諸如史泰龍、施瓦辛格等硬漢型演員中,布魯斯·威利斯的演技可以說是最好的。

不過,原版《低俗》的這段鏡頭中,看着老布坐在鏡頭前聆聽黑幫老大的訓導,大部分人還是會下意識產生一個念頭,這是布魯斯·威利斯,這是布魯斯·威利斯,這是布魯斯·威利斯……

此時。

西蒙望着場內挎著肩膀微微抿唇一副壓抑著憤怒和不甘但在黑幫老大面前卻又完全不敢發作的羅伯特·德尼羅,心裏只有一種感覺,這就是布奇·柯立芝,某個職業生涯已經臨近結束還有着一些實力卻終究沒能出人頭地的落魄拳擊手。

《低俗》中,布奇·柯立芝的發揮餘地其實一點也不比文森、朱爾斯等角色小多少。但原版影片里,由於表演功力不足或者根本沒花心思,這個角色基本上被演成了一次布魯斯·威利斯的真人亂入。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媒體和觀眾會對文森、米婭、朱爾斯等角色津津樂道,卻很少有人討論某個戲份頗重的拳擊手。

相比起來,一直有着敬業之名的羅伯特·德尼羅最近幾個月為這個角色做的準備工作連西蒙都不由嘆服。

雖然是拳擊手,但影片中布奇·柯立芝卻並不會出現在拳台上。但即使如此,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職業拳擊手,羅伯特·德尼羅依舊進行了長達兩個月時間的體能訓練,並且增加了體重。

對於眼下的這段戲份,羅伯特·德尼羅不但和西蒙討論過多次角色的心裏變化和表現方法等細節,還讓文·瑞姆斯將這段對白錄下來供自己揣摩。

現在,只是羅伯特·德尼羅在電影開拍后參與的第一場戲,西蒙就確定,這次的布奇·柯立芝絕對會給觀眾留下絲毫不亞於文森、朱爾斯等角色的深刻印象。

三分鐘后,當羅伯特·德尼羅和文·瑞姆斯的第一次表演結束,西蒙示意其他人休息,帶着兩人來到監視器旁。

八十年代的影像輔助系統才剛剛興起沒有多久,監視器屏幕只有6英寸大小,不過整套設備的租金卻非常昂貴,幾乎與攝影機的租賃價格相當,此前的《羅拉快跑》,為了節省預算,西蒙乾脆就沒有使用這套設備。

這次自然不用再如此節儉。

三人圍在只與後來大屏手機相當的監視器屏幕前觀看過回放,片刻后,西蒙按下暫停,將畫面定格在羅伯特·德尼羅一個扯動嘴角的小細節上,扭頭問站在旁邊的羅伯特·德尼羅道:「鮑勃,你覺得怎麼樣?」

羅伯特·德尼羅打量片刻,搖頭而笑,道:「用力過度。」

西蒙點頭,分析道:「作為一個小人物,布奇對馬沙其實是非常忌憚的,他的長時間沉默就已經表現出了內心的抗拒,但他不可能再敢展露太明顯的不滿情緒。所以,接下來,你需要稍微收斂一些。」

羅伯特·德尼羅也不多言,道:「西蒙,我需要醞釀一下。」

西蒙等羅伯特·德尼羅重新回到剛剛的座位旁,這才轉向馬沙·華萊士的扮演者文·瑞姆斯。

和扮演朱爾斯的塞繆爾·傑克遜一樣,文·瑞姆斯同樣是原版演員。

而且,文·瑞姆斯在另外一些方面也和塞繆爾·傑克遜類似,這位黑人演員同樣是標準的科班出身,先後在紐約州立大學和擁有『音樂屆哈佛』之稱的紐約茱莉亞學院學習過戲劇表演,擁有藝術學士學位,在此之前同樣有着百老匯表演經歷以及一直在荷里活扮演一些不起眼的小角色。

說起來,從塞繆爾·傑克遜和文·瑞姆斯兩人身上,也不能看出荷里活終究還是有着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在荷里活,很多黑人影星反而都有着較高的文化程度。相對而言,白人實現美國夢的『門檻』就要低上很多。

由於科班出身的緣故,文·瑞姆斯在剛剛長達三分鐘的表演中,雖然完全沒有露臉,但展現出來的深厚台詞功底卻也讓西蒙讚嘆不已。

西蒙和文·瑞姆斯聊了幾句,對這位雖然扮演黑幫老大但現實中性格卻頗為溫和的演員觀感非常不錯,最後朝對方伸出手道:「文,你的台詞功底非常出色,我想我們將來肯定還會有機會合作的。」

文·瑞姆斯用力和西蒙握了下手,笑着道:「當然,我也非常期待。」

這麼說着,羅伯特·德尼羅表示可以再次開拍,西蒙便吩咐眾人再次準備。

今天主要拍攝的便是布奇、馬沙、文森和朱爾斯幾人在酒吧內的幾場戲份,馬沙遊說布奇打假拳的一組鏡頭反覆拍攝了一個小時,西蒙才表示通過。

約翰·特拉沃爾塔和塞繆爾·傑克遜早已完成了化妝,隨後便迅速開始其他鏡頭。

如此忙碌到下午五點鐘,劇組正式收工。

其他人散去,西蒙和幾位副導演確認完明天的拍攝計劃,將今天的拍攝膠片送去福克斯影城洗印廠,時間已經是六點二十分。

福克斯影城內。

離開後期製作中心,西蒙看向這些天已經習慣跟在他身邊的珍妮弗·雷布爾德,女孩在他上次的邀請之後,很快就從喬治·諾爾曼的律師事務所離職,跑來給自己工作。

放慢了腳步走在影城內的柏油路甬道上,西蒙問身旁的女孩,道:「珍妮,這些天的感覺怎麼樣?」

珍妮弗·雷布爾德挎著公文包,手裏還捧著一個文件夾,聽到西蒙的問題,不由想起這些日子的經歷。上個月底,她突然做出放棄律師職業的決定,周邊親人全部都表示無法接受,父母還特意在百忙之中從紐約飛了過來。

只是,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乖乖女的珍妮弗這次卻不打算再順從父母的意願。

幾番交鋒之後,她終於還是得償所願。

不過,珍妮弗也做出了一些妥協,必須完成7月底的加州律師資格考試,正式拿到執業證書。這樣,她將來也能夠隨時轉回律師行業。

然後,從7月1日開始,女孩正式成為西蒙的個人助理。

秘書和助理的職業範疇既有重合,但也基本上是兩種不同的工作。簡單說起來,在企業內,助理的許可權通常都要比秘書高出一些。

這半個月來,珍妮弗基本上都還處在熟悉自己工作的階段。

西蒙在荷里活的事業才剛剛起步,能夠交給她的工作其實也不多。

不過,只要在股指期貨市場的運作順利完成,擁有一大筆資金,西蒙名下的產業肯定會迅速擴張,到時候,女孩也將忙碌起來。

此時,聽到西蒙的問題,珍妮弗道:「我,感覺好像並不能幫你做太多事情呢,或許,我應該在南加大選修一些電影專業課程。」

西蒙聞言,卻笑着搖搖頭,道:「沒必要,珍妮。你要知道,在荷里活,經驗比學歷更重要。而且,我可沒打算把你培養成一個電影製片人。」

珍妮弗疑惑道:「那,西蒙,你打算讓我做什麼?」

「就只是我的助理啊,」西蒙笑着,頓了下,道:「其實,我最近正在做另外一些事情,但現在還不方便告訴你。等一段時間,你就會發現自己可能要忙到飛起來了。」 「媽,我沒事,真的沒事,會好的。」

若晴安撫著母親。

古媽媽哽咽著「你們一個個都不省心,讓我們做父母的天天都提心弔膽,擔心完這個又要擔心那個。」

若晴的婚姻出了問題,她這個當媽了幫不到半點忙,這是古媽媽最難過的原因。

「媽,對不起。」

若晴歉意地說道,「媽,我和戰爺的事,我們真的能處理好的,你不用擔心,好好照顧我大哥。」

古媽媽抹了一把淚,「若晴,實在委屈的話,你和戰爺就離婚吧,媽捨不得看你被他們欺負,捨不得你受委屈。咱們家是不怎麼樣,但你也是媽捧在手心裡的寶貝,他們那樣對你,那比殺了媽還讓媽難受。」

「媽,這不是戰爺的錯。我和他不會離婚的,媽,放心,沒事的,風雨後總會見彩虹。」

若晴的話讓古媽媽知道她是不可能和戰爺離婚的,她便不再提及離婚一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