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右手一探,楊晉從背後抽出三根箭矢插在地上,手中不知何時早已多了一把銀色長弓,正是楊晉花費了三百兩銀子從百寶樓買下的蟒蛟玄鐵弓,弓力十五鈞,能夠射出五百步。

看了自己的右手一眼,原本還留着鮮血的傷口,血液此刻卻已經凝固,甚至結出了薄薄的血痂,活動一下,楊晉並沒有感受到什麼大礙。

煉血境武者便可以操控着體內精血,恢復力大大增強,更何況楊晉是元氣境武者,元氣的滋養可比精元強多了。

“陽關三疊?”孔易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

嗖!嗖!嗖!

眨眼之間,楊晉接連射出三根箭矢,虛空之中頓時猛地傳出三聲轟鳴爆響,風聲鶴唳。

擡頭看去,只見虛空之中三根黝黑箭矢呈現‘品’字行,好似三條猙獰的惡蛟,腳踏雷霆風雲,口噴火焰碧水,爭先恐後張開嘴巴咬向孔易,速度也快到了極致,幾乎風馳電掣的一般。

噗!噗!噗!

幾乎沒有一點反抗之力,孔易都還沒有回的過神來,更沒有機會操控魚龍,他的額頭、喉嚨和心臟三個部位,便各自多出了一個足有拳頭大小的血窟窿,三根箭矢從他的身體穿梭而過,將他生生射殺。

轟!

шшш●тTk ān●¢ Ο

孔易既死,他化形出來的元氣魚龍,也在瞬間無以爲繼,消散了開來。

在原本魚龍的身軀上,也有着三個窟窿,楊晉的箭矢,正是先射穿了元氣魚龍的身軀,才射殺掉孔易的。

“九天箭訣第三重,陽關三疊,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見孔易已死,楊晉收弓傲立,沉思片刻之後,這才上前,見孔易懷中鼓鼓的,好像有着什麼東西,不由心生好奇,探出手摸索了一把。

從孔易懷中搜出兩本書籍,一看封面上的名字,楊晉不由驚訝出聲來,“魚龍七式?寸遊步?”

“好傢伙,這魚龍七式和寸遊步可是九河武館的獨門武學,威名赫赫,在軍中都傳得沸沸揚揚了,連我都有有所耳聞。這幾門武學,剛好可以充實我的實力!”楊晉滿眼放光,連忙將兩本祕籍收入懷中。

在孔易的懷中,楊晉還搜出了八百多兩銀子,大多是錢莊的票據,也就是銀票,還有數十兩現銀,是用來花費的。

這個時候,楊晉自然也會客氣,統統收入了懷中。

掏出匕首將孔易的頭顱割下,楊晉正巧瞥見了中年夫婦正摟着自家兒子在土坯房內瑟瑟發抖,驚懼的望着自己,而他們家的土房子,卻早已被剛剛的戰鬥餘波破壞成廢墟。

“這是二十兩銀子,就權當是賠給你們的,你們重新建一棟房子吧!”

隨手拋出二十兩紋銀,楊晉淡淡吩咐一句,又隨手從孔易屍體上撕下碎布,將他的頭顱包裹起來,翻身上了青鬃馬,一夾馬腹,絕塵而去,只留下李氏一家看着手中沉甸甸的銀子發呆。

“銀子……這真是二十兩銀子!”中年夫婦呼吸急促,臉色潮紅。

他們家的土坯房,造起來根本不需要銀子,隨便找幾個鄰里鄰居幫忙到山上挖點土,搬點石塊壘起來罷了。

二十兩銀子,對普通人來說就是一筆鉅款,別說土坯房,就是建造一間上好的磚瓦房都綽綽有餘了,還能剩餘不少。

“大老爺長命百歲!”抱起孩童,夫婦二人婆娑着眼睛,對着楊晉離去的方向恭敬磕了三個響頭。

即日起,更新恢復至一天兩更,希望大家踊躍點擊,順便投點鮮花,謝謝了! 說是攤子,其實也就是小一塊白色塑料布就地鋪就,上面零零散散擺落着各種小器物。

這簡陋的小攤的攤販正懶懶的坐在小攤後面,背靠着斑駁的石磚牆,一點也不管牆壁是否骯髒,就這樣閉眼休息起來。

塑料布上有幾個鏽跡斑斑的青銅小鼎還帶着些泥土,一個像是黑色石頭做的鐲子被隨意的混在一堆銅錢裏,不仔細看很容易被忽略。

顧煙故作隨意的看看,伸手挑揀,然後拿起那隻手鐲,望向攤主。

略微發福,油頭大耳的一箇中年男人,看着她來時,早就坐好打量她。攤販穿着高仿,眯着眼估量下顧煙的體着,看顧客像是個外來旅遊的富家小姐,又望見她拿起一隻鐲子好奇的打量,眼中精光閃閃,趕忙開口討笑:“小姐您可真有眼光,這鐲子可是我從一倒賣古墓隨物人手裏拿到的,別看這鐲子其貌不揚,這其實啊,是一個皇帝生前的珍愛之物,據說是一個煉丹術士給煉出來的……”

顧煙微微皺眉,臉上有些不耐,中年男人看出她的不耐煩,生怕放走了大肥羊,緊隨道:“今天我這也沒開張,您要是對這鐲子有興趣,一口痛快價,三萬。”

顧煙擰眉看着手中的鐲子,顏色漆黑,入手粗糙,樣式古樸,還略帶些劃痕,外貌描寫相符。

顧煙沒有馬上回應,似是微微思考,中年男人有些着急:“這樣吧,我看這鐲子和小姐像是有緣的,八千,可不能再少了。”

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說的顧煙這會兒利索的付了賬,轉身便走。那中年男人在後頭笑眯眯的說了幾句吉祥話,用手指沾了沾口水,一張一張的數着,一雙小老鼠眼睛笑的見縫不見眼:富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樣,幾塊錢的水貨出手也這麼大方。

幾小時後,孫佩兒走到同樣的攤子面前,伸出手翻翻找找,一雙水眸滑過一股自己也不明白的失望,輕撫過左胸,明明…早上還有感覺的……

然而這會兒的顧煙正抓着那黑色鐲子一頭扎向房間裏,反身將門反鎖,找出一把水果刀。望着那寒光凜冽的小刀,顧煙閉了閉眼,如壯士扼腕般神情悲憤毅然決然的用刀在手臂上輕輕一劃,一刀見紅。

疼死個老孃勒!

臉色蒼白的看着血液順着手指頭流向黑色玉鐲又被鐲子瞬間吸收,此時的鐲身泛着一陣陣柔暖而又忽明忽暗的碧光。

緋色滑過白嫩的肌膚,配上顧煙蒼白而又難掩麗容的臉不時落下幾滴汗滴,畫面一時間略帶些危險又有些香豔誘惑。

顧煙只覺得腦子昏沉沉的,眼冒金星,身體的虛弱感使她額頭佈滿冷汗,時不時的滑落幾滴。那手臂上的血依舊還在滴答滴答的往下流,繼續被玉鐲吸收着。

顧煙忍不住都想罵人了,麻蛋什麼破鐲子!一會兒才覺得眼前場景陡然變換,睜開眼四下看了一番,知曉這空間終於開啓了。顧不得其他,急忙先閃出空間找了藥膏敷上,又用紗布將依然在緩緩流血手臂纏了一圈,這才又進到了空間裏頭。

尼瑪劇情裏孫佩兒不小心劃破手指流了一滴血沾在玉鐲上便開啓了空間,而她直接開刀手臂放了一碗血喂鐲子,(顧煙怨婦臉)孫佩兒的金手指被那毀三觀的作者都開到這份上了,而她哪怕熟知劇情依舊遭罪,果真女主與炮灰是不一樣的嚶……

空間很大,但是可見的面積不大,只有千個平方左右,中間有個小木屋,小屋四周繞了一圍綠草,草足足高兩米……(顧煙:!!)

其他都是乳白色的一片霧氣,混混沌沌,將綠草外的空間全部吞沒 。顧煙知道那些就是已凝成實質的霧狀靈氣,靈氣掩蓋之下則是各種極品的靈草,仙草,靈泉,礦脈,法器之類的好東西。只可惜她現在的肉眼根本還瞧不見那些東西,只有等達到了築基才能撥開靈氣拿到那些東西。

不過……顧煙瞧着眼前一切也是震驚不已,倒也從未聽說過這本小說裏有何大能或法寶能把靈氣煉化至實質狀的,何況像眼前見頭不見尾的大片霧質靈氣……霧質靈氣靈力何其充沛!

那麼,她伸手摸摸下巴,眼裏賊精一片。靈氣依然如此非凡,那這些隱而於此的寶物的價值,也定是不可估量啊……

書中的修仙等級分爲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大乘,飛昇,成仙,真身,化神。這似乎和她以往看的有些許不同,蘇凝眉記得以往看的修仙小說元嬰之後還要渡劫什麼的,這本書裏竟然沒有,想必是作者這樣安排的吧。

爲了讓升級爽流文在末世的題材下更好進階打怪?emmmm……那這份自己爭取的外掛她還是笑納就是。

畢竟是小說,劇情君的作用也不可忽視啊。顧煙垂下一雙快要笑眯眼的眼縫兒,總算在這地兒有了的依靠不是。嘿嘿嘿。

顧煙忍着激動地心情朝着小木屋走去,小木屋裏頭就有改變她這個炮灰女配命運的東西,只要她能夠修仙,那麼說不定劇情會有所改變,她也不會成爲苦逼炮灰了。

, 不過……顧煙的腳步頓了頓,這修仙可是要看體質的,要有靈根才能修仙。要是沒靈根她也就是個擁有普通空間的普通人罷了。

那豈不是白高興一場?

靈根有五靈根,金木水火土,單單擁有一種靈根的利於修煉,天生資質頗佳,也算是天才,二種靈根的資質還算不錯,以此類推,同時擁有五靈根的差就是個廢材,比起沒有靈根的人不過是稍微好了那麼一點點,至少能夠修仙。能修仙,就能活得更久,更強大。

不遑多讓的的還有變異靈根,攻擊力夠強,靈力更爲霸道。變異靈根有三種,雷靈根,冰靈根,風靈根,其中又屬於雷靈根最厲害。

當初書裏的劇情就是孫佩兒在小木屋裏頭測出來了雷靈根。 南疆四月,氣溫卻比靈京的六月還要高上不少,天上炎炎烈日高掛,散發光芒。

一陣微風輕輕吹過,樹葉被吹得簌簌作響,有些樹木上,嫩綠色的新芽剛剛抽出來,滿是生機盎然的味道。

河東鎮,毗鄰南蠻荒古叢林的荒山野林之中。

鮮紅的血液泊泊的從一頭身長近丈,身高約有六尺的通體斑紋的大豹子身上流出,染紅了地面,渲染了青草。

這頭大豹子身軀上,有着三個拳頭大小血窟窿,上面各自插着一根箭矢,箭尖深深插入豹子體內,箭尾卻還留在外面,也正是這三根箭矢,才導致了大豹子的死亡。

“好一頭紅眼豹,竟然如此狡猾,纔對戰了一下,自知不是我的對手,連頭都不回一下,撒腿就跑,而且速度這麼快,來去如風,若不是我晉升到元氣境,並且將九天箭訣第三重陽關三疊練成了,今兒還真要讓你他走了,讓我白跑一趟。”

手持蟒蛟玄鐵弓,大步來到大豹子的屍體前,楊晉咧嘴一笑,抽出刺在豹子身上的箭矢,用麻布擦拭一下,將血液擦乾淨之後,又從新插回了背後的箭筒之中。

原來眼前這頭大豹子,就是肆虐河東鎮數日之久,已經造成了數十人死傷的三階妖獸,紅眼豹。

“人類煉血境到元氣境是一個坎兒,妖獸二階到三階也是一個坎兒。三階妖獸的精血,養分必然要比二階妖獸高上許多,不能浪費。”

嘿嘿一笑,楊晉摸出插在腰間的匕首,刺啦一下割破紅眼豹的肚子,隨即一刀刺破他的心臟,用一個酒葫蘆將紅眼豹的心頭的精血全部灌入葫蘆之中,撒上一些預防精血養分流逝的藥粉,晃盪幾下。

“烈虎三殺裏面有記載,武者到了元氣境,便能夠煉化血液中多餘的精元,凝練出元氣,而妖獸一旦達到三階,體內血液中多餘的精元便會凝聚在一起,化爲一個內丹,也就所謂的妖丹,用處極多,不論用來修煉還是煉藥,都有莫大好處,價值不菲。這頭紅眼豹是三階妖獸,必然也有內丹,我可不能浪費了。”

打定主意,楊晉伸出手在紅眼豹的屍體裏面又摸索了好半會,終於在紅眼豹的小腹,也就是相當於人類丹田的位置,摸出了一顆大約眼睛大小,通體猩紅,上面隱隱有着幾道血色斑紋的珠子。

將這枚珠子拿在手中仔細感受一下,楊晉瞬間便感受到了裏面蘊含的磅礴精華,幾乎比自己丹田內的元氣還要龐大上一倍。

“想來這就是紅眼豹的內丹了,裏面蘊含的精華還真是充足,竟然足有我兩倍之多。不過也是,妖獸身軀龐大,精血旺盛,它體內凝聚出來的內丹精華自然充足,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楊晉嘿嘿一笑,將紅眼豹內丹攛入懷中。

看着龐大的紅眼豹軀體,楊晉緩緩搖頭,“可惜,我還沒有練成‘溟鯤八極大手印’,否則我一個大手印下去,整個紅眼豹的身軀都會在瞬間融化,而裏面蘊含的精華,不論是精血還是筋骨皮膜,都會被大手印吸取,最後重新迴歸我身,精元被我吸納。到了那個時候,我修煉的速度恐怕又會大上許多吧!”

溟鯤八極吞是一門主吞噬的武學,但武學畢竟是武學,哪裏會沒有攻擊手段的道理。

而溟鯤八極大手印,就是一門將吞噬和攻擊完全融爲一體的招式,一掌下去,不但能夠擊殺敵人,還能夠順帶着將敵人全身的精華吸納走,納入修煉者的體內,霸道無比。

大叔寵嬌妻 只可惜楊晉晉升元氣境也只有幾天,無論是對元氣的操控還是元氣的量,都沒有達到凝聚溟鯤八極大手印的地步,還需要時間的磨練。

“紅眼豹已擊殺,那就回去吧!”

將紅眼豹的兩個耳朵割下放入懷中,楊晉腳下一點,瞬間沒入叢林之中,快步離開了這裏。

榜文上有講到,擊殺紅眼豹的憑證,就是紅眼豹的兩隻耳朵,這東西,楊晉自然是要帶走的。

來到河東鎮一家酒肆邊上,楊晉將青鬃馬牽了出來,翻身騎上青鬃馬,催動馬速,一騎絕塵而去。

重新回到公羊縣縣城時,天色已經緩緩暗下來了。

時辰也不早了,楊晉知道自己沒有時間耽擱了,便騎着駿馬直接趕往縣衙,翻身下馬之後進入一間瓦房之內,瓦房之上還有着一個匾額,上書五個大字:榜文領賞處!

不用多說,這個地步自然就是領賞的地方了。

楊晉快步進入房間,見裏面並沒有幾個人,只是坐着幾個白衣儒生,與軍功堂的模樣有點像,都是領賞的,只不過一個是先記錄着,一個是直接可以拿着賞金走的。

將沾滿鮮血的孔易首級和紅眼豹的雙耳扔到桌子上,根本不用楊晉多說什麼,那幾個儒生便自顧自檢查了起來,特別是解開孔易首級那團包裹的黑布之後,又從抽屜裏拿出一張榜文頭像對照一下,隨即點點頭。

與此同時,另一個儒生也恰好檢查好了紅眼豹的雙耳,確定沒有問題後,便派人拿來的賞金,並叫人立刻去城門口將這兩份榜文給撕下來。

楊晉既然完成了這兩份榜文任務,那榜文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只能下架處理,否則讓別人撲個空,總歸是不好的。

“擊殺九河武館叛逃武者孔易,賞銀三百兩,擊殺肆虐河東鎮三階妖獸紅眼豹,賞銀三百五十兩,總共是六百五十兩,這位小哥自己看看,這銀子數目可對?”遞過六張銀票,外加十個分量不小銀餅子,那儒生客氣問道。

銀票是一百兩銀子一張的,至於現銀則都是五兩重的紋銀,總共十錠,加起來正好是六百五十兩,沒有差錯。

“銀子沒有問題,告辭!”將賞銀又一股腦兒攛進懷中,楊晉擺擺手,直接出了領賞處,返回了軍營。

“這一趟下來,我原本的五個目標,雖然只完成了兩個,但賞銀加上從孔易身上搜刮出來的銀子,一共也有近一千五百兩。一日就進一千五百兩,孃的,這賺錢速度可真夠快的,怪不得大濟王朝有那麼多自由武者願意成爲賞金獵人,這油水可當真是足啊!”盤膝坐在自己營房內的金屬寶座上,楊晉咂巴咂巴嘴,都忍不住罵起了粗話。

楊晉原本選定了五個目標,但奈何運氣有限,剩下的三個人物,他沒找到正主,只能泱泱離去。

軍營本就是粗人莽夫待的地方,楊晉雖然原本書生意氣,但於雷洪等人在一起久了,還是難免被傳染了些粗言穢語。

“不過油水足,這危險也大。就說這孔易,元氣境武者竟然能夠勉強施展出元氣化形,即便是半吊子,也厲害無比,若非我練會了陽關三疊,恐怕只有一個落敗而逃的下場。至於其他元氣境武者,送菜罷了!”楊晉搖搖頭。

自從楊晉成爲了第四都都頭之後,也與其他都的都頭相互切磋過。

即便楊晉只是剛剛晉升元氣境,但論實力,楊晉還是能夠排的上號的。

赤手空拳對戰的話,楊晉勉強只能算上游,但如果用上兵器,以楊晉的槍法,絕對是穩穩的上游,若是真要拼死對戰,楊晉不敢說沒有對手,但要想將楊晉擊敗,那還真是沒有。

這不是楊晉說大話,而是數場戰鬥得出來的結果。

“金剛王拳第四式金剛剎地的修煉要求雖然只是元氣境,但難度實在太高,比之溟鯤八極大手印,也是相差不遠,我要想習會,還需要些時日磨練。也罷,我先看看這魚龍七式和寸遊步,看看能不能有所收穫。”

腦海中突兀的靈光一閃,楊晉從懷中拿出《魚龍七式》和《寸遊步》,仔細閱讀起來。

這兩本武學,都是來自九河武館的獨門祕籍,必然要比軍中的烈虎三殺、破軍槍法要好上許多,楊晉心中也是期待已久,此刻翻開閱讀起來,更是激動不已。

隨着楊晉的閱讀,被貼身收藏的黑皮書諸天武經頁面上,也慢慢多出了成百上千個文字,正是兩門武學的修煉之法。

直到此刻,諸天武經中記錄的武學也只有寥寥數門,烈虎三殺、九天箭訣、金剛王拳、破軍槍法、旋風刀法五門,再加上魚龍七式和寸遊步,那就是七門武學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