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司徒王族的人大發雷霆,有大能和天王降臨,與和尚和凶獸大戰不停,

而且,還有其他王族和古老神明家族也深入東大荒,參與了其中,

最重要的是,這當中有無雙聖族的影子,據傳聞,有人曾見無雙族也進入了東大荒的深處,

「難不成,真有大事發生,」魂心有點遺憾,本以為和尚和凶獸會在帝碑,他來此便是要報仇的,

「大哥,我們也去深處,獵殺凶獸去,」小布丁躍躍欲試,興奮的亂跳,

魂心點頭,準備離去,

「魂心小兒,你給我站住,」一個極怒的聲音傳來,魂心皺眉,停下腳步轉身向聲音處看去,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正值旺年,氣血旺盛,為極天巔峰之修為,

「你殺我族神子,快快償命,」那人怒氣洶洶,大步流星,一副吃人的樣子,

「呸,你個老傢伙吃了屎,嘴巴這麼臭,」魂心皺眉,小布丁卻怒了,飛到那人面前,指著他的鼻子罵道:「你家神子是什麼東西,我大哥認識么,」

「鳥爺噴你一臉口水,」小布丁把口水吐在那人臉上,惡狠狠的道:「再敢污衊我大哥,鳥爺弄死你,」

小布丁是最忠實的小弟,堅決維護『大哥』的威名,

「你……」

那人氣的臉綠,被嗆得的說不出話來,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鳥,」

有人從人群中走出,亦是極天巔峰之境,眼睛冒著殺意,死死的盯著魂心,道:「殺人償命,魂心小兒,你拿命來吧,」

「沒錯,你罪大惡極,隨意擊殺神之後裔,為世間之魔,當誅,」

不少人一起走出,全都是極天境的老輩人物,將魂心包圍,

「快離開,」

很多圍觀者退後,這樣的陣勢有點嚇人,

誰都知道,魂心連斬十『神』,這些定然是那些神子的族人,要報仇,還撞在了一起,

十大神明家族齊動,聯手斬「殺『神』」,

而且,很多人都在猜測,到底是十族的高手厲害,還是殺『神』嚇人,擊潰十族,

「你們是死者的家人吧,」魂心鎮定自若,淡淡開口:「他們欲奪我仙靈造化,死不足惜,」

「放屁,我家少主不過是路過,無意見你肆意殺人,卻被你殺了滅口,你好狠的心,」一個極天境的強者悲憤,

「大家都聽到了吧,這個人已經入魔,殺人滅口就算了,還污衊神子奪他造化,該不該殺,」有人這樣呼喊,

頓時就有很多被收買的修士應和,當然也有一些不知情的修士,只是湊個熱鬧,

「入魔者,該殺,」

「該殺,」

魂心皺眉,這些人真是無恥,

「放狗屁,奪人造化不成反被殺,還敢反咬我大哥,真是一群瘋狗,」小布丁快要氣死了,

「你們滾吧,我不想殺你們,」魂心無語了,世界上居然會有這麼無恥的人存在,但他不是殺人狂,不想造殺劫,

「殺了十『神』就想這樣走掉嘛,你以為引動了仙靈劫就可以為所欲為嘛,」

一聲嘲諷傳進耳中,魂心心中就升起一股怒意,

他放下本已抬起的腳,便看到一個年輕男子冷笑的看著自己,

「魂心,你已入魔,該自絕於帝碑前,向大帝懺悔,」那個年輕人人高馬大,身形魁梧,臉上儘是冷酷,他走向前,散發自身的氣息,壓迫魂心,

「神的後裔,哪一族,」魂心很平靜,面色不改,只是眸子變得有點冷,

「雨化星,」

這是來自大荒域的霸主雨族的神子,難怪魂心覺得在哪裡見過,

「雨化田那個孬種一族的,你也是個孬種,」魂心冷哼,絲毫不給面子,

「你……」雨化星發怒,但魂心逼近,斬殺十『神』和四大凶獸的煞氣沖盪,他如墜冰窟,臉色大變,

四周之人也全都變色,不少修士直接腿軟,要不是身旁之人扶住,早已癱倒在地,

「早聽聞你是人形凶獸,沒想到殘忍如此,竟連殺我人族十『神』,誅殺,」

又有神子出現,英姿勃發,氣息迫人,

有人驚呼,是積分榜上的人物,雖不是前十,排名也非常靠前,為前二十,

「當定為人族叛徒,該殺,」

不斷有佔據積分榜的神子出現,每一個都有著極強的後台,

「沒錯,此人為人族叛徒,當以死謝罪,」

兩個神子出現,引起轟動,為積分榜第四與第五,來自大荒城一個極為古老的神明家族,從上古延續至今,極其輝煌,

魂心臉色陰沉,眸子掃過眾人,布滿了冰霜,

魂心知道,這裡很多人與自己從未蒙面,只是嫉妒自己渡過仙靈劫罷了,

這些積分榜上的人忌憚、害怕,將他當成了最大的威脅,害怕魂心奪了積分榜第一, 肉身媲美天階凶獸.又渡仙靈劫.

在任何人眼中.這都是巨大的威脅.

五千年前那個人.君臨天下.無人能敵.就是最好的證明.

甚至.有人懷疑.魂心是不是連輪迴境也修行到了極致.

踏上這種路的人最是可怕.根本無法阻擋.

因此.魂心進入帝碑.眾多積分榜上的神子同時發難.想將魂心扼殺掉.至少也要將他逼走.打下積分榜爭奪的舞台.

魂心沉著臉.眼若冰霜.有可怕的煞氣在飄蕩.驚動世人.

嬈情陷阱:薄情逃妻夜想逃 忌憚和害怕他爭霸積分榜而聯手打壓.他可以理解.但如此污衊他.他真的怒了.

「雨化星.鳥爺看你是化屎.孬種一樣的屎.」小布丁真的受不了.魂心踏上了帝路.是他最崇拜的人.更是他的大哥.它指著雨族的神子罵道.

「大膽.狗仗人勢的小鳥.也敢出言不遜.」一個雨族的小輩出言.訓斥小布丁.

「哼.鳥爺是鳥仗人勢.鳥爺就是仗我大哥的勢.又如何.」小布丁不服氣.理直氣壯.大義凜然.

仗著魂心的勢.它一點也不感覺是恥辱.是理所當然.而且小布丁非常的耿直.直言不諱:「總比你狗仗龜勢要強無數倍.」

小布丁嘲笑.雨化田身為王族子弟.稱霸年輕一輩.在十萬獸巢卻不敢為喜歡的人出頭.簡直就是縮頭烏龜.

「你……」那個人氣的說不出話.

眾人皆感驚異.這隻鳥說得很對.鄙視雨族.竟然不敢為喜歡的人出頭.與縮頭烏龜一樣.

這隻小鳥真的很不同.太耿直了.直得讓人忍不住給個贊.

「你什麼你.全都是一群狗仗龜勢的東西.」小布丁指著所有人狂噴口水.

魂心沒有說話.他不喜歡罵人.也不喜歡爭辯.但不代表他不想維護自己的名譽.畢竟.他是魂族的聖子.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更多是魂族.

現在.有小布丁.倒是省了他很多事.

人群中.一個女子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美目中閃爍著光芒.驚異小布丁的奇特.她從未見過這麼有靈性.這麼護主的低階妖獸.

更驚異魂心的平靜.

「跟叛徒說這麼多幹嘛.殺了他.」

被魂心斬殺神子的十族都紅著眼.準備圍攻.將魂心亂刀砍死.

「你敢辱我雨族.當誅.」雨化星剛剛從大荒城趕來.聞魂心威名赫赫.心中本就不服.此刻又被侮辱.當即大怒.表示不服.

「大哥.那坨屎表示不服.你看如何.」小布丁嘲笑.

「不服.大哥就打到他服.」魂心冷聲.

魂心不再多言.一步踏出就是數百米.瞬間到了雨化星身旁.

恐怖的煞氣掃蕩.如冰川臨世.寒冷入骨.

魂心雷霆出手.元力沖刷.盪起驚天海浪.天河披身.他一拳崩出.打爆虛無.

「敢爾.」

雨化星大驚.這種情況下應該發飆的是他.魂心居然如此強勢.

他想也不想.含怒反擊.

「轟」

雨化星四肢發光.極天四象同時爆發.綻放刺目的芒.與魂心的拳頭打在一起.

「噗」

沒什麼懸念.雨化星的修為雖為極天大圓滿.卻遠遠不及雨化田.更不可能與魂心媲美.手臂皮開肉綻.鮮血染紅了大地.

「你有烏龜一樣的膽.卻沒有烏龜一樣硬的殼.」

魂心得理不饒人.如一道人形閃電在攻伐.

他身披天河.那是無盡元力形成.洶湧澎湃.足以淹沒一方大地.

金剛之軀.金色光澤刺目.他的雙手綻放極度璀璨的神芒.右手太陽.左手太陰.都在閃爍.宛若有兩顆大星墜落了.轟擊人間.

「快退.」眾人皆是驚駭.果斷遠遠的離開.免得被戰鬥波及.無辜而亡.

死了神子的十族和其他積分榜上的神子同時變色.倒退.

魂心太可怕.那一圈煞氣讓人如墜冰窟.那披在身上的天河.那在閃爍不停的太陽太陰.都讓他們心悸.

「雨化萬物.」

雨化星大變色.能夠感覺到魂心那拳頭上的力量.足以打爆他.他不敢大意.施展大神通.

「噗」

帝碑中無故就飄起了雨.綿綿的的雨水緩緩的落下.似乎還有微風在吹.那雨水也跟著在飄蕩.

魂心進入雨水的範圍.頓時感覺驚訝.他的速度快速的減慢.也如那綿綿細雨般.緩緩的在前進.

那雨水落在身上.就有一股秩序神則纏身.想要禁錮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