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司徒雲舒真是哭笑不得,算了,童言無忌,就不跟她生氣了。

「小糯米,你在說什麼?」

男人低沉的嗓音響起,透著一絲危險的意味。

穿上黑色西裝的陸胤,英俊無匹,周身的氣勢,透著幾分威懾里。 造物之城的防禦屏障消失,引起了巨大轟動,也吸引了尚武大陸很多武者,但,他們趕來的速度明顯慢了不少。

不過就算快,也無法進入造物之城。

因為六家勢力的武聖將大門把守起來,任何人都無法進入。

「媽的,大老遠跑來,卻不讓進去!」

「這也太欺負人了。」

待得古木進入造物之城一個時辰后,很多武皇境界的強者已經出現在周圍,甚至有州級勢力的武聖強者也趕來了,但和對面六名武聖比起來,還是差勁的很,所以,很多人被拒之門外,只能暗暗抱怨。

註定和你在一起 天亮之後。

更多的武者已經凝聚在造物之城周圍,這其中有武聖,也有武皇和武王,人數至少上千了。

可惜,他們只能眼巴巴看著造物之城。

其實,以他們的人數,如果有武聖強者帶頭,是可以打進去的。

但之所以沒這麼做,是因為人家可是國級勢力啊,如此龐然大物,不能隨便招惹。

進不去,又不想走,他們只能徘徊在造物之城不遠處。

「你想進去嗎?」

在諸多武者中,早已趕到的商崇連耳邊響起奇怪聲音。

「你有辦法?」

「只要將身體的支配權交給本皇,我可以讓你進去。」

商崇連嘴角一抹冷笑,沒有回答。

那聲音見他不說話,頗為不爽的道:「小子,吾乃你的先祖,能夠支配你的身體,是你的福分。」

「我知道。」

商崇連在心中想道:「可是,我怕你支配了我的身體后,不會歸還於我。」

二次覺醒后,他識海中多了一個殘魂。

經過交流之後,商崇連才知道,這個殘魂竟然自稱是先祖商皇!

沒有興奮,沒有激動。

商崇連在得知后,反而非常謹慎。

因為直覺告訴他,這個殘魂不簡單,而且性格使然下,哪怕殘魂是自己的先祖,他仍然不冷不淡的對待。

先祖又怎樣?

創建了太武國又如何?

你終究已經死了,你終究成為了歷史的塵埃。

殘魂商皇道:「小子,本皇只是殘魂狀態,支配你的身體僅有一刻鐘。」

商崇連不語,因為他不相信。

「你真的很謹慎,不愧是繼承本皇十分之一血脈的後裔。」

殘魂商皇對這傢伙無語了,然後說道:「小子,你的靈魂很強大,如果本皇真要奪舍你,你有能力反抗。」

這句話說罷。

商崇連眼眸中閃過一絲光澤,稍許,暗暗道:「好,我同意。」

這個理由打動了他。

而且他其實非常想進造物之城,如今被六名武聖把守,只有依靠這個殘魂,否則斷無可能進入的機會。

殘魂商皇,道:「放鬆下來,將意念散去。」

商崇連按照他所說的照做,微微閉目,把心情放平靜。

「咻!」

識海被一種奇怪能量侵入,商崇連的身體微微顫抖。

這個過程很短。

待得身體恢復正常,就看到他徐徐睜開眼,周身充滿了霸氣!

那狹長的眸子更是有著果決和冷厲,站在他旁邊不遠的武者,感覺到那股霸氣和威壓,紛紛愕然不已。

因為,他們感覺到,這個年輕人好像突然間變了一個人似的。

嘴角微微上揚,掃著周圍武者,然後又抬頭看看那天穹,商崇連淡淡的道:「活著真好……」

聲音變了,和那自稱商皇的殘魂一樣。

也就是說,此刻的身體已經不屬於商崇連了。

將目光移到造物之城上,殘魂商皇眼中有著回憶,稍許,淡淡笑道:「古沐,你的法器,是為我商家準備的!」

說罷。

就看他向著被六名武聖把持的大門衝過去。

商崇連的修為原本只有武皇後期。

但隨著飛掠而去,修為境界則在提高,先是突破至巔峰,然後達到武聖初期……最終定格在武聖後期!

「這一絲殘魂所凝聚的力量有限,無法提升到武神境界,不過也罷,對付六個武聖輕而易舉。」

殘魂商皇對這個境界很不滿意。

六名武聖守在大門旁,阻止著武者進入,在他們眼裡,造物之城是屬於自己勢力的,其他人沒有資格染指。

而就在此時。

他們看到一個影子從人群中飛出來,其修為不斷提高,待得最終停滯下來,才驚呼道:「武聖後期!」

「給本皇滾開!」

殘魂商皇飛掠而至,其強大意念瘋狂襲去。

作為曾經統一過大陸的男人,哪怕是一絲殘魂,也擁有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六名武聖最高不過中期境界,被皇者氣勢襲擾,頓時定格當場!

「砰!」

殘魂商皇來至造物之城的大門前,雙袖一揮,就看到六股能量形成,分別將六名武聖全都掃飛出去,然後在千名武者目視之下走了進去。

在他進入后,霸道氣勢頓時消失。

重生娛樂圈女皇 六名武聖才得以恢復自由,不過由於剛才被其力量攻擊,均是承受了不小的內傷,而此刻,他們心中的震撼也是不小,畢竟,武聖後期這種級別的強者怎會突然出現?

「我靠,剛才那人不是商崇連嗎,他怎麼這麼厲害?」

「是啊,竟然可以直接將六名武聖打飛出去!」

商崇連進入造物之城后,在外面徘徊的諸多武者,也是極為震驚,這個人他們見過,也聽說過,修為好像還不到武聖,竟然以一敵六,這太他媽不可思議了吧。

「武聖後期……」

站在人群中的君不見,臉上布滿了疑惑,自己的對手突然變得如此強,也是讓他始料未及。

同樣的,早已趕來的幾個九州天才也是臉色凝重起來。

六名武聖負傷,諸人在驚嘆於商崇連的同時,也在想著,要不要趁機進入呢,畢竟這是一個大好時機。

此種念頭在諸人心中升起。

很快,有一名州級勢力的武聖級別長老,終於按耐不住,首先衝過去。

同時大聲吼道:「天材地寶,見者有份!」

這句話喊出,所引發的效果非常大。

有的武皇強者則跟了上來,大聲道:「不錯,寶物講究機緣,憑什麼不讓人進,老子就要進去!」

此言一出,那些本就躍躍欲動的武者,貪念上頭,紛紛嘶喊著,爆發著修為,一窩蜂沖向造物之城。

六名武聖正在調整傷勢,看到人群如海浪一般湧來,頓時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但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進入,因為此刻的六人已經沒這能力去阻擋如此多的武者。

僅僅是半個時辰。

圍繞在造物之城外的所有武者紛紛進入了造物之城。

六名武聖面面相覷,苦笑不已。

人沒攔住,放進去那麼多,還守個屁啊,所以他們也走了進去。

……

造物之城非常大,足以堪比一個城鎮。

別說容納一千人,就算容納一萬人也是妥妥的。

當這些人進去后,那些來晚的武者,都可以進入,數量也會持續增加。

短短一天時間,至少有近乎五千武者進入其中。

造物之城的傳說仍然在流傳。

夢想著可以撿漏,希望可以奇遇的武者不在少數。

這個數量在未來的很長時間,還會不斷增加,可是,又有誰能夠獲得至寶呢,又有多少人命喪其中呢?

……

話說古木。

他拿著羊皮卷,破開禁陣后,第一個沖入了造物之城。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剛剛進入漆黑城堡內,頓時眼花繚亂,身邊環境極速變化。

待得穩住心神,才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很長的走廊!

「這……」

古木微微皺眉,有些難以理解。

不過他並沒有耽誤時間,而是向著前方飛掠而去。

國級勢力的武聖們就在後面,隨時都會追來,想要獲得至寶,必須搶在最前頭。

古木不會想到,他這麼做是多餘的。

因為在他一腳踏入造物之城后,畫面一轉,出現在走廊上。這些武聖大能同樣在踏入一瞬間,被傳送到了奇怪的環境中。

比如蘇景修,當他穩住心神,發現自己在一間石房內。

比如南宮菱,她所在的位置,則是一座閣樓內。

二十多名武聖進入后,全被傳送到不同方位。

造物之城內部結構非常複雜,他們被傳送到其他地方,想要快速碰面的可能性非常小。

不過。

待得越來越多的武者進入造物之城,他們被傳送的地方就有了重複,甚至某些地方會出現幾十個人。

就連古木所傳送到的走廊,在他離開后,先後有著很多武者出現在這裡,其中大多為武王或武皇。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天意。

這些人中,商崇連是繼古木以後,第二個被傳到走廊的人,也就是說,他們兩人傳送到了相同地點。

炎炎其華 「嗖!」

走廊只有一條路,商崇連如古木那般,向著道路的盡頭沖了過去。

不過剛走兩步,腦海中傳來殘魂武皇的聲音:「小子,你太心急了,本皇還沒支配你身體一刻鐘。」

「你的任務已經完成。」

商崇連淡淡說道,眸子里一如既往的冰冷,繼而向著前方衝過去。不出意外的話,他和古木將會很快見面!因為在走廊盡頭,有著防禦禁陣擋住了去路,而我們的古大少,此刻正在考慮要不要破陣呢。 他眼眸危險的眯起,看著小糯米,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危險的氣息。

小糯米磕磕巴巴的說,「小糯米說,說粑粑好帥!」

「呵。」陸胤伸手捏她的臉蛋,「那粑粑有沒有告訴過你,撒謊的人,是要吞一千根針的?」

「哇!」小糯米悲傷的嚎了起來,「小糯米不要吞一千根針,小糯米不要。」

「那就老實回答。」

小糯米委委屈屈的瞄了他一眼,「小糯米說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