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各種異象騰空顯化,更有如天神一般的虛影凝聚,渾身鮮血淋漓。

修羅之力,猶如沖霄的血光,似要衝破這層層枷鎖,直到九天之上。

「他突破了。」

「成為了大聖。」

……

不少人輕語,都明白,李瀟這是突破了。

同時,也有不少人心驚,只因李瀟這突破的動靜,太大了!

尤其是一股恐怖的殺戮之氣,猶如狂風駭浪一般,席捲了整個帝院小世界!

哪怕是那白髮老者,都在這一晚凝聚了雙眼,隔著虛空,盯著李瀟。

「修羅之力,看來又是一個被捲入時代戰爭的人。」白髮老者嘆息,眼中精光一閃,便沒多說什麼。

而這一夜,註定也是不會平凡。

只因,李瀟突破后,異象足足持續了很久,甚至到了最後,連那幅古字畫都出現了。

剎那間,小世界的界壁,傳來了一道道轟鳴,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轟擊著小世界。

「又出現了,天劫。」李瀟輕語道。

曾經,李瀟突破時,經常會因為自己的靈畫,而引來恐怖的天劫。

但是,隨著境界不斷的提升,天劫降臨的頻率也在變慢。

如今,隨著李瀟突破到大聖,天劫再次出現了。

不過,這裡是帝院,小世界的界壁何其的堅固,宛若磐石一般。

外界的天劫,轟擊著小世界,但沒過多久,便消失了。

「看來天劫也有放棄的時候。」李瀟暗道,猜測應該是天劫無法攻破小世界,因此消失了。

但是,李瀟並不知道,在天劫出現的那一刻,那個白髮老者就消失了。

同時,在帝院外的小世界,那一片天空之中。

許多人在當天,看到了一個猶如戰神一般的白髮人,衝上了蒼穹,伴隨著一道怒吼,天劫崩碎,消失於無形。

「那……好像是諸神天劫!」

「那是誰?一聲怒吼,連讓至尊都能隕落的諸神天劫消失了!?」

……

這一刻,許多人震動,暗道這莫不是帝尊在渡劫?

但,沒人知道,只因那白髮人很快就消失了。

房客別這樣~ 「有意思,持有這等靈畫,看來是被選中之人。」

帝院內,白髮老者又回來了,他看起來很平凡,但眼眸之中,卻出現了一個六芒星陣。

六芒星陣,由六顆色彩不一的星辰組成,在其眼底深處轉動,宛若六道輪迴一般。

不過,沒人看到白髮老者眼中的異象,更是沒人知道他說的這些話。

與此同時,李瀟也是成功晉級,進入了大聖境界。

第二天清晨,眾人又來到了盤峰之上,當看到還趴在地上的孤舟和無塵后,不少人都笑出了聲。

「笑什麼!?等我身上的封禁解開了,你們一個都逃不掉!」孤舟怒吼,感覺自己被嘲諷了。

但,他這話剛說完,白髮老者就出現了。

「執迷不悟,再加三天。」白髮老者輕語,一指點出,又加重了孤舟身上的封禁。

瞬間,孤舟臉色漆黑,翻了一下白眼,頓時沒了脾氣。

「義父說了,讓你低調點。」無塵輕語,隨後當著眾人的面,竟然站了起來!

這一刻,莫說是李瀟等人,連發白老者的眼中,都出現了一絲詫異。

「老東西,你的封禁太弱了,擋不住我的太陽之力。」無塵輕語,居然在一夜之間,強行衝破了白髮老者的封禁。

「你也是執迷不悟,加五天。」白髮老者輕語,一指點出,一道更為強大的封印落下,直接將無塵給震趴在了地上。

「你是豬嗎?!衝破封禁了,就不能像我一樣,趴在地上裝個樣子嗎?」孤舟沒好氣的說道。

然而,這話剛說出口,孤舟就後悔了,只因……說漏嘴了呀!

第五章

(本章完) 孤舟這話剛說完,白髮老者的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

只見他一指點出,玄光爆發,如一道無形的封印,加持在了孤舟的身上。

這一下,孤舟的臉徹底黑了下來,更是閉上了眼睛,像是徹底放棄了反抗。

之前,白髮老者鎮壓孤舟和無塵,在他們身上留下的封禁力量並不是很大,以孤舟和無塵的實力,自然是能衝破。

但如今,白髮老者看似有些生氣了,封禁之力加強了一大截。

在這股封禁之力下,莫說是大聖,連大天位的大能,都無法衝破。

「安靜,聽課。」

此刻,白髮老者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安靜,隨後便拿出了古籍,開始講課。

這一次,眾人沒敢大意,知道帝院的課程,絕對不一般。

而這白髮老者所講的,雖說是低境界的東西,但想來應該有用,至少不會像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時間,緩緩的流逝,當將近中午時分,白髮老者才停了下來。

他合上了古籍,看向眾人,詢問道:「可有聽懂?」

「前輩,聽懂了。」

……

眾人點頭,對於白髮老者講的這些低境界的東西,他們自然能聽懂。

但,聽懂又如何,似乎這一切,看起來就是那麼的平凡。

甚至,還是有人心中有疑惑,白髮老者所講的這些事,就算不說,他們也懂。

「那,誰來試試,若是能走到我身邊,可得到帝院的一份獎勵。」白髮老者說道。

財閥小嬌妻:謝少寵上癮! 昨日,白髮老者就讓一個天族少年試過,但那人才走出了五米,便走不動了。

今日,白髮老者再次開口,自然是有人想要去嘗試一下。

「我來!」

這一刻,司空武站了出來,眼中閃過一絲傲然之意。

他身為司空家族的人,更是被譽為妖孽級人物,自然是實力非凡,心中也是有傲氣。

在他眼中,這一批帝院的學生中,他不說最強,但也差不多。

因此,他想要表現一下,展現出自己非凡的實力,同時更是想要得到帝院的那一份獎勵。

「呵,裝的跟最厲害似的。」孤舟輕蔑道:「別到時候連五步都走不出。」

「你還是安靜的趴在地上就好。」司空武冷聲道。

他無法拉攏孤舟和無塵,那麼自然是不用再客氣下去。

話語之中,更是出現了一絲火藥味。

「等我解封之時,便是你被鎮壓之日!」孤舟脾氣很暴,瞪了一眼司空武,眼中更是出現了一絲殺意。

而此刻,司空武已經邁步。

他身姿挺拔,腳步也很穩,幾息之間,便踏出了五步。

但,五步之後,司空武的身軀卻停頓了一下,只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威壓,正在衝撞他的肉身。

司空武的境界,自然是步步圓滿。

因此,他的肉身也是極為強橫。

並且,身為司空家族的妖孽,司空家族自然會對他格外的照顧,必定是服用過不少天材異寶,以增強他的肉身。

但就算如此,此刻的司空武也是心頭沉重,甚至有些無法相信。

而當他再踏出一步后,身軀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最終,在眾人略帶詫異的目光下,司空武突然倒飛了出去來,嘴角帶著一絲鮮血。

「盤峰頂端,範圍不大,從外部走到我這裡,一共三十步,你能踏出六步,以是不錯了。」白髮老者點頭道。

白髮老者很少夸人,此刻卻出人意外的誇讚了一下司空武,這讓不少人側目。

但,司空武卻不是很開心,甚至被白髮老者誇讚后,他的臉都火辣辣的。

就好像,白髮老者這不是在誇讚他,而是在嘲諷他。

「前輩,敢問一句,需要什麼樣的境界,才能走到你身邊?才能踏出這三十步?」司空武問道。

「不需要什麼境界,肉身足夠強大便可。」白髮老者輕語:「這幾日,給你們講的課,便是關於肉身的,只是可惜,你們沒認真聽講罷了。」

「前輩,我來試一試。」

就在此刻,李瀟眼眸一凝,一步踏出,宛若猛龍出世一般。

他很好奇,這踏出三十步,難道真的很難?

這一刻,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李瀟腳步連續移動,宛若戰神,似要踏平八荒。

他的速度不快,但也不慢,並且腳步十分穩健。

直到十息后,李瀟一共踏出了七步!

而這第七步之後,李瀟的神色頓時一凝,只感覺周身傳來了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

這威壓,不針對神魂,也不針對他體內的任何力量,只是在壓制著他的肉身。

嗡!

瞬間,李瀟聖體之力爆發,血之力更是涌動。

只見其身上,血光閃爍,宛若一頭人形血龍一般。

肌膚上,閃爍著一層血色神曦,宛若一件紅色袈裟一般披在身上,燦燦生輝。

轟!

……

下一刻,李瀟感覺到肉身上的壓力輕了一下,隨後一步踏出。

當腳掌與地面相接觸之時,眾人似乎聽到了一道沉悶的雷音一般。

甚至,這盤峰都好像震動了一下。

而此刻,李瀟已然是踏出了第八步,並且站在那裡,身姿修長挺拔,宛若一顆蒼勁的古樹一般。

「不錯,第八步,肉身還算夠強。」白髮老者微微點頭,看似在讚賞李瀟。

「只能算是夠強?」李瀟皺眉,暗道自己的肉身,經過無數次的蛻變,早已穩如磐石。

哪怕那些步步圓滿的修士,他們的肉身,也遠不及李瀟這般強大。

但就是這麼強大的肉身,在白髮老者眼中,僅僅是夠強而已。

「前輩,肉身究竟要強到什麼地步,才能在這裡踏出三十步?」李瀟問道,同時他轉身,退回了盤峰的邊緣。

只因李瀟很清楚,以他如今的肉身強度,哪怕是有聖體和血之力加持,也是斷然無法踏出第九步。

這第八步,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很簡單,肉身成聖,便可踏出三十步。」白髮老者說道,隨後又看向盤峰上的銘碑,道:「這些人,都是肉身成聖,才留下了銘碑。」

「什麼!?肉身成聖!?」

「這……真的能做到嗎?」

……

此刻,不少人卻驚呼了起來,甚至有些懷疑白髮老者是不是在逗他們玩呢。

第一章,繼續去寫第二章

(本章完) 修士,當境界踏入了聖人,便是成聖了。

但肉身成聖,卻不同於境界修鍊。

這是一種更為艱難的修鍊,甚至有些人,終其一生,都無法做到肉身成聖。

甚至,連一些玄尊,至尊,都辦不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