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學那點友情早就已經被這個無情的社會沖的連渣都不剩了。

「張玄,高總還等着你回應呢。你怎麼不說句話?」王勇十分不耐煩的問道。

。 「……那等你爹好了后,便請你們幫我家建房吧!」宮玉直言不諱地邀請。

「啊?建房嗎?」高誠愣了愣,隨即便驚喜起來。

有活兒干,誰不願意啊?

他忙道:「好,好,文樺兄弟去我家找過我,我知道這事。」

他激動了一番,又道:「那文樺兄弟現在都還沒找到人嗎?」

「還沒找到工頭,其他的小工在村裏一喊,都有不少。」

趙小舟道:「那你們要建什麼樣的房子呢?」

他不八卦,此前還沒仔細問過夏文樺。

「青磚瓦房吧!青磚瓦房的保暖性比較好。」

現在已經入冬了,建好房子就可以過冬了。

宮玉的身體雖然有調節體溫的功能,但她還是喜歡住保暖性強一點的房子。

恩人的請求,高誠不敢推遲,當即答應了下來。

吃了飯,給高仁義輸好了液,宮玉又給他一些消炎藥,並囑咐高誠如何給他父親用。

高誠看那些葯與所有大夫開的都不一樣,心下就知道價格應該很昂貴了。

囊中羞澀,他拿不出多少錢來,但也先詢問診費,心中好知道欠了多少。

沒想到宮玉竟然道:「錢的事就先不提了,用你和你爹的工錢來抵吧!」

天下還有這樣的好事?高誠直接感激得想跪下去。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和他爹的工錢到時候算下來也是十多兩銀子,可以說宮玉的收費也不算低。

高誠急於報答宮玉,看高仁義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便提議去夏家的地基上看一看。

宮玉欣然答應,正好她也想去瞧瞧。

於是,一行四人前往。

在建房之前,有許多的準備工作要做,根據有經驗之人的提議,夏文樺現在正在買建地基的材料。

忙活中看到宮玉,夏文樺一愣,而後便勾唇一笑。

那笑容摻雜了許多不明確的因素,宮玉往某方面一想,面具遮擋下的臉頰就紅了。

夏文樺笑了笑,朝幾人走來。

「你的藥箱……」

他的目光在宮玉提着的藥箱上停留了一會兒,冒出口的話就吞咽了下去。

昨夜,他沒有看到宮玉的藥箱,今早起來也沒見到。

宮玉夜裏就讓他別找,可他心中還是有許多疑惑。

那疑惑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頭,以至於他時不時的都會想起。

此時突然見宮玉把藥箱提着來,他心中的疑惑沒有得到解決,反而更加疑惑了——這藥箱昨夜去哪裏了?今日又是怎麼冒出來的?

只是,他的問題也太讓人驚悚了,為了不讓外人得知,他聰明地隱忍着,想等回去了再問宮玉。

高誠和他相識,見了面就誇讚宮玉的醫術,並把宮玉剛剛給自家父親治病的事告知他,還向他表示感謝。

夏文樺沒想到宮玉的醫術如此精湛,看宮玉的眼神都多了一層寵溺。

話題轉到建房的地基上,高誠就大膽地參觀,並毫不保留地提出自己的意見。

高誠從小跟着高仁義學,可以說,在高仁義的眼中,他雖然還無法出師,卻也比普通的工頭懂了許多。

一番討論下來,夏文樺苦逼地發現這地基還得往後拖幾天才能建,否則基地建不好,整座房子都不牢固。

宮玉趁機觀察觀察地形,然後道:「等我去畫一張圖紙吧!你們的圖紙太老土了,建了也不好看。」

夏文樺的圖紙是別人給的,大概是認知的局限性限制了他們的思維,所以那圖上畫的房屋結構一點創新的理念都沒有。

晌午時分,看地基無法修建,夏文樺乾脆回去休息。

與趙小舟二人分別後,他故意走在夏文桃的後面,而後不動聲色地握住宮玉的手。

宮玉想把手抽出來,他還故意握得緊緊的。宮玉側眸瞪他,他就笑臉相迎。

看他嘴角勾勒出的邪魅笑容,宮玉磨了磨牙,把藥箱遞給他。

夏文樺伸另一隻手接着,道:「這藥箱你昨晚放在哪裏了?」

沒把夏文桃當外人,他在夏文桃的身後直接就問了出來。

宮玉舉起手,看他與自己十指相扣的樣,嫌棄道:「哼!懶得告訴你,你看你的手有多臟?」

夏文樺瞧了兩眼,不以為然道:「很臟嗎?我剛剛在龍井洗了,應該不是髒東西吧!」

宮玉仔細摸摸他的指腹,才發現原來是繭子。

的確,手磨出了繭子,有些顏色就洗不掉了。

宮玉心疼地握緊他的手,還有點捨不得他去幹活了。

「藥箱……」夏文樺又想問。

「不告訴你。」宮玉不等他問出來就截口。

夏文樺撇撇嘴,鬆開宮玉的手,那麼防着他,真沒把他當自己人。

那手鬆開的瞬間,宮玉的心就是一沉。

不喜歡那種感覺,宮玉追過去,主動去握他的手。

恰好這時,夏文桃轉過頭來,正好看到了宮玉的舉動。

她當即「噗嗤」一笑,「二哥,你還害羞啊?」

夏文樺瞥她一眼,還真害羞了。

眼看離家不遠了,他加快腳步,幾步就進入院子裏去。

夏文桃等宮玉上來,挽著宮玉的手臂調侃道:「宮玉,你和我二哥怎麼樣啊?」

到底是宮玉主動要求嫁給夏文樺的,所以她對宮玉和夏文樺的相處之道還挺好奇的。

宮玉苦澀地扯了一下嘴角,「不知道。」

夏文桃道:「我二哥那人啊!以前就沒見他對哪個女孩子好過,大概他對你就是最好的了。不過……」

她想了想自家的另外兩個哥哥,感嘆道:「你當初選我二哥,可能真不是什麼明智之舉。你若是選三哥的話,三哥最暖心了,他會把家裏家外都安排得妥妥噹噹的,讓你沒有一點後顧之憂;若是選四哥的話,四哥雖然脾氣不好,但四哥一定是最會疼媳婦的,而且四哥還會哄人開心呢,跟四哥在一起,煩惱都會少許多。」

畢竟是與哥哥們一起長大的,她對自家幾個哥哥都還算了解。

宮玉苦笑道:「看來,就你二哥不好。」

「二哥啊?」夏文桃凝神想一想,「二哥太霸道了,平時我都不敢惹他,他要是不高興,我連話都不敢給他說呢!你知道嗎?咱村裏有喜歡他的姑娘,也是不敢跟他親近……」

「夏文桃!」

夏文樺憤怒的聲音這時冷不防傳了過來。

。 她看到封晏不顧一切的朝着孩子奔去。

砰地一聲——

他的背脊重重摔在地上,疼的鑽心。

而懷裏的孩子卻安然無恙,周圍的人也double亂作一團。

「先生!」

傭人趕緊攙扶,他全身僵硬都沒辦法自己動彈。

他緊張的看着孩子,孩子已經不哭了,似乎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

之前還在時清靈的懷裏哭哭啼啼,不斷鬧騰,可是現在在封晏的懷中,就像是溫馴的小貓咪一般,眨巴著烏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封晏,咬着手指,一臉呆萌的樣子。

似乎,這是他第一次認真的看着自己的父親。

而封晏,也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這個孩子。

他怕,因為這個孩子對時清靈心軟,所以即便是自己親生的,好幾個月也是不聞不問。

「不好了,時小姐跑了。」

就在剛剛眾人混亂的時候,時清靈見此機會拔腿就跑。

「把她抓回來!」

封晏強忍着痛,怒喝出聲。

時清靈已經在車上,車上導航不斷提醒限速,而她根本不顧,直接將油門踩死。

她打電話給僅有的線人。

「我要唐柒柒的下落,現在立刻馬上!」

沒過幾分鐘,線人就給了消息。

「現在她在市醫院。」

時清靈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不等她進市醫院費心尋找,唐柒柒正好從裏面出來。

她嘴角勾起冷笑,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她直接打開車門下車,到:「唐柒柒。」

唐柒柒看到她的那一瞬,小手情不自禁的捏緊成拳。

「時清靈。」

「你現在應該恨死我了吧?我害死了你最疼愛的奶奶,你是不是想把我千刀萬剮了?那我不妨再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已經在封晏的食物里下了毒藥,沒有我的解藥,他根本活不了。」

「你說什麼?」

她心臟一凝。

「唐柒柒,你還真是個虛偽的大騙子,你不是說和陸昭在一起嗎?怎麼一提到封晏出事,你比誰都急?」

女人的第六感總是那麼敏銳,旁人察覺不到,但是時清靈自始至終都有着強烈的危機感。

似乎,唐柒柒是此生夙敵!

有唐柒柒就沒有自己,有自己就不會有唐柒柒。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勸你不要亂來!」

「上車,跟我去一個地方,我就會給你解藥。」

「你以為我會信你嗎?」

她機警的說道。

「你可以選擇不信,那就讓封晏死掉吧。我能悄無聲息,連醫院都看不出我做了文章,殺一個封晏怎麼了。要麼,你就賭一把,跟我走,要麼……你給封晏送葬吧!」

說完,時清靈就囂張的坐回到了車上。

這話,難住了唐柒柒。

她知道時清靈有一肚子壞水,可能說話有詐,可能騙自己欲行不軌。

理智都知道,可……感性告訴她……

去試一試,萬一是真的怎麼辦?

哪怕此刻唐柒柒有二百多的高智商,也沒辦法抗拒。

她拳頭捏緊放下,最終還是坐在了後車廂。

時清靈腳踩油門,車子開得極快。

唐柒柒看着兩邊不斷飛逝的風景,有些害怕的抓住扶手。

「時清靈,你瘋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開這麼快?」

。 笑著將電話掛斷後,賀田耕起身帶著黑金剛到沙發上坐下,一邊泡茶一邊笑呵呵的說道:「剛才是表揚天宇的電話,說是要給他送錦旗,沒想到呀,真沒想到他能把小案子處理的這麼好,看來以後得讓他多接一些小案子。」

黑金剛見部長腦殼不疼,心中就有些失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