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時想到這替身傀儡就這樣用掉了,又是一陣後怕和心疼。

替身傀儡的煉製,極爲艱難,不僅需要獻祭一個修煉有成的陰神,還需要擁有者的十滴心頭精血,並且分出一絲神魂,祭煉入其中。

當初這十滴心頭精血,都差點要了他的性命,虛弱了大半年才修養過來。

這樣珍貴的替身傀儡,如今卻就這樣被一個無名小輩偷襲,消耗掉了……

他恨得直咬牙!

“趁你病,要你命!”

宋子陽目光凜冽,根本不作答,毫不猶豫地再次拿出一枚金甲靈符來,揮手施展。

“金甲符,疾!”

陰陽鏡金光一閃,一道蘊藏無形的力量已經融入符籙內。

靈符飛上半空,無聲燃燒。

剎那間,金甲神將再度被召喚出來。

手持九環大砍刀,身披甲冑,周身金光閃耀,威風凜凜。

身影一閃,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又到了秋若宇的頭頂。

“還來!”

秋若宇嚇得心臟撲通撲通狂跳,身體一哆嗦,下意識的便掐動了一道靈訣。

驚慌失措之下,還差點將靈訣施展出紕漏。

他自由嬌生慣養,身邊人無不寵着他、奉承他,雖然修煉天賦極佳,修爲在同齡人中也算是極高的,但哪裏與人真正的生死搏鬥過?

幸好,靈訣還是施展了出來。

剎那間,他腰畔戴着的一塊淡黃色的玉佩,綻放出一道淡淡的黃色光罩,將他全身籠罩其中。

也就在此時,金甲神將一刀斬下。

噗!

刀芒斬入光罩之中,如同陷進泥沼裏,速度越來越慢。

在堪堪觸及到秋若宇頭頂的時候,徹底停住了。

隨後,這金甲神將的身影,緩緩地消散。

啪!

這淡黃色的守護光罩也如同是肥皂泡一般破裂,那玉佩之上,出現了兩道明顯的裂紋。

但不論如何,這一擊,又被化解了。

秋若宇鬆了口氣,再望向宋子陽的目光裏,已經滿是羞惱。

自己堂堂陰符門秋家第三脈的繼承人,整個青州數得着的天才,竟然被這個該死的混蛋欺負,簡直就是恥辱!

他咬牙切齒盯着宋子陽,揮手間,拿出了一張陰符,上面畫着一個小女孩的畫像,栩栩如生。

“煉陰神,喚陰神,陰神聽我號令,殺!”

他一聲厲喝,一口精血噴出,落在了這陰符上面,被其吸收乾淨。

隨後,那畫中的小女孩,顯現在他的身前。

小女孩看起來極爲可愛,身穿大紅色袍子,眉清目秀,嘴角翹起,似是在微笑,但是那眉頭緊蹙,又似是陷入極大的痛苦之中,讓人心生憐惜。

再向下看,這個小女孩的周身上下,都插滿了長針,讓人忍不住頭皮發麻……

她的那一雙眸子,此時一片血紅,緊緊地盯着宋子陽。

“嘶……”

宋子陽倒吸了一口涼氣,驚聲道,“元鬼符!”

他對於陰符門的瞭解不算太多,但師父在介紹青州各大勢力時,卻恰好對陰符門元鬼符詳細解說過。

這元鬼符的祭煉之法,極爲歹毒,乃是將一名七月十五出生的孕婦,在同樣的七月十五鬼門關大開之時,直接剖腹取出腹中女嬰祭煉。

此時的女嬰陽神還未孕育,陰神卻極爲純淨,未受到天地污穢沾染,祭煉出來的元鬼,非常的強大。

將這元鬼全身上下的竅穴之上,插滿銀針,將陰神徹底封死在體內,在陰氣匯聚之地祭煉七七四十九日,便可成功化符。

這等修煉之法,極爲傷天和,明面上早已被陰符門廢棄,卻不想這秋若宇竟然成功的祭煉出來一個。

宋子陽下意識的便欲要掏出聖磷符,至陽之火對於陰邪之物,無比剋制。

但是伸手在懷中,卻摸了個空。

聖磷符只有一枚,之前已經用掉!

不但聖磷符沒有了,連其他攻擊性的符籙,也都沒有了,只剩下最後一枚疾行符。

當初他逃跑的匆忙,身上並沒有帶多少東西,靈符只有四五枚而已。

嗖!

這隻元鬼血紅的雙眸,盯住了他,在秋若宇的控制之下,身形一展,便撲了過來。

與此同時,她那原本細小的嘴巴,突然張的極大,如同磨盤大小,竟是欲要將宋子陽活生生吞下去。

那猩紅的舌頭上,森然的肉刺清晰可見,濃郁的腥臭味道,撲鼻而來,好懸沒將他給訊暈過去。

他嚇了一跳,以最快的速度,將疾行符施展出來。

他的速度頓時大增,勉強躲過元鬼的追擊。

一追一逃,瞬間便過去了一刻鐘。

宋子陽有些叫苦不迭,疾行符的力量快要消失了,若是自己被這元鬼追上,定然是被一口吞下,全身元陽被其煉化吸收。

這元鬼符已經超出了陰陽術法符籙的範疇,更接近於巫術。

普通的符籙施展過後,隨着陰陽之力的消逝,符籙力量便會消散,但是這元鬼卻是一直存在的!

理論上來講,只要施法者的陰神足夠強大,陰陽之力深厚,便可以一直控制着元鬼活動。

並且,這元鬼還能夠吞噬精血、元陽來成長,最終到可怕的地步!

也幸好,秋若宇的陰神還不夠強大,單純控制元鬼已經極爲吃力了,累的滿頭大汗,若是再強大一些,能夠分神施展其他術法,宋子陽定然是已經隕落了。

但即便如此,他的處境,也越來越危險。

“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必須拼死一搏!”

宋子陽忽的停了下來,眉心裂開,金光大盛,從未在其他人前顯露過的陰陽鏡,第一次被他光明正大的召喚出來。 陰陽術士在前期的攻擊極爲乏力,除了一些符籙之外,沒有太好的手段了。

大多數的陰陽術法,都涉及到測算天機、卦爻占卜,或是天象星宿、風水堪輿,僅僅只是這些東西,便極爲博大精深了。

任何一樣,都足以讓一名陰陽術士鑽研一生,進攻手段也難免會缺乏。

但好在宋子陽還有陰陽鏡!

陰陽鏡本是並沒有什麼攻擊手段,可往日裏那些威力不算太強大的手段,通過陰陽鏡施展出來,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就在他這麼一耽擱的功夫,疾行符的力量,已經耗盡,速度瞬間慢了下來。

“呼!”

那全身扎滿銀針的元鬼,瞬間就到了他身後,發出一聲尖銳的厲嘯,張開血盆大口,便直直的向他吞下。

嗖!

猩紅的舌頭,率先吐出,如同青蛙一般,瞬間變得有數丈長,將他攔腰纏了起來,濃郁的腥臭味道,將他籠罩。

一股強烈的撕扯力涌來,將他拽向那血盆大口。

與元鬼心神相連的秋若宇,看到這一幕,慘白的臉上頓時現出一抹猙獰的笑容,眼眸裏滿是瘋狂的味道,口中厲喝道:

“小子,去死吧!”

而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宋子陽的一張臉,卻冷靜的可怕,沒有絲毫的驚慌。

“內縛印!”

他雙手飛快的結印,猶若是蝴蝶飛舞,充滿了玄奧的美感。

他的身前,有一張三尺方圓的網,隱隱約約的浮現出來,上面有道道符文流轉。

陰陽之力瞬間澎湃,順着經脈涌入雙手,然後進入陰陽鏡內。

剎那間,陰陽鏡背後的“陰陽聖通”四個字符中的“聖”字,猶若是活了過來,飛起在半空,綻放道道金光,與這一張網融合。

而鏡面之上,也倒映出這周圍的景象,一片暗幕遮蓋了這一方空間。

“縛!”

他一聲低喝,這一張網霎時間飛出,將元鬼束縛住,定在了那裏。

但與此同時,他毫不猶豫的再次施法。

全部的陰陽之力,灌注入陰陽鏡內,同時,他全部神魂之力,也向着陰陽鏡內匯聚,凝成一道利箭一般尖銳的長刺!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不過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正在控制着元鬼的秋若宇,看到元鬼被束縛,先是呆了一下,隨後獰笑着,猖狂大叫:“就你這點修爲,內縛印的威力怕是隻能給元鬼撓癢癢吧!”

隨着他的話音落處,被定在宋子陽身後的元鬼,眸子裏血光流淌,全身上下的銀針驟然飛出,將內縛印所化的網,撕扯的七零八落,束縛瞬間解開。

但就在它束縛的極短的時間裏,宋子陽已經完成了施法!

“驚神刺!”

這是他目前所掌握的,唯一一門直接攻擊神魂的陰陽術法,也是九宮派的不傳之祕。

在今日之前,他從未施展過,因爲這驚神刺要分裂神魂之力,幾乎與撕裂神魂無異,極爲痛苦。

但如今,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顧不得其他了。

然後……他真切的感受到了那神魂被撕裂般的痛楚!

剎那間,陰陽鏡綻放出萬道神光,光芒驅散了黑暗,就如同一尊神祂降臨世間。

在無盡的光芒之中,一道純粹的精神意念融合神魂所形成的尖銳長刺,無聲無息的自陰陽鏡內飛出,直奔秋若宇。

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