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時,那些包圍過來的人全部哆嗦着倒在地上。

隨後廖一波從一棟房子內走出走出來,滿臉得意,雖然自身修爲不厲害,但是波爺腦子活,早早就做了埋伏,電流一動,一波帶走,毫不費事。

但是他得意沒多久,就發現背後有些冷,轉身一看,是那隻貓,那眼神,看的他有些慌。

廖一波頓時苦逼,急忙就要解釋。

嘭,這時候,水井之中,突然暴起,然後蔓延出一條條邪氣十足的觸手,纏繞向陳浩。

陳浩不慌不忙,大手一揮,一個身影憑空出現,正是從噓界中帶出來的章魚怪。

它一出來,先是一愣,然後大喜,旋即又有些驚,急忙扭頭一看,章魚怪傻眼了。

在身後不遠,幾條粗壯,蔓延幾百米的觸手飛舞,鋪天蓋地的抽下來。

章魚怪:“……”

陳浩則身影飛退,同時拿出了久違的帝君神像,然後搬運了全身的法力,凝聚一道法光,加持在帝君神像上。 啪啪啪啪的急促聲音中,章魚怪被井中蔓延的觸手淹沒了。

前面有了擋箭牌,陳浩全身心的關注在帝君神像上。凝聚全身法力,爲神像加持。

強烈的法光中,神像不僅再次變小了一部分,並且從原本的石質,逐漸的有向玉質轉變的趨勢,帝君的神威,更是開始內斂,不在外顯。

等陳浩加持的法光徹底消失,帝君神像變成了一個類似玉石的神像,懸浮半空,面朝水井,一雙眼睛,似乎有了焦距一樣,注視着水井中的觸手。

似乎感受到了帝君的目光,正在抽打章魚怪的觸手頓住,飛舞而起。

而後觸手兇猛的飛向帝君神像。

帝君神像頓時神光浮動,慢慢的擴散成一個數米高,身穿金甲玄袍,靈蛇神龜環繞的虛影。

虛影一出現,那觸手似乎更加瘋狂了,速度更快一分。

但是當觸手到了帝君虛影面前,帝君反手一拍,啪的一聲,觸手斷裂,崩潰散去。

剩下的半截觸手頓時顫抖着退後。

帝君虛影不依不饒,擡手間,一把寶劍追着觸手進入了井底,頃刻後,大地顫抖了幾下,歸於無聲。

旋即,帝君虛影突然轉身,看向了陳浩。

陳浩正驚歎帝君神威呢,被帝君這突然一看,頓時愣住。

怎麼着,這位大佬不是衆生意念轉化,自己開光加持出來嗎?難道也有了自己的思維?

隨後,陳浩突然有種古怪的感覺!

帝君的眼神,好像在嫌棄。

難不成自己覺得難對付的井底詭異,在它老人家看來,就是個小嘍囉嗎?

陳浩一臉無語。

帝君虛影這時卻是迴轉神像上,然後落地無聲。

沉默片刻,陳浩上前收起帝君神像,打量一眼後,小心收了起來。

然後陳浩走向水井,查看情況。

不過還沒到水井呢,陳浩意外的看到被打得不成模樣的章魚怪。

這貨在噓界出場派頭不小,陳浩都覺得棘手,不好對付,結果落在咱華夏一個古怪東西面前,完全被打得毫無反手之力。

但是讓陳浩意外的是,這貨的生命力還真不弱,都傷殘超過百分之九十九了,只有小部分還在蠕動,居然還沒死!

仔細看,陳浩就發現,這貨居然還在快速恢復中。

眼睛一亮,陳浩再次把章魚怪收入了袖裏乾坤。

這麼好的盾牌,可不能浪費了。

袖裏乾坤中,原本發現章魚怪不見了的小女孩,以爲那傢伙被放出去了,頓時發怒,秀髮飛舞,滿面猙獰,嘶吼尖叫,恐怖氣息一波又一波。

但是還沒有憤怒多久,小女孩一愣,就發現又有東西進來了,一大坨的也不知道啥玩意兒。

仔細打量,小女孩面色大變,隨後連忙恢復了乖巧模樣,跪坐下來,一副我很老實,不想出去的表情。

收起章魚怪,陳浩來到了水井邊。

此刻的水井,似乎受到了什麼影響,原本不斷翻涌出來的清水,這會兒沒有了,並且水位還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

同時,陳浩發現,水井中源源不斷逸散的那種暴虐氣息也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這是……被帝君大佬一劍滅了嗎?

陳浩若有所思,但是眼神卻凝重。

不知道爲什麼,陳浩有種感覺,這個水底下的玩意兒,還沒有徹底被滅掉!

“道友,你要對我負責啊!”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大叫響起,然後廖一波衝到了陳浩的腿邊,抱住了他的大腿。

陳浩正琢磨水井的問題呢,見狀嘴角一抽,抽了一下,這貨抱得還挺緊,頓時無奈道:“我說道友,你這是什麼情況?”

廖一波目光炙熱的看着陳浩道:“這生死井是我一脈兩百年守護,現在被道友弄沒了,我的職責也就沒了,天下之大,也不知道何處能容我,所以道友你要對我負責,我,我要跟着你。”

陳浩:“……”

麻痹的,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還對你負責,我這是幫你解脫了麻煩好不好,還天下之大,無處容身,你特麼那小院子可是風水寶地,用得着天下亂跑嗎?多少人想買還買不到呢,你特麼就是賴上我了啊!

陳浩還沒開口,黑貓不知道啥時候跑到了廖一波的身邊,貓爪搭在了他的大腿上,貓眼眯起,喵嗚了一聲。

廖一波一個哆嗦,身影靈巧的轉身,對着黑貓一拜,滿臉歡喜道:“謝謝貓主子,謝謝您收留我,大恩不言謝,這輩子這一百零八斤肉就交代給您了。”

黑貓:“……”

這時候廖一波卻是主動起來,看着陳浩笑呵呵的道:“道友稍等,我去收拾一下,馬上就回來。”

說着廖一波轉身飛快跑了。

陳浩看向黑貓,黑貓一臉懵逼,我特麼說什麼了?

“算了,這傢伙倒是個腦子靈活的,要是能辦事,正好三水觀缺個新管家。”陳浩看着廖一波離去的背影,沒有反駁。

之後,陳浩反覆檢查了水井,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只好放棄。

又看看那些被影響的村民和遊客,都被電暈,也沒有什麼傷害。

隨後陳浩就掏出手機,撥打了戴雲的號碼。

電話一接就通,然後陳浩笑道:“有關部門,出來洗地了。”

戴雲:“……”

“哈哈,開個玩笑,我現在在生死井這裏,嗯,戴雲道友可別說不知道生死井,這個東西我遇到的時候,正在爆發,於是順手把它給解決了,不過現場有些麻煩,道友若是不想讓這詭異的事傳的沸沸揚揚,就派人過來收收尾。”

戴雲無語,隨後想起什麼,開口道:“陳道友在生死井中發現了什麼沒有?”

陳浩眼神微動,笑問道:“戴雲道友看起來對生死井也瞭解不少嘛,你希望我發現什麼?”

戴雲道:“沒什麼。道友放心,我這就通知人過去。”

說完他主動掛斷了電話。

總裁的契約小甜妻 聽着盲音,陳浩目光閃爍。

這生死井中明顯有什麼有關部門想要的東西,戴雲對此也非常瞭解的樣子,所以問了一句。

不過自己說的話卻暴露了自己的無知,那貨立馬聽出來,拒絕了透露。

好傢伙,難道弄了半天,自己給有關部門做了嫁衣?

正想着呢,突然陳浩感覺不對勁,連忙跑到水井邊一看,頓時目瞪口呆。

只見水下降之後,井內卻快速扭曲擠壓,把井堵死了!

在陳浩看到的一瞬間,井底有一張目光怨毒的臉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看到怨毒的面孔,陳浩倒吸冷氣。

那面孔,赫然就是之前遇到的女孩,這一次,這張臉給了陳浩不一樣的感覺,就好像,這個就是本體一樣。

只不過,這臉就只是臉,沒有頭,沒有身軀,就只剩一張面孔!

呆滯當場,目視着水井被徹底堵死,變成了死井,陳浩揚起身,一臉凝重。

這詭異的生死井,只怕真的不簡單,帝君大佬看不上,卻不表示它不厲害,只是被帝君斬了一劍,怕這玩意也不好受,主動隱藏起來。

不過現在生死井下面有啥都沒用了,畢竟井底的詭異玩意用手段搬運地脈,扭曲水井,徹底堵死了,想下去就是一個巨大的工程,只怕就算是有關部門,也難得能夠動用權力來挖掘。

但是陳浩想到了一點。

那個齙牙邪魂說,龍女要找一個手心有紅痣的小女孩。

或許,這個小女孩就是關鍵。

日後可以注意一下。

在陳浩沉思的時候,廖一波撲哧撲哧的跑了回來,身上多了一個雙肩包。

陳浩無語的看了廖一波片刻,認真問道:“道友,你確定要跟着我?”

廖一波道:“道友,不是我要跟你,是你要對我負責。”

陳浩無奈了,道:“也罷,既然道友要跟着,那就隨意,不過我要提醒一句,跟着我,可能突然就會遇到危險,到時候我照顧不到你,你可別後悔。”

廖一波笑道:“道友放心,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想要抱大腿,不付出一點代價是不現實的。”

陳浩嘴角一抽。

這特麼纔是真話吧,把我當大腿抱了。

嗯,不過聽起來倒是挺有意思的。

不知不覺,自己居然也成了別人可以抱的大腿了,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之後陳浩也沒有廢話,放出靈車,然後直接離去。

https://ptt9.com/51201/ 在他離開後不到半個小時,十多輛車進入了村子,然後快速擴散警戒,一羣人美滋滋的跑向了水井。

然後……

夜色幽暗,滿天星辰。

總裁你死定了 田野之上,靈車飄移。

第二次坐靈車了,廖一波即便堅定了要跟隨這個神通強大,還有帝君護身的大佬,可是坐靈車,卻依然不自在。

座位是不敢坐的,廖一波把雙肩膀放在下面當凳子坐,就靠着陳浩不遠。

而且廖一波還不敢東張西望,因爲他總感覺那隻貓在盯着他,那眼神,讓他很不自在。

心中無奈,廖一波琢磨這貓妖估計很小心眼,自己要想辦法消除它對自己的執着啊,最好是能拍幾個舒服的貓屁,讓它開心,以後多照顧一二。

正想着呢,廖一波突然身體一抖,差點沒摔倒。

急忙穩住身體,廖一波就發現,靈車停下來了。

這是到地兒了?

廖一波起身四處張望,卻發現,這還是在野外,四周幽暗,看的模模糊糊。

頓時廖一波迷茫了。

今兒,該不會是要在野外露宿吧?

嗯,不對!有鬼!

廖一波一個激靈,眼神都變得亮了,目光凝視前方。

果然,模模糊糊之中,有點點亮光浮現,正在朝靈車這邊過來。

廖一波注視片刻,倒吸冷氣,急忙看向陳浩,卻發現陳浩表情淡定,一臉平靜。

再看車內的那個一直不說話,低調的好像沒有存在感一樣的女孩,也是沒有任何的異常,貓更別說了,廖一波看過去,這貨居然還在看他,嚇得廖一波連忙露出一個微笑,然後快速撇開頭。

“我就說吧,跟着我準沒好事,道友,你要注意安全。”陳浩開口了。

廖一波弱弱的問道:“道友,這是什麼情況?那些是?”

陳浩笑道:“這不是一起遇到的嘛,誰知道呢,不過這鬼主動來找我的,還是頭一次遇到呢,先看看再說。”

廖一波默然,不過暗中還是做好了準備。

雖然是散修傳承,但是爛船還有三寸釘呢,對付陰魂小鬼,廖一波自認爲三五個不在話下。

少時,亮光接近,露出原貌,卻是一條紅燈籠隊伍。

燈籠有二十多個,持燈的是臉上有腮紅的侍女,排列兩排,笑語晏晏。

中間有一個大紅轎子,被四個大漢擡着,一閃一閃,特別有節奏。

而在轎子前面,則是一個穿着花裙的肥胖婦女。

等到了靈車前,紅燈隊伍停下來,花裙婦女笑眯眯的上前,對着靈車行了禮,這纔開口道:“小鬼菊香,拜見陳道長。”

陳浩對廖一波笑道:“你看,就是來找我的,而且能半路攔截我,這消息不是一般的靈通呢。”

說着陳浩起身,漫步走下靈車,來到了花裙婦女旁邊,先是瞅了一眼站立不動的紅燈隊,尤其是那個大紅轎子,多看了一會兒。陳浩這才道:“有禮了,找我有事嗎?”

花裙婦女連忙道:“小鬼家的小姐,久聞陳道長助鬼行善,積攢功德,所以不遠千里,特地來求道長幫忙。”

陳浩笑了:“還知道我幫助鬼的事兒!不過這求我幫忙,主人卻不出現,是否不太禮貌?”

花裙婦女苦笑道:“道長,主要是我家小姐它……”

“不管什麼,你們對我瞭解這麼清楚,那麼一定知道,我幫鬼也是有選擇的,不是所有的鬼物,我都會幫。所以,還是要見一見。”陳浩意味深長的說道。

花裙婦女正要繼續說,大紅轎子中就傳來一句女聲:“菊嫂。”

花裙婦女一頓,連忙彎腰退後,不再言語。

陳浩看向大紅轎子,女聲繼續響起:“陳道友,您是道門高人,道行奇高,應該看出我的問題,我現在被靈轎護衛,一旦出去,魂魄根本經受不起風吹,時刻都有散魂的危險,如果您非要確定我是真心,那我願意冒險出來讓您一見。”

陳浩笑眯眯的道:“倒也不是非要見你,主要是,你要說出自己的身份,還有,你要我幫什麼。”

女聲道:“我生前爲大明公主,死後爲邙山鬼王,我現在的狀態,是因爲我魂魄分離,魂丟了。”

陳浩驚訝。

居然還是個公主!都已經是鬼王級別了!這樣的修爲怎麼還能走魂?弄得自己七魄不穩,依靠靈轎護持,這特麼是混的最慘的鬼王了吧!

“道友這魂,怎麼丟的?”陳浩好奇問道。

女聲道:“說出來怕是讓道友笑話,我生前執念太重,死後執念入魂,等我成就鬼王法身,就發現,我的執念已經形成了第二人格,它一直想要,反清復明。”

陳浩:“……”

臥槽,你這魂是要造反啊! “道友這執念當真是有意思,如今都啥時代了,還反清復明。”陳浩咧嘴一笑。

女鬼王嘆息道:“這是生前執念,死後難消,我雖然知道大勢,可是執念卻不理會,畢竟它存在的根本,就是我生前的心願。”

陳浩點頭:“這個我懂,不過有兩個問題。第一,你這執念去了何處?我該如何尋找?第二,如果找到了,我該怎麼幫你?畢竟帶着你的魂,擁有你部分實力,那執念肯定不好對付,我不見得能夠幫你抓回來。”

大紅轎子中突然飛出一物,落在陳浩手中,卻是一把白玉簪子。

這時女鬼王道:“這是我母妃所賜,生前最愛,死後此物被我煉化成爲陰器,氣息相融。有了此物,你就能找到我的執念。至於要如何對付執念,我希望道友能夠說服執念,讓它回來,否則道友只能斬滅我的三魂,這樣,我也就無法存在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