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吳哲聳了聳肩膀,無奈的說道:“沒辦法,這個酒樓我因爲一些事情需要經常來幫忙,所以今天我們又相見了。”吳哲又是笑了笑“不過,要不是因爲這層關係,我們兩個還真的是有可能看不見了,你成天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對了。”吳哲突然是壓低聲音說道:“陳凡大哥,我怎麼感覺你身上的力量是越來越強大啊,是不是有什麼好東西呀?”

聞言,陳凡點頭笑道:“的確,是有好東西,就是不知道你到底要不要。”

吳哲大驚:“不會是真的有好東西吧,我可只不過是隨口一所罷了。”

陳凡謾罵的走到武裝的身邊,瞟了一下他的肩膀“這個好定西就是攻擊?”

“攻擊?”吳哲皺眉說道。

“不過,只要將你大哥半死,然後你就可以月臘月強了,這叫做破而後立,你要不要試一試?”

聞言,吳哲趕忙白輸歐,微微一笑:“大哥這是在那我尋開心呢,不過我可是告訴大哥你,就算是現在的你可是也不一定打的過我啊。”

“是這樣嗎?”陳凡皺着眉頭,看向吳哲。

武者的實力,他還是很久以前才得知的,現在的吳哲他還不知道有多少實力。

“當然了,我現在也是渾身癢癢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和我打一場呢?”

“恭敬不如從命。”陳發呵呵一笑。

“好。”吳哲也是咧嘴一笑,將那把扇子“噗”的一聲打開,露出了秀美的山水圖案,和遒勁有力的書法大家的筆體。

……

兩人走進了後樓的那個門口,陳凡拱手笑道:“這麼說來,那麼我就先動手了。”

“好啊。”吳哲略微一點頭,對着他笑道:“不過這昂下去的話,你可能是會輸的,因爲你看看四周的這種場景,明顯是沒有多少的接力點,以我對你的判斷,你迷失不可能打敗我的,上一次是我故意輸給你的。”

聽着舞者有些不服氣的話,陳凡的眉頭一揚,“這樣的話,那我就和你真刀真槍的打一場,就怕你到時候會哭的天昏地暗!”

“哈哈哈,大哥也是太小看我小弟我了,告訴你,我從小還是沒有哭過呢,就連我出生都是笑着來的。”吳哲呵呵一笑,將那個正在不斷扇呼的扇子從手中脫出,對着車翻的臉蛋猛然的的一拋,扇子在空中迴旋而出,夾雜着勁風,不斷地鬥氣也是從中涌動而出,看的陳發都是傻了眼。

拿出誅邪搶,對着迎面而來的扇子,陳凡微微一笑,就用一個少年子,那你未免也是太小看我了。

“力劈華山”

激身子一躍,陳發就已經是騰飛大了半空中,力貫雙臂,將都是快速的運轉,衝着扇子狠狠的轟砸了去。

扇子突然是一扭,在空中竟然是改變了原有的軌跡,躲開了車翻的攻擊。

“這怎麼可能?”望着突然便宜開的扇子,陳凡不禁是滿眼的震驚之色,一個小小的扇子竟然是可以多開自己的強很攻擊,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突然,陳凡的眼睛一亮。

那個扇子竟然是謾罵的變大了,呈現出一個白色的人影。

定睛一看,竟然是那個吳哲。

陳凡精芒的看向在一旁的那個吳哲,發現在地行的那個人竟然是消失不見了,難道這個吳哲真的是會移形換影不成。

來不及多想,吳哲已經是攻擊到了眼前,強橫的鬥氣在空中滋滋作響,使得車翻的面部都有着一些扭曲。

武者的實力,竟然是到達了這種地步,真是恐怖如斯。

“嗖”

閃身躲開攻擊,陳凡手中的長槍一條,衝着吳哲的喉嚨就刺了過去。

“呵呵。”吳哲微微一笑,手中的扇子猛然的閉合起來,左手拿着的扇子突然是衝着陳凡的槍尖一點,一股大力就順着淺見傳輸到了陳凡的胳膊上,震得他的胳膊痠麻,虎口崩裂。

(嫌瘦,那就請各位兄弟收藏一下下,順便丟點票票當養料,謝謝大家了^_^) “沒有想到才幾天沒見面,你的實力即使這麼強悍了。”陳凡微微地笑道。

吳哲微微搖着頭,道:“不,剛纔的攻擊氣勢並沒有多麼的厲害,只能夠說大哥你是心不在焉的,要是你全力以赴的話,恐怕我是會輸的吧。”

聞言,陳凡無奈的搖着腦袋,苦笑道:“算了,今天還是不要比了吧,這些事情改天再說。”

“恩”吳哲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摺扇收回去,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在那裏沉默不語的陳凡。

“我想我們還是吃點飯去吧。”吳哲提議道。

“好啊。”陳凡將手中的長槍也是收了回去,看了一按吳哲,朝着出口走去。

……

“大哥,莫不是再看那個女子。”

吳哲看着陳凡的眼睛不時地透過透明的窗戶向着外面卡去,笑道。

陳凡沉默無語,只是點頭笑了笑。

環顧了一下四周,並沒有多少人,大約摸十幾個人,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雖然說人不多也不少,但是卻是十分的安靜,根本就是沒有大聲要和吵鬧的聲音,這樣的靜謐環境在酒樓裏面出現實在是有些不尋常。

“呵呵。沒有想到那個小妮子居然是來了。”

陳凡他們身處於二樓的靠窗位置,透過透明的琉璃窗戶看着外面肚子走過來的少女,陳凡的心中閃過了一絲疑惑,這個女子今天怎麼會自己來呢,平常的時候都是有人陪伴的,不過心中的疑惑一閃而逝,心煩夜視儀不再驚擾。

那個女子在車翻的注視下似乎是感覺到了一點不尋常,擡頭向上看了一眼,看到了陳凡的那張臉蛋,陳凡見女子看着自己,也是微微一笑,伸手不打笑面人,自己只要不去招惹這個女子就好了。

沒一會兒的功夫,一旁不遠處的樓梯上就是傳來了噠噠噠的腳步聲。

酒樓裏面的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停住多做,看向來人。

見到來人,陳法並沒有表情,只是對着來人點頭笑了笑。

女人長得也是算的上一個小美女了,不過臉上卻是有着一些不太好看的黃褐色半點,使得這女人的姿色自然是減去了不少,而一旁的吳哲見女子來了也是沒有什麼表情,只是看了一眼陳凡。

“怎麼,大哥你認識這個女子。”

“也談不上認識了,只不過是有過一面之緣,不過我總覺得這個女子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陳凡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說道。

“哦?那我就是要瞧一瞧了。”

吳哲的眼中充滿了異樣的神色。

女人走了進來,環顧了一下,當目光落到陳發的身上的時候,眼睛中明顯有着一抹得意。

“真巧啊,沒有想到在這裏還可以見到你。”陳凡王劍女人走了過來,笑着點了點頭,伸出手,示意女人做下。

女人現實看了陳凡一眼,雖有饒有興趣的打量着坐在一旁的那個英俊男子,眼中充滿了好奇,心下想道:“奇怪,這世間怎麼會有這麼俊美的男子,看來我這次出來真的是出來對了,要不然是還是看不見這麼英俊的男子呢,嘻嘻。”

“大哥,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女人一直在看過。”吳哲趴到陳凡的耳朵邊上,小聲說道。

陳凡聽了不僅對這個小子擺了一個白眼,你小子都是有人看,人家連看都不看我,你還是說這種話,真是氣人。

陳凡剛想說話,就見吳哲突然是站起了身子,對着自己說道:“大哥,小弟尤其是,先走了。”

無奈的點了點頭,陳凡望着吳哲這個小子離去的北京,不禁笑了出來,這個小子就是因爲被女人多看了幾眼就是這樣落荒而逃,真是讓人猜不透啊。

……

忘懷旁邊作者連個人,一男一女就是那麼靜靜地坐着。

“你不想對我說點什麼嗎?”女子坐了半天,見陳凡根本就是不怎麼說話,出聲問道。

“呵呵,我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陳凡無奈的搖着頭說道:“我只是希望你不是爲了你的那幾個狗腿子來煩我的就行了。”

“狗腿子。”女子聽了這話,明顯是有些不高清,皺着黛眉,聲音也是調高了幾分“你這個人能不呢過說點好聽的,什麼叫做狗腿子。”

“既然你覺得我說的不對,那麼你也是可以糾正一下的。”陳凡從椅子上站起了身子,在地上慢悠悠的踱着步子,“可是我實在是想不到像你這樣的人爲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人來追求呢?”

聽得此話,女子的眉頭一線,明顯是有些得意的說道:“那自然是我的魅力好了,我告訴你我不但是人漂亮,就連是魅力也是一等一的,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人來喜歡我呢。”

聞言,陳凡有些哭笑不得的笑了笑,及這樣的容貌要是算的上美麗的花,那麼自己也算是可以喝吳哲媲美的美男子了。

“算了,我也不和你爭執了,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女子問道。

陳凡一愣,看了女人半響,無奈的摸了一下鼻子“我叫陳凡,你呢?”

“我的名字叫做夕顏,怎麼樣,好聽嗎。”

“的確實不錯的。”陳凡點了點頭,禁言這樣的名字聽起來的確是很悅耳的,而且這個叫做夕顏的女孩子的聲音也很月兒,如果將臉上的那些雀斑還有那種有些蠻橫的氣質去掉的話一定會是一個可愛的小女聲,那時候追求她的人也是一定會很多的。

……

和這個叫做一眼的女孩子告了別之後,陳凡在街上漫無目的的溜達着,突然是聽見了幾個男子的談話。

“嗨,你聽說了嗎,現在那個天衍宗要招收弟子了,聽說只要是資質或者是實力不錯的,等都是可以去參加的,到時候我也去,不知道你跟我不不去啊?”

“少來這套了,你每次都用這種胡話來騙人,根本就是沒有人心了,我是肯定是不會相信你的。”

“真的,不騙你,這次這個叫做天衍宗的門派開始粥少弟子了,好像是時間定在一個星期後,聽說到時候那個門派回來到一個地方來招收弟子的。”

“真的?”

“當然了,我是不想騙人的,再者說了,這次我也是回去的。”

看着兩個漸行漸遠,而且明顯是東倒西歪,帶着些許酒氣的男子走遠,陳凡心中雖然是有些疑惑,但是也是動了心。

天衍宗,是整個大陸的五大門派之一。

在真個天玄大陸上都是手去抓一隻的存在,這樣的宗派竟然是會來招收弟子了,這讓陳凡多少是有一點的疑惑。

……

深夜,王爺府的書房中。

“你說天衍宗現在是要來招收弟子,而且你要去參加?”坐在椅子上面的陳東看着站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陳凡有些疑惑的的皺起了眉頭,天衍宗,他也是知道,而且他們要來招收弟子他也是知道,但是他並沒有告訴陳凡,他想多流他那一些時間,好讓他和她的母親相聚,但是現在看來明顯是不行了。

眼前的兒子已經是打定了注意要去加入天衍宗了,他也是勸不了的了。

“唉,既然你已經打定主意了,我也是不好多說些什麼了,這樣吧,你明天早上來找我,我告訴你這些事情。”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陳東站起了身子,揹着雙手說道。

“恩。”點了點頭,陳凡無奈的退了下去。 轉眼間,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

華夏帝國的廣場上巨蟒了熙熙攘攘的人羣,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也有着渾身散發着惡臭氣息的那些個平時疏於打理的公用並,更有甚者則是在一方舞動着身姿,是站着自己的鬥技。

在人羣的一一腳,陳凡看着這些歌人,嘴角泛起一抹會心的微笑,天衍宗這個時候選取弟子真的是對這些歌人算是一個天大的機會,誰都知道只要抓得住天衍宗的這個大腿,那麼日後的榮華富貴就不用發愁了。

“呵呵,小傢伙你是不是對這個什麼天衍宗的有了點興趣呢?”

腦海中響起邪影老頭的話語,陳凡先是一愣,旋即回過神來,微微一笑,用心念答道:“當然了,那個裏面的人可都是實力強大得很,聽說打了那裏面得人無一不是天資聰慧亦或是實力強大的人,我想以爲現在的年齡可以擁有這樣的實力,加入其中應該不是問題的。”

邪影老頭聽得陳凡的話,乾笑了幾聲,沉吟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你的實力?你的實力比得過那個叫做葉軒的買還是比得過那個叫做陳軒的,如果不是藉助的我的能力,你覺得你可以戰勝誰?如果你真的想得到強大的實力的話,那麼我覺得你完全不用加入那個什麼天衍宗的門派,說實話,那樣的門派在我的眼中真的是沒有什麼好處的,去那裏不過是虛度光陰罷了。”

聞言,陳凡不由得笑了出來,對着老頭說道:“我知道你的身份尊貴,可是你也用不着這樣詆譭我們這個地方的門派,要知道你們上次的神魔大戰,我們人類也是出了不少力的。”旋即,嘆息了一聲,抿了抿嘴,臉上掛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他的實力的確是比不上老人說的那連個人,一個叫做葉軒,一個叫做陳軒,這兩個人一個和他好的要死,一個和他的關係快到了極致,但是兩個人的回禮都是逼得他強橫了不少,這點讓車翻鬱悶不已。

“唔,好強大的氣息。“

陳凡顧不得和老頭說話,差異的看着眼前突然降臨的五個人。

五個人無一例外的都是中年或者是老年的男人女人,雖然他們都是穿着統一的服裝,但是他們竟然都是—

憑空而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