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周倉回頭一看,卻是被烏泱泱的自己人給擋的嚴嚴實實,根本看不到後來來了多少騎兵,當下眉頭一皺,連忙問:

「來將何人,率兵幾何?」

「一藍品將,率二十三騎!」

副將連忙稟告

「呵,那有何懼,令后將派百人隊攔截便是!」

周倉聞言,卻是展眉一笑,屈屈幾十人罷了,還不足以放在眼裡,當下直接命令道

「是!」

副將猶豫地看了一眼周倉,這才點頭應道,轉身去後方調兵攔截去了

……

「哈哈哈,我軍軍心莫名大振,看來此戰又要告捷!」

看著黃巾軍後方出現的賀翎的部隊,古昇高興的大笑道,說罷,繼續拉開自己的弓箭,準備繼續射殺!

「哼,不過二十三騎,也太看得起這個玩家了吧?」

狗縣令看著賀翎領著二十三騎就來支援,不屑的冷哼一聲,實在看不出這個賀翎哪裡厲害了,怎麼玩家都因為他的到來而感到振奮,八成是沒看到賀翎只來了這麼點人吧,不過,若真能因此贏了黃巾軍,倒也是件好事

「縣令大人,這賀翎擺明了不想支援,用二十三騎便來湊數,來了也是於事無補,好在我軍軍心大振,此戰還有得一戰!」

官員們很會察言觀色,看到縣令眉頭緊皺,就知道這個賀翎是縣令的眼中釘。

「正是~按微臣所說,根本就用不上請求賀翎來支援,只要看縣令大人在此一站,這身先士卒的精神,就足以讓我軍將士熱血澎湃,軍心振奮了!此戰不勝也難矣!」

又有一個彩虹官,連忙湊上來奉承縣令官。

「也不知道這個賀翎使了什麼妖術,竟然能讓這麼多玩家都為之振奮,莫不是與那妖人張角有關?」

縣令臉色陰翳,深陷的雙眼透著陰冷的光芒,這戰鬥還沒結束,就先給賀翎想好的罪名,如今賀翎率領23騎兵就敢衝出來,這可是給自己一個誅殺他的最好時機!

其他官員一聽,連連點頭,卻也不敢繼續說下去,畢竟這可是牽連黃巾的話題,哪裡敢扯上半點關係

……

迎面撲來的風呼呼作響,賀翎騎在馬背上,倒是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豪氣油然而生,還好自己抽時間學習了馬術,不然今天也沒法跟著紫金騎衝鋒了

「主公,前方有敵人來攔截了,讓末將前去掃清障礙吧!」

北漠如今身為紫金騎統領,也是威風凜凜,看到前方有百人隊回頭攔截,連忙上前請戰

「好!」

賀翎點頭,這百人隊還不足以放在自己眼裡,當下就示意北漠前去!

「喝!」

北漠雙腿一夾馬身,整個速度猛地暴增,衝刺向那百人隊!

「受死吧!」

百人隊都是步兵,難得都是槍兵,看到騎兵衝過來了,連忙將槍一挺,面對衝刺的騎兵,一旦碰到槍兵,也是很難受的,一不小心就會被捅下來!

「嗖!」

破風聲響起,北漠的速度暴增,似乎弄出了幾道殘影,鬼魅般閃爍的身影幾個呼吸間就衝到了百人隊之前

「噌!」

百人隊領頭的將領看到北漠以恐怖的速度沖了過來,連忙迎然而上,卻是感覺一個恍惚之間北漠就已經掠過了自己,長槍撕裂布甲,貫穿心臟的聲音還在耳邊,北漠已經掠過了數十人!

劇烈的疼痛在胸口傳開,低頭一看,殷紅的血液已經侵蝕了整個布甲…

隨後意識一晃,倒地身亡!

倒地之時恐懼的雙眼還在圓圓的瞪著,久久才閉上雙眼

「噗噗噗!……」

幾道細微的聲音響起,北漠已經衝過了這百人隊

只見那些人身體都是一怔,然後武器掉落在地,隨後身子一搖,就倒在了地上,死了!

北漠如同一陣迅猛的疾風,所到之處,無人生還!

「這麼強嗎?」

賀翎都有些驚訝了,沒想到在衝刺的狀態下,幾個呼吸之間北漠就幹掉了百人隊,這個速度著實有些恐怖了!

那百人隊都沒來得及發出一陣哀嚎!

……

「報!渠帥,那二十三騎之中衝出一紫品歷史小將,一人滅殺了我們派出去的百人隊!」

這次副將面帶慌忙的表情,再次來到周倉面前,說道。

「什麼,這麼快?」

周倉一聽,紫品歷史武將,跟自己一個級別的存在,能夠滅殺百人隊並不奇怪,只是…速度這麼快?

眼下自己的部隊已經快接近陵縣的陣腳之處了,沒辦法回頭再去對付那二十三騎,只能面色一狠:

「你去派一隻千人精銳隊攔截住他們,迂迴糾纏住就行,騎兵不能保持衝刺就廢了!想辦法儘力攔住他們!」

「是!」

副將又連忙去後方安排了

周倉率領的部隊一進入陣腳範圍,幾千道箭雨鋪天蓋地攜雜著尖銳的破風聲就飛射而來,場面極為壯觀

周倉畢竟是紫品歷史武將,手中長刀一揮,就隨手擋下幾十隻箭雨,無視了箭雨,直接沖向城下駐守的陵縣部隊!

跟隨在周倉身旁的部隊還好,遠一些的,後面一些的,就會被各種流箭中傷,一時之間,破風聲和慘叫聲此起彼伏

「殺!」

看到周倉率領的部隊越來越近了,城腳之下的部隊也是大吼一聲,迎了上去

沒辦法,若是不戰,自己等人也沒有後路可退!

「大刀斷魂!」

周倉看到越來越近的敵軍,手中長刀一舉,莫名的力道凝聚,一絲絲恐怖的氣息展露而出,一刀劈向迎來的敵軍!

「嗡!」

手中長刀一聲微鳴,伴隨著周倉一刀劈下,一道肉眼可見的恐怖的深紫色刀氣猛地直接奔虐向了那敵軍之中!

武學天賦系統 「啊!」

刀氣所到之處,所向披靡!

僅僅一刀就將上百人腰斬而斷,這才消散!

看到周倉這一刀就腰斬上百人,陵縣軍隊都是大吃一驚,一時間軍心都有點動搖了,不敢上前與之爭鋒

「給我殺!」

周倉得意一笑,大刀一揮,手下們順勢就一窩蜂地沖了上去

……

「大唐鐵騎,威震天下!」

正當周倉痛快地屠殺著前方的敵軍時,卻聽到後方一陣陣激昂的喊叫聲,不由得一刀劈開面前的人,連忙往後一看

這時,也有手下連忙朝自己跑了過來,面色驚慌:

「報!!!報!…渠帥,副將率領千人隊攔截後方那支騎兵,卻被那二十四騎輕鬆擊潰,副將戰敗身亡!」

「什麼!?」 「你,你也被錄取了?」

高樓艱難地從嘴中擠出幾個字,懵逼地看著楊嘯手中的那塊白色玉牌。

這塊玉牌和高樓、陳蒼山等人手中的玉牌是一樣的。

而且楊嘯當著他們的面使用玉牌打開了飛豹學院的防禦光幕大門,自然是沒有假了。

問題是,昨天宣布名單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得清楚,根本沒有楊嘯的名字啊!

眾人疑惑地望著楊嘯。

此刻,盧主任帶著大家的傭人走了過來,微微一笑,說道:

「楊嘯屬於補錄的,所有沒有出現在名單之中,好了,你們跟我去學院報名註冊,學院會有專門的人負責你們的事情,我把你們帶到註冊辦公室后就算是完成了任務。」

盧主任說著,向前走去。

高樓此刻已經反應過來,驚喜不已,伸出雙手就要來擁抱楊嘯。

楊嘯一個瞬移,避開了高樓的熊抱,口中連連說道:

「求放過,求放過,別再擁抱我了,你今天已經擁抱過兩次了。」

高樓嘻嘻一笑,說道:

「楊兄,你不厚道啊,既然被錄取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害得我……」

高樓想起自己一路上自作多情地認為楊嘯是捨不得自己,幾次感動得熱淚盈眶,沒想到被這小子給耍了,內心恨恨的,伸手做了個要掐死楊嘯的手勢。

楊嘯笑道:

「你也沒問我,我每次想要告訴你的時候,看到你那麼傷感,也不忍心打斷你不是,呵呵。」

「再抱一個,彌補我受傷的心靈。」

高樓張開雙臂。

楊嘯哈哈大笑,閃避到一旁。

哪知道高樓一轉身抱起了身邊的冰兒,舉過頭頂轉了幾個圈。

弄得冰系咯咯大笑不已。

陳蒼山等人剛才還對楊嘯充滿了同情和嘲弄的複雜心情,此刻也是都是一副被楊嘯「坑」的表情。

尼瑪啊,楊嘯這小子早就被錄取了,一直在裝逼啊!小心被雷劈啊!

陳蒼山想起昨天在酒樓楊嘯替自己解圍的事情,如果當時不是楊嘯安排冰兒去喊了巡邏侍衛過來,自己肯定和高樓打了起來。

一旦自己和高樓大打出手,即便不被巡邏侍衛殺死,估計此刻也已經被取消了進入飛豹學院的資格。

陳蒼山走到楊嘯身前,微微一笑,

「楊兄,看來我們還是有緣分的,歡迎你加入飛豹學院。」

陳蒼山說著伸出了一隻手,要和楊嘯握手。

楊嘯一愣,正要伸出手來,哪知道身旁的高樓直接伸手擋開了陳蒼山的手,嘲笑道:

「你有什麼資格代表飛豹學院來歡迎楊兄?你是誰啊?」

陳蒼山:「……」

楊嘯笑道,

「高樓,大家既然都在一個學院修鍊,就算是有緣,你們倆以後還是和平相處的好,別老是針鋒相對。」

高樓冷哼一聲。

陳蒼山看了高樓一眼,冷笑道:

「我不和你一般見識。」

說完轉身離去。

前面的人也都跟著盧主任向前走去。

楊嘯對高樓苦笑搖搖頭,牽著冰兒的手跟了上去。

一路上,冰兒看著飛豹學院美麗寧靜的學院環境,感覺自己到了一個新的世界一般,驚嘆道:

「叔叔,這個飛豹學院是仙人住的地方嗎?」

「這世界上沒有神仙。」

「我以前聽爺爺說,如果基因進化到很高的境界,就可以變成神仙呢。」

「呵呵,那你見過神仙嗎?」

「這個?沒有。」

「那就是了啊。」

「也許叔叔以後會變成神仙呢,那我就是小仙女了,嘻嘻。」

「叔叔變成了神仙你也不會變成小仙女,除非你自己也能夠在基因進化的道路上刻苦修鍊,最終變成仙女。」

「那冰兒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基因進化,我好期待呢。」

「嗯,我也同樣期待,估計要等段時間吧。」

高樓跟在身後,突然插嘴道:

「冰兒,你都七歲了怎麼還沒有激活基因進化天賦?一般人過了五歲左右就會激活體內的基因進化系統,如果七歲都還沒有激活的話,基本就沒有什麼希望了,只是一個普通人。」

「啊?真的嗎?」 絕色獸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