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周正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全場所有人紛紛一愣。

什麼情況?

蘇董?

他在和誰說話?

顧雲飛身後除了顧家的保鏢和那個小子,就沒人了,難道是再喊其他人嗎?

但是在場的衆人大多數認識,也不知道誰姓蘇啊。

下一刻,只見周正快步的繞過顧雲飛朝着蘇葉走去,隨即恭敬的說道,“蘇董,沒想到您會屈尊參加這樣的宴會。”

顧震見周正這麼說,連忙快步上前,雙手在身上擦了擦,對着蘇葉伸手道,“蘇董您好,在下叫顧震是這次遊輪的主辦者,沒想到您會在這裏,也沒有好好的準備,所以怠慢之處,還請蘇董海涵。”

這句話可謂是伸手不打笑臉人。

圓滑至極。

不過,蘇葉並沒有理會顧震,撇了一眼便對着周正隨口說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周正見狀,連忙解釋道,“這位是顧氏集團的顧總,我也是他邀請來的。”

“對對,剛纔多怪我,是我太着急了。”

顧震此時臉上帶着諂媚的笑容說道,此時的他哪裏還有剛纔一絲一毫的位高權重之相。

此時他這樣的表情讓周圍的一羣人頓時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顧氏集團的顧總居然對一個小子這麼恭敬!

白落雪此時也是一臉懵逼,她剛纔都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可此時居然出現了顧總,還一臉諂媚的討好蘇葉,但蘇葉彷彿卻對此視而不見。

而此時要數最震驚的自然是顧雲飛。

他此時雙眼睜大,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爸!您……您這是在做什麼?”

顧震聞言回頭看向顧雲飛連忙招手道,“雲飛快來正好認識一下蘇董。”

“蘇董?爸您認錯人了吧!這人是靠王海軍買的邀請函!”

顧雲飛一招手,身旁的一個保鏢便將瑟瑟發抖的王海軍帶了過來。

“顧……顧少,是他,我是把他帶進來了,但是他做的事情可是和我沒關係啊!”

王海軍此時嚇的都快要尿褲子了,他和吳小琴在甲板上親暱着,可沒想到突然來了幾個黑衣人將他帶了過來。

原本以爲沒什麼事,可沒想到蘇葉居然得罪了顧少,而且還動手了,王海軍早已經在心中把蘇葉罵了不知道多少遍。

“爸,您聽到沒有,他就是一個靠別人進來的窮小子,還什麼蘇董!”

顧雲飛一臉不屑的說道。

顧震聞言頓時勃然大怒,“混賬東西!你知道他是誰嗎?!”

“億豪集團新任董事長,擁有百分60的絕對控股權!”

億豪集團的董事長?!

還是百分之60的絕對控股?!

難道前段時間新聞上說的神祕董事長就是眼前的這個青年?

此時衆人紛紛心道還好剛纔沒有傻乎乎的上去落井下石,要不然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王海軍此時也是一臉的目瞪口呆,他一開始還嘲笑蘇葉是擺地攤的!

現在看來的確是擺地攤的,不過這地攤上可是擺在億豪集團上的。

想到這裏,他渾身顫抖,彷彿掉入九天寒潭之中。

“百分之60的控股權?”

顧雲飛聞言心中大駭,如同木頭一般杵在原地。

他原本以爲白落雪只是找了一個小白臉,沒想到這找的居然是高富帥般的總裁,這種差別雲泥之別都不爲過。

可笑,真的是可笑!

白落雪此時目光之中也是充滿了震驚,難怪白天他能一句話就把自己的上司和同事開除。

當時她還以爲是蘇葉把許宏偷吃的證據遞交給億豪集團內部纔會被開除的,現在想起來就真的很搞笑,這明明就是董事長的一句話,何須如此麻煩!

同時她也能理解爲什麼蘇葉能開得起阿斯頓馬丁和住得起清水山莊了,這些對於億豪集團的董事長來說都是如同喝水一般再簡單不過了。

因爲他此時就是江城上層人物最頂級中的一員,他就是神豪!

顧震此時環視着四周看着周圍十幾名保鏢已經,衆人的表情,頓時明白了發生的一切,心中隨即一緊,看向顧雲飛,咬牙切齒道。

“你剛纔是不是和蘇董發生衝突了?”

顧雲飛哪裏還敢說話,啞口無言的低着頭。

“其實令公子也沒什麼就是想要割掉我的舌頭罷了。”

蘇葉這風輕雲淡般的說出這麼恐怖的言辭,頓時引得顧震渾身的汗毛根根倒立。

差點嚇的一屁股跌倒在地。

自己可是想要攀上億豪集團這顆大樹,這下好了自己的兒子不僅得罪了蘇董還要割蘇董的舌頭!這不是往死裏得罪了嗎!

“顧總,我們之前談的一切都作廢了!”

周正此時出聲說道,話很短,但信息量卻十分的巨大。

若不是顧雲飛這事情,此時的顧家肯定和億豪集團談攏了很多項目,顧家定然能借此機會一飛沖天,可現在都是水中鏡月,一碰即碎了。

“混……混賬東西!你特麼趕緊去給蘇董道歉,要不然老子打斷你的腿!”

顧震氣的嘴角都不由的抽搐起來。

“蘇董,之前的事是我不對,還請您原諒。”

顧雲飛此時強咬着牙冷哼着,今天之後,他怕是在江城上層圈子裏永遠無法擡頭了。

聽着顧雲飛這一點道歉語氣都沒有的話,蘇葉冷笑一聲。

“原諒?你配嗎?你以爲我讓你留遺言是假的?” 顧雲飛聽蘇葉還不想如此輕易的放過他,咬牙切齒道。

“哼!蘇葉,就算你是億豪集團的董事長,在這個船上難道你還想動我嗎?”

“識相點這件事就這麼算了,要不然等下就別怪我無情了,把你和周總都扔下去喂鯊魚!”

他本就是囂張跋扈的富二代,想讓他低頭這簡直難如登天。

“混賬小子,你……”

顧震聞言心中大駭,剛想出言呵斥,可還沒等他將話說出口,就見周正冷冷一笑。

“顧家好大的口氣,竟然敢威脅億豪集團!不過顧少該不會認爲一個千億資產的集團總經理出門只有一個人吧?”

話落,只見周圍的人羣中突然走出數十個身穿黑色西服的大漢,他們身上無一不透露出戰場之上的殺氣。

而且他們的膚色都各不相同,很明顯是僱傭兵。

這!

看到這一幕那顧家的十幾個保鏢頓時便焉了下來,他們對付普通人還可以,但是對付戰場上下來的僱傭兵他們還真的沒有把握,更何況對方人數還佔優勢。

“不知道這些人可還能入得了顧少的眼睛?”

蘇葉點了一根菸,抽了一口對着顧雲飛吐着說道。

其實就算沒有這些人,就憑吃過大力丸的他來說也足夠對付在場的顧家保鏢。

“你……”

顧雲飛此時真的怕了。

“還愣住幹什麼,給我上去把這個口無遮攔的傢伙廢了!”

周正一揮手,數十個保鏢頓時便衝了過去,先把顧家的保鏢制服,隨即便對着顧雲飛一陣拳打腳踢。

頓時碩大的餐廳內,只剩下顧雲飛的慘叫聲。

“蘇……蘇董!這是我管教無法,可否能原諒他一次?”

顧震看着自己寶貝兒子被打的如此悽慘,自然顧不得什麼臉面了當即走到蘇葉的面前恭敬的說道。

“行,看在你的份上,給他留一條命吧,給我把他大哥半死就行了!”

“是!”

數十個保鏢應聲道。

十幾分鍾後,顧雲飛的慘叫聲愈發的變弱,最後只剩下了痛哭的**之聲。

待到最後甚至連**聲都沒有了,只剩下拳頭和肉碰撞的聲音。

“好了。”

蘇葉說道,在他看來已經足夠了。

衆人退開,只見中間躺着一個鬼都認不出來的顧雲飛。

其面部哪裏還有剛纔的英俊之相,此時面部面目全非,四肢成一個詭異的姿勢,很明顯四肢都骨折了,胸口輕微的起伏着,整個人如同死狗一樣趴在地上。

王海軍看到顧雲飛此時這半死不活的樣子,渾身顫抖的更加劇烈,一個站不穩,整個人都跌倒在地,嘴更是不停的打着顫。

他何從遇到這種情況。

不過蘇葉卻沒有想要理會他這個跳樑小醜,而是拉着白落雪的小手,朝着外面走去。

周正則是畢恭畢敬的跟隨在蘇葉的身後。

數十個黑衣保鏢開路,這場面要多震撼就有多震撼。

待蘇葉等人離開後,衆人才敢大口喘息,剛纔的一幕實在是太過壓抑,讓這些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實在難以承受。

“真不愧是億豪集團的董事長,這氣場果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

“確實,剛纔他從我身邊走去,我感覺我差點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看來這顧家怕是要完了,今天的消息只要傳出來怕是江城沒有一家企業敢和他們合作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