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周浪點了點頭。

沒事的時候,周浪也就是大學城附近逛游,藍蘭這邊他經常來。

另外,還會開著豪車,在大學城附近釣妹子。

畢竟,現在太閑了。

簡直是,白天沒鳥事,那晚上就讓鳥有點事吧。

不能說大學城妹子就都那樣吧,但是不得不說,有不少墮落的妹子。 墮落的妹子,不可謂不少,當然,這也是因為大學城之中,女學生的基數在這裡擺著。

不是說,這就一定是一個主流風氣。

但是,這絲毫不影響有人來這裡釣妹子。

周浪倒是不介意,畢竟,古代逛青樓,喝花酒,也就這麼回事。

畢竟無聊嘛。

正所謂,

潘驢鄧小閑。

周浪自問,比潘安也就那樣。

限時婚約 比驢的那個,也不逞多讓。

至於鄧通的財富,自己只多不少。

至於小心翼翼嘛,社會風氣還是批判這個的,但是自己在附近買了一套房子,帶回自己房子里搞,怕啥?

當然,這房子周圍還是沒鄰居的那種別墅,自己自然也不會擔心被朝陽人民舉報。

就算是被舉報了,自己的錢跟地位,還怕被帶走問話不成?

至於閑。

自己現在是真的閑的蛋疼~

想要修鍊,可是沒什麼意思啊。

要是按照現在的修鍊資源、天地靈氣而言,就算是自己不吃不喝,想要突破彗星期,進入衛星期。

那可能也得修鍊個十年八年的。

所以說,與其浪費這麼長時間修鍊,倒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放鬆一下自我,畢竟自己從出道至今,都一直是沒有停下過腳步啊。

這種日子,說激情也激情,但是,能輕輕鬆鬆成功,幹嘛那麼費勁?

總之就是,周浪一直在釣妹子,夜夜做新郎。

雖然都是些多手的貨色,但是不乏長得真的挺好看的。

其實,多手這個詞語,也就這麼回事。

畢竟想一想啊,古代,皇帝都喜歡搞個風塵女子。

比如,李師師啊,陳圓圓啊的,到了近代,倒是用這種道德約束上了。

當然,這種道德約束,周浪還是挺支持的。

畢竟,要不支持,怕是原裝的更少,因此,周浪一邊大聲疾呼,要支持啊,另外一邊褲腰帶不牢靠。

總之就是,這段時間,他是沒少睡了女學生。

說是墮落也好,說是不要臉也罷。

實際上,最多還是閑得慌。

拒嫁豪門:首席總裁請滾開 這一天,周浪實在是顯得了。

剛剛開了三天三夜的無遮攔大會,找了一些大學女學生,社會上的嫩模,還有一些不出名的小明星。

差不多找了百八十人吧。

一共也就花了個千八百萬而已,這三天三夜,周浪的小弟弟就一刻沒閑著。

為數不多的鄰居也實在是受夠了三天三夜的亂糟糟。

不過物業來的時候,直接就被趕走了。

報警之後,周浪擺出自己散修聯盟高層的身份,對方也是灰溜溜走了。

於是乎,富豪鄰居鮮有的吃癟,只好是去了別處,耳不聽心不煩。

周浪自然是不介意,將一平時威風八面的富豪鄰居氣走。

這天早上,周浪在一排排大白腿中醒來,終於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龍嬌打來的。

周浪現在都已經是不介意跟龍嬌的關係了,武者修鍊,心境波動很大,與普通人並不一樣。

武者的感情世界,也不似是普通人那樣,說是喜歡,就一定是一直喜歡。

周浪與龍嬌之間的感情,按照周浪自己分析,絕對是曾經達到過喜歡,甚至進一步就能發展成情侶的關係。

不過,兩人之間,還是差了最後一步。

為什麼呢?

還是說,武者心境波動太大,越是級別高的武者,就越是容易看淡或者說是缺失也不為過,缺失一部分普通人的感情。

而且武者,本就是刀口舔血的存在,談感情,將來可能回更加的傷感情。

所以實際上,武者通常會出現,要麼就是瘋狂的放縱自己,要麼就是默默的將感情埋葬,這兩種極端情況。

周浪與龍嬌之間,差不多就是後者,兩人都對對方有好感,但是因為經歷的殺戮太多,那些感情,很容易就被埋葬。

周浪接電話,這次依舊是3D立體電話。

不過,周浪接的時候,來到了陽台上,倒是不用看的自己屋子裡百十個無遮攔美女。

龍嬌道:「最近太忙了,我現在進入了散修聯盟總部,事情太多,我幫你謀求了一個職位,我的副手,也是散修聯盟總部高層,怎麼樣,來幫我吧?」

「你的副手?」周浪覺得,這個職務,為什麼是副手啊?

「你別小看這個職位。」龍嬌搖頭,道:「散修聯盟,目前最高的是聯盟長,為十三級的存,我現在是九級高層,你這個職位,只比我低半層,算是准九層高層。」

「准九層的高層,在組織內部,那是妥妥的高層領導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周浪一聽,這麼看來,自己確實是進入了散修聯盟的高層啊。

不過,總覺得束手束腳的,於是問道:「還有什麼別的選擇?」

龍嬌想了想道:「還有一個選擇,華南區大區的散修聯盟大區領導,前些日子調入總部,你要是願意,可以去補缺這個職務,不過,這個職務只是七級,算是中層高階領導而已。」

周浪想了想,去總部,束手束腳的,要是在大區之中,到時候,是自己說了算,弄些修鍊資源給自己用,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武者修鍊,虛名有什麼用?

還是實力提升更加重要,就好比自己現在,實力超凡,如果還是以前的那種破實力,別說什麼大區領導,就算是在自己原來的家,也是個垃圾存在。

所以說,武者,還是自己的實力最為重要。

要是去了總部,上頭有一群更高級的存在壓著自己,等到時候,怕是只有死工資了。

周浪問道:「要是我靠著總部發給我的資源,修鍊速度能怎麼樣?」

龍嬌搖了搖頭,很真誠的道:「以你七倍的資源需求,我只能說,沒什麼大幫助。」

這樣啊。

那就補缺吧。

周浪心裡這樣想著,道:「我選擇現在基層歷練幾年,有了基層工作經驗,再說去不去總部的事情。」

龍嬌想了想,道:「既然你這麼決定了,那我尊重你的意見,稍後我會將各種流程以郵件的形式,傳遞給你,到時候你直接自己去上任吧。」

「對了,之前說的那件事情,如何了?」周浪問道。 之前說的那件事情,自然指的是見到聖人的事情,周浪覺得,想要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可能也就只能是見到聖人才行了。

龍嬌道:「這個事情,沒有那麼快,你還是稍微等一等,等有了消息,我會告訴你的,這樣,你沒什麼事情,就快點去大區上任吧。」

周浪點了點頭。

……

大區的總部,在J區,周浪來到之後,順利的交接完畢,此刻,他正站在散修聯盟,那高達六十層的大廈第五十九層的窗戶前。

看著窗外的風景。

這座大廈,就是大區領導的辦公大樓,當然,整個華南地區,散修聯盟的總部也可以說就是這個地方。

其它幾大勢力周浪並不清楚,但是散修聯盟本就是個匿名的鬆散組織,所以,每天大樓之中的事情並不是特別多。

尤其是最後呈上來給周浪決策的事情,也不是特別多,所以周浪覺得,只是比以前稍微忙了一點點而已。

「噠噠噠。」

高跟鞋的聲音傳來,周浪回頭看去,這是一名穿著職場職業裝的女性武者。

她的實力,是高級武者七階。

武者修鍊資質一般,但是行政能力還是說得過去的,是周浪來到這裡之後,從行政部門新調來的一個秘書。

長得真算是不錯的。

而且覺悟倒是不低。

將茶水放在桌子上,就往周浪懷裡蹭。

於是乎,周浪就過上了,有事秘書干,沒事x秘書的日子。

周浪覺得,一個秘書太少,於是提了這個想法,秘書自然覺得自己的位置受到挑戰,倒是也算她聰明,提出了可以再設置一個助理的想法。

助理比秘書低半級,秘書主要是處理對外行政,助理更加側重照顧周浪。

周浪覺得事情可以。

於是乎,過上了秘書、助理一龍二鳳的沒臉沒皮日子。

當然,自己既然選擇不當高層,只當中層,那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過了開頭幾天消耗大區整個資料的日子,周浪對整個大區,算是有了一定的心知肚明。

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琳達~」

周浪覺得,怎麼秘書叫這個名字的這麼多?

總之,將琳達叫來,她還是那麼風騷。

幹事情之前,先將她給干……

額,

總之是,有了些小插曲。

整理好衣衫之後,周浪道:「琳達,組織一場大區高層會議,讓五級以上的領導,除非有特殊事情的,全部給我來總部開會,日子就定在三天之後,趕不到的也開視頻會議,敢有不來的,別怪我直接擼掉他們的職位。」

琳達露出職業微笑,點頭道:「好的,我這就去處理,對了總裁,寰宇科技的劉總,明天想要約您一起打高爾夫球,您看,同意嗎?」

「他為什麼邀請我?」周浪奇怪道。

「可能是想要拉贊助吧。」琳達微笑道:「最近寰宇科技開發了一個大型商場,還有30億資金缺口,現在正在忙著融資。」

周浪點了點頭,道:「哦,那好,左右都是投資,你去讓策劃部出具一套測評以及相關方案,在我明天去之前發給我,我要看一下,可不可以投資。」

「好的。」琳達點頭,扭著小蠻腰走了出去。

沒多久,自己的助理走了進來。

也是穿著職業裝,不過,琳達的職業裝是黑色的,陪著黑絲襪,她的是白色的,配著白絲襪,她屁股一扭一扭的,頗有韻味。

嘖嘖,這算是黑白雙騷了吧?

周浪心裡倒是挺舒坦的,當初習武,好像也沒有想到會有今天這種愜意的日子啊。

助理走了進來,端著咖啡。

助理弱兮兮的聲音道:「總裁,給您泡的牙買加藍山咖啡。」

接過咖啡,周浪問道:「聽說,這玩意挺貴?」

助理弱弱道:「

藍山咖啡,是指由產自牙買加藍山的咖啡豆沖泡而成的咖啡。

其中依檔次又分為牙買加藍山咖啡和牙買加高山咖啡。

藍山山脈位於牙買加島(Jamaica)東部,因該山在加勒比海的環繞下,每當天氣晴朗的日子,太陽直射在蔚藍的海面上,山峰上反射出海水璀璨的藍色光芒,故而得名。

藍山最高峰海拔2256米,是加勒比地區的最高峰,也是著名的旅遊勝地。

這裡地處地震帶,擁有肥沃的火山土壤,空氣清新,沒有污染,氣候濕潤,終年多霧多雨,(平均降水為1980毫米,氣溫在27度左右)這樣的氣候造就了享譽世界的牙買加藍山咖啡,同時也造就了世界上價格第二高的咖啡。

此種咖啡擁有所有好咖啡的特點,不僅口味濃郁香醇,而且由於咖啡的甘、酸、苦三味搭配完美,所以完全不具苦味,僅有適度而完美的酸味。

藍山咖啡為何味道純正的「秘密」:他們的咖啡樹全部長在崎嶇的山坡上,採摘過程非常的困難,非當地熟練的女工根本無法勝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