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和孫傻子相比,小蘭則是更加令人感動,“那我也要陪着阿俊哥哥留下來!”她那顆真的很小的心臟儘管還在不由自主地顫動,但是她還是很堅決地這樣說道。

“哈!傻丫頭!你跟着我在這地方會被活活凍死的!你死了,你可不知道我將會是多麼的傷心!跟孫傻子一起走吧!這傢伙雖然有些粗魯,但我相信他一定會對你很好的。”

“我不,阿俊哥哥,我要跟着你!”小蘭依然堅如磐石。

陳俊只得向她解釋道:“蘭妹妹,你知道我爲什麼要來這麼冷的地方嗎?我是爲了要修煉一種很厲害的功法,你放心,有目淵陪着我,我不會有事的!”

“可是你會被凍死的!”小蘭還是不放心。

“呵呵!傻瓜!不是都跟你說了麼?我是來這裏修煉一種神奇的功法的,這種神奇的功法一旦修煉起來,我就不會感覺到寒冷的!……”陳俊好說歹說,總之是想盡了一切的理由,終於是讓小蘭跟着孫朗離開了,他本想讓小蘭進到戒指裏面去,但是一想到自己修煉《凝息功》也不知道要修煉多久才能成功,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有目淵在一旁守衛,他倒是可以放心許多,找了個山洞,就住了進去,山洞口還被他命令目淵用一塊巨石給堵住了。此外,他還用落日熔金劍從山崖上砍下了一塊長方體的巨冰,讓目淵施展瞬移術給移到了山洞內,甚至他連“毛廁”都準備好了。在山洞內挖了一個大坑,拿塊大木板子給蓋住。看來他十分清楚,這必將是一場持久戰。

食物和水這些東西,在來這裏的路上,他都已經準備好了,全都放在了戒指之中。

一切準備就緒,陳俊盤腿坐在長方體的冰塊上,腦中搜索着《凝息功》,然後就開始了正式的修煉。

《凝息功》有云:置一室,溫低,凝全身之力于丹田而後散發於外,使外之溫漸侵入體,至寒,體僵而無覺,唯一念之存乃可謂窺徑矣……

這段話的意思就是說要先將全身的靈元力凝結于丹田之中,然後再散發出去,不做任何抵抗,讓外界的寒冷之氣慢慢地侵入身體,直到全身被凍僵而且無知覺,只是腦中還存着一絲若有若無的意念,那麼修煉《凝息功》纔算是初入門了。

陳俊依照《凝息功》所載的運行方法,將全身靈元力結于丹田,然後又散發而出,就這樣反覆地運行了許多遍,漸漸的,他的身體也一點一點地變得冰涼起來。

不過,每當他運行到一定的時候,他就總是因爲承受不住那股寒冷而不得不放棄修煉,停下來休息,這種狀況大概一直持續了將近一個月。

後來他慢慢地習慣了那種寒冷,也就能夠堅持更長的時間,有的時候,一煉就是一整天。等到他修煉《凝息功》三個月的時候,他已經可以連續在冰塊上盤坐五天了!但是,他的身體卻也沒能達到完全的僵硬,因爲他只要想動,他的手腳還是可以動的,而且意識也還很清楚。這表明,他修煉了三個月,卻還連這《凝息功》的門都沒進!

“草!果然不是那麼簡單的!”陳俊在堅持了又一個五天之後,終於是堅持不住,倒在了冰“牀”上。

他從戒指之中拿出一塊牛肉,一殼燒酒,猛吃猛喝了一通之後,這才沉沉睡去。

每一次五天的修煉都使得他的身體十分疲累,他需要休息足足兩天,才能夠完全恢復過來。

在洞裏的這三個月,他已經完全適應了這裏的寒冷,以至於如果不按照功法運行的話,他根本就感覺不到寒冷。這一點,倒是給了他一點啓發,使他想明白了,爲什麼自己修煉了這麼久竟然還是沒能達到《凝息功》上所說的入門之境。

他所想的是:可能是這個地方還不夠寒冷!我應該走到更深處,找個更加寒冷的山洞才行!

就這樣,陳俊離開了這個他足足呆了三個月,從未踏出過一步的地方,往銀海雪原的更深處走去。 第399章:鬼屍部隊

破碎的石島不停的往下下沉,最終我們脫離了湖水,從湖水之中穿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我們不自覺的望去的時候,駭然發現,浩蕩的湖水懸浮在我們的頭頂上!這麼大的一片湖水竟然就這樣硬生生的掛在我們頭頂上,要說不怕,那肯定不可能,從下面看上去,湖水中到處漂浮這死屍,無數的死屍就那樣直挺挺的站在水裏,一動不動的懸浮着!

趙向前看了看四周說道:“咦,那石橋怎麼沒有了?”

張潤雨指了指上面說道:“只要那些死屍在,那石橋還會在水中漂浮着,現在隕石已經沒有了,爲什麼仍舊還會漂浮,那就不知道了!”

“這到底是哪裏?難道我們出來了麼?”我問道!

李達道:“不知道!”我看了看四周,我們落在了一個廢墟之中,我不禁罵道:“又他孃的是廢墟,這廢墟怎麼都讓我們給碰上了!”

木素素看着四周,有些顫抖說道:“柳哥哥,這,這裏曾經是,是我們生活的地方!”

“什麼?!”我驚呼一聲看着木素素!

其他人更是難以置信的看着木素素,但是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我道:“那我們趕緊走吧,也不知道羅格死了沒有,萬一沒有死,我們待在這裏實在是太危險了!”

就在我們要出發的時候,一聲咯咯的笑聲從白色的光繭裏傳出來:“現在想走,是不是太晚了!”籠罩着的光芒突然炸裂,羅格一頭黑色的長髮無風飄蕩,看起來他更加的年輕! 我真是族長 只是沒有從他身上感覺到生人的氣息!

劉燕不禁說道:“他,他變成死人了!”

羅格冷光一閃看向劉燕,嚇得劉燕躲在了趙向前的身後,羅格哈哈大笑道:“這渾身都充滿力量的感覺真好,這就是神的力量啊!實在是太美了!”

羅格手一鬆,那塊有些暗淡的隕石慢慢的升空,穿過湖水,再一次懸浮在了湖水之中!

羅格看着我們說道:“給你們一個機會,要麼臣服,要麼就死在這裏!”

趙向前呸了一聲道:“簡直跟那個田穆業一樣的噁心,老子是那麼好臣服的麼!”

羅格並沒有生氣,只是看了看我們道:“看在我們共同患難的面上,只要你們臣服,我絕對不會傷害你們的,我不像那個田穆業混蛋,那不過是一個死人而已,而我卻是一個活人,活生生的人,沒有他那麼變態,想要將全世界上的人都變成活死人,我只是統治世界而已,只要你們跟隨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

秦巖闕冷道:“你簡直就是癡心妄想,還想統治世界,你以爲你真的是神了麼?”

羅格殘忍了笑着道:“對,我親愛的師長,我現在就是神!”說完單手向着其中一個戰士抓取,只見一道身影閃過,我們剛想要提醒的時候,只是羅格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的讓我們無法反應過來!這名戰士已經被羅格掐着脖子提了起來,戰士在半空之中胡亂的瞪着腿,雙手更是用力的掰着羅格的手,羅格冷哼一聲,重重的將他摔在地上,強大的力量,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大坑,那名戰士也直接化成了肉泥!

孫聯洋看着已經成肉泥的戰士,不禁怒吼道:“羅格你個畜生,那可是你戰友,你就這樣殺了麼,你簡直就是個畜生,畜生!”

我拉住想要衝想去的孫聯洋道:“你冷靜點,你這樣去,只能送死!”

羅格絲毫不在意的舔了舔手指頭上的鮮血說道:“要不我們來玩個遊戲,誰能贏到最後,我就放他走,怎麼樣?”

張燁沉聲說道:“你想怎麼樣?”

羅格雙手在半空之中緩緩一合,一道光芒沖天而起,接着,整個湖水之中無數的屍體突然睜開了眼睛,不只是如此,沉在水底的鐵棺紛紛落在羅格的身旁,那些屍體紛紛從高空之中落下,站在羅格的身後,靜靜的等待着!

密密麻麻的屍體,估計有着數千人之多,陰冷的氣息讓我們整個人都發麻,羅格指着旁邊的廢墟說道:“看到那片廢墟了沒有,只要你們能夠逃脫的了這些死屍的追殺,那我就會親自將你們送出去!”

這話說完,氣的田石臉色鐵青道:“你,你,,,不如直接殺了我們!”

羅格擺擺手說道:“那樣多沒意思,老先生,氣大傷身,還是攢點力氣,應付接下來的追殺遊戲吧,你要知道,不管什麼絕地,都可是留有一線生機的!”

羅格接着說道:“給你們兩分鐘時間,兩分鐘之後,我的鬼屍部隊可要去追殺你們了,有了這鬼屍部隊,統治世界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啊,這種掌控別人生死的感覺,真是太美妙了,太美妙了!你們就好好享受接下來的有些吧!”

收藏,收藏,收藏 三天之後,他來到了一片冰原,這裏沒有巨大的雪山,也似乎沒有看到什麼猛獸,天空中飄着鵝毛大雪,阻擋着人的視線,遠處隱約地能看到一點影子,卻根本認不出那是什麼。

而在一棵被冰雪所覆蓋的大樹旁,有着一間同樣被冰雪所覆蓋的小木屋。

陳俊連續趕了三天的路,這時已經覺得很疲累了,不過,他卻十分驚喜地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變得比過去強壯了許多,在風雪中趕路,而且還是三天來從未有休息過,這在以前他是從不敢想象的。

吱——

推開門進到小木屋內,這裏應該是很久都沒有人來過了,殘破的木桌上不僅髒,也同樣覆着一塵冰。陳俊一眼望去,連口鐵鍋之類的東西也沒找到,本來他還打算吃一頓燒烤牛肉的呢!

“沒帶火種,失算失算!”陳俊一邊嘀咕着一邊從角落裏找出塊不知是放了多少年的破布鋪在地上,然後自己坐了上去,從戒指中拿出酒和牛肉,大吃了一頓。雖說談不上什麼美味,但是對於飢渴中的人來說,也算是一種不錯的待遇了。

吃飽喝足之後,陳俊僅僅只坐在那破布上休息了一會兒就馬上開始了《凝息功》的修煉,這一修煉就是五天五夜,這一次,如他所推測的那樣,他的全身已經完全不能再動彈了,哪怕是動一動手指,眨一下眼皮,而他的意識也真的開始變得模糊。

到第六天的時候,他的氣息已經十分微弱,如果現在有個人從外面進來,一定會認爲地上坐着的是個死人,但實際上他卻並沒有死,他還存有一絲意念,那一絲意念就彷彿是飄在天空中的一片雪花,輕盈得好像下一秒鐘就會不知去向。

這種狀態又持續了一天,當夜晚悄悄來臨的時候,陳俊的身體上已經結了一層薄薄的冰,,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冰人……

……

當天深夜,一隊人馬踏着冰雪來到了這間小木屋的門前。

“隊長,夜已很深了,我們不如今晚就在這裏暫時歇息一晚吧,等明天天一亮再出發。”

“恩,好吧!這些天大夥也的確是很累了,那就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說,我想那隻冰火

靈猿也沒那麼容易被別人抓住。”

“那是當然了!那可是冰火靈猿啊!沒有靈宗五階以上的實力,根本就不敢靠近,更別說是抓住它了!我們這麼多人才對付它一個!”

“是啊!況且,冰火靈猿的所在地只有我們知道,別人又怎麼可能搶先呢?”另一人道。

“話雖是這樣說,但是此事還是小心爲上,不可大意。今晚就先休息吧,準備明天的大戰。”那隊長身材十分魁梧,身體就好像是一面牆壁,罩着件黑色的大袍子,將整張臉以及身體都包裹住,只露出眼睛和鼻子,那眼睛雖在黑夜裏也依然閃着光。

“是!”他們一行共有十多人,都對那隊長惟命是從。

“咦?這裏面怎麼有個人?”有一個人推開小木屋,看到已經變成了冰人的陳俊。

其他人也紛紛進屋,那隊長上前去摸了摸陳俊被冰雪所覆蓋的臉,然後道:“他已經死了!”

“被凍死的?這個人真奇怪,竟然坐在這裏被活活凍死了!”一個青年,大約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很惋惜地道。

“別管他了!抓緊時間休息,明天還有正事要辦!”隊長命令道,然後出了小木屋,口中唸了幾句奇怪的咒語,卻見在這原本空曠的冰原上居然憑空多出一幢房屋,雕樑畫棟,很有些氣派。

“進去吧!”

在隊長的命令下,這十幾人再沒有看陳俊一眼,都老老實實地進了那幢華麗的房屋,而實際上……陳俊當然並沒有死!

不僅沒有死,而且他現在的意識還相當地清晰。

《凝息功》初入門之後,全身的氣息將會變得十分微弱,除非是實力比陳俊高出很多的高手,不然難以察覺,但是意識在經歷過一段時間的模糊之後卻會變得越來越清晰,就好像此刻的陳俊。

所以,那一隊人所說的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

“冰火靈猿?什麼東西?聽着好像是很厲害啊!不如……去看看?”陳俊心中想着,繼續運轉着《凝息功》,慢慢的,他身上的冰層也開始一點一點地剝落。

“呼!”深深地吐出一口氣,《凝息功》運轉完成,他也算是在這門功法上略有小成,雖然可以隱藏住一些氣息,不過那也是相對實力跟自己差不太多的對手,比如那個隊長。至於隱身,則更需要下一番苦功,因爲那將更加艱難。

此時,陳俊的身體已經可以完全行動自如了,但是他現在全身無力,這很明顯是勞累過度,整整七天,他沒吃沒喝,也沒有休息過,這也就是現在的他,擱在地球上那會兒,早死幾百回了!

飽餐了一頓牛肉,陳俊抓緊時間好好地睡了一覺,到天快亮的時候,他就醒了,而這個時候,小木屋外邊,也已經有了人聲。

“隊長,集合完畢!”一人道。

“出發!”那隊長洪亮的嗓音頗具威儀。

陳俊則是悄悄地走到窗邊,看着那一隊人各自騎着不同坐騎往雪原更深處行去。

“嘿嘿!看來我也得出發了!”

陳俊召喚出小龍,緊跟着在他們那一隊人的後面,當然,是保持着一定的距離的。

小龍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被陳俊召喚過了,這條龍現在變得越發地懶了,打着哈欠道:“又叫我出來做什麼?你不是有那個大寵物麼!叫它馱着你不是更好麼?”

“它不行,它目標太大!很容易被人發現的,還是你好!”

“哼!”

小龍也不答話,載着陳俊就跟了上去,雖然目淵的出現,讓它的存在感有點降低,但是做爲一條龍,它骨子裏的驕傲的性格致使它不會去跟別的“寵物”爭寵,更何況它還是妖龍霸屠的一部分呢!

小龍的飛行速度遠遠要高過前面的那隊人,但是陳俊千叮嚀萬囑咐,叫小龍減速,以免靠得太近後被發覺,小龍翻着白眼,但同時也很得意:咱畢竟是龍族啊,還是有優勢的!

一路跟着那隊人來到了一處懸崖,在懸崖邊上有座吊橋,這吊橋是通向一個山洞的,而在吊橋的這一邊,離吊橋不到十米的地方,卻有着幾間小木屋,而且看形狀和建造的樣式跟之前陳俊呆過的那個小木屋很相似。

那一行人來到懸崖邊,各自下了坐騎,那隊長衝着那幾間小木屋道:“想抓到冰火靈猿,首先得解決了那屋裏的主人才行!”

“屋裏面住着什麼人!”底下的隊員們都很好奇。

“是一個女人!”

“只有她一個人?”

“對!只是她一個。”

“那她跟冰火靈猿是什麼關係!爲什麼要阻止我們抓冰火靈猿?”

“這個……我也不清楚,因爲我從沒跟她說過話!”

正當這一隊人在這裏談論着那個女人的時候,從一間小木屋內緩緩走出來一個女人。

當這個女人出現在這些人面前的時候,除了那位隊長之外,幾乎所有的人都被驚呆了!因爲這個女人實在是漂亮得讓人不得不驚訝! 第400章:核爆炸《終》

看着數不清的死屍衝向我們,已經被衝散了的我們被這些困在一個破敗不堪的房屋之中,我,趙向前,李達李牧四個人守着四個方位,將木素素圍在中間!

只是這些死屍實在是太多了,手裏的長刀感覺已經幾乎砍得發鈍了,這些死屍的戰鬥力其實並不是太多,只是人實在是太多了,按照李達說的,羅格爲了增加遊戲的可玩性,也不過只是調動了不到十分之一的死屍進攻我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