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和孫老二人分別後,雲風便回到了濟世堂。

濟世堂內,南淳焦急的在醫館來回踱步,一看見雲風回來,便快步走了上來。

「先生,你可算是回來了。」

雲風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開口道:「怎麼了?南叔?」

「有一位病人,我治不了。」南淳連說道。

「哦?」

雲風略感驚訝,南淳本來就有一些中醫底子,這段時間在濟世堂也跟他學了不少,治療大部分病症基本都沒問題了。

能讓南淳束手無策的病症,相比都是十分難治的病症。

想到這裡,雲風快步走進了濟世堂。

濟世堂內,一名臉色略顯蒼白,身形消瘦的男子坐在椅子上,眉間有著一抹焦慮。

看到這麼病人的那一刻,雲風眉頭就是一皺,他根本沒從男子身上看出什麼病症,只是身體有些虛。

「您就是雲神醫吧?」男子看到雲風,連忙激動的站了起來。

雲風眉頭微皺,點頭說道:「是的,你哪裡不舒服?」

「雲神醫,我叫張源。」男子站起身來,有些扭捏的說道:「麻煩您幫我看看病。」

嗯,可我看你不像生病的樣子啊,只是身體有些虧虛,這個沒事,多休息休息補補就好了。」雲風點頭說道。

「雲神醫,我……我不喜歡女人了。」

張元臉龐通紅,低著頭輕聲道:「麻煩雲神醫讓我喜歡上女人。

「呃……」

聞言,雲風滿臉驚愕的望著張元,無奈道:「兄弟,你這個要求有點兒過分了啊。」

「雲神醫,你不是神醫嗎?難道你都不能治?」張元不信的說道。

搖了搖頭,雲風苦笑道:「你這個是性取向的問題,出現在心理上,藥物根本起不了作用啊。」

雲風也是無語,要說是什麼身體上的疑難雜症,他二話不說就給治了,可這性取向的問題,他能有啥辦法啊。

「我建議你找個心理醫生,說不定有用。」雲風苦笑道。

一旁的南慶想笑,但又覺得笑出來不好,憋的滿臉通紅。

「雲神醫,我求求你幫幫我吧,我找過了心理醫生,沒用。」張元懇求道。

「咦,你說你不喜歡女人?那你喜歡男人嗎?」這時,雲風突然問道。

聞言,張元尷尬了片刻,才小聲說道:喜…喜歡。」

噗..」南慶終於是沒忍住一下笑了出來,但馬上又捂住了嘴巴。

張元也是不好意思的垂下了頭。

而雲風則是目光閃爍,若有所思,突然一笑道:「你這個病,我說不定能治。」

「真的嗎?聞言,張元滿臉激動,一下抓住手臂興奮道:「真的嗎?真的嗎?雲神醫?」

「是的,你先放開。」

雲風連連點頭,連忙扒開張元的手,不知怎得,知道張元喜歡男人之後,被張元抓著,他心中就一陣惡寒。

至於張元的病,他心中也有了點把握,他剛剛突然想起,傳承內也有這樣的病例。

在傳承內是叫龍陽之好,所以他才會特意去問張元是不是喜歡男人。

「你以前喜歡女人嗎?」

這時,雲風又開口問道。

「喜歡,喜歡。」張元連連點頭,我以前都還很正常,直到上個月,我發現我居然對女人沒有一點興趣了。」

他說道後面,聲音中已經帶上了一絲哭腔。

「別慌,別慌。」雲風安慰了他一句,輕聲道:「你說是上個月開始對女人沒興趣了,那麼能說說這個月內發生了什麼事嗎?」

「這張元猶豫了片刻,嘆氣道:「這事說來太複雜了,我還是從頭給您說起吧。」

搖了搖頭,他便開始說了起來,我是一名大學學生,去年處了

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她是校外的,比我大三歲,最喜歡叫我弟弟。」說到這裡,張元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接著便漸漸的化為苦笑。

「可我們在一起不到一年,他卻綠了我無數次,每次見她,她脖

子上都是肆無忌憚的各種吻痕。」

她也從來不拿我當一回事,朋友圈炫耀新收到的各種包包和自

己的浴袍照加上定位的酒店。」 「只是殺掉趙遂這麼簡單么?」蘇羽輕輕敲打着手指,眯眼問道。

「簡單?」趙忠嗬嗬一笑:「蘇少主似是有些過於自負了,有趙尊在,你想殺趙遂,可沒那麼簡單。」

蘇羽輕聲笑道:「這是我的事情,不勞趙執事費心,我只想知道,除了暗殺趙遂,還需要我做什麼?」

趙忠沉吟了一番,回道:「只要趙遂身死,其他人不是問題,老夫來解決就好。」

「當然,為了確保任務順利進行,我們需要做足面子功夫。至少未來半個月內,你不能再與莫良峰父女相見了。」

蘇羽微微點頭,他能理解,在這種時候,如果他與莫傾城見面,難保不會引起趙遂的懷疑,若是讓後者知道,他可以隨意的約見莫傾城,那麼趙忠的地位,可就不太安穩了。

「趙尊此人如何?」蘇羽點頭問道。

趙忠的神色忽然嚴謹起來,似乎這個趙尊,給了他很大的壓力:「趙尊所忠誠的,並不是趙遂,而是趙家,你殺了趙遂,他倒是不會惱羞成怒找你報仇,但上報趙家是一定的。」

「暗殺趙家重要人員,此事趙家不可能無動於衷,趙尊是否會對你展開追殺,要看趙家敢不敢跟蘇家撕破臉皮。」

蘇羽恥笑道:「沒想到蘇家這層皮這麼好用,誰對我出手都要看看他的臉色。」

趙忠捋了捋鬍鬚,沒聽出蘇羽話中的深意,只當對方是在炫耀,他輕笑道:「呵呵,蘇少主乃人中之龍,是蘇家之福,理當有這個面子。」

這波吹噓,無非是想藉由蘇羽,將蘇家拉出來,有蘇家在,趙遂和趙尊便翻不起浪花。

蘇羽知道這老傢伙的心思,也沒拆穿,只是輕笑了一聲,沒有接話。

接下來的話,就沒什麼營養了,確定了計劃,蘇羽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如何實施暗殺。

老實說,z級巔峰守衛的暗殺目標,蘇羽還從來沒有嘗試過,這次的目標,對他而言也是一種挑戰,他需要好好策劃一下。

回到辦公室,蘇羽打開那塵封已久的網站,這個網站是所有獄門高層才能進入的,其他人甚至不知道其存在。

「所有人,放下手上事情,前來報道。」

簡單一句話,由審蒼生的賬號發出來,立刻與眾不同起來。

這一刻,無論是在執行任務的,發佈任務的,召開重要會議的,所有獄門高層紛紛放下手頭事情,老老實實的端坐在電腦前。

屏幕前,一張手持生死簿,判官筆的古老人物,在3D建模下栩栩如生,他看着眼前的眾人,彷彿能透過屏幕,看到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三百四十三人。

包括虞天行,雪昊,小白,狼風,等等,所有獄門高層盡數到來。

「有一件事,原本想與你

們商量,但事態緊急,請各位原諒我的自私,接下來要宣佈的事情,務必保密,不得對獄門弟子,透露半分。」

所有人好整以暇,靜靜等待着蘇羽接下來要說的話。

「自今日起,獄門總部,設立在華夏豫省,洛陽城東方大廈,之前我一直告訴你們,華夏是我們的禁地,不允許任何人踏足,但從這一刻開始,我宣佈,獄門接下來要做的事只有一件……」

沙啞低沉的聲音從屏幕前判官的口中傳出,帶着自信和不容置疑的態度,令所有人心中一顫:

「攻破華夏!」

當看到所有人打出『尊令』二字之後,蘇羽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來哥幾年沒出現,威望依舊啊。

小小的騷包了一下,蘇羽關掉了電腦,在今日之前,他還很糾結是否要讓獄門進攻華夏市場,畢竟風險實在是太高。

在這個以人為本的民主國度,一群殺手,雇傭兵,賞金獵人的湧入,難免不會引起洞亂。

但今日與趙忠的談話讓他明白了一件事情。

如果沒有蘇家作為後盾,他能走多遠?

單單一個趙家,就能輕易抹殺他的存在,更別提那令人驚駭的四大家族了。

眼下無論是龍家,虞家,又或者蕭家,之所以對他保持友好的態度,無非是因為蘇家少主這個身份。

但只有他清楚,他並不是什麼蘇家少主,而一旦這個彌天謊言被揭開,等待他的會是什麼?

來自四面八方的針對!

在這種情況下,他會寸步難行!

所以他必須要在華夏打造自己的勢力,專屬於他的勢力。

哪怕沒有蘇家存在,哪怕沒有龍家,虞家的幫忙,他依舊可以讓所有勢力畏懼!

這件事,刻不容緩!

沒有商量的餘地,更沒有與小白眼鏡他們細細解釋的時間,此次暗殺趙遂之後,趙家哪怕明面上不會對他出手,暗地裏的手段也會層出不窮。

所以他需要獄門儘快攻入華夏市場,在這裏,創造一片屬於他的天地。

太平洋島嶼,海景別墅內。

關掉電腦的小白環顧了一圈四周,眾人均是低頭不語。

蘇羽不顧三七二十一的宣佈總部遷移,沒有與他們任何人商量,事先也沒有進行過任何通知或者暗示。

這突如其來的命令,讓他們也有些措手不及,要不是知道雪昊和虞天行都在華夏洛陽城,他們甚至會懷疑蘇羽的賬號是不是被盜了……

「你們杵在這兒做什麼?」小白淡淡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抬頭看去,蘇羽這些年不在,獄門所有事情都歸小白管理,大姐大發話,他們可不敢不聽。

只是,不杵在這兒,他們該去幹嘛?

「小白姐,我們,真要去華夏啊?」狼風咽了

口唾沫,臉色還帶着幾分不可思議。

小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聲道:「傳令下去,所有獄門高層,收拾東西,一月後,準時在洛陽城報道,未達者,永久逐出獄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