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咚咚咚咚!

轟鳴聲響起。

沒過多久,五座小屋的的門都緩緩打開,露出一雙雙惺忪的面龐。昨夜一宴確實精彩,令他們這些人都玩得有點樂極忘形了。他們看似生活隨意,但其實卻是相當規律。每次入夜都會以冥想打坐,運轉周天以取代睡眠。但昨夜玩得太興奮后,回到屋內都不約而同的選擇睡覺。

只是陽光才升起沒多久,便被突如其來的轟鳴吵醒。

眾人摸著眼睛看去,只見徐焰跟金千機都烈火朝天的工作著。金千機還好,手中拿著大號的刻刀不知道在干著什麼,徐焰就更加威武了。自從周重發明了團購的方式去拍賣他的兵器,有不少人雖然沒有足夠的銀兩,但卻有不同的異種金屬。

如此累積下,徐焰的五彩神環內,單論金屬等素材的收藏量,放眼南方也可堪稱豐富了。此刻在他身前擺放著巨大的九龍聚火鼎,金屬被扔進爐內,沒過多久便噴出一根根被煉製過的金屬出來。

「小師弟你們又在搞什麼了?」就連宋之軒也是揉了揉眼,他雖然不是被轟鳴聲吵聲,早就起來了。但他向來起床后,都會先運轉周天,然後再用四十九息時間靜意,才算是真正起床,成為一天之始。

就在他靜意之際被轟鳴聲炸響,差點沒把他嚇醒。

「抱歉啊師兄師姐,我們在開始起屋子了!」徐焰打了個招呼,便繼續與金千機工作著。

看到二人如此,他們也沒有說些什麼,各自去梳洗了。

時值正午,在吃過午餐后,宋之軒便邀請二人去逛逛青山,算是熟悉一下環境。

這座被稱為【雲深不知處】的青山,著實很大。

他們自雲府外門的破廟傳送而來,便出現在山腳。

「這裡是一大片森林,裡面有著各種平凡禽獸,卻也有不同的紋獸。小師弟你們若要行走時,可當要小心。」宋之軒拉著小朱的小手,身後跟著金千機、徐焰及藍明心。

「哪怕是明心到來想要尋找食材,卻也需小心謹慎,最好是找師弟們陪你。」

藍明心脆生生的應了聲,那雙不大的眼眸卻已經閃亮起來。只是在走了不多久的時間,她已經看到有數種在南方近乎絕跡、只在古譜中見過的食材!

食材對於紋廚的吸引力,就如同美女對男人的吸引力一樣,是無法抵抗的。她又豈能不見獵心喜?

這片叢林太大,宋之軒顯然也沒有打算帶他們都走過一遍:「就這樣吧,以後你們真想再走走,便結伴而來吧。我們回山上看一些特別的建築。」

三人自然沒有異議,轉身就走。

在轉身之際,徐焰眼角穿過了樹林,卻是看到了一座高崖。

「大師兄,那是什麼?」徐焰指著林后的那座高崖,問道。

宋之軒看了一眼,微笑著道:「那是清野崖,可是一處很獨特的地方。」

徐焰看著那座崖,看起來就像是一座不算太高的山,但卻與周遭格格不入。如果說要對這青山做出一個評價,徐焰會說這裡充滿了生命力。周遭都是林立的古木,透過自然而發的濃郁生命力量,令他們發自內心的舒爽。

但清野崖卻不一樣,看上去棕色如同荒地,毫無半點生機與植披,與四周滿是青綠的植林顯得格格不入。 第四百八十一章──崖上有石

「清野崖地勢獨特,每當盛夏雨至,雷電交加之時,那些自然而下的雷電,卻是下意識的被這座小崖吸引而去,如此維持了數百年。久而久之,崖上被剛猛而恐怖的雷霆力量去盡所有生機,所以四周寸草不生。」

宋之軒微笑著,有點神秘的道:「但其實這座崖中有著大秘密,既然師弟問道,做師兄自然知無不言。」

就連被他拉著小手的小朱也露出緊張的神色,想聽聽清野崖上有何大秘密。

一行人來到了清野崖上,甫剛踏上,金千機便是面色微變。他的神識遠比徐焰更強,只是當他的神識想要感知此地,卻是感到一股可怕而兇猛的氣息,瞬間把他的神識擊退。

宋之軒帶著他們,來到了崖頂。

在崖頂上的邊沿處,有著一顆鵝蛋形的大圓石平靜的立於此地,看上去就像一顆成年人高的大蛋。

宋之軒笑著拍了拍這顆圓石,偏偏圓石卻如同自地面扎了根,紋風不動。只是如此圓潤而完整的石頭,又怎可能弄得出來?

「這是一頭紋獸的蛋。」

徐焰、金千機、藍明心及小朱聞言都是一驚,小朱卻是把那胖乎乎可愛的小手掩住嘴巴。他雖然在雲府長大,但年齡太小,宋之軒向來禁止他下山。

「老師曾說過,這是他約七百年前帶回來的蛋。當初只是怕被人毀掉,實屬可惜,便隨意放在此處。誰知道它就這樣在地上扎了根,更改變著周遭的環境。天上的雷霆,其實是被它呼召而來,成為它的養份。」

徐焰聞言更是皺眉卻難掩驚容:「以天上雷霆為成長的養份?這是什麼紋獸?卷藏中從未有記載這等紋獸。」他看向金千機,後者也是搖頭,表示同樣未從全清宮內的藏經閣見到過相關的卷藏。

宋之軒對著徐焰似笑非笑:「這紋獸來頭可大著,只是很多人不知道它的成長方式。」

「小師弟,你或許對它相當熟悉。」

「它的名字有好幾個,哪怕在千年之前,也是大名鼎鼎。但在這個年代,它只有一個名字──魔影猴。而在千年之前,它名字是石猴。」

徐焰倒抽一口涼氣,想起那天于禁忌森林中差點死去的經驗。

他於這世經歷著實不少,從至南之地走了近一年的時間到達南皇城,遇到的危險自然也很多。但真要說最危險的其中一次,要數遇上魔影猴的那次。

因為那次,再無像金千機、左成哲等人在他身旁保駕護航,那次的危機,他仍然是那個先天心病、跑個十五分鐘便會心痛得快要死掉的少年。雖然最後他利用金千機的【千機箭】擊殺了魔影猴,但其實當真驚險到了髮指,哪怕慢上一絲,死的便會是他。

更不用說在魔影猴死後,那股恐怖的精神衝擊,若非他有天火在心,換了任何一個未突破先天宮的少年都是必死無疑。

而到了現在,那沒入自己體內的魔影猴氣息,卻仍然凝成一個古怪的灰黑色冠冕,安靜的躺在他氣宮之中。

…………

「魔影猴,實非人們所言般嗜殺成性。」

「千年之前,魔影猴名為石猴。石猴以天為父,以地為母。吸收天地日月精華而成長,最後破石而出。每一頭石猴都是奪天地造化而生,實力成長速度與一般紋獸不同,幾可與人類修者一般無異。但也因如此,石猴不容於世,世間只能擁有一頭石猴。只有另一頭石猴死亡,才會有機會出現第二頭石猴。」

「老師把它放在這裡七百餘年,它便吸了七百餘年的精華,但卻依然未能破石而出。代表它的時代還未來臨。」宋之軒也是有些感慨。

徐焰等人更是默然無語,看著這顆圓石,突然感到一股寂寞與無奈。

在此地七百餘年,到底會是怎樣的寂寞與無奈?

徐焰開口道:「那麼我在禁忌森林殺了一頭魔影猴,豈不代表此石猴有機會破石而出?」

宋之軒搖頭:「那有這麼容易,天下間可不止這一顆石蛋。可能有兩顆,也可能有千萬顆。每一顆都等待著屬於它的時代。反正七百餘年以來,魔影猴曾出沒過,也被滅殺過。但這顆石蛋卻從來沒有過動靜。」

…………

眾人離開了清野崖,走了上山。

不久,他們便走到了一座看起來仍然破舊的大屋。

真要說大屋,更像一座裝滿了糧食的倉庫。

此倉庫足有十多米高寬,整體看起來就像一個大大的正方。

「這裡是【凈雲閣】。雲乃萬水之源,但同時自然也會吸納了些污水。」宋之軒有點尷尬,畢竟就連他初次聽到這名字也是覺得尷尬:「凈雲閣……我們幾師兄弟擺放雜物用的。」

「…………」三人相視無語,就這樣一個放雜物的地方都會起個如此優雅的名字,當真是……

宋之軒帶著他們來到,右手在黑黝黝不起眼的門上摸了一把,大門便就此被推開。只是與他們想象中不一樣,放眼入目儘是一片珠光寶氣。當中有強大的紋兵氣息,有著天材地寶的靈氣,甚至有著細微銀兩的銅臭。

三人已經連吐槽無奈的心思都沒有了,如此寶庫竟然被當作一個放雜物的地方……

「在這裡的東西,你們有需要的自己拿走。反正放在這裡都是我們不需要、卻也有覺得頗有價值的東西。」宋之軒笑瞇瞇的道:「現在五師妹用著的寶具──【斷龍琴】,也是在這裡拿走的。只是就連我都不知道是誰當初放進來了,或許只有老師才知道。」

徐焰與金千機此時已經想要到處東摸摸西摸摸的,但卻被宋之軒笑著的阻止了:「來日方長,你們找天再來吧。我還要帶你們走走別的地方。」

……………

青山很大。

更多的是荒野自然之地,野獸隨意奔走。但它們大多都只敢于山腳下,從來不敢踏足山上半步。以山腳為界,上面便是青山,也就是【雲深不知處】之地。

一行人向上走著,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那是一聲鶴唳。

只是這道聲音很可怕。 第四百八十二章──道上有鶴

金千機分明感覺到,那本來在山腳盯著他們的各種紋獸走獸,在聽到這聲鶴唳后瞬間四散而逃。當他們回過神來,一抹白影便出現在他們身前。

那是一頭白鶴,修長的脖子,令它看起來高貴而聖潔,更是比一般的鶴大得多了,當它仰起高傲的脖子時足有兩三米高。

只是這頭白鶴看向徐焰與金千機的目光卻是相當不善,對著二人虛叫了幾聲。

它站在大道當中,大有幾分不放下幾兩買路錢休想過去的感覺。

………

「你這小子果然做到了。」與此同時,一道聲音響起。這聲音,徐焰相當熟悉。畢竟這道聲音,是伴著他與左成哲,從至南城一路走來。

「白雲老頭!你竟然在這裡!」徐焰哇哇大叫,雖然早知道白雲老頭有點古怪,但萬萬沒想到他竟然能出現【雲深不知處】當中!

只是細心的想了想,只有一宮境實力的白雲老頭,卻有著超乎常人想象中的一宮境實力,而且更能夠替自己爭取那個神秘的特招外門弟子的名額,他是雲府中人也是並不意外。

聽到徐焰的稱呼,向來守禮的大先生皺著眉的搖了搖頭:「小師弟,不能對雲叔如此無禮。」

豈料白雲老頭對著大先生翻了個白眼:「我又豈能受得起你一句雲叔,要知道你比我年齡大多了!」宋之軒呵呵一笑,面上罕有泛過一抹幽默:「我心景年輕。」

只是白雲知道,宋之軒比他年輕的還有外貌。

因為宋之軒的實力比他強多了,而白雲只有一宮境。

旁邊那頭高傲的白鶴在看到白雲之後,親昵的靠了過來,脖子輕拱。白雲老頭呵呵一笑,摸著白鶴雪白的羽毛,面上露出寵愛之色。

…………

「我是一名養鶴人,或者說,我曾是府主的車夫。」白雲微微笑著,也並沒有打算說話雲里霧裡的,直接便把他曾經的身份道破。

「直至約十多年前,我感覺到身體開始蒼老,無法駕著白兒到處飛翔,無法帶著府主行遍天下。所以我離開了,到了至南城,拿著府主給予的銀兩,開了一所學院。」

「雲府特招的第四十三個名額,就是我離開的那天新增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62746/ 只是誰也不知道,而乘雲學院一直也沒有足夠出色的弟子,擁有獲得這資格的人。」

白雲有點雲淡風輕的說著足夠震驚天下之事。若是知道乘雲學院擁有那特招名額,而院長更是曾經的雲府中人,恐怕便不會如徐焰與藍明心曾見過那般窮酸了。

乘雲嗎?

乘此學院上青雲嗎?

原來有些巧合,比那些把書生袍洗盡也去不盡那陣文酸味兒的文人所撰寫的卷藏及小說還要來得離奇。白雲老頭看著身旁的白鶴,面上露出祥和的微笑:「哪怕我突破一宮境時,便是以白兒的一根羽毛入以紋圖。」

所以白雲只有一宮境的實力,卻能夠與二宮境的紋者匹敵、虐打任何同境的人。雖然只有一宮境,但他是雲府出來的養鶴人,用一根羽毛入宮后,一聲鶴唳卻能夠震弱足有四宮境的黃泉道婦這等屍紋道強者的拚命一擊。

「不過現在,我也得喊你一聲七先生了。」白雲呵呵一笑,看著徐焰、藍明心,面上儘是得意之色。畢竟徐焰確實是出自乘雲學院,哪怕當年向府主拿來這個特招名額,更多的認為是一種鬧著玩的性質。

沒想到最後,當代的七先生竟然真的是由白雲千里迢迢由至南一方帶到南皇城來。他又豈能不得意?

「白雲老……雲叔叔你會繼續留在這裡嗎?」徐焰看到宋之軒看來的眼色,便把老頭二字吞進肚子里,開口問道。

白雲搖了搖頭,眼眸中泛過的是滄海桑田:「我老了。而且我沒什麼修練天份,一宮境已是我的極限。唯一的天份,便是白兒喜歡我而已。所以我也有自知之明,留在至南城內,看著那些充滿青春朝氣的娃兒成長,我便心滿意足了。」

「所以這次來,也是特地向你們告別。」

白雲看了宋之軒一眼。

說是沒有不甘,那肯定是假的。

在白雲進府還是個少年的時候,宋之軒已是這個樣子。當白雲已經垂垂老去沒入暮年,宋之軒仍然是這個樣子。不公嗎?曾經白雲也有這樣想過。

但現在行將就木的他,卻是看開了。

能夠看著當代雲府七徒的成長,何嘗不是一個凡人難以想象的經驗?

花不在永恆,剎那的璀璨,如同煙火一樣的絢爛,足以畢生難忘。

在看到徐焰進入雲府,成為當代的七先生后,白雲已經也沒有任何遺憾,哪怕此刻死去,也只會含笑落九泉。

白雲走了。

那頭名為白兒的白鶴目光儘是不舍。

徐焰不知道這是什麼紋獸,但他就是知道這頭鶴並不簡單。能作為七星道人的坐騎,又豈會簡單?

…………

宋之軒帶著他們一行人走著,再次來到了【雲叢書閣】,那頭白鶴在白雲走了后,也是自行的飛走了。只是它看向徐焰的目光仍然儘是不善。宋之軒笑著解釋:「大概是因為你們今天的巨響,把它吵醒了吧。白兒的起床氣可大著呢。」

徐焰等人搖了搖頭,再沒有多說便來到書閣門外。

書閣外,卓觀緊閉著雙目,卻沒有眉頭深鎖,而是露出思索之色。

宋之軒攔住了他們:「先別過去,卓師在神遊。」

「神遊?」徐焰不解的問道。

宋之軒點了點頭,指著身前雲叢書閣:「為何世代雲榜都由雲叢書閣的守閣人擔任?便是因為雲叢書閣的守閣人,都擁有神遊的能力。」

「所以神遊,你可以說是一種能力,更多的是一種天賦。」

「學習一種紋術的天賦。」

…………

「這種紋術,就連我們也無法得知。只有世代的守閣人才能夠繼承下去。可以喊作【天眼】,也可以喊作【神遊】,反正都是在說同一種紋術。」

宋之軒說著,同時指著書閣頂尖位置,只見平平無奇只有兩層平房般的書閣頂端,卻是有著一顆巨大琉璃般的水晶大球。其水晶大球直徑足有三米,正午的陽光照射下去,令其朝四方八面折射,看上去就像一顆小太陽。 第四百八十三章──天上有眼

「神遊紋術的威能,在於將自身識海拉扯出去,如同靈魂出竅,又能神遊物外。而透過雲叢書閣的【渾天珠】,更能將守閣人的精神力增幅數十倍,可以說以現在卓師的境界透過渾天珠的增幅,其精神觸角能遍布南北任何一處。」

徐焰與金千機已經震驚得無語,這就彷佛有一隻無影無形的豎眼懸於天地間,無時無刻凝視著世間。

「世代的雲叢書閣的守閣人,都是擁有超凡的天賦。而且守閣人的繼承,往往都是獨立的,就連老師也無法過問。我也是偶爾聽到老師說過,卓師是千年來第四位守閣人。」

在說到這時,卓觀已經睜開雙眼,看到他們后也是抱拳身形微弓:「見過大先生,六先生,七先生。」

宋之軒也帶著身後四人抱拳道:「見過卓師。」特別是小朱那脆生生帶著稚嫩的聲音,卓觀面上罕有露出微微笑容:「來書閣看看?」宋之軒呵呵一笑:「總要帶小師弟們來看看。」

卓觀看向徐焰、金千機,及藍明心與小朱,面上露出笑容。

帶著青春與朝氣的少年味道,如同初春般的微風,總是令人發自內心的感到溫暖:「可要記得雲牌及【浮雲】。」宋之軒微笑還禮:「謝過卓師的提醒。」

語畢,卓觀也沒有再說什麼,徑自再次坐在那張看起來很舒服的竹椅上,閉上眼睛。徐焰與金千機等人看著他,在幻想著卓師此刻透過紋術,精神又不知道看向了哪邊的風光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