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咻咻咻~

鐳射槍不斷開火。

一隻只飛喇開始被轟了下來。

而王遠和何盈盈,目光不約而同的放在了最後一隻,堡壘蟲身上。

至於一開始那隻在遠處異動過來的堡壘蟲,在看到王遠和何盈盈各自解決了一隻堡壘蟲只有。

它就在遠處停止了靠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了。

嘎吱~

那一隻堡壘蟲,明顯感覺到了王遠和何盈盈帶有啥意的目光。

一聲怪叫,然後開始緩緩後退。

只是,它的移動速度太慢了。

刷~

何盈盈腳下一動,幾乎化成了一道影子,直接沖了過去。

半路上,何盈盈還順手拽起來了一棵比剛才稍微小一點的大樹,用來清鐵刺蟲的鐵刺。

至於王遠,就更加簡單了。

一個瞬移,在躲開了天上飛喇轟炸的同時,也向著那一隻堡壘蟲靠近。

現在,那一隻堡壘蟲還在王遠的射程之外。

轟轟轟~

一頓轟炸下來。

最終塵埃落定。

最後一隻堡壘蟲,被何盈盈一拳給轟死了。

搶人頭,不應該是搶蟲頭成功的何盈盈,還對王遠揚了揚小拳頭,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天空中,飛喇也只剩下小貓三兩隻,正在被奧羅和另外四個隊員用鐳射槍點殺着。

而那些充當堡壘蟲護衛的鐵刺蟲,在堡壘蟲死光之後,也開始緩緩後退,一點一點的散去了。

不過,王遠的感知可以感覺到,它們就躲在周圍不遠,隨時還有可能捲土重來。

這一場戰鬥,就目前為止,全是勝利了。

但是,誰都沒有輕鬆。

因為他們的頭上,還籠罩着一隻龐大的運輸母蟲呢。

誰也不知道,那一隻運輸母蟲上面,到底還有多少的蟲子。

王遠感知了一下自己的技能面板,元素之力五層被動。

抬頭,看了看那一隻運輸母蟲。

王遠咬了咬牙,抬手。

五層元素之力被動的光屬性元素炮轟了出去。

只是,堡壘蟲飛得太高了,起碼在四五百米開外的高空。

光屬性的元素炮,飛出去大概接近了一百六七十米最終緩緩散去。

王遠有些鬱悶的來着那一團緩緩散去的元素炮。

正常情況下,王遠的攻擊距離大概是一百多米。

元素炮是因為有元素之力被動的加成,才會轟出那麼遠的距離。

但是,這也不夠完全轟不到運輸母蟲的位置。

而且,運輸母蟲那麼龐大,就算元素炮轟到了,王遠感覺也是對它撓痒痒。

就目前階段,王遠對於運輸母蟲,確實是完全沒有辦法了。

咻~

一道鐳射光速,命中了最後一隻飛喇。

飛喇的屍體跌落下來。

他們,暫時贏了。

但是,誰的臉上都沒有樂觀。

奧羅,用上了自己的鐳射槍,他的鋼鐵手臂,吃了兩記飛喇的攻擊,明顯已經失靈了。

沒了鋼鐵手臂的電磁炮,憑藉着一把鐳射槍,奧羅的火力也是大打折扣。

而其他的小隊員,他們鐳射槍的能量塊,也用的七七八八了。

「哈哈。。。不虧不虧,我們換掉了近百隻飛喇,還有三隻堡壘蟲,真的是賺了。」奧羅捧著鐳射槍,哈哈大笑。

只是笑聲之中的,稍微有些落寞。

其他的小隊員,也是捧著鐳射槍,露出了笑容。

「只是可惜了你們兩個了,如果不是這次意外,我們聯邦必定在未來會多兩位將軍。」奧羅看向王遠和何盈盈說道。

「你說笑了。。」王遠笑了笑。

嗡~

就在這時,一陣低沉的聲音,從頭上傳來。

眾人抬頭。

密密麻麻,黑漆漆一片。

起碼接近四五百隻飛喇,是剛才的四五倍之多的數量,從運輸母蟲上面飛出來。

眾人早有心理準備,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驚訝。

咻咻咻!

密密麻麻的光束,轟了下來。

旋火盾!!

王遠撐起了旋火盾,同時把何盈盈拉了進來。

光束太密集的,何盈盈不好躲閃。

其他的隊員,也紛紛躲回了掩體。

但是,有一個隊員掩體的巨石,經過剛才的戰鬥已經被轟炸的搖搖欲墜了。

這一次更加強烈的轟炸,巨石直接炸開。

而下面的隊員,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喊出來,就被密密麻麻的光束轟成了碎塊。

而王遠明顯是被重點照顧對象。

雖然旋火盾沒有第一時間破碎,但是王遠感覺源能流水一樣,嘩啦啦的消耗。

黑暗之眼的回復功能,完全是杯水車薪。

轟轟轟~

地面上,二三十隻堡壘蟲,降落了下來。

完了! 兩道宣判同時出現,第一道是鼓勵,第二道,則是絕望地審判。

奈何橋樓梯上的血液緩緩蠕動著散開,重新露出階梯。

與此同時,虞幸聽到了一聲女人的尖叫,這尖叫里的恐懼幾乎穿透靈魂。

虞幸摘了面具,在周圍鬼物瞪大的眼睛里似有所感,看向樓梯口。

「是他!他是侍者!」

「我們被騙了!」

鬼物們雖然在驚訝和憤怒,但是沒有一隻上前攻擊他。

虞幸盯著樓梯口,沒有說話。

幾秒后,一個女人哭嚎著出現在樓梯盡頭,正是小燕。

她渾身是血,彷彿剛從血池裡被撈出來,看到虞幸的目光,她尖叫道:「救命!救命啊——!」

小燕的腿好像被折斷了,她一個踉蹌趴在地上,開始往下爬。就在她想直接從樓梯的空隙中摔到一樓的時候,一隻黑色的手從她背後伸了出來,一把拽住她的頭髮就往黑暗中拖去。

她的手指扒住階梯,卻只在階梯上留下了幾道血色指痕。

「啊——」

慘叫聲在黑暗中響起,沒人知道小燕現在怎麼樣了。

「……」趙一酒也摘了面具,和虞幸一起目睹了「抹殺」的一小段過程。

他們也不知道那隻黑色的手后是什麼,總之是可以要小燕命的東西,那怕小燕極力逃跑,求生,仍然逃不過抹殺的命運。

「救不了,就儘力避免同樣的下場。」虞幸對沉默的趙一酒道,隨即餘光看見一陣青煙從遠處飄來。

青煙在他身前停留了一下,然後滲透進了他的體內。

虞幸直覺知道,這是亦清進入攝青夢境里了。

推演系統的提示在此時響起。

【即將離開推演】

……

在一陣扭曲后,虞幸自黑暗中聽到了這次的結算。

【推演提示:對抗類推演遊戲「驚魂酒吧」已結束】

【排行榜排名:1】

【獲得第一名額外獎勵:道具「惡鬼面具」】

【由於該推演為非正面衝突型對抗類推演,為了推演公平,系統已回收死亡推演者的破碎的人格面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