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哈哈、很熟悉是吧?”

“熟悉,似曾哪裏聞過,這淡淡清幽的香味只有少女身上才能發出…而且…”

“哈哈,這就對了。小娃子啊,別愣着了,沿着這條路直走,或許會有更多的驚喜等着你……”那聲音幹忙將話題給調開了。

“呃。”

天衣提醒後,葉辰如夢初醒,邁開了步伐。

前進一段距離,葉辰看到無數聳立的墓碑。

歲月悠悠,時過境遷,墓碑終年風雨腐蝕洗禮,已經喪失埋葬時期的光澤,不知是哪個時代的豪傑。

“這是一片墓陵?怎麼感覺有兇惡的存在?”

墓陵惟有昏暗日落時最爲安寧,整片墓地靜悄悄,沒有一絲聲響。每當昏暗夕陽西下時分,天空拉起黑色的帷幕,濃烈魔氣便開始自墓地中洶涌澎湃而出,令星月爲之失色,天地爲之慘淡。此時,似乎可以看到傳說中的凶神幻象、惡魔虛影在墓陵內肆虐,可以聽到遠古惡靈那令人頭皮發麻的淒厲長嚎,這一切都讓葉辰看得心驚膽顫,他停住腳步,手心微微冒冷汗,不敢大步前去。

“走吧,那些所謂的惡都只是飲恨在這片禁區的大人物留下得一抹怨氣罷了。”天衣發出一聲又一聲的長嘆,像是流連過往的滄桑,繼續催促葉辰前進。

“那是?”

葉辰邁步間,他突然被旁邊一座墳墓的碑文深深吸引住了,如果有人在聚精會神的看那塊墓碑上的古老文字,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爲這種遠古的文字連古文化研究院的老學者都只能對之搖頭苦嘆。

“繼續走吧,小娃子那麼多問題,不該你知道的你就不要問。”風衣表現得有幾分不耐煩的樣子。

“哎嗨嗨,我說你這百事通這一竅又是不通吧?”葉辰雖說,但是僅僅是大眼睛翻了翻,然後踏步繼續前進。

朦朧的夜空下,星月並不是多麼明亮,只能隱約見到前方一片起伏的影跡,像是一片片亂石堆連在一起,高低不平,犬牙交錯。

走了一陣。

當走葉辰繞過一些古墓碑,到近前時,他兩眼發楞,呆住了,這竟然是一片古建築的廢墟,而擋在他近前方的不過是小部分,更加浩大的廢墟橫向貫通到遠處。

眼神敏捷,環顧四際,墓碑依然連綿不絕。

近……

斷壁殘垣,一地的瓦礫,似在訴說着一段不爲人知的往事。夜月下,這裏顯得格外幽寂,過去這裏應該是一片連綿成片的宏偉宮殿,可是眼下卻是一片淒涼的景象。

廢墟的盡頭,一座古廟顯現,寂靜無聲,規模很小,根本談不上恢宏。僅僅一間古殿,內立一尊石佛,蒙着厚厚的塵埃,旁邊一盞青銅古燈搖曳出點點光華。

在古廟前相伴一株蒼勁的菩提古樹,蒼勁如虯龍,通體乾枯,只有離地兩米處零星點綴着數片綠葉,每片都晶瑩剔透,綠光爍爍,猶如翡翠神玉。

“啊喲,我滴個先人闆闆、好古老的樹木。這都成精得了吧?”菩提幾個人也合抱不過來,古老的主幹已經中空,若不是還有數片綠光爍爍的葉片還點綴在上,整株古樹就如枯死了一般,葉辰仰觀,巋然感嘆。

廟與菩提樹相依相呈、相生相伴,古意盎然,讓人似感受到朦朧時光流轉,歲月的變遷,帶給人以無盡的寧靜與蒼古。

“怎麼會還會有這樣一座古廟?爲什麼在墓陵間卻有一廟宇?難道這是佛陀的陵墓?”

這株菩提古樹與古廟皆有不凡之象,讓葉辰不得不驚異。後方那片宏偉與浩大的宮殿羣早已化爲廢墟,而這一間小小的古廟卻依然長存,讓人有一種平淡歸真的感覺。

佛陀與天同壽,不死的存在怎麼可能有墓碑?

一陣清風吹來,一陣寒意鑽入葉辰心窩,他將天衣捂緊,這一切都是應該讓人頭皮發麻,然而葉辰卻漸漸的火激動起來。

“爲什麼讓我感覺像是有歷史長河在涌動,眼前這一切彷彿無比久遠,像是經歷了歷史的沉澱。”

“難道這是一座神祗居住的廟宇?”

“這世間該不會真的有佛陀吧,古廟雖然荒敗了,但是依然讓人感覺到了那種平淡與祥寧的禪境。”

古廟寂靜無聲,這裏一片安寧,葉辰做出許許多多的猜測,但是他卻不爲所動,似乎不管前方多麼迷濛,在他石海深處,一直有一點燈光如豆,照亮前方。

“那裏有一塊銅匾,上面有字跡。”

荒敗的古廟有一塊鏽跡斑駁的銅匾,上面刻着四個古字,如龍蛇盤繞,禪意無盡。依然是複雜難以辨識的上古文字,不過第一個“大”字很容易認出,葉辰一眼便認出來了。

最後一字爲‘寺’。”葉辰在學校對古文有一定的瞭解,揣摩片刻,輕易辨認出最後一個字。

“大……寺?”

“大雷音寺……?”葉辰差點驚掉了一地的下巴,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怎麼可能……”

傳說中的大雷音寺爲佛陀的居所,是佛教的無上聖地。可是,眼前這座荒敗的古廟,如此的渺小,沒有一點的恢弘的氣勢,僅僅一間古殿,怎麼也名爲大雷音寺?

“哈哈,你這個賊娃,快些帶老頭子我進那寺廟去看看…說不定有你我需要的東西。”聽得那聲音,衣老已經迫不及待了。

“有我需要的東西?”

“嗯。”

“我急需修行,靈石、古經……是這些嗎?”

“我也不知道,你還是不要猜了,進去不就明瞭了嘛。老頭我還想早點隨你見見外面世界哩!”此刻天衣緩緩的道,似乎它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禁區之外的世界了。

“你這粗老白布是急着禁區投胎嗎?”葉辰白了白眼,絲毫不客氣,嘴裏嘟囔罵道。

雖然葉辰嘴裏反抗,但是還是往前走去。因爲佛是萬物之首,凌駕於九天之上的無尚神尊。那是最爲令人尊敬的,即便此地不是傳說佛陀故地,也便是後人對佛的信仰,從而修建,毋庸置疑,必然要進去祭拜。

“呵呵,老頭子我要是能夠在投胎,早就去閻王老兒那裏報到了,可是那死東西硬生生不敢收老頭子我啊。”

“額呵呵,閻王不敢收你?我說你這粗布衣,你就吹吧,你就使勁的往那黃粱上吹。”

葉辰哼了一聲,隨後,腳不沾地的邁了進去。 大雷音寺外,菩提樹與古廟相依相伴,走進銅扁裏,青燈古佛禪唱,一點燈光如豆。

此刻,葉辰心如平鏡,腦海那點燈光如豆,愈發透亮,火紅的燈苗如同綻放的雪蓮,馨香淨人,燈芯蝕盡,黑夜一般的空,這也正詮釋了佛家空即是色的傳承。

“平平淡淡,清清靜靜。經得起最爲無情的時間磨礪與考驗,留下的纔是‘真’,那浮奢的不過是過眼雲塵啊。”天衣自葉辰身上傳出,繚繞在整個寺廟內,感嘆無比。

所有這一切,祥和而又安寧,讓人如沐春風,彷彿有飄渺樂音禪唱響起。一燈、一佛、一廟、一樹,似亙古如一,長存於這世間,讓葉辰尤爲感嘆。

“小娃子,那個燈老頭子我覺得不錯,你趕快握住。”

天衣似乎生怕那盞等長了腳會逃跑似的,指使葉辰快些拿到手中。

“的確有仙潤味。”葉辰早就發覺這盞燈的不尋常,又是翻了翻眼,嘴裏嘀咕道。

其實古廟不是很恢弘,不過一間佛殿,空空蕩蕩,幾乎什麼也沒有。除了那尊如來石佛像,葉辰幾乎沒有什麼可以祭拜的,隨後徑直來到石佛前,一把抓起旁邊相伴的那盞青銅古燈。

銅燈平凡無奇,樣式古樸,但是入手溫潤,並沒有金屬的冷硬感覺,倒像是抓着一塊溫玉。讓人驚異的是,古廟內滿是塵埃,但是青銅古燈卻纖塵不染,與這片空間隔離了一般。

這座廟宇塵埃積了厚厚一層,絕對多年未曾有人打掃過了,但是古燈卻依然長明,不得不讓葉辰感覺驚異,難道它從那遙遠的古代一直長明到現在不成?

“哈,真是乾淨。”

葉辰握住燈軸,藉着燈光掃視四周,但遺憾的是並沒有看到其他器物。

“好東西吧,老頭子我看中的東西,怎麼會不是好東西。”天衣笑盈盈的聲音又傳出。

“我說破大衣,要別的沒有。吹牛皮,放大炮你是一個比一個靈驗。”

古廟內,葉辰手持纖塵不染的銅燈,點點柔和的光輝灑落,廟宇內光華流轉,無比奢華。

突然,葉辰聽到一種若隱若無的禪唱,像是從天外傳來。初時,他以爲是錯覺,但佛音漸漸浩大起來,在整座古廟中繚繞,如黃鐘大呂在震動,**、浩大、高妙、玄奧。

而後整座古廟內塵埃盡退,無塵無垢,一片潔淨,竟有六字真言響起。

“嗡、嘛、呢、叭、咪、哄……”

“佛音說法?”

‘佛音說法,聲如雷震,大雷音寺也!’古書曾有記載,從小熟讀古文的葉辰略有了解,潛意識的吐出四個字,驚訝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了。

難道眼前的這座古廟真的是傳說中的那座神宇?

如果推測是真的,這無疑是極其震撼性的發現。遍地都是紅褐色土壤與沙礫的星空彼岸星球,一座古老的廟宇被塵埃遮蔽,竟有着驚世駭俗的來歷。

大雷音寺,是證明佛陀的居所。

葉辰不止一次的捫心問過自己,世間是否有佛的存在?在那個星空彼岸的地球上,當科學發展到21世紀,人類提及佛的存在,那僅僅只是人類最初的信仰。當前,葉辰親臨佛土,無疑是對思想觀念極大的一次衝擊。這意味着什麼?或許,因爲葉辰,許多歷史與傳說都將會有新解,湮滅的古史會被揭開一角神祕面紗。

這個世界所謂修行,只不過是修士會一些奇門異術,能夠騰雲駕霧,飛天遁地,使用幻術以及一切特殊技能而已。對於這種真正的謫仙,神靈,即便是那些所謂大成的修士都不一定親眼目睹過,葉辰這樣的菜鳥,見此感到驚訝也是值得理解的。

“嗡、嘛、呢、叭、咪、哄……”

六字真言再一次響起,聲音漸漸純正渾厚,渺渺而來,如雷入耳,催動葉辰血脈噴張、每一根神經都在跳動。

隨着六字真言慢慢蟬唱,葉辰拄着手中銅燈溫潤,一點燈光冉冉升起,照亮臉龐,竟然慢慢沒入了他枯寂的石海。

шωш ⊕тTkan ⊕¢〇

“這……”葉辰眼珠子瞪大,話到一半,停了下來。

眉心深處枯寂的石海重新點燃,那裏面似乎有着無窮無盡的浩大,猶如一個巨大而且宏偉的世界,等待葉辰開拓,對於他而言,是值得興奮的。然而又有一盞燈光沒入石海,無疑是溫潤了他的五臟六腑,通體血脈暢通,說話間能夠感受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快速分裂,如此的奇妙的感覺,如是真正的分裂,這是要將他變異成何等怪物。

就在這時,身後發出“哐當”一聲脆響音,葉辰迅速轉向聲源,一菩提下一枚菩提果子落入躺在地上鉢盂內。

菩提,是古印度語,意爲“覺”,就是“覺悟”的意思,我們常說的菩薩,即“菩提薩埵”的簡稱,意爲“覺悟的有情衆生”。

菩提有無盡的好處,葉辰注意力迅速集中向菩提樹。

“如果這真的是傳說中的大雷音寺,在廟宇前的這株古樹便是釋迦牟尼證道時的那株菩提古樹,六字真言響起,菩提子墜入鉢盂,這是在呼籲我修道正道?”雖然據人類認知,佛陀那隻不過是宗教傳說,但是葉辰經歷的這一切都表明,無非真假,佛的存在毋庸置疑。

“你這娃子啊,腦子還真是有些靈活,想得都快趕上老頭子我的了,你現在就不要去想了吧,趕快去拾起那枚果子吧!”沉默中,有傳來天衣對葉辰的讚許聲。

葉辰應了一聲。

六字真言博大精深,雖然葉辰此刻並不知道有何究竟好處,但是在石海孤燈指引之下,他已經來到菩提樹下。

眼下,躺在鉢盂內的那枚菩提發出淡淡的光潤,猶如鑲嵌了銀光,《佛說較量數珠功德經》說:若菩提子爲數珠者,或用掐念,或但手持,數誦一遍,其福無量。

葉辰知道菩提子意義非凡,拾起那果子,然後手握,盤坐於菩提樹下,清淨的訴佛經,參悟道法。

“嗡、嘛、呢、叭、咪、哄……”

此刻,六字真言靜靜禪唱,手握菩提子,打坐菩提下,六個大字慢慢灌入葉辰枯寂的石海,古字慢慢印記深刻,如同六道金印刻在葉辰空曠漆黑的石海,一點燈光如豆照應,六個古字如同赤金鍛鍊,流光溢彩,沐沐生輝。一時間,彷彿時間、空間都靜止了。

“嗚嗚……”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忽然間,朔風四起,寺廟外邊隱隱綽綽傳來少女哭泣的聲音,原本清淨一心悟道的葉辰頓然波瀾起伏,即便是有菩提握在手中,一點燈光相伴石海,他都無法平靜下來。

這片死寂的地方怎麼有少女的哭訴? 葉辰手握菩提子,匆匆的衝出了寺廟。

廢墟中亂石橫握,紅土無垠,再遠處,墓碑矗立,紅灰鑲嵌一線。

“天衣老頭,你有沒有聽見有女孩哭泣的聲音?”菩提掩映寺廟前,葉辰通體黑寶石般眼珠子打探四周,弱弱的問。

“唔~~哪裏有什麼少女,哪裏有什麼哭訴?只是你的幻覺罷了。”自葉辰身上傳來天衣老頭淡淡聲音。

“呃,我也覺得,這種地方怎麼會有少女哭訴呢。”聽天衣的話後,葉辰轉身欲回。

“嗚嗚,爹爹~~”

葉辰往寺廟踏出半步間,空中少女聲音如訴如泣,綿延入耳,彷彿是從遙遠天邊傳來。

“破大衣…”葉辰停住,心中微微顫動,沁出汗珠的手心緊握菩提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