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哈哈兒笑道:「你瞧見了什麼?難道撞見了鬼?」

軒轅三光顫聲道:「我……我好像見着燕南天了!」

杜殺失聲道:「燕南天?」

李大嘴道:「難道他……他來找我們了?」

陰九幽與屠嬌嬌汗流如雨,哈哈兒牙齒打戰,非但再也笑不出,連話也說不出了,「燕南天」這三個字一說出來,其他人面色各異,不過卻均是一副吃驚模樣。

張菁亦然瞪大了眼,張大了嘴,看了眼仍慢條斯理,不緊不慢的啜著茶的任意,驚聲道:「師父,是……是燕南天來了。」

任意沒好氣道:「來就來了,難道還要我出去迎他不成。」

張菁瞠目結舌道:「他……他好像是叫了你的名字。」

任意瞪了她一眼道:「我還沒聾,自然聽見了。」

話一落,已有一人走進了大廳。

這人身材很高,肩膀很寬,但骨瘦如柴,他臉上雖也是面黃肌瘦,滿臉病容,可一雙眼睛卻十分有神,不僅顯得威風凜凜,更似有一種說不出的攝人之力。

他身上穿着件發白的藍布袍子,腳下穿着雙破爛的草鞋,腰畔系著條草繩,草繩上卻斜斜插著柄生了銹的鐵劍。

雖樣貌有所改變,但杜殺他們一眼就認出了他。

一見這人樣貌,他們六人兩條腿就被嚇得發軟,各自想盡辦法遮住自己的臉。

駱明道驚訝的看着來人,上前一步道:「敢問可是燕大俠當面?」

燕南天斜一眼,問道:「你是誰?」

駱明道恭敬的行了一禮,道:「晚輩駱明道。」

燕南天眼睛一亮,再問道:「你是駱書生的兒子?」

駱明道應道:「正是晚輩,不知……」

燕南天打斷道:「你怎會在這,你可知這是什麼地方?」

不等駱明道回答,燕南天又是一聲冷哼!聲傳廳內,響在眾人耳畔,直讓他們每一個人都覺的腦袋一陣眩暈。

燕南天看向了任意,任意也看着他。

「你便是在地靈庄前,行兇的那個鬼公子?」

任意點頭道:「我就是。」

燕南天厲聲道:「你敢認就好,還算一條漢子!我問你,為何要在地靈庄前行如此狠手?」

任意奇怪道:「你難道不知是他們先找我麻煩?」

燕南天怒吼道:「那你也不該屠盡所有人。」

任意輕輕的瞥了他一眼,伸手端起茶杯,慢慢的啜口清茶,這才接着說道:「你說不該就不該?你以為你是誰?跟我這般大呼小叫,信不信我連你也一併打死。」

大廳忽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他一番話不只燕南天目瞪口呆,所有人都聽得一陣膽顫心驚。 大家晚上好,經過白天的的激烈戰鬥后,我略有所感就小小的突破了一下,現在封禁解除了,感覺真的很不錯,雖然那些人都自裁謝罪了,但是這樣的人不只他們幾個,所以我們來一個舉報有獎活動。

只要你們看到或者經歷過不平的事情,都可以在天網上發布,經天網確認后,不但會處理這件事情,還會給你一定的好處,當然如果只是一些小事就不用說了,主要是我一個人也忙不過來,還望大家多多理解一下。

聽到凡楊的話,大家覺得凡楊這樣大功德者,之所有這樣多的功德不是沒有理由的,至少這樣的事情別人不會去做,不是說沒有功德,而是這樣的得罪人,並且功德還少的,一般人都不會去做,怕被打死。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的消息來源太少了,別的平台可不敢像凡楊這樣,敢讓他們在上面發布出來,也只有天網敢這樣做,對自身的安全也沒有了擔心,這樣的事也只適合凡楊這樣做,別人是做不來的。

因為舉報只能凡楊這邊看到,別的地方是看不到的,所以凡楊也不怕別人搶人頭什麼的,雖然現在升到了帝境,感覺自己沒有什麼敵手了,可是凡楊相信,這個世界絕對沒有他看到的這樣的簡單,以前不知道,那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自己以前還不夠資格知道。

現在自己的實力也達到了一定程度了,相信自己很快就會接促到一些以前不為人知的事情了,只是現在他還有些不能確定自己家人在什麼地方,想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找家人還有些難啊!一句話還是實力不夠。

自身的實力越高,反到越覺得自己越弱小,這種感覺不是說凡楊去做了對比,而是因為冥冥之中有這樣的感應,雖然也有可能是錯覺,但是這樣的感應,凡楊還是很在意的,他知道自己也許戰力方面,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是如果自己的高度和另一個更高度這間,那自己就會有這樣的感應。

現在只能壓下心中的不安,只能按部就搬的自己發展,現在想太多也沒有什麼用處,還不如想想如何提升自身的實力。

還沒有到帝境的時候,覺得帝境了事情都可以解決了,可是現在才發現,原來帝境可能只是一個起點,這樣的發現讓他心中一沉,不由得有些茫然了起來,雖然自己不怕前路漫長,就怕是自己一個人走下去。

不過凡楊沒有將自己的心中所想表現出來,只是開始講到,其實本來今天不想開講做飯的,但是現在那些人都這樣沒了,我也沒有地方去殺壞人了,只能做飯來吃。

今天我和別人做了一筆交易,弄到了一些域外生物的肉,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和我學學,很多人對域外生物還不是太了解,也許從你們家裡先輩那裡傳下來,這些東西是不能吃的,吃了重則死亡,輕者肚子痛什麼的,反正就是吃了都會有不良反應。

我現在要告訴大家的是,這樣的事情你們不必擔心,其實我們還是很強的,我們在域外生物攻擊我們時,我們也在慢慢的適應,就和疫苗關不多的意思,其實我們長期和域外生物的爭鬥中,我們自身也得到了進化。

一開始時,不管是我們,還是域外的那些生物,都傷亡慘重,不是因為他們比現在厲害,和殘酷,而因為我們相互都有一個適應過程,我們和他們都要一個過程來中和兩個宇宙之間的不同,也許我們這個世界,很常見的一種毒蟲就能要了他們的命,但是對我們來說,最多就是痛一下,相反他們那邊的也是一樣,但是這些年下來,大家在這樣的環境下存活下來,本身就是一種勝利,你們也不要覺自己不能修行就什麼都不是。

不是這樣的,其實你們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強,只是大家都不知道,所以這些域外生物的肉我們也是能吃的,他們能吃我們,我們也能吃他們,並且,吃了他們對我們提升修為有很大的好處。

如果可能的話,大家可以多食,比如果像我手上的這塊肉,如果有人吃了,可以直接從靈境直到到黃境,只要你承受得住,還可能升到更高。

大家聽到凡楊的話后,都一陣驚呼,那些個世家就臉色有些難看了,他們沒有想到,凡楊將這個東西公布出來了,要知道這些年這些世家,都是盡最大的力量掩蓋這件事,沒有想到凡楊就這樣輕鬆的說了出來。

一點也沒有在顧及他們感受的意思,要知道現在看凡楊直播的可有幾億人,凡楊這樣一說,不就等於全修行界的人都知道了嗎?現在他們有些明白,為什麼凡楊要弄這個天網了,這些原來早就是凡楊計劃好了的。

他們能想到,如果到時凡楊真的將這些講出來,那他們的優勢將不在,並且以後支持他們的人,越來越少,不管他們願不願意,到時人人都是修行者后,也許他們才是凡楊最大的依仗,要知道也許這些人沒有什麼大用,但是這些人的願力,足以讓凡楊以後開小世界時不用那樣多的時間。

帝境的都知道,其實他們到達了帝境才只是剛開始,還要孕育出自己的小世界,只有有了小世界的帝境,才是真正的帝境,而那些個沒有小世界的帝境,都是偽帝境。

只有擁有自己本命世界的帝境,才可以踏入更高的一層,而本命世界的開啟,就是要願力,而這樣的願力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像凡楊這樣的修行界也是獨一個,別他也不可能用凡楊用的方法來得到願力。

一是很多人都沒有這樣的方法,二就是他們根本不可能像凡楊這樣大方,而且他們的底蘊也太差了些,不能和凡楊相比,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並且現在這些人都讓凡楊給弄得心態變了,如果有人做了和凡楊一樣的事,也不會收穫多少願力。

一般大勢力,都有自己的專門的奴隸提供,像那些沒有勢力的帝境,他們只能不斷的提升階位,但卻不能突破帝境,但不管他們如何提升,如果不能開啟本命世界,他們都不可能在進一步,當然如果運氣好,有人將別的事情煉化成自己的本命世界也是可以的。

雖然這樣的弊端很大,但是為了更進一步做出這樣事的人,也不少,但是天道好輪迴,這樣做的人,渡劫時註定了和別人不一樣,所以有利就有弊。

其實他們都很羨慕凡楊,但是如果讓他們一開始選擇和凡楊同樣的做法,他們肯定也不會去做的,他們情況將這些好處給一些親近的人,或者說是他們的手下,都不會給一些不相關的人,這就是一個格局的問題。

今天這些肉呢!我也是第一次做,也不知道這些肉質如何,所以我打算用江湖菜的做法,多加油多加調料,先試試味,到時試出來了,我在做改進,對了葯善我前面有說過,大家可能都知道一些,接下來我也會講一些。

如果你們覺得有用的話,都可以記下來,到時也許能用上也不一定,然了,這個不強求,就在你們自己了,不過葯善的話,可能到後來用料什麼的,都會相對的貴很多,有些藥材可能你們平時都找不到,所以量力而行就可以了。

你們說有沒有人能阻止這孩子,他在這樣下去,也許不用他出手,我們這些世家就會泯滅於世了,你們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長老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們主動出擊嗎?

現在有些晚了啊!從他破封那刻起,我們就輸了,現在就算做些什麼,也只是讓家族多存在幾年罷了,哎!誰能想到鎮守一族的人,還有這樣一個妖孽。

長老就算對方破封了,也不是那樣的厲害吧!用不著這樣擔心,至少我們家族還有不少暗勢力,也不用這樣擔心的。

你知道個什麼,你真以為他只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樣嗎?我懷疑他突破到帝境了,所以、以後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吧!

聽到老者的話后,大家心裡都不好受,本來以為鎮守一族,讓他們給逼到了一角,並將其封禁了,那就是他們的天下了,到時就算鎮守一族的出來,那也就什麼都晚了,可是現在看來是自己這些人想得太天真了。

他們都看著凡楊的表現,這樣的人,他們真的有些看不懂,小小年紀心機就那樣深沉,不但是這樣,修為天賦也強得有些可怕。

其實他們最在意的還是凡楊的心機,他們沒有想到自己這些人,一直都在對方的算計中,可能現在他們的一些行為,也在凡楊的算計中吧!

想到這裡他們都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想想才十三歲的孩子,將自己一群人算計得死死的,他們都感到不寒而豎,這還是不知道他們是誰的情況下,如果讓凡楊查到了他們這群人,也許他們現在的日子都有些保不住了。

這也是他們為什麼要殺了上了凡楊名單上的那些人,因為這些人中,有幾個就知道他們的一些消息,為了不讓凡楊查到這些,他們只能自己動手了。

可是現在凡楊對他們那些人的死,一點也不在意,就像自己不想知道他們的死因一樣,對於別人來說,他們是自殺的,或者說是被凡楊的功德之力嚇到了的,但是他們都知道,這幾個人是什麼樣的人,別說自殺了,就是自殘都不可能的事。

這些在外人看來就是自殺的,也合情合理的事情,他們不認為可以瞞過凡楊,但是看到凡楊這樣凡輕雲淡的樣子,好像是真的不在意。

可是凡楊現在越是這樣,他們心裡就越沒有底。

因為感覺凡楊可能有什麼大的陰謀在等著他們,所以各家就在各家開始商議這件事。

他們現在沒有聚在一起,就是怕凡楊發現什麼,打算現在分而散之,以個體的方式存在,就算髮現也就是一家而已。

其實凡楊真的沒有他們想的那樣複雜,他只是單純的覺得,不用自己去做這樣麻煩的事情罷了,現在凡楊其實對那些人真的沒有多大的興趣了,這些人本來還沒有升到帝境前,他們都是一招就可以了事,現在都到帝境了,他就沒有興趣了,要不然,也不會一開始想叫狗子他們去。 葉缺回身一掃狂喝:「號角響,天下亂,鐵血銀槍定神州,蒼龍狂舞!」速度提升至極限,追向了衝過他的十多來騎兵刺出了百來槍,槍勁組成了一張綿密的槍網,在賓士中的十多人發覺自已的身上多了數不清的洞爆出陣陣的血。

後面的人卻看到可怕的一幕,這十多名精銳的兄弟竟然被一人一槍給掃成肉塊,在剩下的人心中憤恨著,從來沒有其他軍隊可以給他們這樣的傷害,給他們這樣的羞辱,今天卻被一個男人可如此看輕。

剩下的黑旗軍心中多了害怕,越累積越多,最後當恐懼達至一個程度后剩下的被恐懼包圍的三百人徹底的陷入瘋狂,再也沒有陣法,再也沒有配合,只是一味的沖向葉缺把他包圍起來,扯開嗓子狂叫著。

兵器的碰撞著,沈重的喘息聲充斥著這個變色的山谷。陷入瘋狂的黑旗軍的衝擊力無疑是可怕的,葉缺的身上的傷一道一道的增加,腳步也一步步的退出。

葉缺大喝一聲再次使出蒼龍訣的招式,蒼龍九變的第七式:「風雲惡,潛龍升,太古神龍嘯九州,強龍霸天。」

漫天的槍影,向著黑旗軍襲來,但是陷入瘋狂的他們並沒有查覺危險依然往前,無盡的槍影如校肉機似的取走前往觸犯龍威的無知者。熱燙的鮮血再次的揮灑大地。

此時後來全速回趕的統領看到自己征戰多年的弟兄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不到五十人也全都陷入顛狂,他雙色血色,怒氣狂涌的使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招殺向的葉缺:「你該死!」

蛇矛快速的直刺化成了一條超大的黑色莽蛇,直取葉缺的胸口。

葉缺也注意到了這致命的一擊,但是他無路可退,也不能退,深吸一口氣平復不住的喘息,再次聚起不到二成的太魔勁,「狂雷降,天地崩,誰與爭峰傲天下,傲龍戰天。」

控制著蒼龍槍高速旋轉著,身形隨槍勁齊飛化成了一條狂霸的神龍。一龍一蛇相撞的一瞬間爆出超強的真氣亂流,爆起震天的爆炸聲整個山谷被真氣亂流給畫成了一片平地,兩人同時一震,接著兩人被超強的反震力給震的吐血不止黑旗軍的大統領把山壁撞出了一個超大的人形洞。

而剩下的五十人無一倖免的被狂暴的真氣流給直接校碎,連逃走的時間都沒有,可以說此次是黑旗軍成軍以來的第一敗,而且是敗在一個人的手中,一千人出來,只有一百人因護送兩位副統領而無恙,其他九百人全都命喪山谷。

而葉缺被反震力給直接彈向天空,成拋物線往遠方飛去。而此時的他已陷入昏迷。

黑旗軍所派出追殺的精銳幾乎傷亡怠盡,這事讓遼方大帝震怒不已。對於葉缺的人頭在暗殺界下了史上第一天價的追殺令,高達一千萬金幣,對於遼方帝國要追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所有勢力都覺奇怪不已,為什麼一個帝國會發出這樣的暗殺令呢,所以一夕間各個勢力的細作全都盡全力的調查這個葉缺的底細。同時也通過了在遼方的細作了解到了一絲絲的線索,此人與黑旗軍的首敗有很大的關係。

當然了,他本人並不知道他自己在一夕間成了家瑜石曉的知名人物。此時的他正在一處山溝間努力的恢復中,此次他所受的傷很重,重的他不得不就地療傷。

而王敬天他們在經過了馬不停蹄的趕路下用了十五天就到了他所在的山谷中,完了三天整頓好一切后,王敬天按照葉缺的交待四處派人聯絡忠於朝陽皇室的舊部,並利用谷內所存的大量資金開始招兵買馬。

對於在朝陽地界內他們暫時不敢太過招搖,明面上就像剛起來的民軍一般無異也是打著平等抗暴的旗幟,並不會讓較大的勢力所注意,而在大家忙碌著站穩腳步的同時卻也大等待著他們心中的老大的歸來。

慢慢的從入定中醒來,葉缺此時也只恢復了六成的真氣,此次的入定他用去了半個月的時間。光是一條條的修復被破壞的筋脈就花了他十天的時間。

此次他透支了自己的真氣和體力,讓他也得到了莫大的好處,元丹現在比之前更加的凝實,同時也讓他的知感更加的清楚。

這次他被反震力毒飛了很遠,最後狠狠的摔進一個湖中,被水流給帶進了湖底的一個洞穴中。

現在他的太魔勁恢復了六成於是他打算探探這個隱藏在湖中的洞穴,這不是個普通的洞穴,在他入定的身後還有一條長長的通道,他曾用神識探了一次,裡面是一個四通八達的洞穴,同時神識進入後會被一種不知名的力量給慢慢的吸收掉,所以葉缺就不敢再探下去。

他對這個洞穴傳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有什麼熟識的人或是東西在呼喚著他,於是他踏進了通道中,其中傳來風流動的感覺,而且越往裡面靈氣越加的厚重。

一步步的慢慢走下去,不知遇到了多少個插路,他卻靠著那陌名的感覺走下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看到了一些光線在前方,於是他加快了腳步,腳步越近,那個彷佛戰友般的呼喚感就越加的強烈。

在他踏近其中的同時他的心中傳來了一聲喜悅卻有些虛弱的聲音:「葉缺,你終於來了…」

在遼方帝國深宮重地中,遠方大帝面色沉重的看著跪在他面前的黑旗軍的首領大元帥司馬仲達和此次和葉缺對撼的大統領,此次失掉了九百人並且傷了三員手下大將令司馬仲達相當的自責,於是他帶領還可以行動的大統領來到皇帝請處分。

「唉!愛卿啊,你這是幹什麼,朕沒說過要罰你們,失敗不是壞事,至少讓你們知道你們還不是天下第一軍,這次的失敗朕希望你們把它當成進步的動力。相信你也知道這個道理吧,失敗不可恥,可恥的是跌倒了卻再也爬不起來」輕輕的嘆了口氣,遼方大帝走下了龍椅,扶起了隨他征戰各地的老戰友及好兄弟,語重心長的告戒這個過度自責的兄弟。

「皇上,臣,知錯了」司馬仲達看著對他們司馬家有恩視他們為兄弟的彷佛兄長般的皇帝,他知道皇帝從登大實以來過的也不輕悉啊。

「都跟你說了在朝堂上才叫我皇上,私下時都叫我大哥就好了!」遼方大帝看著這個對自己忠心不已又固執的左右手,實在拿他沒辦法。

「君臣之禮不可廢…嗯,好吧,大哥,」看到遼方大帝又要扳起臉色了,司馬仲達只好順著他了。而站在一旁的司馬不破也能笑了笑,他這個對軍事方面來說簡直是神的境界的弟弟就這一方面說不通。

「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小心,瓦真及匈牙兩國一定多少會收到了黑旗軍新敗的消息,明裡或是暗裡一定會有動作的。」司馬不破說道。

「不管他們要明的或暗的,我都不怕,請兄長及大哥你們放心吧!」司馬仲達自信的道。

「哈哈,只要我們齊心合力,我們怕過誰來著,來來來我們好久沒有喝一杯了。來人啊,備酒!」遼方大帝大笑道,當下三人找來了司馬齊天四人一起在皇宮中暢飲一番。

突然的在心底響起了聲音,還是知道他前世的名字的,他知道一定和他有很深的關係,於是他開口問道:「是誰在和我說話?」

「你再往前走就可以見到我了」那個聲音再次在他的心中響起。

於是葉缺走向前方發光處,入目的是一團光團和旁邊一些些有點微弱的光芒,而葉缺對那個有些微弱的光芒有種強烈的依賴和熱悉感,他有種不明的直覺,於是他問道:「是小劍,還是小刀?」

「我是小劍,你總算記起我了!」小劍開心卻帶點虛弱的說。

「你怎麼會成這樣了」在他的記憶中,天涯劍的劍靈是很強大的,怎麼會被旁邊這個莫名奇妙的光芒給壓的像要被吞蝕掉一樣。

「先不要說這些,快幫我收服這個像伙。」看到了葉缺后小劍似乎找到了什麼萬靈丹似的急迫的要葉缺幫他收服這個不知名的東西。

「嗯?好!」也不說廢話,馬上運起太魔勁輸往小劍,小劍突然驚喜的道:「咦!這個真氣帶有天魔氣的感覺,卻又多了一些柔和的勁道,比起之前的天魔氣,強了不只一倍,太好了,那我就更有把握收服這個怪東西了。」

那個發光體感覺到快要被他吞蝕的能量突量有了新能量的幫助一步步向他襲來,於是他馬上反應加大了吞蝕的力道。

「哦!」葉缺奇道這個怪怪的發光體,竟能體會到有危機,於是再加大了輸入的天魔勁。

這個發光體實在是奇怪的緊,雖然拒怕被煉化,但是對於太魔勁卻又有種恨不得吞吸個精光的感覺。

過了半天兩方還在拉扯,但是漸漸的勝利的天平開始往葉缺這邊傾斜,終於這個奇怪的發光體光芒漸漸的暗淡,而且吞吸天魔勁的力道也小了下來,葉缺心中暗道:好險!如果再久一些就會換成我被吸幹了。

就在小劍高興著叫嚷著時,一個柔聲似水的聲音在小劍及葉缺的耳邊響起:「拜託,請兩位高抬責手放過小女子。」

「你是誰?」小劍搶先問道:「為什麼要吞噬我!」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動作依舊持續著,當然了被欺壓了那麼多年,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 可這個國家是個完全對外封閉的國家,夜司爵請了偵探去查,可忙活很久,卻連特利維亞國的門都沒摸到,沒想到,機會就這樣送入眼前了。

即便心裏已經狂喜的想要立刻應下了,可還是有絲理智,阻止了她,她裝作不解的看着Arro

:「特利維亞國?我好像沒有聽說過這個國家。」

Arro

知道自己國家完全對外封閉,很少有人知道,也理解慕夏的不知情。

「我們國家科技發達,對外是完全封閉的,你不知道很正常。」Arro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