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哎喲,打人了,打人了,開發商打人了!”鍾大偉他們吃痛,頓時倒在地上翻滾起來,口中大聲的呼喊。

裏面買房的顧客,都聽到聲音,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指指點點。

胡剛他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大家不要聽了他們的謠言。”劉波聽說了消息,趕緊從辦公室裏面出來。

不少人都看向劉波,這段時間劉波很是出名,他們都認識劉波,想要看看劉波怎麼說。

“之前我們在電子廠上面,只想蓋兩棟樓,給自己居住,沒想到他們跑過來,非要說我們開工,吵到他們了,還要我們每天補償他們一個人一百塊錢的噪音費。”

“或者直接把這裏的地賣給我們。”

劉波淡淡的說道。

諸人這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的故事。

“大家也知道,這裏以前只不過是郊區而已,根本沒有人住,不可能吵到他們,是他們非要說吵到了,然後要把地賣給我,我當時不想給噪音費,直接就把地買了,這才蓋房,沒想到他們現在,居然說便宜了。”

“真是可笑。”

劉波冷冷的說道。

“嗨,別看了,鬧事的。”

“這是看到別人掙錢了,眼紅。”

“繼續談合同吧,我這邊可以爭取到銀行的無息貸款。”

“我草,這麼牛逼?”

“呵呵,三十年貸款,只有前面五年免息而已。”

“那也不錯了。”

圍觀羣衆聽劉波這麼一說,就轉身走了。

鍾大偉他們,都傻了眼。

劉波走了過去,冷冷的凝望鍾大偉,道:“地已經賣給我了,如果你還在這裏糾纏不清的話,那我就只能報警,我有充足的證據,證明你們是無理取鬧,這種糾紛,你們來一次,就能讓你們被拘留七天,信不信?”

劉波那冰冷的光芒,帶給鍾大偉特別大的壓力,那種眼神,好像隨時都能把他給捏死一般。

鍾大偉想到那些大老闆,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他不由得有些擔心,自己這麼做,會不會被劉波殺人滅口?

這般想着,他一個激靈,連忙爬起來,一溜煙的跑了。

就連他那些個親戚,都追不上! 鬧劇結束。

圍觀羣衆散去,依舊去談購房的事情。

購房也是有很多技巧的,劉波雖然定價七萬多,但畢竟都是高樓,每個樓層的價格還是不一樣的。

而且,隨着房源越來越少,購房者就更加需要精挑細選,同時還要擔心別人搶先買了,自己挑選的資格都沒有。

房子越來越少。

漸漸的,有購房者發現,中間有一棟樓,一直都沒有出售過。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一棟樓,是劉波留着以後送給員工的。

他們直接就傻了眼。

送給員工?

你妹的,這一套房子,可是差不多一千萬啊,劉波居然這麼大方?

不少人看向坐在不遠處喝茶的劉波,有些不信,負責售樓的小姐姐就笑着說道:“你們可能不知道,最初我們沒有買地的時候,其實劉總就只是想要蓋一棟樓,給員工居住,沒想到遇到鍾大偉他們來鬧事,索性就把地買了下來,這纔有了這一片區域的樓房。”

不少人想起了之前來鬧事的鐘大偉,深深的點了點頭,不過,他們心中還是懷疑,真的有這麼良心的老闆?要知道,如果是二十年前,一個老闆如果說,房子包分配,那可能是因爲這個老闆良心,畢竟當初的房價,對於一個老闆來說,就是毛毛雨。

可是現在就不同了,這個年頭,在京城隨便一套房子都是四五百萬,那還是小戶型,稍微大點,就要上千萬了。

就如同這一次劉波他們出售的房子,其中,也是小戶型居多,四五十個平方,勉強能夠湊出兩室一廳,而且房間都比較小。

可是,那一棟留下來的房子,戶型圖他們也看過了,裏面基本都是大戶型,至少,都是三室一廳。

好吧,只能說劉波有錢。

諸人心中感嘆,心中卻是想着,以後一定要想個辦法,加入劉波麾下,不過,如今劉波這裏已經不招人了,就算偶爾招人,也是招收那些建築工人,他們可不是這個專業的,自然也只能望洋興嘆。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

劉波也看着開學的日期越來越近。

他找來萬崢還有趙小藝他們,仔細叮囑了一下,讓他們好好在這裏搞建設,還有趙小藝,因爲錢都在她的身上,所以後續怎麼使用,都是趙小藝一句話的事情。

所以,劉波囑咐趙小藝一定要慎重一點。

隨後,他出發,前往了禹城。

到了禹城,劉波第一個見的,不是還在餐廳忙碌的葉藝林,而是找到了葉祕書。

葉祕書對於劉波的到來,也用上了最高規格的接待,她坐在沙發上面,一雙小腿慵懶的踢着,因爲在家裏的關係,沒有穿絲襪,劉波一眼就看到葉祕書那小腿無比的光潔,皮膚細膩如同凝脂玉。

“非禮勿視!”劉波廢了好大的決心,才把自己的目光移開,他盯着葉祕書那絕美的素顏,說道:“葉祕書,我的東西你準備好了嗎?”

“從你生日開始,我就開始辦了,放心吧。”葉祕書點了點頭,不過,卻沒有把東西拿出來,而是看着劉波說道:“劉波,這一次你賺了一大筆錢,準備怎麼用?”

“還能怎麼用啊,繼續發展唄,看看現在那些小區,恨不得樓挨樓,我就不同了,我決定以後我蓋的房子,小區裏面必須要配備花園。”劉波平淡的說道。

“嗯,你有這份心思就不錯了,現在那些開發商,一個比一個黑心,偷工減料不說,小區裏面除了住人,連走路的地方都沒有,擁擠無比,採光率低的嚇人。”葉祕書也是笑着說道,她就是喜歡劉波這個性格,劉波心地極好,爲人善良,所知在做事情的時候,寧願自己利潤低一點,也要做到問心無愧。

而且,按照劉波這樣的想法,建設出來的小區,看上去也要美觀許多。

實際上,如果全國上下,都這麼建設的話,只怕現在國內的城市,要美觀不知道多少,但相應的,因爲綠化面積大大提高的關係,許多一線城市,都要往外擴張很大的面積。

“那你接下來準備投資什麼行業?”葉祕書開口問道,她想要先了解清楚劉波的策略,如果劉波走了彎路的話,她正好可以提點一下,反正她不想看着劉波栽了。

這一次是劉波運氣好,早就規劃好了在那邊增設地鐵線路,纔沒有出事。

饒是如此,也害得葉祕書擔驚受怕了好一段時間,生怕劉波虧損了,對以後的評分有影響。

“我還沒有想好,現在也不知道有什麼項目啊,就連搞房地產,也是突然興起的,要不是你給我那麼多錢,我都不能做到。”劉波苦笑一聲,他哪裏有什麼項目啊。

“嗯,你如果有什麼項目一定要跟我商量一下。”葉祕書點了點頭,劉波自然不會說假話。

“好。”劉波點點頭,他一臉希冀的看着葉祕書,正要開口,就聽到葉祕書說道:“好了,你先休息一下,中午就在我這裏吃吧,我買了好多菜,可是都不知道怎麼做,如果有兩個人的話,我正好可以多弄兩個菜。”

葉祕書說着,起身,邁着修長的腿,朝着廚房走去。

沒多久,廚房裏面,就傳來一股子香氣來。

劉波眨巴了一下眼睛,你妹的,那我的東西呢?什麼時候給我?

大約等了一個小時,葉祕書才從廚房裏面出來,她一身居家服裝,帶着圍裙,看上去賢惠極了,走到劉波這裏,招呼劉波過去吃飯。

劉波走過去一看,餐桌上面,蒸螃蟹,糖醋排骨,可樂雞翅,韭菜炒雞蛋,還有一個三絲湯。

標準的四菜一湯,而且,賣相也極好。

劉波連忙坐了上去,葉祕書親自動手,給他夾了一塊糖醋排骨,說道:“來,嚐嚐我的手藝怎麼樣。”

劉波吃了一口,頓時瞪圓了眼睛,這糖醋排骨,好吃的不得了,他囫圇吞掉之後,看着葉祕書,一臉的驚歎:“葉祕書,你的手藝也實在是太好了吧,我還以爲你這樣的大忙人,肯定三餐都要人服侍呢。”

“哪裏的事情,平日裏忙過了,就喜歡做點菜,這也是我唯一的愛好了。”葉祕書淡淡的擺了擺手。

“哈哈,葉祕書如此的漂亮溫柔,還做得一手好菜,以後如果誰娶了你,肯定是上輩子拯救了世界!”劉波一邊吃,一邊說着。

葉祕書聞言俏臉一紅,說道:“誰能看得上我啊,我一個月都沒有幾天沾家的。”

“總會遇到的。”劉波笑道。

吃飽之後,劉波看向葉祕書,說道:“葉祕書,我今天來的目的你也應該知道,我的駕照呢?還不給我拿過來。”

“你呀你,着什麼急,好了,不逗你了,我這就給你拿來。”葉祕書好笑的看着劉波。

她上了樓,沒多久就下來,手中,多了兩本駕照,一本是劉波的,另外一本,則是葉藝林的。

劉波可還記得,自己家裏面,還有三輛跑車的,雖然都是經過爆改,但有葉祕書在,上牌也是輕輕鬆鬆的事情,如今,他們終於上大學了,自然要開車過去,顯擺一下。

順便,也能掃除一些礙眼的人,否則誰看到劉波都來欺負一下,他雖然不怕麻煩,但豈不是很累?

如今,他如果開着蘭博基尼去上學,就算一些富二代,也不敢招惹自己了吧?

拿了駕照,劉波就準備離開了。

葉祕書叫住了他,說道:“劉波,你那兩個兄弟,還沒有來我這裏吃過飯呢。”

“哦,那什麼時候你請他們過來吃啊。”劉波點了點頭,說道。

“你這個傢伙,怎麼不懂?”葉祕書頓時氣得渾身顫抖,這個劉波,居然還裝傻了。

她直接說道:“劉波,我直接說了吧,你那兩個兄弟,我不喜歡,他們沒有資格吃到我做的飯,以後,我喜歡你能夠繼承劉治的財產。”

劉波目光,頓時凝固。

上一次葉祕書雖然說的比較清楚了,但也只是暗示而已。

但這一次,已經是說明白了,葉祕書說,她,希望以後劉波能夠繼承財產,以後,她能夠跟着劉波混。

而如果,劉波失敗的話,那一天,也是葉祕書失業的那一天。

走在路上,劉波感覺到心情沉甸甸的,就連小區外面等着的秦璃,也感覺到劉波現在的狀態不是很好,她沒有多問,開車帶着劉波,來到了餐廳裏面。

“劉總!”

“劉總來了,快裏面請。”

“我給你叫一下葉經理……”

門口兩個侍者一眼就認出了劉波,這可是他們的老闆,他們當然要認識,可不能發生以前那些笑話。

“不用了,我進去找她,順便給她一個驚喜。”

劉波擺了擺手,讓他們兩個不要亂說話,隨後輕腳輕手的走了進去。

秦璃在後面看了,說道:“劉波,你這個動作看上去好猥瑣啊,而且,看上去輕手輕腳的,實際上腳步聲大的很,要不然你跟我學武吧,到時候你正常走路,都能夠如履平地,不發出任何聲音。”

“以後再說。”劉波頭也不回,學武?那可真是累死人的事情,沒看到他現在一分鐘幾百萬上下?他有時間去學武?

葉藝林正在那邊訓斥一個新來的員工,背對着劉波。

劉波躡手躡腳的走過去,不少服務員看了,都是一臉憋笑,沒有提醒葉藝林。 “這一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後一定要記住,如果有顧客故意來找茬,說我們的盤子裏面有蟑螂有蟲子,不能跟他們爭論,而是第一時間提出要爲他們免單。”

葉藝林大聲的訓斥着,那個新來的員工低着頭,紅着臉,他只有二十歲出頭,但是在只有十八歲的葉藝林面前,卻是弱了許多,經過一段時間的鍛鍊,葉藝林身上的氣場,讓人有些承受不了。

可是,那員工依舊大膽的說道:“可是,那樣的話,豈不是有人故意來找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