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唐果認真地點頭:“好,我會認真查一查。”

不管這公司藏着什麼妖魔鬼怪,阻止她完成任務的障礙,她一定要親自剷除。

沈修染是她罩着的人,動他,得先過自己這一關。 “唐老師洛老師,馬上就到你們了。”工作人員小跑過來,拘謹地與兩人打招呼。

洛正弦含笑應了:“好的,我們馬上過去。”

總票數統計出來後,唐果看着手裏的名單眉頭倏然顰蹙起來,洛正弦覺察到她情緒突然變化,低聲問:“怎麼了?”

“這票數……”

洛正弦看了眼手上的卡片,臉上的笑容也垮了下來。

“沒有沈修染?第一名是,莊耐?”洛正弦轉身看向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員,責問道,“節目組總監製呢?”

“洛老師,你有什麼事嗎?”一個掛着銘牌,帶着口罩的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地問道。

“總監製在哪兒?你們導演呢?你們這比賽是怎麼回事?比賽講求的是公開公平公正,你麼這票數明顯和之前網上投票的結果天差地別……”

“洛老師,你別生氣。”那名工作人員拿着平板,將投票截止時間的數據找出來,將平板遞到洛正弦手中,“這是最終投票結果,我們也是按照網上的數據來的,莊耐的票數是187654321票,是總票數最高的選手。”

“沈修染的數據呢?調出來我看看。”唐果面色肅冷,扭頭指着一個戴眼鏡的工作人員,“立刻給我弄檯筆記本電腦,馬上送過來。”

洛正弦將平板還給工作人員,奇怪道:“你借電腦幹嘛?我們馬上就要上臺了。”

“不上了。”唐果冷哼了一聲,盯着從後面擠過來的負責人,態度強硬道,“你們跟金立老師協調一下,讓他暫時上臺頂一下場,爭取三分鐘時間。”

“不行,這絕對不行,唐老師……”

“我懷疑節目組數據作假,你們如果想順利進行下去,查數據。”

“這怎麼查?”負責人臉色青黑一片,聲音也帶着怒氣,“唐萌,你和我們是簽了合約了,按照合約,你有責任履行你的工作義務。而且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們節目組數據造假?”

“你不是想要證據嗎?”唐果看着一旁遞過來的電腦,冷笑道,“我給你找啊。”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洛正弦一臉的匪夷所思。

唐果將電腦往旁邊的箱子上一放,偏頭看了眼負責人:“剛好,我計算機學得還不錯,查個數據作假還是遊刃有餘的。”

負責人腦門驚出冷汗,看着她眼底的冷厲與寒意,有一瞬間忘記要怎麼還嘴。

現場氣氛冷凝,洛正弦環臂雙手背在身後,彎腰看着她操作電腦,一臉吃瓜看戲的嘴臉,好奇地問:“你還會電腦啊?你大學學的計算機嗎?厲不厲害啊,感覺這種專業人才混娛樂圈很少見啊……”

洛正弦的話是真的多,中年男人八卦之心堪比街道辦大媽。

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唐果的手上,和那塊不大的屏幕上,只是短短几十秒鐘,電腦屏幕上就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劃過無數的代碼符號。

那雙素白纖細的手在鍵盤上飛快的跳動,讓人把握不住節奏,卻偏偏生出一種她在奏樂的美感。

“我靠,好快的手速!”一旁帶着眼鏡的青年張大嘴驚歎。

“這……專業的吧?”

“廢話,不是專業的能立刻黑進後臺調出這麼多數據?”

“黑進後臺?”有人呆若木雞,“她什麼時候黑進後臺的?”

話音剛落,唐果已經調出莊耐的投票數據,然後飛快地鎖定了刷票的那段程序代碼。

“你們要的證據。”

唐果讓開身體,將數據放大:“投票通道關閉是十點二十分,這是晚上十點十九分二十一秒的投票數據,莊耐當時排名第三,票數146531273票,沈修染排名第一,票數195403758票。你告訴我,短短39秒的時間,莊耐的粉絲是怎麼憑空給他投了四千多萬票的?爲什麼沈修染的票數在這短短39秒內,從一億九千多萬的票數,跌成了現在的一億兩千萬票?”

“我還調出了網頁上公佈出的實時數據顯示,在到達一億票後,莊耐票數增長三票,沈修染的票數纔會增加一票,你們告訴我,這如果不叫數據造假,該叫什麼?”

“變魔術嗎?”

嘲諷的聲音,讓負責人猶如被扇了耳光般,火辣辣的疼。

唐果安靜地立在那裏,似乎所有光芒都匯聚在她身上,周圍一片譁然。

後臺已經有人開始在拿着手機錄影,負責人看到立刻偏頭暗示身邊的助理去刪除,唐果指尖有一搭沒一搭地叩在箱子上,冷冷地看着沉默的節目組負責人,眼底是毫不遮掩的譏諷。

“所以,是你們自己停下來,還是我幫你們停下來?”

“數據造假,流量造假,如果申報監管部門,後面會有多少麻煩,你們應該很清楚……”

“這事情並不是我們在主導。”負責人臉色十分難看,咬牙狠狠地說。

唐果將證據保留下來,隨手上傳到自己的雲端,“啪”的一下合上電腦。

“那就讓主導造假事件的人來找我談啊,三分鐘是給你們準備的,不然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也很期待。”

堂而皇之的威脅!

簡直不把節目組和投資商放在眼裏。

人羣中有幾人面面相覷,唐果早已洞察,這麼惹人懷疑的結果,以及這麼劣質的造假手段,節目組中層領導不可能一點都不知道,只能說……都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文娛這一塊,監察督導本來就沒有其他行業那麼嚴格,但是如果明擺的證據出現在監督部門,絕對是要殺雞儆猴,以儆效尤。

之前一直和唐果對峙的男人掃了唐果一眼,很快就做出了抉擇。

“你,去和金立老師協商一下,跟其他組的負責人溝通,爭取十分鐘時間。”

吩咐完任務後,男人陰冷的目光落在唐果明豔的面容上,很快將眸中的陰鷙藏住:“我馬上聯繫總監製,唐老師請稍等。”

唐果對於他陰冷如毒蛇般的目光視若無睹,只是輕蔑地將嘴角扯起一點弧度,神態自若地擺了擺手:“那我就在這裏,靜候佳音。”

最後四個字,一字一頓,咬字清晰。

洛正弦見負責人離去,忍不住爲唐果擔憂:“你何必呢?沈修染不是你前任嗎?爲了前任得罪節目組,甚至是背後的資本……值得嗎?”

“前任也會變現任的。”

唐果單手叉腰,理直氣壯地辯駁。 洛正弦嘴角一抽:“所以……你們複合了?”

“哼,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唐果低頭撥着自己今天剛做的美甲,漫不經心地聽着周圍議論紛紛。

她的人,只能她欺負。

什麼貓貓狗狗都敢上來踩一腳,真當她沒脾氣沒手段的嗎?

棗棗軟乎乎的聲音又突然響起:“防過了人氣下滑,沒防住數據造假,哎!”

那聲嘆息讓唐果忍不住想笑:“嘆什麼氣!有我在,這些狗東西最後一塊遮羞布我都能給他扒下來!怕什麼?”

“還好你是職業大神,不然這情況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唐果搬了個箱子坐下,忽然問:“你說沈修染現在做什麼呢?”

“現在肯定忐忑地等待比賽最終結果唄。”

“如果他知道因爲節目組的手段沒能成團,又會做些什麼?”

棗棗靜默了兩秒鐘:“不知道,雖然他是男主,但卻有自己獨立的人格,只是礙於作者的支配纔不得不走規劃的路線。劇情完成存檔,重新開啓後,有你的干預,他只要不死亡,就是一個完整的人。”

“我還以爲在你們這些系統眼中,這些位面的原著人物都是一組組數據。”唐果唏噓不已。

“我以前的確是這麼認爲的,到現在還有很多系統也是將位面中的角色當做數據,但是我們一起走過那麼多世界,我也被你升級改造了很多次,擁有類人的思維能力,所以現在偶爾會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他們,其實他們和真實的世界中的人沒什麼太大區別。”

“身處其中,有血有肉。”

唐果靜默不語,她以前進入管理局,只是單純地想退休,找個好玩的地方養老。

以前對待位面中的人物,並不在意他們的生死,只要和任務無關,她不惜用冷酷的手段。

但是一點點被裏面的人物感情所牽動,慢慢開始站在角色的角度去思考,她發現自己似乎也有了感情,不再是冷冰冰,漫無目的的一個人。

這份工作,教會了她很多東西,如果不是高奈那個意外,她會一直做下去。

*

“唐老師,監製和導演請你去休息室談。”

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氣喘吁吁地跑過來,氣兒還沒喘勻就着急開口。

唐果擰開之前洛正弦遞過來的礦泉水,把水遞到他面前:“跟我說說,休息室裏還有誰?”

“沒,沒了。”小夥子眼神閃躲,耳尖因爲她的直視紅彤彤的。

唐果左手撥了一下耳發,風情萬種地對着他笑了一下:“真沒了?”

棗棗沒眼看,乾脆閉上了電子眼。

色/誘啊,真無恥。

她反手將電腦夾在臂彎,踩着高跟鞋垂眸看了眼鞋跟,想着一會兒若是被挾制了,用高跟鞋做武器能不能把對方撩倒。

在她轉身快走出走廊時,那個小夥子追上來,小聲提醒道:“小心。”

唐果右手比了個OK,笑盈盈又自信滿滿地朝着休息室走去。

洛正弦有些擔心,本想跟着去,卻被身邊的工作人員拖住,他下意識覺得不妙,臉上掛着職業假笑,折返回自己的休息室給助理打了個電話,讓人立刻去找沈修染。

既然唐萌是爲沈修染出頭,那就該他去救人啊。

一個有黑幕的垃圾比賽而已,難道出道位比堅定維護自己的前女友更重要嗎?

洛正弦堅決不承認自己吃瓜看戲的心理,掛斷電話後就開始刷微博。

剛剛後臺那麼多人,肯定有人會走漏消息的。

估計節目組不敢正面搞人,但防不住背後各種陰險的小動作。

還有,那個莊耐……到底什麼來頭?

唐果站在休息室門口,看着緊閉的房門,揚脣邪肆一笑,“哐當”一聲霸氣推開了門。

屋內的人嚇了一跳,唐果捂着嘴露出驚訝的神色,不好意思道:“抱歉,手滑。”

總監製霍虹坐在沙發上,擡眸平靜地看了她一眼,輕笑着說:“小唐啊,趕緊進來吧。”

“霍總監,好久不見呀。”

唐果自來熟地走到單人沙發邊落座,彎腰將腳上的高跟鞋脫下,把那雙亮晶晶的,獨一無二的高跟鞋擱在桌面上,不疾不徐道:“不好意思,穿了一晚上了,腳疼。”

“沒關係。”

霍虹面不改色,她是個老辣的監製,娛樂圈裏陰陰陽陽的人多了去了,各種奇葩不說見識過全部,但絕對沒少遇見過。

唐萌見面就脫鞋,擺明了沒將她放在眼裏。

關於唐萌,她也聽過不少消息,有人說她背靠唐氏集團,也有人說她冒充唐氏集團千金,在娛樂圈裏圈錢騙流量。

衆說紛紜,沒有一種說法得到她的公開承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