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唐玉此刻已經鼻青臉腫,身上的疼痛都快麻木,又是一塊石頭砸在身上,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百塊了。

古仙雲也好不到哪裏去,一手提着唐玉,一手還要揮擋山石,還要一邊提放萬古魔蛇的襲擊,又要一邊駕馭飛劍。此刻已然香汗津津。

就在剛躲開一塊掉落的巨大山岩之後,猛然發覺一道凌厲的勁風傳來。一把推開唐玉,還沒等轉身,便覺一股大力涌來,背後一陣劇痛,古仙雲瞬間摔飛了出去。空中連噴幾口鮮血,臉色更加蒼白幾分。

唐玉這一下摔的七暈八素,還沒等爬起來就見萬古魔蛇遊向古仙雲。心中頓時一陣驚慌,這麼美的女子要是被一口吞下去,還不定變成了什麼。

觸目只見古仙雲手撫胸口,嘴角不住的溢血,小臉一陣悽慘,跌坐在地上,好似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

如果剛纔不是因爲自己,她也不會如此。

這時,只見古仙雲幽怨的看了唐玉一眼。說道:“咱們兩個這下兩清了,誰也不欠誰。”說完,閉上眼睛好似已經任命。

驀然間,唐玉不知道爲何胸中竟然燃燒着一把怒火,怒焰滔天,恨不能將自己吞噬掉。就在萬古魔蛇遊近古仙雲身旁的時候,唐玉竟然一下發了瘋般的跳在萬古魔蛇身上撕抓捶打。

萬古魔蛇頓時被唐玉激怒了,千百年來還從來沒有一個小東西敢在自己身上這般的“手舞足蹈”。蛇頭猛烈一揚,頓時將唐玉拋飛。

唐玉直挺挺的跌落在古仙雲的身旁,差一點沒背過氣去。

“你快走吧,不要管我。”古仙雲看着和豬頭差不多唐玉忍不住說道。

唐玉一下翻身爬起來,身上雖然疼痛,但是這些和折磨自己那麼多年的痛苦來比,實在是小菜一碟。今天已然就是九月初九,那麼就在這生命最後一刻讓自己堂堂正正的像個男子漢一般離去吧。

唐玉沒有理睬古仙雲,而是指着自己對萬古魔蛇說道:“看見沒,想要傷害這個女子,先吃了本公子。”

古仙雲聽到唐玉這番話,本來死如枯井的心中頓時掀起滔天巨浪。

魔蛇似乎能夠聽到寒玉在說些什麼,眼中綠芒一閃,蛇吻大張着吞向唐玉。同一時間,唐玉忽然慘叫一聲倒在地上,只見唐玉身上瞬間佈滿血絲,臉上好似鋪了一層鮮紅的蜘蛛網,肌膚似乎都要裂開似的。整個人通紅滾燙。

萬古魔蛇也是一呆,對於唐玉突然這個樣子,也是不敢貿然下口。只是離得稍微遠了一點在仔細認真的打量着。

唐玉在地上來回翻滾嚎叫,地上不少的山石都已經被撞碎,衣服都已經被扯碎。整個人好似通紅的火炭一樣。

“唐玉,唐玉,唐玉你怎麼了?”古仙雲也不明白,怎麼唐玉突然之間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唐玉一邊滾,一邊撕扯,忽然間身形暴起。一下撲到萬古魔蛇的身上。或許就連萬古魔蛇也沒想到,唐玉竟然還有這份毅力。

對着萬古魔蛇的身軀就是一陣瘋狂的撕咬。頓時,萬古魔蛇那堅硬的鱗甲被唐玉撕扯下一片。

霎那間,整個山谷響起了萬古魔蛇那憤怒的慘叫聲。唐玉緊抱着萬古魔蛇的身軀,不管它怎樣的翻騰,就是不鬆開。下口也越來越狠。其中更是吞了不少蛇血,那些被唐玉接觸的地方更是變得焦黑一片,隱隱還有一絲糊味。

萬古魔蛇慘烈的嘶叫着,無奈這個時候唐玉竟然變得力大無窮。突然間,萬古魔蛇一個躬身,一下將唐玉摔飛。來不及多看,一頭鑽進來時的那個地洞之中。

古仙雲驚叫一聲,被唐玉壓了個正着。推了幾推,發現此刻自己竟然渾身乏力,根本就推不動唐玉,而這個臭男人這個時候竟然昏睡了過去。

【別忘了收藏兄弟們·····】 唐玉上身**的壓在古仙雲的嬌軀之上,此時兩人的姿勢十分的吻合!古仙雲一呼一吸之間,高聳的玉峯都能感覺到唐玉那不算堅實的胸膛緊壓着自己。此刻就連古仙雲自己都是面色潮紅,身體滾燙。

這個臭男人竟然一天之內連抱自己兩次,這次竟然緊壓着自己。有心將他推開,可是無奈自己此刻內息紊亂,根本就使不出一絲力氣。只能先暗自調理一下。至於這個臭男人對自己的所作所爲日後再行計較。古仙雲根本就沒有考慮唐玉爲什麼會這樣。

東方漸漸的露出了魚肚白,一輪紅日徐徐自海面升起。

斷腸崖下依舊是黑暗一片。

“古師妹••••••”

斷腸崖下掠過一道藍芒,一青衣人腳踩一柄深藍色的長劍疾速的飛馳而來。正在運功調息古仙雲聽到這聲叫喊,無疑是一聲炸雷。

“古師妹!”來者一聲驚叫,瞬間落到了跟前。隨即注視到壓在古仙雲身上的唐玉。眼中滿是怨毒。

男子瞬間暴怒,一把上前單手抓起還在昏睡中的唐玉,口中大叫:“畜生。”說着就與摔飛出去。

古仙雲此刻羞怒交加,急忙嬌喝道:“楚師兄,不要!”

古仙雲的話非但沒有阻攔到楚步凡,反而更加的激怒了他。單臂一揮,“轟隆”一聲,唐玉砸在了山壁之上。強大的碰撞力頓時讓唐玉的傷勢再次增加幾分。

楚步凡單手一招,藍芒一閃,長劍霎那間出現楚步凡身前。

“楚師兄不要,他不是壞人。”

見到古仙雲竟然這樣的維護這個人,楚步凡心中猛烈的一陣抽搐。

“楚師兄,你聽我說,如果不是這個人的話我早就死了,現在我們必須要馬上返回仙門,請求師傅救治這個人。”

天空中一柄巨劍在緩緩飛行。

楚步凡斜眼瞥了一下躺在劍上面若豬頭的唐玉,鼻中輕哼一聲。

古仙雲聞聲柳眉微微一蹙。低頭審視了一下唐玉並沒有說話。

楚步凡見到古仙雲一門心思全在這個豬頭男身上,完全不理會自己。心中頓時騰起一團怒火。腳下不自覺的加快了幾分。

強大的氣流頓時衝的唐玉喘不過氣。

楚步凡心中暗暗得意:“看你還不死。”

古仙雲明知楚步凡故意所爲,常人根本就承受不了這樣的風力。是以轉過身將唐玉頭部抱在自己懷中,爲其遮擋風力。

這下更是直接惹怒了楚步凡,兩人在仙化門可是二代弟子中的翹楚。一隻以來楚步凡都對古仙雲頗有愛意。可是古仙雲好似根本就感覺不出,依舊冷冰冰的樣子。

楚步凡冷哼一聲,飛劍的速度更加迅速往前衝去。一路上楚步凡都沒有在扭頭。

青化山位於靈真大陸正南方,由七座主峯相連而成。這裏羣山連綿,峯巒疊嶂,劍峯千仞,溝壑奇幽。更爲重要的是靈氣充沛。

仙化門坐落於青化之巔。

浩天峯由仙化門門主古道清親自坐鎮。此時,正是晨起練功吐納的時刻,只見浩天峯前練武坪的青石地板之上,到處都是坐滿了長門弟子。人數衆多,約有兩千餘人。人數雖然不少但是卻是坐列的井然有序。每一個弟子都是認真的閉目吸收着周圍充盈的靈氣。唯恐一不專心落在別人後面,是以任何一個弟子誰也不肯鬆懈。

仙化門乃是強者爲尊,只要你修爲過高,那麼在仙化門就會具有一席之地。同樣如果你在仙化門修煉個十幾二十年還是絲毫沒有進展的話,不用別人冷眼,你自己都會呆不下去。

藍光掠過長空,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印痕。

浩天峯正殿之前,古仙雲使勁兒支撐着唐玉的身形。見到唐玉整個身軀都壓在古仙雲那動人的嬌軀之上,楚步凡真恨不得一把將唐玉掐死。

當下十分不情願的上前一把自古仙雲手中搶過唐玉,一隻手提着唐玉的衣領拖進正殿。

正殿之中,仙化門除了掌門古道清不在之外,其餘六大主峯首座全然在場。這樣的場面實屬難得。幾個人隱約正在談論着什麼。古仙雲和楚步凡一進來,幾人登極轉目望來。

兩人也是嚇了一跳,實在沒有想到今天正殿之上竟然有這麼的大人物。

本來嘛,古仙雲只是跟着楚步凡進來,畢竟人家是長門的二代傑出弟子。進來後見到楚步凡明顯的一愣,知道事情不妙。

長門古道清的師弟道崎長老看着自己這個平時裏十分寵溺的弟子這次失了禮數。臉色故意平淡的問道:“回來了。”

楚步凡急忙躬身施禮:“是的,師傅!”

天閣峯首座楚天舒面上也十分不好看,見到自己兒子在衆人面前竟能面不改色,心中卻是一喜。

轉而衆人的目光落向了楚步凡手中提着上身**的唐玉和後面的古仙雲。尤其是紫薇峯首座紫薇長老。這個修真界的奇葩,自從百年前師尊爲救她身亡之後,她也就一直冷冰冰的,唯一能夠讓她掛心的就是自己的那兩個徒兒。此刻見到古仙雲一臉倦容,渾身襤褸。頓時一驚。

“雲兒,你這是怎麼了。”雖然紫薇長老故做鎮定,但是依舊可以聽出她很是擔心自己的這個徒兒。

“回稟師傅。徒兒沒事!”說着眼光望向了唐玉。

紫薇長老見到自己的這個徒兒今天言行舉止有點怪異,隨即將眼光也瞄向了楚步凡手中的唐玉。

“師傅,你們快救救這位公子吧,如果不是他弟子這次就真的回不來了。”古仙雲見到正殿中的師叔們並無詢問之意,急忙求道。

紫薇長老,柳眉微微一皺。不得不說這實在是個長相極美的女子,不知道的還以爲雙十年華。

“雲兒慢慢道來,莫急!”紫薇長老雖然今天很奇怪,爲什麼自己的這個徒兒今天一該往日的冷豔,但還是給她吃了一記定心丸。

“師傅求求你,快些救救他吧。在晚就來不及了。他已經昏迷了一夜都沒有醒來了。我觀他氣息愈來愈弱,想必此刻已經十分危險了。”

紫薇長老聞言心中一稟,立刻飛身向前。一把搶過楚步凡手中的唐玉,讓其平躺在地,單手爲其把脈。

只見紫薇長老的眉頭微微一蹙!頓時古仙雲的心中一緊。

“師傅,是不是••••••”

“快隨我走,再晚半個時辰就無救了。”說完也不理會正殿之中的其他首座。單臂一揮化作一道光芒裂空而出。

楚步凡面色不改,心中卻是恨到了極點。自己竟然陰錯陽差的救了他一命。

紫薇峯乃是仙化門的一個弱勢羣體,人數自然也不在少數有七百多人。只是這裏每一個弟子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她們全是女子。

紫薇峯,丹藥房中。

古仙雲直直的看着師傅,只是半個鐘頭過去了也不見師傅有任何的施救之法。不覺的緊張萬分。是不是師傅不準備施救?

“說說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古仙雲嚇的也不敢隱瞞,急忙簡略的將事情的大概敘述一遍。

紫薇長老聽完嘆了一口氣才道:“此人的體質十分的怪異,我不施救是因爲他要不了多久就能醒轉過來。自你所述他受了重創,但是此人的生命力十分的旺盛。而且體內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奇異,一時間我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真的••••••”古仙雲頓時驚喜交加,完全沒有聽明白師尊的意思。

見到古仙雲高興的樣子,紫薇心中一動。

“你說怎麼處置這個人?”

古仙雲一愣,想不到師傅竟然會這樣的問,當下故作灑脫的說道:“師傅你看,他是徒兒的救命恩人。你也說過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更何況她可是救了你寶貝徒兒的命。你看是不是就••••••”

紫薇長老看見自己的這個寶貝徒兒竟然一反常態,完全沒了往日裏的那些冰冷的氣質,不由擔心說道:“不如怎樣?難不成讓他留下不成?紫薇峯上可是全部都是女弟子,這一點你不會不知道吧?”

“師傅,你看他可是對你的徒兒有救命之恩吶,我們修道之人講究的可是大圓滿,如果你讓徒兒欠下這麼一大樁人情債,師傅你可讓徒兒怎麼還吶?”

紫薇長老看來是寵愛古仙雲的過頭了。小徒兒實在是讓人頭疼,就這個徒兒還能讓自己頗爲放心,只是經常的惹事也極爲的讓人不省心。

當下只見其眉頭一攏,嘆道:“只是我們這裏從來沒有男弟子,這麼收容一個男子讓爲師情何以堪。”

古仙雲頓時心中一喜,暗道有門,當即說道:“師傅你忘了,我們的藥園子自今還沒有尋到一個合適的弟子,前幾天你不是還說,靈藥一直丟失,姐妹們都不敢去,你還吵着要向長門要一個男弟子看管呢,這事你怎麼就忘了呢?”

“你這死丫頭,是在說爲師老糊塗不成?”任何一個人都不敢想象這麼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竟然會說出這麼一番話。

“那裏啊,師傅你漂亮的正緊呢,徒兒都自愧不如。”古仙雲一把攬住紫薇長老的手臂搖晃着說道。

古仙雲的這番話着實管用,只是不大會兒,紫薇長老的臉色便被一成愁雲遮住。輕聲道:“有空去看看你的師妹。”

本來還在糾纏的古仙雲頓時一驚,連忙道:“心依怎麼了?她不是••••••”

“咳、咳、咳、咳••••••”一陣連續的咳嗽傳來。唐玉逐漸的睜開眼。

入目是兩張美到極致的臉龐,女人能夠長成這樣真是足以自傲了。

古仙雲見到唐玉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師傅,眼睛一眨也不眨,頓時急道:“師傅你看他,是不是被打傻了啊?”

紫薇長老,明眸流轉,只是一眼,唐玉就感到凍徹心扉。頓時完全醒轉過來。急忙坐起來。

【收藏,鮮花。別忘了哈··········】 【新書求支持·······收藏+鮮花!】

紫薇峯後山的藥園之中,唐玉恍如做夢一般。不止是因爲兩女的容貌。而是此刻赫然已經過了午時三刻。想不到自己竟然還能活着。而且今天那種情況再也沒有發生。好似做夢一般,唐玉使勁擰了自己一把,頓時疼的他一個激靈。看來此刻自己果然就身處仙化門了。這可是靈真大陸上五大仙門之一,普通人就是擠破頭都別想進來。

待兩人走後,紫薇長老精美的臉上一陣得意,剛纔在浩天峯幸虧自己極致,即沒有下功夫,又讓人覺得自己的修爲高深莫測,又給自己的藥園中找來一個看守弟子。只要自己沒事的時候指點他那麼兩下,保證他服自己管教。

藥園中只有兩間小草屋,一間是個簡單的臥房,一間是做飯和擱置少量雜物的地方。對於這樣的一個地方唐玉很是滿意。每次看到園子中那花花綠綠的草藥,就格外的心曠神怡。

藥園無疑是靈氣最爲充盈的地方,唐玉不但覺得自己神清氣爽之外,就連那原本腫脹的豬頭也迅速恢復過來。恢復了廬山真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