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唰…!!

一句話。

瞬間,激怒了在場的所有打手…!!

在場的打手,此刻神色冷戾猙獰,抄起武器,朝着秦蒼穹襲殺而來…!!

已經很久沒人,敢這麼放肆了!

一瞬間。

腳步聲凌亂!

「殺…!!」 周圍的修士,看到林北要給顧白昀治傷,都是自覺的扭頭走開,楊倩隨手砍掉幾片巨大的葉子,遮住三人的位置。

林北解開顧白昀的腰帶,伸手一扯,就把她那件牛仔短褲扒了下來。

顧白昀的腿,修長勻稱,帶有青春氣息的白嫩,別有一番風采。

黑血已經蔓延到顧白昀膝蓋的位置,黑青色的小腿跟白嫩的大腿形成強烈的反差。

林北用手掌握住顧白昀的大腿,兩根銀針快速封鎖住經脈,不讓毒血繼續蔓延。

顧白昀臉紅的快要滴出血來了,從小到大,她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輕浮的摸過大腿,而且這次摸她大腿的人,還是跟她們顧家有仇的人。

儘管林北這是為了救她,顧白昀依然羞憤不已,想要把林北殺之而後快。

楊倩握住顧白昀的小手,安慰道:「你這傷,交給我還真治不了,林北的靈力中有陽龍之力,可以祛除巨蛇毒液殘留的陰毒,如果是我出手的話,哪怕是把毒液逼出來了,也只是能保住你這條命,這條腿說不定就廢了。」

顧白昀聞言點了點頭,但還是一臉羞憤的看著林北。

林北不管顧白昀的眼光,一根銀針扎在顧白昀的膝蓋上,接著運轉靈力,將她腿中的毒血逼到小腿中。

緊接著,林北又掏出銀針,將小腿中的毒液逼往腳踝處。

林北解開顧白昀的鞋帶,隨後又把顧白昀的襪子脫掉,漏出她白嫩的腳掌。

此時顧白昀體內的毒血已經盡數被逼到腳上,林北一根銀針扎在顧白昀的腳掌上,雙手握住顧白昀勻稱的小腿,用氣機逼迫毒血從腳掌上順著銀針流出。

顧白昀的小腿已經恢復知覺,林北兩隻大手握著她的小腿,感覺就像是炭火在炙烤一般。

林北那充滿男性氣息的味道,充斥著顧白昀的周身,讓她剛剛有些清明的神志又再度變得模糊起來。

毒血順著銀針緩緩流出,林北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將毒血滴入瓷瓶中。

顧白昀紅著臉啐道:「變態,摸人家的腳就算了,還要收集從我身上流出的血。」

林北臉一黑,雙手加重力道,「這些毒可是練氣六層妖畜的,就這麼留在地上,你是想把這個靈潭給污染的不能用了?」

顧白昀紅著臉哼了一聲,扭過頭去不說話了。

林北手上力道不減,不一會就把毒血全部逼了出來。

顧白昀在楊倩的攙扶下,慢慢站了起來,試了試腿腳還很靈活后,顧白昀恢復了往日的神采。

「我胡漢三又活過來啦!」顧白昀說這話,注意到林北的目光還停留在自己的腿上,羞怒道:「你!轉過去!我要穿衣服!」

林北撇撇嘴,默默轉過身。他是為了看看顧白昀的腿有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絕對不是因為她的腿又白又細又長,所以多看了兩眼。

這邊治好了顧白昀的傷,外面的練氣中期三人也商量好了如何分這大蛇的屍體。

練氣六層的蛇,不能說渾身都是寶,那也是有不小的價值的。

這一身的肉,蘊含著澎湃的靈力,只要稍做加工,就是很好的靈食,吃了可以增進鍊氣期修士的修為。

其餘的像是蛇皮蛇頭,不少部位都可以煉製成武器,用處頗多。

杜川捻著鬍子,提議道:「林北小友傷了這畜生,我們才有機會擊殺他,理應拿走蛇頭。」

眾人點點頭,表示都沒有異議。

林北剛剛確實是作用最大的一人,此時在眾人心中也有了一定的重量,不會有人會搶他的戰利品。

看到眾人滿意,杜川又說道:「顧姑娘剛剛充當誘餌,還挨到了大蛇的兩次攻擊,那蛇尾這一段,就歸她了。」

杜川拎著齊眉棍一指,在大蛇身上畫了三分之一的的部分。

顧白昀有些憤憤,明明自己受傷最重,卻只得到最細的那部分身體,就算是有三分之一又怎麼樣?

然兒還沒等她開口,林北就率先表態,道:「我同意。」

眾人也都沒有異議,杜川點點頭,繼續說道:「我們三個打配合,也算是出了一點力,這剩下的蛇身,我三人每人拿四分之一,然後由眾人分這最後的一點。」

那些圍觀的眾人喜出望外,他們沒有做什麼實質性的工作,居然也能分得一小段蛇身,雖然不多,但也足以讓他們的修為再向前一步了。

顧白昀拉著林北,憤憤道:「你剛剛為什麼攔著我?讓我才分到這麼一點!」那個女人驚魂未定之下,猛然聽到了高寒的聲音,這才恢復了一些神智,「嚇,嚇死我了……真是,太可怕了。」

「女士,那個,您先冷靜一下,給我講講剛才是怎麼回事吧。」

這位女士頓了頓,看著高……

《不裝了,我有五個天仙姐姐!》第34章有貓膩 無盡之海,又稱死亡之海。

因為磁場原因,任何船隻進入這片海域,羅盤將變的一無是處。

加之常年都不會消散的迷霧。

正常之人別說進入了,哪怕經過,也寧願繞一大圈。

為的就是預防其中迷霧突然擴散。

當然這樣的地方,曾經也引來了無數的冒險家。

只是後來隨著一批批人進入其中探險者,一個接一個無音訊之後。

這片海域便徹底成為了公認的死亡禁區。

所以當南宮經略提起這片海域,眾人才有這麼激烈的反應。

「諸位請稍安勿躁。

我南宮經略雖然說不上聰明,但至少不傻。

若是沒有把握,我怎麼可能帶著大家一起去送死。」

說著他便讓手下端上來了一個半米高的大箱子。

而當箱子打開的一剎那。

在場眾人瞬間身軀一顫,而後目光也變鋥亮。

「這,,,,這是狗頭金?」

「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狗頭金。」

「這是真的假的?」

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在場很多人,此時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狗頭金其形似馬蹄,故而又稱馬蹄金。

當然最重要的便是狗頭金的成型原因。

只有附近蘊含金礦,才有可能形成這種馬蹄金。

當然其體型之大小,一般的也反映出金礦大小。

如同眼前這牛頭大小的馬蹄金,其周圍的金礦必定龐大到超乎眾人的想象

一時間,場面寂靜無聲。

唯一能聽到的便是眾人粗重的呼吸。

而南宮經略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未等眾人提問,他便口解釋道。

「我的運輸隊,也算是機緣巧合,發現了這個地方。

此島與島周圍的海域,我這裡暫且稱之為,空島與寒陵洋。

而這快馬蹄金,便是他們從空島中發現的。」

「至於這寒陵洋,不僅水質純凈的超出常人的認知。

更重要的是的,水下的海產資源更是豐富無比。」

當他話音落下,一條長達近四米的銀色大魚,便被手下推了上來。

「這是銀雪鱘?」

「怎麼可能,這種魚怎麼可能長到這麼大?」

「好像,世界上已知的最大銀雪鱘,才兩米半啊。

這最都快有四米了吧。」

身處島嶼交錯的倭國,大多數人的主要收入便是來自於這水產行業。

而對於海洋中,珍惜食用魚類,他們自然熟悉萬分。

而銀雪鱘更是珍品中絕品。

一般一條長到超過一米的銀雪鱘,價格便不下百萬。

這還是的取出其中魚子醬的情況下的價格。

而這銀雪鱘魚子醬,可是頂級的食材,價格更是黃金的數倍。

想當年,那條二米五的完整銀雪鱘,拍賣價便是六千多萬。

如今眼前這條銀雪鱘已經無法用金錢所能估量了。

正台之上。

南宮經略看著眾人震驚的模樣也是自得一笑。

「諸位,這條銀雪鱘已經冰凍保存了已經一個星期了。

若是大家不嫌棄它不新鮮的話,不妨大家一起嘗嘗鮮?」

這……….

此言一出,瓜田家族的理事趕忙開口到。

「南宮先生,這未滅有些暴殄天物了吧。」

「無妨,無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