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啊……”葉秀珠一下子吐出一口血。這就是兩人的差距。

青藍看着倒地吐血的人,臉上升起一層薄怒:“葉秀珠,你真是無可救藥!”如果不是她顧忌同門之誼,此刻倒地的就是一具屍體了。

而這時,馬秀真跑了過來,不可置信地看着葉秀珠,剛纔發生的事情她全部目睹了,沒想到葉秀珠竟然是這樣的人。

“青藍,你受傷了!”馬秀真小心翼翼地幫她清理傷口。

青藍看了一下,發現手臂上還是被她的劍傷到了。她將手從馬秀真手中解救出來,冷然道:“師姐,我沒事,你將葉秀珠帶給師父處置吧。”

處理葉秀珠的過程青藍沒有參與,倒是其餘幾個師兄妹參與了。第二天,葉秀珠就默默下了山,峨眉派再也沒有這個人。

總裁求放過:惡魔的移情妻 山中只一日,世上已百年。

時間一晃而逝,很快便是第二年春天。峨眉山上的雪融化了,桃花開了。而峨眉派的三英四秀也在江湖上闖出了不大不小的名頭,特別是蘇少英,直接被看做獨孤一鶴的繼承人。青藍卻始終沒有下山。如此一來,實際上的四秀只有兩秀在江湖上現身。

這日,青藍和獨孤一鶴對戰,使得是刀劍雙殺,青藍皺眉道:“師父,刀劍雙殺應該有很多漏洞,還需要彌補。”

獨孤一鶴老懷大慰:“藍兒,你果然聰明,這些是你的師兄師姐都沒看出來的。的確如此,這刀劍雙殺並不完整,需要進一步的摸索,否則一旦被人摸到漏洞,便再無迴轉餘地。”

青藍點頭:“的確,看來師父還需要繼續努力。”

獨孤一鶴聽到她這麼一說,也就明白她真的沒有要繼承刀劍雙殺的意思,不由得有些失望。

春天到了,百花開了,青藍難免想到那座開滿百花的小樓和那個走到哪裏都會溫暖人心的男子,不知他現在可還好?摸着手裏的請柬,她輕輕地笑了,看來他果然沒有將她忘記。

江南桃花堡堡主花如令的六十大壽,邀請了江湖衆多的武林豪傑,其中就包括獨孤一鶴。這一次去賀壽的人是青藍和蘇少英。

桃花堡內桃花開,鮮花滿樓離那裏不遠。

青藍和蘇少英來到江南時早了幾天,彼時花滿樓還未回府,他們也暫時在城內找了一間客棧住下。和蘇少英說過後,青藍便獨自去了百花樓。

江南三月,草長鶯飛,更別提美麗的百花樓了,還未走近便問道一股濃濃的花香,更有玉峯忙着採蜜的“嗡嗡”聲,青藍嘴角一勾,看來他將玉峯照顧得很好。

百花樓的大門依然開着,青藍慢慢地走進去,一身青衣立刻融入到綠葉中。花滿樓正在給花兒澆水。

感覺到響動,花滿樓轉過頭來,露出如玉般溫潤的容顏。他的脣邊揚起大大的笑容,顯然對於某人的到來是極爲開心的:“青藍嗎?”語氣帶着不確定。

青藍上了樓,腳步聲雖然輕盈,但卻讓花滿樓肯定了來人的身份,心情更好了。

“怎麼過來也不說一聲?”花滿樓狀似寒暄的聲音響起。

青藍一雙眼睛彎成月牙狀:“人家想給你一個驚喜而已。”語氣極爲歡愉。“花滿樓,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

花滿樓道:“我很好。”

“我也很好!”陸小鳳不知道從哪個角落突然鑽了出來。

青藍看了他一眼:“你確實很好。”

陸小鳳沒有說話,而是大笑着將身上的紅披風扔到一邊。“孫姑娘,真是好久不見了,越來越漂亮了。”

青藍也沒有答話:“我是來看花滿樓的,你怎麼突然出來了?”

陸小鳳道:“我自然也是來看花滿樓的,不過看樣子今天我多餘了,放心,我這就消失。” 鬧婚之寵妻如命 話音落地,只見他一下子撿起他的披風,一陣風吹過,人早已不見了。

看着陸小鳳遠走的方向,青藍笑出聲:“沒想到多日不見,陸小鳳輕功倒是長進了。”

花滿樓笑道:“確實如此,最近他正被薛冰追着滿世界跑,想不進步也是不行的。”

青藍細細地看着花滿樓溫潤的眉眼,心裏止不住的滿足,如果每天都能見到這樣一個讓人安心的人就好了。“花滿樓,你今年有二十二了吧?爲何還不娶妻?”

花滿樓微微一怔,隨即展顏道:“自然是時候未到。”其實是他不想娶妻,雖然他對生活很熱愛,但他卻明白自己始終是個瞎子。

青藍難得打趣道:“現在整個江南的姑娘都想要嫁給你,不知道你能娶幾個?”

聞言,花滿樓無奈地笑了。同時也伴隨着微微的惱怒,說不清道不明。

青藍拿出一個東西遞給他:“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花滿樓接過,慢慢撫摸着,驚訝道:“這是……種子?”

青藍道:“不錯,這是我院子前種的花結出的種子,等你種出來的時候就會知道它們的意義了。”

花如令的生日很快就來了,這幾日,青藍也瞭解到花滿樓憂思的事情,除了安慰他,青藍也沒有別的辦法。

桃花堡很大,同時來的賓客也很多,足見花家交友之廣。而花滿樓如今卻是個大忙人,他一整天都在陪着幾個嫂子見各家千金,本來優厚的工作到了他那裏卻成爲了苦差事。看得陸小鳳捧腹大笑。

“我說花滿樓,你乾脆直接跟你那些嫂子說你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你現在是怎麼回事?”陸小鳳對好友的態度當真有些猜不透。

花滿樓依舊笑着,只是神色中多了幾分擔心。

夜晚時分,蘇少英在前面喝酒,但青藍卻對熱鬧的氛圍沒興趣,因此便四處亂逛。這一逛還真讓她看到一個偷偷摸摸的人將一個箱子小心翼翼地擡到花家的庫房,青藍悄悄跟過去,卻發現他用那個箱子代替了另一個箱子,待那人出來後,她;立刻用玉峯針封住他的各大要穴,確保他動彈不得。她這才進去查看那箱東西。

打開箱子一看,青藍驚訝了,竟然是火藥!想到關於鐵鞋大盜的事情,青藍毫不猶豫地將那箱東西弄了出來,最後想了想,乾脆從井裏弄來一盆水,全部倒進箱子裏,她得意地想,這回看你們怎麼暗算人!

至於那個人嘛,青藍直接叫來了陸小鳳和花滿樓,讓他們倆煩去了。

青藍對鐵鞋大盜的故事已經模糊了,只依稀記得真正的鐵鞋大盜好像是那個神醫,因此她神不知鬼不覺地在神醫宋問草的酒裏下了十香軟筋散。這還是她當初在做周芷若的時候學到的,絕對的無色無味。

果然,當晚宋問草就病倒了,但其餘人都沒事。宋問草是神醫,卻也一時半會兒奈何不得這十香軟筋散。

花滿樓來到青藍的房裏,有些奇怪道:“青藍,你爲何要給宋神醫下毒?”別人可能不知道,但今天青藍彈出藥丸的聲音他是聽到了的。

青藍道:“難道你不覺得宋神醫很可疑嗎?再說我不過是給他下了一點十香軟筋散而已,他可是神醫,難道還奈何不得?如果不行,那說明他也不過是徒有其表而已。”

花滿樓用扇子輕輕敲打着桌面,腦子裏思索着,他發現宋問草確實很可疑,但現在還不能確定。“別擔心,有陸小鳳在鐵鞋會落網的。”

因爲青藍的插手,讓瀚海國的陰謀不能順利開展,因此並沒有發生死人事件。

看着花滿樓擔憂卻依然自信的面容,青藍笑了,伸出一隻白嫩的手蓋住他的:“我很放心,如果天底下有人最能讓人放心的話,那就非你莫屬了。”

感覺到那溫軟,花滿樓臉頰不知不覺浮現一抹紅暈,再聽着她的言語,心裏更是歡喜萬分。原來被人肯定的感覺是這樣美好。

青藍又道:“但是我覺得還是找個人盯着宋問草比較好,也許會有一些驚喜也說不定。”

花滿樓點頭:“好,一會兒讓陸小鳳去。”

這是一個多事的夜晚,卻因爲青藍的插手而少了許多事端,陸小鳳在宋問草的房門盯了半夜,還真讓他抓到了把柄。

作者有話要說:看來得加快節奏了,乃們不要怪我寫流水賬啊!各位美眉,求賞賜鮮花~~~麼麼噠~~~

插入書籤 注意,這只是忍者的一些分級,不是屬於非凡者的分級,前文便說過了,非凡世界很多世界對於各種能力的等級都是有各自不同的分級的。

隨著小鳥游六花釋放完這大範圍性攻擊,幾乎所有的虛影全部消散,隨後小鳥游六花也一下子失去力氣,攤下來。

櫻滿集的直覺也告訴他了小鳥游六花的狀態,看著小鳥游六花的樣子,立刻上前去攙扶。

小鳥游六花累的不住急促呼吸著。

緩緩的和小鳥游六花一起坐下,在已經沒有虛影出現的白色世界休息著。

恢復了一會兒,小鳥游六花漸漸地恢復了力氣,然後笑著對櫻滿集說道:「隊長,吾,很厲害吧?!」

櫻滿集忍不住回憶到了剛才的場面,那金光四散,怪物消散的樣子,確實很厲害。

「很厲害呢,六花醬。」

對於自己得不到的力量,人們總是有美好的幻想,即便,明明知道那樣的攻擊單體傷害不高,自己獲得的若是這樣的能力才完蛋。

得到櫻滿集的承認和誇獎,小鳥游六花興奮的不能自已,然後,靠在櫻滿集身上。

「好累啊。」

「那就睡一覺吧,睡醒了就不累了。」

「嗯。」

……

過了好久。

「吶,隊長,不知道為什麼我睡不著,怎麼辦?」

「額…..」

「隊長,大家最近怎麼樣?」

「大家的話,最近一直在學習著呢,我們現在學習到了xxx課了,你們呢?」

「我們,昨天剛教了這課,現在正在不斷的反覆的學文章的意思和寫法。」

「嗯,我們學校說是學習完這課就要寫一篇作文。」

「我們也是,對了,暑假修學旅遊我們要去北海道。」

「哎,我們學校說是要去海邊,一個叫伊呂波的地方。「

「好期待啊,暑假。」

「是啊,暑假。」

其實兩個人期待的有點早了,現在只不過是學期前中期的時間部分,只是越發燥熱的環境讓人總有一種暑假近了的錯覺。

小孩子就是這樣,額,其實大人也一樣,上學的時候期待放假,放假的時候期待上學。

兩個小不點在這個白色的空間之中聊了很久,從學校課程聊到了暑假,從暑假聊到了家裡父母和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站在自己的角度看父母所做的事情和話語。

聊著聊著,櫻滿集眨了眨眼,然後就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怎麼說呢?上一秒坐在地上聊天,下一秒就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的一種奇特感覺在心中瀰漫著。

坐了起來,轉頭髮現姐姐已經不在了,正在媽媽房間化妝。

站起來,櫻滿集看了看時間,差不多該起床了。

好久沒有這麼遲了,從獲得了非凡力量之後,櫻滿集一般都睡得比較淺,但是精神精力都恢複比較快,睡個五六個小時就差不多了。

想到自己的情況,櫻滿集起床之後沒有第一時間回憶到自己之前在夢境中的情況,怎麼說呢?好像是突然失憶一樣失去了夢中的記憶,但是隨著站起來,來到衛生間裡面稀疏,大腦從沉睡之中漸漸地清醒,思維不斷的活躍起來,櫻滿集慢慢地,回憶起了夢中的情況。

在夢中,其實櫻滿集很自然的就融入了夢裡面,不會過多的糾結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那樣的地方,雖然一開始有疑惑,但是在後來直接的就沒有再出現過探究的想法。

醒來后的櫻滿集一邊洗漱,一邊疑惑,晚上所看到所聽到的,真的全部都是夢嗎?

另外一邊。

看著突然消失的櫻滿集,小鳥游六花呆愣在原地,然後,默默地休息著,突然,眨眼之中,張開了眼睛,和櫻滿集一樣,從坐姿瞬間變回了躺姿的奇異感覺蔓延著,然後坐了起來。

夢中約定好今天要聚一聚,只是,不知道,夢會不會成真?

很快,一天到了下午,櫻滿集帶著本班的同學,叫上小隊裡面其他隊員,分散跑著到其他兩所學校,召集隊員,然後集合,來到兒童餐廳,點一些好吃的,一邊吃一邊聊。

小鳥游六花興奮的對櫻滿集說她昨天夢到了和櫻滿集一起戰鬥,櫻滿集驚了,然後仔細的一問,果然,昨天晚上,那夢不知道是不是夢,還是什麼特殊的非凡情況?

兩個人互相知道了那可能不是夢,但是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戰隊中的小不點們一個個活潑可愛的,吃點好吃的,然後一起結伴去附近的公園玩。

先把作業給完成了,然後櫻滿集帶著小夥伴們運動著,玩鬧著,用自己的非凡力量弄出一些奇特的景象。

一直玩到晚上,太陽下山,櫻滿集帶隊,送小不點們回家。

然後櫻滿集也回到家,休息,修鍊。

逆天透視眼 不斷的打一套不知火格鬥術,包括拳法,身法,腿法。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在房間之中練的虎虎生風,不知火不斷的從手掌腳掌上面噴出來一點,櫻滿集需要小心的控制著不能損壞掉周圍的東西,雖然能夠使用自己的能力將其修復,但是動靜太大讓父母擔憂也是不好的。

練了很久,累了,坐下來休息。

其實櫻滿集完全可以做到直接就使用自己的非凡力量,言靈加持自己精力buff,然後一直練下去,但是現在的鍛煉也就是正常的運動,強身健體。

夢中的櫻滿集所說的沒有錯,這一次暑期的修學計劃,通過老師的口得知,要去一個叫伊呂波的村鎮,依靠著一個小城市和大海的中間。

修學旅行,就是一邊玩,一邊感受風土人情。

自然是很期待的,櫻滿集雖然一直到處跑,但是最多也就在自己的這個城市周圍轉悠,自從進入了小學,每一次的修學旅行,都讓櫻滿集到了其他的城市。

以往的修學旅行,櫻滿集是沒有非凡力量的,只是覺得好玩,這一次,也不知道會不會和以往相比有什麼變化呢?

這樣的念頭一閃而過,沒有在櫻滿集的腦海之中停留一絲。

考慮的有一點太多了,修學旅行都是在假期進行的,暑假,春假,寒假。

在晚上睡覺的時候,櫻滿集輕輕地說道:「祝我們一夜好眠。」說完,言靈發揮作用,開始緩緩的閉上眼睛睡去。

幾乎是沒有什麼感覺,櫻滿集就慢慢地張開眼睛,看了看時間,才三點多,雖然感覺自己似乎已經清醒了,但是還是再度閉上眼睛,睡一個回籠覺。

再度張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四五點了,然後立刻起來,來到客廳,開始修鍊。

釋放出力量,言靈使用,屏蔽自己的動作所帶出的聲音。

修鍊著,時間慢慢地過去。

父母醒來,櫻滿集也就回去洗臉,再等一會,便叫真名姐起床。

然後上學。

平淡的日子不斷的過去。 就在這個時間段,櫻滿集他們學校因為華夏的大節日的時間快到了,中秋節加上國慶節,整個城市要舉行一個活動,要一些地方聯合一些學校舉行一些的表演,櫻滿集他們的學校就是其中之一。

而讓櫻滿集措手不及的是他們的班主任……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他要櫻滿集和他們的那個小團隊搞出一個節目來……

聽到了這話的櫻滿集是有一點懵逼的,後來才知道發生了這事,這個時候他才想起來,這個世界的島國是島省,所以華夏過什麼節日,他們也會一起過的……

不過國慶是十月一是什麼鬼?!這個世界的建國也是這個?不太對吧?……

不管那個國慶是什麼鬼,既然老師要搞事情,櫻滿集也有一點想法,一般報節目的應該都是初中部那邊的事情,這一些事情讓櫻滿集也有一些犯難,不過聽說隔壁班有同學有才藝已經報名了,不過人家那是從小開始的訓練,報名很果斷,一個月前就知道了這事開始準備了,櫻滿集的班主任……也是隨意一提,也沒有給櫻滿集壓力,隨便聊天一樣的時候說出來的,如果不行也沒什麼,櫻滿集想了想,還是選擇報名……

報名之前是有一點忐忑的,但是選擇了報名之後櫻滿集就興奮起來了。

童年啊!就該熱鬧!就該活潑啊!開心就好!

把事情和戰隊的小夥伴們說了一下,整個戰隊都興奮了起來,然後……苦惱了,該表演什麼呢?

奧村磷是見過櫻滿集練習武術的,立刻就提議櫻滿集去表演武術但是櫻滿集想要讓戰隊全部一起上去表演。

看著周圍那一些顯得有一些害怕的小夥伴們立刻就輕輕的鼓勵他們,周圍的小夥伴們在櫻滿集的鼓勵之中也慢慢的恢復了一些的自信,同時想想也覺得一起上台表演什麼的……好刺激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