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啪啪打字給程兼發消息要後續,結果對方發來了一個文檔,名字叫#《霸總追妻33式:女人別想逃》第七十八章副本#

江蕪一時好奇點進去,只一眼,差點沒天雷滾滾給她送走! 寧子墨,寧家大少爺。

對於禪城人很多人而言,或許不會有太過深刻的印象,畢竟寧子墨已經消失了五年多。

可夏言歡等羊城的人來說,這個名字,如雷貫耳。

身披著寧家大少的耀眼光環,一出生便註定不平凡,他的成長之路更加是一路譜寫傳奇,由於他的存在,令同時代的羊城商界天驕黯然失色,他最終也成為了天南十公子之首,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就在寧子墨鋒芒正盛的時候,寧家卻突然間宣布,將寧子墨派出國外歷練。

這一去,便是五年多了。

銷聲匿跡了的寧家大少爺出席北塵製藥的掛牌剪綵儀式,夏言歡絕對有理由相信,這個消息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傳遍羊城。

此刻已經有人拿起手機發著消息了。

這個消息對於很多人而言實在太過震撼。

「據說當年寧大少爺被派出國有內幕。」

「寧子墨身邊的女子是什麼人?為什麼不以正面目示人,神秘兮兮的。」

「不管怎麼樣,楚塵能夠讓寧大少爺出現在這裡,這個面子也是夠大的。」

「不僅僅是寧家少爺,還有皇甫家族的皇甫和玉,他還有一層身份是九城宗師聯盟的盟主之一,除此之外,還有光明集團的千金……嘖嘖,給北塵捧場的人可不少。」

「我突然間想知道,宋家另外那兩位女婿,還敢不敢堂而皇之地自認有資格參與剪綵儀式。」

林信平和張劍的臉色已經變得發黑了。

他們雖然不要臉,可至少還有一丁點的自知之明,在這麼多大佬的面前,他們哪裡還有走上去剪綵的勇氣。

如果上去的話,那就不是搞事情,而是上去自取其辱。

兩人相視了一眼,悻悻地站到了一邊。

錢步邵的眉頭皺了下,忍不住又咳了一聲。

夏北看著錢步邵,神色關切,「錢少爺是不是有病了,要不要去看看醫生?」

錢步邵的眼神一怒,剛要出聲,就被葉少皇攔住。

葉少皇朝著錢步邵搖搖頭。

接下來的剪綵儀式順利進行,楚塵還邀請了寧子墨,皇甫和玉,江映桃以及孫超磊一同參與剪綵。

這份陣容,至少在今天,沒有人敢再挑事情。

剪綵儀式過後的環節,夏北主動地攬了過來,江映桃也找到了機會,跟楚塵單獨說話,眸子里流露出歉意,「對不起,我已經儘力了,可是,關於永夜內部的資料,我爸半點不肯跟我透露,他還直接說了,讓我不要跟永夜沾上任何關係。」

楚塵的瞳孔輕輕地一縮。

江映桃查不出當年的線索,他並不覺得奇怪,畢竟這牽扯到了天南第一家族內部的利益關係,永夜方面不會輕易透露。可是,以江紳的身份,直接讓江映桃遠離永夜,可見,他雖然是永夜的股東之一,可永夜的一些事情,也不在他的控制範圍之內。

至今為止,楚塵知道的與當年有關的人,一個是寧郜岩,一個是永夜的張經理。

不知道昨晚的七師弟有什麼收穫。

楚塵心裡突然間想到了羅雲道尊,他今天一大早就出來,還沒有見到羅雲道尊。

楚塵相信羅雲道尊的實力,他跟蹤青狼面具人的話,不出意外一定會有收穫。

「沒關係,麻煩你了。」楚塵回過神,笑了笑,「今天桃姐能賞臉來到北塵,感激不盡。」

「可你不給我面子,好歹是你和小北的公司,竟然不邀請我。」江映桃那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盯著楚塵,輕哼了聲,嬌媚迷人。

我是有老婆的人。

楚塵心中默默地念了一聲,目不斜視,「是我的疏忽,稍後吃飯的時候就讓小北自罰三杯。」

遠處的夏北打了個噴嚏。

鍋從天降。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寧子墨走進來,見辦公室內只有楚塵和江映桃兩個人,怔了怔,隨即說道,「楚叔,小瑾說不喜歡太多人的地方,我先帶她回去了。」寧子墨頓了一下,補充了一句,「打擾了。」

寧子墨不等楚塵回答,就轉身走了出去,還非常主動地將辦公室的大門關上。

楚塵:???

江映桃反倒是一笑,坐下沙發上,姿態確實堪稱完美,「楚塵,從今天的情況來看,你在禪城的敵人還不少呢。」

「小打小鬧,不值一提。」楚塵回答。

江映桃不由得打量著楚塵。

對於她而言,楚塵確實有著許多神秘的光環。

她查過楚塵的資料,知道楚塵在金灘城開業盛典上的一鳴驚人,文驚禪城,武撼宗師。

可他的身份背景,卻只是宋家的一個上門女婿。

他的種種舉動,江映桃都有種看不透的感覺。

「禪城錢氏,可是有著百年歷史的老牌家族,他們從不涉及其他行業,可在製藥方面,在禪城,即便是曾經的第一豪門黃家,也無法撼動他們的地位。」江映桃說道,「在錢氏的霸主地位下,這麼多年來,想在禪城發展製藥行業的,都以失敗告終。夏家覬覦禪城市場的這塊蛋糕,想啃一口,但是,我感覺他們更多也只是想讓小北歷練一下罷了,恐怕不會報太大的希望,也不會投入更多的資金。你敢說,跟錢氏的博弈,只是小打小鬧?」

楚塵看了一眼江映桃,「看來,桃姐知道我和錢老爺的打賭。」

江映桃點點頭,眸子泛光跟楚塵對視一眼,「對於自己感到好奇的人,總得上上心。」

「那桃姐認為,我能贏嗎?」楚塵問。

江映桃認真地思索了一陣,「不管是寧家還是皇甫家,他們在製藥領域都沒有重點涉及,所以……想拿下禪城市場,只能靠宋家和夏家,恕我直言,你贏的機會,太過渺茫了。」

江映桃盯著楚塵,她相信,這個男人既然敢說出那句話,一定會有所準備。

楚塵嘴角輕揚,輕微地一笑,「我相信小北和顏顏,絕對沒問題。」

江映桃,「……」

「你可別告訴我,北塵的事情,你沒理過。」江映桃想了想自己查到的最近楚塵的活動,似乎還真的沒有跟北塵製藥沾上關係。

這傢伙的心也太大了吧!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卑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朱厚煒肅然道:「白居易的這首詩想必諸位愛卿耳熟能詳吧,王莽是儒家子弟吧,西漢滅亡和武將無關吧,正統的名教讀書人篡漢自立新朝,恐怕諸位想為他洗白也沒那麼容易吧。」

王瓊沒開口,因為沒法開口,因為這是事實啊,鐵證如山,如何反駁?非要反駁,那就不是強辯而是狡辯了。

身為儒家子弟,強辯可以,但是狡辯,委實丟不起那人,更何況前面辯大秦的例子在先,已經讓王瓊老臉丟了一些,這個時候要是抓不到天子話里的漏洞,王瓊基本上不會開口。

「至於東漢。」朱厚煒想了想笑道:「都說西漢亡于軍閥混戰,可這些軍閥難道都是武將?劉表、孫堅、曹操、袁家兄弟誰不是皇帝任命鎮守地方,帶天子牧民的官員?

而且西漢為何會有軍閥混戰,根源是在黨錮之禍!是宦官、外戚、官員乃至儒生爭權,也正是因為黨錮之禍,這才有了黃巾之亂,若非黃巾之亂,何來軍閥混戰!」

王瓊嘴角動了動,依舊沒吭聲,二楊依舊裝死,擺出一副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不動的架勢。

「盛唐強盛一時,卻因安史之亂而走向衰落,然而真正讓大唐徹底走向衰亡的是黃巢起義,而黃巢起義的根源在於沒落腐朽的統治,是宦官當權導致民不聊生,是長達四十年的牛李黨爭,而黨爭實際上才是大唐滅亡的最大推手!

朋黨之間互相攻訐,朝廷派系針鋒相對,在這樣的環境下,兩黨想的只是如何才能徹底幹掉對方,誰有心思把心思花在治國之上。

朝堂不靖,地方上官員沒有約束,只會變本加厲的去盤剝百姓,正所謂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大唐到了末期,就算沒有黃巢也會有李巢、馬巢!

朱溫篡唐自立,他是武將不假,但是他不是大唐的武將,是逆賊黃巢的部將……」

關於唐滅亡的深層次原因自然不會像朱厚煒說的那麼簡單,他只是說了一個大的方向罷了,就是將唐由盛轉衰的原因歸結於安史之亂,將大唐走向末路的原因歸結於黃巢,而黃巢起義的根本則在於牛李黨爭。

這個立論或許未必能站穩,也就是王瓊還是有可以反駁的地方,但是王瓊似乎突然間轉變了心態,從一開始的接連跳腳,到現在沉穩如山。

這才是一位儒者該有的修養嘛。

雖然朱厚煒很有激辯的興趣,不過這老傢伙裝死,他也樂的不浪費口水,不過王老頭之所以不開口,想來也是因為即便開口,作用也不大。

因為牛李黨爭導致大唐徹底走向衰落,是不爭的事實,不管你怎麼辯,這兩位儒家大臣就算不是罪魁禍首也是難辭其咎,所以沒什麼好辯的。

「至於前宋。」朱厚煒臉上笑意更甚了三分道:「有鑒於趙匡胤陳橋兵變的先例,故而大宋對武人防範甚深,功勛卓著的狄青被文臣排擠,最後鬱鬱而終,一心想要收腹北境的岳飛被秦檜所害,最終屈死於風波亭……」

楊廷和眼皮子抬了一下,似乎想插嘴說說這段公案。

秦檜是赫赫有名的奸臣,這一點無需贅述,可之所以說這段歷史是公案,是因為大家都知道秦檜只是背鍋俠,真正要岳飛死,該為岳飛死背責的理當是宋高宗趙構!

但是儒家不可能讓趙構背責,因為儒家之所以能在朝堂上根深蒂固,之所以能讓一代代王朝,一位位君王任用儒家文人治理天下,其根源就在於儒家是維繫君權神授的關鍵,對於君權的正統性向來也是不遺餘力的去維護。

除非實在是沒辦法。

比如文人最好的時代就是前宋,然而就算在這個群星璀璨的時代,士大夫也沒辦法去抹去太祖和太宗身上的污點。

趙匡胤從孤兒寡母的手裏篡奪江山是不爭的事實,再如何美化也否認不掉得國不正的基本事實。

而趙光義的燭光斧影如果坐實同樣是得位不正,要不然他為什麼要幹掉弟弟和侄子?

趙構就算是害死岳飛的黑手,可那又如何?

岳飛是將,趙構是君!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為上者隱,為尊者諱,即倫常之始!

子不以父過而言之,妻不以夫過而戾之,臣不以君過而非之,則善必歸上而惡必委下,綱常定矣。

此為儒家道德觀最基本的綱常倫理!

儒家讓趙構背責,就是否定自己的理念,抽自己的臉!

「大宋人文薈萃,文化自唐以後達到巔峰,大宋三百多年天下,誕生出多少儒家名臣?只可惜就算是文人最好的時代又能如何?」朱厚煒嘆息。

「先有王安石與司馬光、文彥博等人的新舊之爭,後有蔡京為了排除異己,為了黨爭而立的元祐黨人碑,到了衣冠南渡之後,又有了秦檜、賈似道禍亂朝綱!

這些可都是立足朝堂上的大臣吧,宋代可沒有什麼藩鎮之禍吧,當然,宋代一直是對外戰爭,也是亡於異族,倒是無需多言。

至於大明……陳瑛、胡惟庸,皆是可以釘在恥辱柱上的奸臣,我大明對待官員難道不好嗎?楊愛卿,朕問你,社稷之亡,亡於何處?」

楊廷和沒辦法繼續裝死,只能深吸一口氣道:「宦官、外戚、武禍、黨爭、天災人禍、民不聊生……」

「首輔這是在避重就輕。」朱厚煒冷笑道:「說簡單一點不就是四個字,土地兼并!」

三位大臣沒誰應答,因為都知道天子說的是事實,只不過一直以來很少會有官員願意揭開這層傷疤罷了。

「豪強、大族、勛貴等等特權階級兼并土地,以至於百姓失地,流離失所,成為流民都難以活下去,最終只能佔山為王,進而揭竿而起!

這才是社稷危亡的本質,這其中的危害有多深,朕不願意多說,也沒多說的必要,因為諸位愛卿都心知肚明!」

「陛下說的是。」楊廷和垂首,一聲沉嘆。

7017k 如前世一般,那一夜花萼相輝樓上的事如風一般,消失在大明宮內,人人只知道是武威將軍鄭肖勾結黨派,在花萼樓宴上設下埋伏,想要除去太尉楊崇淵,逼殺皇后,立淑妃之子為太子,從而把持朝政。如今淑妃已死,鄭肖過了三司會審后也是逃不過一死的,唯有淑妃之子岐王,因皇後有孕,天下大赦,才得以恩准,留下一命,貶為庶人,入了三清觀。

這一日,院中樹木蔥蘢,被樹葉搖碎的日光下,兩隻蝴蝶翩躚其中,花香四溢中一襲高挑有致的身影立在其間,遠遠看去穿着一條湖綠半臂窄袖齊腰襦裙,左手握著一把雕刻精緻的弓,右手執箭緊緊拉住弓弦。

衣袂翻飛間,李綏眸光深邃,定定瞄準遠處的靶心,四周寂靜的只能聽到風聲,當李綏輕一施力,將箭拉至滿弓點,纖細的食指與中指輕輕一松,便聽得「嗖——」地一聲,紅白羽箭乘風勢而去,迅疾地劃過空中,直衝箭靶而去。

就在此時,一個俏麗的身影自竹林中疾步而來,一看到那箭正中靶心的邊緣,當即笑着上前拊掌道:「縣主的射藝真是越發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