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喬安緊咬著的牙關,在這一刻,終於鬆開了。

抬頭,看著慕靖西,眼裡積滿了無限的委屈,她抬起胳膊,慕靖西立即俯身,下一秒,纖細的胳膊緊緊抱住了他的脖子。

「是不是很疼?」慕靖西心都快碎了。

她這麼脆弱得不堪一擊的模樣,實屬罕見。

他寧願這輩子都見不到她這幅模樣……

喬安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抱住他,慕靖西索性將她打橫抱起,就這麼抱著她一路往病房走。

醫生和護士跟在兩人身後,叮囑著,「三少,喬小姐化療前期,會出現噁心嘔吐,口乾舌燥,食慾缺乏和手腳麻木等癥狀,這是化療的副作用,屬於常規現象。」

慕靖西低下頭,薄唇珍愛萬分的在她發頂上落下一吻,「喬喬,你受苦了。」

一定要儘快找到配對的骨髓才行,否則,這樣的痛苦,她還要繼續遭受。

天知道她有多臭美,對自己的容貌,有多引以為傲。

化療的後期,會掉發,她一定無法接受自己禿頭的模樣。 司馬耀見得自己寶貝徒弟吃藥,拍著大腿『哈哈』大笑起來。

最後向著這群臉色怪異的長老,道:「我派追求順其自然,不色此舉也在自然之中!」

「——」長老聞言更是崩潰,最後集體白了他一眼!

難怪徒弟會如此無恥,這師父也不是啥好鳥啊!

古木服用回元丹后,又非常的無恥的拿出回體丹吞了下去。

所以長老和掌教均是一臉黑線!

這丫靈力恢復,還要恢復體力,可謂無恥之極!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古木服用回元丹純粹是在浪費丹藥。

因為他真正的實力乃武士巔峰,並掌握兩種真元,在對決武徒境界的同門弟子,已經達到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地步!古木服用回元丹只是為了迷惑劍派高層,而真正目的是恢復不斷壓制實力而早已疲憊不堪的身體!

他一直在佯裝體力和靈力均是不支,若只服用回體丹,肯定會讓別人產生懷疑,所以心性謹慎的古木斷然不會讓這種可能發生!

就算他們不會想到這一點,但古木想要隱藏修為,想要扮豬吃虎,就必須把一切可能抹殺在搖籃中!



古木在吃了丹藥后,感覺自己的體力頓時恢復了不少,拱手說道:「好了,師弟請吧!」

「請——」一開始並不知古木吃了啥東西,但看他氣色在一瞬間好了不少,蕭九仙便明白師兄剛才是吃了恢復性的丹藥!

不過他並沒太在意,畢竟這值得同情的師兄已經連戰了好幾場,吃點葯也沒啥。

而且他清楚,丹藥雖然可以恢復靈力和體力,但人體是有極限的,一旦達到極限,縱然吃仙丹妙藥也白搭!

想到這裡,蕭九仙收回心神,驀然出手,入門六劍的第三式『劍盪九天』便打了出來。

「嗖!」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 劍法襲來,古木依靠稍微回復的體力,身形一晃,腳踩太極,慢悠悠的在場中錯步起來。

「砰!」

「砰!」

「砰!」

蕭九仙接連施展三招,目標直指在場中詭異移動的古木!

不過結果卻不盡人意!

眼前的不色師兄,身法飄忽不定,而且手中木劍更是悠哉施展,仿若是在翩翩起舞!

而那詭異劍法在施展中,竟將自己打出的劍氣給輕鬆化解。

不,準確的說,是劍氣在師弟周身移動,就好像被一股力量所牽引!

「這不是我派的劍法!」見得古木在場內舉止輕緩的施展劍法,道仁脫口說道。在他看來,此子劍法似乎暗含一種規律!

這讓他難以置信。

剛才古木施展驚鴻游龍步法,並沒讓公羊立太吃驚,而當他打出太極劍法就難以鎮定了!於是愕然看著場內情況,同時沉聲問道:「司馬耀,你何時會如此劍法?」

司馬耀此時雙眸中同樣有著濃濃震驚,竟沒有聽到公羊立的詢問!

其他長老也是紛紛愕然,尤其在剛纔此子在迎接蕭九仙三招之時,竟將對方的劍氣牽引疏導在周身!

這是什麼劍法?

古木不斷以柔力引導劍氣,場外劍派高層均是難以置信的看著!

「步法詭異,劍法更是詭異,彷彿是以力借力,老朽平生未見!」劍技堂的長老更是睜大了雙目,他在歸元劍派百年,終日和劍法劍譜打交道,但卻從未見過古木所施展的劍法!

歸元劍派以劍立足,門下劍譜多不勝數,更是不乏對劍法頗為熟知之輩,但無人可以看出這是出自何處的劍法!

「此劍法似乎蘊含了道法自然!」公羊立看了許久,神色肅然道。

「不錯!」有的長老更是眼神炙熱起來。

他們這些歸元劍派的長老皆是劍道高手,一眼就看出古木施展的劍法雖然輕緩,卻蘊含順其自然,道法自然的氣息。

這或許就是道韻!

太極劍法源於武當派,創派鼻祖張三丰就是道教人士,他在領悟出太極拳的時候也融入了對其『道』的理解,而後敷衍出的太極劍法亦是如此。

冥冥之中,華夏國的武道宗師和歸元劍派所追求的道法自然同出一撤,也難怪這群老頭會看出劍法中隱藏的道韻!

只是在他們眼裡,古木施展的太極劍法蘊含的道韻並不濃郁,這或許和他的武道境界有關!

掌教說不色以後有震撼大陸的可能,而他們這些長老算是明白,這還用等以後嗎?今天就先把自個門派給震撼,給震驚了!

古木顯然沒想到自己施展太極劍法,會將這群老頭一個個震驚的難以言喻,不然一定會後悔的!畢竟此劍法太出色,他想要編點謊言糊弄過去,顯然難度增加了不少。



蕭九仙久攻不下,心中暗暗著急。而且師兄的劍法極為奇怪,就好像自己使再大的力量,就彷彿打在棉花上一樣軟弱無力!

這讓他沒有絲毫的辦法!

太極劍法四兩撥千斤,已輕巧為主,就連劍宗少主也難以佔到便宜,更別說只有武徒初期的他了!

「輕靈柔和,連綿不絕——」太極劍法施展,古木腳下踩著太極,周圍仿若出現一道巨大的太極圖案!

一道道襲來劍氣,就好像順著劍法揮舞的軌跡自發跟隨起來,這讓台下觀戰的弟子震驚不已!

劍法啥時候還可以這麼玩?

太極劍法的奇怪引導之力,顯然超出了他們對劍道的認真!

如今,戰鬥場上仿若古木一個人在舞劍,周身劍氣就像是隨著太極圖案的出現,在附近翩翩起舞!

「重意而不重力,這便是太極劍法的精髓!」

古木仿若融入劍法之中,整個人的動作優美瀟洒,然而就在驀然間,徒然收住移動腳步,右手橫著向一側輕輕揮去。

「嗖!」

「嗖!」

被引導的劍氣在他右手揮舞后,輕飄飄的飛出,待得脫離古木不遠,驀然爆射而出,向著蕭九仙悍然打去!

其速之快,根本讓台下弟子目不暇接!

引!

借!

先引力,后借力。

蕭九仙施展的劍氣被古木借為己用,還之彼身!

「不好!」

蕭九仙見得自己施展的劍氣襲來,頓時神色大變,當下就要抬腳避開!

可飛來劍氣速度比他更快!

在蕭九仙剛剛起步,劍氣就瘋狂襲來,最後他只能咬著牙,祭起木劍阻擋!

「砰!」

「砰!」

劍氣不斷擊在木劍身上,蕭九仙承受劍氣的撞擊,身體不由自主向著後面爆退。

最終!

打出的劍氣全都原封不動的歸還於他自己。而蕭九仙的情況更是不容樂觀,只看到他呲牙咧嘴的半跪在地上,顯然剛才劍氣的反震,讓他的身體疼痛不已,就連手中木劍更是有多處豁口!而更為重要的是,此刻蕭九仙的雙腳早已越過了比武台的邊緣線! 天知道她有多臭美,對自己的容貌,有多引以為傲。

化療的後期,會掉發,她一定無法接受自己禿頭的模樣。

回到病房,喬燃和薄文澤還有陸萌和小糯米,也都進了病房。

喬安還賴在慕靖西懷裡,不肯下來,喬燃看了,既心酸,又欣慰。

欣慰的是,喬安終於有了願意依靠的男人。

心酸的是,她受了這麼多苦,卻還沒有盡頭……

「麻麻……」小糯米一手抓著慕靖西的西褲褲管,小腦袋仰得高高的,伸長了小脖子,一個勁的要看喬安:「麻麻是不是痛痛?小糯米給你呼呼好不好?」

慕靖西知道她現在很敏感,也不想讓家人擔心,於是,轉頭對著身後的喬燃薄文澤和陸萌說,「阿姨,你們先回去休息吧。喬喬現在很累,也要休息了,我守著她。你們明天再來看她,好么?」

語氣里,染上了絲絲縷縷難以察覺的祈求。

喬燃紅著眼眶,點了點頭,「好。」

薄文澤看著喬安的後腦勺,嘆息一聲,「喬喬,你好好休息。老爸和你媽媽明天再來看你。」

蹲下身,陸萌把小糯米的手掰開,將她抱進懷裡,「小糯米,我們明天再來看你麻麻。」

「不要,小糯米要跟麻麻在一起。」

豆大的淚珠,頓時啪嗒啪嗒往下掉落。

小糯米倔強的掙扎了起來,淚眼汪汪的瞅著喬安,「麻麻,你不要小糯米了嗎?」

喬安抓緊了慕靖西胸前的襯衫,襯衫在她手中,皺褶不堪。

「小糯米,你先回家,晚一點叔叔去接你過來,好么?」

小糯米看看慕靖西,又看看始終沒說話的喬安,她扁了扁小嘴巴,委屈的問,「叔叔是說真的嗎?」

「真的。」

病房裡,安靜了下來。

只剩下慕靖西和喬安了。

他小心翼翼的將喬安放躺在病床上,喬安緊緊抱住他脖子的手,終於鬆開。

他還沒來得及看她一眼,她已經轉身,背對著他躺著。

身子蜷縮成一團,看起來異常可憐。

慕靖西俯身,指腹輕撫著她的發頂,「喬喬,我知道你受苦了。跟我說說話好么?」

「……」

「我知道你現在不想讓你爸爸媽媽擔心,所以我讓他們先回去。但是,你要跟我說說話好么?你不說話,我明天就沒辦法向他們交代你的情況。」

蜷縮成一團的喬安,依舊沒有說話。

幾不可聞的嘆息一聲,慕靖西脫了鞋子,在她身邊躺下。

病床很大,躺下兩人綽綽有餘。

他自身後,將她抱住,溫暖的身軀,從身後貼了上來,喬安試著躲開,下一秒,便被男人手臂強勢的環住。

身子緊貼著,密不可分。

他的嗓音低啞,透著幾分哀傷,「你一直不說話,是還疼么?」

「……」

「喬喬……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就這麼靜靜的抱了良久,懷裡的人,才動了動,翻了個身面對著他。

濃密的長睫上,還掛著細碎的淚珠,她閉著眼,就這麼安心的靠在他胸膛上。

霎時間,胸腔,彷彿被什麼所填滿。 「輸了?」

「不色又贏了!」

台下弟子和台上長老見得蕭九仙脫離比武場,頓時明白古木這次比斗又贏了!

司馬耀看到蕭九仙被打出比武台,不顧形象的猛然站起,向著古木伸出了大拇指,贊道:「好徒兒!」

其他長老也是紛紛投來讚許的目光,同時也對古木剛才的劍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畢竟剛才的劍法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震驚!

掌教公羊立更是神色凝重,彷彿還在回想剛才那緩慢卻蘊含某種規則的奇怪劍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