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喬虎只感覺心口一陣刺痛,不禁嗷嗚叫了一聲,立刻睜開眼向心口看去,只見心口完好如初,甚至連一層皮都沒破。

「哎嘿,這個不錯,以後我就不怕人攻擊我的心臟了。左老頭這下你該告訴我為什麼了吧。」

左痞天發出一聲長音,陷入了短暫的思考之中,「老夫走過南,闖過北,也算是閱歷豐富,知識淵博了,但碰到這種情況還是頭一回。

如果我所料不錯,應該是有人在你的心臟上下了一個封印,這個封印保護了你抵擋了金劍的攻擊,你認識某一個世外高人?」

「認識啊!」

「是誰,這人的手法很高明,連我遇到你的時候都沒有看出來,此人定非比尋常。」

「我看不像,我認識的那位世外高人整天以大俠自居,但是卻是一個非常好色,好吃懶做的人。」

「嗯?這人的脾氣倒和老夫很像,不對,臭小子你是在說老夫吧,好你個臭小子。」

「哈哈,你也不想想,我自小在山村間長大,除了你哪裡認識什麼世外高人,這話你也信。」

「關鍵是不信解釋不通啊,誰會在你身上種下這樣的一個封印,他的目的又是什麼?難道你一點也不擔心嗎?」

「擔心啊,但是擔心也沒用啊,反正這個封印還救了我一命,總歸沒有比這個更壞的結果了吧。」

「唉,沒想到你小子倒是很樂觀,如果我能把它破解掉就好了,管他有什麼目的,也就不用再想了。但是這個封印的手法太高超了,我辦不到。」

「呵呵,辦不到就算了,留著它不是也挺好的嗎,這樣我就不怕來自心臟的攻擊了。」

「這正是我所擔心的,因為這個封印的作用好像不是純粹為了保護你,保護你應該只是一個附加的作用。」

「左老頭你說這話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個封印對我還有害處么?」

「說不準,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知道為什麼你無法築基成功么?」

「不是因為我的體質嗎?難道和這個封印有關?」

「凡是被華青山那幫小孩選上山的,一般來說體質都是過關的,就算是下等,也不會連築基這第一道坎都過不去。

所以你無法築基應該就是因為這個封印,七個分佈在你心臟周圍的梅花隱隱相應,阻隔了通過心臟的真氣,所以你築基才會總是失敗。

但它卻不妨礙全身血液的運行,手法真是神奇。

我想之前你跟我說的上山之前的水晶球測試也跟這個封印有關,看來給你下封印之人是不想你踏入修真界啊。」左痞天嘖嘖說道。

喬虎聽完,心裡不由對這個人產生了幾分憤恨,古生大陸上修仙問道是每個人的夢想,也是窮苦子弟脫離貧困最實際也最快捷的方法。

此人的這種做法無疑是將自己的夢想無情地敲了個粉碎,如果不是碰到了左痞天,恐怕自己真的就要在山野間平平淡淡地過一輩子。

突然間,喬虎有一種將此人找出來然後當面質問的衝動。

真是,伊人撒淚播苦心,一顆芳心皆託付。世道弄人結異果,此生際遇誰定數?

也許世間之事,就是事與願違的時候多,心想事成的時候少吧。 次日清晨,眾人三三兩兩結成一隊出發了,喬虎本想找上伍小田和展雲風一起,但是在山谷內轉了一圈也沒有看到兩個人的身影。

「奇怪,這兩人怎麼不說一聲就走了?」無奈之下,喬虎只能自己一個人走了。

從山谷里出來,喬虎決定去東面看一看,那裡山頭比較多,發現紅斑蛇的幾率也更大一些。

腳踏破蒼飛行片刻之後喬虎便看到了一個小山頭,不少人正貼在上面低空飛行,看樣子也是來尋找紅斑蛇的。

喬虎見狀,心裡估計據點附近的山頭也早就有了人,於是催動靈力,破蒼呼嘯一聲,向東面更遠處飛馳而去。

半個時辰過後,喬虎已經飛過了十幾個山頭,望見前方有一處鬱鬱蔥蔥的山峰,決定下去看一看。

山上的森林很茂盛,許多一、二級的妖獸活躍在其間,今天出來的目的不是狩獵,因此喬虎能躲便躲,實在躲不過去便速戰速決,以免引起其他妖獸的注意。

就是這樣,一圈下來喬虎也殺了六隻妖獸,山洞發現了不少,但是沒有一個有蛇印的跡象。

尋遍了以後喬虎沒有浪費時間,御空而起,向下一個山頭出發了。

找過兩個山頭同樣無功而返之後,喬虎來到一個光禿禿的山頭上。

這座山上不知為何竟寸草不生,青色的岩石和紅色的土壤裸露在外面,像是人患病的皮膚,從上空看去醜陋不堪。

喬虎腳踩在紅色的土壤上面,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氣味,雖然不重,但仍然讓人感到極其不舒服。

四周一片空曠,喬虎懷疑這裡能有紅斑蛇嗎,但是既來之則安之,喬虎還是耐著性子往上走去。

正行間忽然聽到前面山坡後面有怪響傳來,喬虎連忙快走幾步,上前一看究竟。

轉過一顆巨石之後,喬虎看清了狀況,原來是一隻四眼毒蟾和一隻山雞妖正在打鬥。

四眼毒蟾有兩個人那麼大,粗糙不平的後背上布滿了金黃色的小疙瘩,上面永遠都有一層黏糊糊的毒液,四眼毒蟾正是用這種毒液給所有小看它的人一個教訓。

四眼毒蟾的體型已經有些嚇人,但是和山雞妖比起來就顯得有些不入眼了。

山雞妖站在四眼毒蟾面前就像一棵挺拔的松樹,高高在上地俯視趴在地上的四眼毒蟾。

此時四眼毒蟾正仰著它的大腦袋,寬闊的嘴巴上面四隻小眼睛正全神貫注地盯著山雞妖。

山雞妖圍著四眼毒蟾不停地轉圈,邊轉還邊咯咯地叫個不停,雞頭上下點來點去,喬虎剛剛聽到的怪響正是山雞妖發出來的。

四眼毒蟾則是以不變應萬變,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但是每當山雞妖的雞嘴啄下時它都會呱叫一聲,嚇得山雞妖又把嘴收了回去。

雙方一靜一動,對山雞妖來說四眼毒蟾雖然可口,但卻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吃到的,不過顯然山雞妖很有耐心,通過不斷地轉圈和挑釁尋找著四眼毒蟾的破綻。

忽然山雞妖猛地向四眼毒蟾眼睛啄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啄瞎了四眼毒蟾的一隻眼。

四眼毒蟾痛叫一聲,背上的金黃小疙瘩急速噴出絲絲毒液,濺在山雞妖的羽毛之上,沾上的羽毛立刻便被燒出一個個小洞,同時發出茲茲聲。

但是這點小傷對山雞妖來說顯然不算什麼,燒掉羽毛畢竟是少數,而且很快就會長出新的,而四眼毒蟾的一隻眼睛永遠沒了。

這次成功地攻擊打破了雙方之間微妙的平衡,面對山雞妖的騷擾,四眼毒蟾漸漸地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了。

終於山雞妖發動了第二次進攻,眨眼間四眼毒蟾便又失去了一隻眼睛,喬虎甚至看不清山雞妖的動作,可見山雞妖這一下的啄得有多麼快。

「看來這隻四眼毒蟾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成山雞妖的盤中餐了。」喬虎見狀想到。

事情證明喬虎想的沒錯,山雞妖很快又啄瞎了四眼毒蟾的第三隻眼,再啄一隻眼四眼毒蟾便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了。

雖然處境已經岌岌可危,但四眼毒蟾仍然一動不動地趴在那裡,不曉得是心裡素質過硬還是已經放棄了抵抗。

顯然四眼毒蟾沒有這樣放棄求生的機會,就在喬虎認為山雞妖輕而易舉就能摘下四眼毒蟾最後一隻眼睛時,意外發生了。

只見四眼毒蟾這次腦袋迅速地扭向一旁,同時後背上的金黃色小疙瘩同時噴射毒液,萬道毒液空中交錯,編織出一張夢幻般黃色大網罩向山雞妖。

金牌特助:總裁給我當小三! 山雞妖發出一聲痛苦地嘶叫,全身的羽毛都在毒液的腐蝕之下冒著絲絲熱氣,燒出一個個密密麻麻的小洞。

同時一雙雞爪也沒能倖免,被噴上毒液以後,上面很快秘出很多細小的血珠,一會兒功夫便成了血淋淋的一片,樣子慘不忍睹。

四眼毒蟾抓住這寶貴時機,迅速朝遠方跳去,能否活命就在此一舉了。

「好大的魄力,好強的隱忍力,我想在它丟掉第一隻眼之後便知道自己今天是鬥不過山雞妖了。

為了求得一絲生機,它竟然用自己另外兩隻眼麻痹山雞妖,在最後關頭髮動致命一擊,真是太厲害了。

沒想到妖獸之間的爭鬥也同樣小覷不得,以後永遠不能小看對手啊,不到最後一刻不能放鬆警惕,不然這山雞妖就是最好的例子。」

「嗯,還是左老頭你的眼光毒辣,我還以為是山雞妖自己一時大意呢。」

狀若瘋狂的山雞妖見四眼毒蟾要逃走,不顧一切地向四眼毒蟾撲去,只是自己全身上下被毒液噴了個遍,攻擊力大打折扣,對四眼毒蟾有些無可奈何。

四眼毒蟾所有的毒液在剛才全部用完,更無攻擊力可言,雙方就這樣糾纏到了一起。

四眼毒蟾的蟾皮和山雞妖的雞冠在修真界都能賣上一個好價錢,正當喬虎正準備出去撿個便宜的時候,一個人從後面拉住了他。

然後就見一陣強風刮來,吹起漫天紅土,一個龐然大物發出嘶嘶叫聲從遠處飛來,一張口將四眼毒蟾和山雞妖囫圇吞入了肚中。 喬虎見狀驚出一身冷汗,只見這龐然大物分明就是一條巨蛇,三角蛇頭,幽綠雙眼,身長十米,合抱之粗,暗黃色的皮膚上面有許多紅色的小斑點,正是紅斑蛇。

喬虎連忙隱匿起自己的氣息,回頭看看救自己一命的人,竟然是呂芸兒。

喬虎險些驚喜出聲,呂芸兒連忙沖他擺了一個噓聲的口型,喬虎說不出話只好點點頭向呂芸兒示意。

紅斑蛇將四眼毒蟾和山雞妖吞進肚裡之後,肚子鼓起了兩個肉球,一雙冰冷的眼睛掃了一遍四周之後便慢悠悠地爬走了。

喬虎見紅斑蛇已經走遠,轉身對呂芸兒笑道:「你怎麼會在這裡,莫非你一直在暗中保護我么?」

呂芸兒輕輕地笑了一下,答道:「你倒是想得美,但是就我這身本事能保護的了你么,我也是尋紅斑蛇尋到這裡的。」

「那真巧了,你順便還救了我一命,大恩大德小生無以回報,只好……」

「以身相許了,是不是?」

「沒想到你也有此意,那感情太好了。」

「呵呵,這種報答小女子可承受不起,你想要報恩也可以呀,把你的小命交出來,我看剛才那條紅斑蛇好像還沒吃飽哦。」

「不是吧,你看剛才它的肚子,都脹成這個樣子了,」說著用手比劃給呂芸兒看,惹得呂芸兒咯咯笑,「而且就算我肯,你也不忍心對不對?」

「那可不一定哦……」

呂芸兒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強風驟起,紅斑蛇竟然去而復返,龐大的身軀在空中迎風亂舞,直奔二人而來。

喬虎擺出一臉驚容對呂芸兒說道:「呂師姐,我只是和你開個玩笑,幹嘛這麼較真啊。」

「還有心情耍嘴皮子,趕緊逃命啊!」說著猛拽了喬虎一把,御劍而起。

喬虎當然不會傻傻地等死,破蒼嗖的一聲從後背飛出,喬虎向上一躍正好被破蒼接住,兩人一起亡命狂飛起來。

再看紅斑蛇,不愧是四級的妖獸,那麼大的個頭加上挺著一個大肚子,速度竟然比兩個人還快。

喬虎已經將速度提到了極致,可是後面的紅斑蛇距離兩人越來越近,喬虎甚至可以聽到夾雜在風中的蛇信吞吐的滋滋聲。

喬虎看了旁邊的呂芸兒一眼,大聲喊道:「呂師姐,我們分開跑吧,這樣至少有一人還可以活命。」

「好啊,你向左我向右!」

說完兩人便一左一右分開了,紅斑蛇見狀略一停頓,便向喬虎追了過來。

喬虎看到紅斑蛇追了過來,將手中的幾枚細針悄悄地放回儲物袋內,然後心裡大聲喊道:「左老頭,你快出來呀,情況危急啊!」

「哇,好大一條蛇,臭小子快跑!」

喬虎聽到這句話差點沒從天上一個跟頭栽下去,「這還用你說么,我已經在跑了,可是我跑得沒有它快,你快快想想辦法吧。」

「我能有什麼狗屁辦法,老夫如果肉身還在的話一口氣就能解決掉它,可是現在我只剩下一副殘缺的魂魄,能有什麼狗屁辦法。

唉,等會兒你被吞了以後,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它徹底消化掉。

你倒是痛快了,老夫藏在這葬天鏈中,它消化不了還得排出體外,想想就噁心啊。」

「左老頭你不想辦法也就算了,那今天我這條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臭小子不用對老夫使激將法,沒有辦法就是沒有辦法,我勸你別在我這費心思了,還是跑快點吧。」

喬虎回頭看看馬上就要追上的紅斑蛇,哀嘆一聲道:「你別追我啦,就算你是條母蛇,我對你也不會產生興趣的。」

紅斑蛇當然聽不懂喬虎在說什麼,仍然在後面窮追不捨。

「臭小子前面有個石洞,快進去躲一躲。」

喬虎向前看去,只見石洞位於一個山坡下,洞口很大,裡面幽深一片看不到盡頭,洞口滿是錯綜複雜的蛇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