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嘴上說噁心,看她那樣子,還看得津津有味。

正在她看得興起的時候,突然電話響起來,嚇了她一跳。

她看到電話之後,狂喜起來。

「表姐夫,你回來了?」

葉雄回來的消息,楊心怡早就跟她說過,所以她第一時間就問。

「小姨子,在幹什麼壞事?」葉雄笑問。

「誰說我幹壞事,才沒有。」唐寧心虛地回道。

她一邊說,一邊在房間四下看著,出於本能反應。

「你表姐呢?」葉雄問。

「去商場買東西,我早兩天跑步,腳累得厲害,不想去。」

唐寧一邊說一邊出去,見葉雄坐在客廳,當下把電話關掉,走到他身邊坐下來。

看著她臉蛋紅撲撲的嬌艷模樣,如果不是靈識發現,誰會想到這小姨子會有如此悶騷的一面。

葉雄打楊心怡電話,得知她在大潤發商場,當下要過去找她。

「表姐夫,我也去。」唐寧說道。

「你剛才不是說跑步腳疼嗎?」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現在好一點。」

葉雄笑了笑,也不揭穿她。

擁有靈識的事情,他不敢讓任何人知道,如果被身邊的人知道她擁有這種能力,還不是嚇死才怪。上個廁所,洗個澡都怕被人偷看,這種感覺真的很不爽。

他現在這種實力,已經是這個世界金字塔頂端的人,用來偷窺別人這種行徑,太猥瑣了,他準備盡量少用。

「走吧!」

去車棚開了輛車子出去,朝大潤發而去。

「表姐夫,這次你要呆多久?」唐寧馬上問。

「說不準,沒事的話,呆一兩個月也可能,有事,明天走也說不定。」葉雄回道。

「上次你說帶我修真,別忘記了。」

「我什麼時候說帶你修真了?」

「又賴皮是不是?」唐寧翹起小嘴。

「別欺負表姐哥記性不好,我可是從來都沒有說帶你修真。」把她小小打擊一下之後,葉雄這才說道:「我先考驗你一下,修真小冊背得怎麼樣了?」

「全都背熟了。」

唐寧當下把小冊從頭到尾背一輪,一字不漏。

「看來還真是下了點功夫,不錯。」葉雄點頭稱讚。

「那你什麼時候開始教我。」

「過陣子吧。」

修真就是燒丹藥,沒丹藥支撐,再修鍊也沒用。

葉雄準備明天就去找何夢姬,把這次採的靈藥給她,讓她開始煉製第二批丹藥。

轉眼之間,兩人就到了商場。

很快就在二樓找到楊心怡,她正推著寶寶在商場逛著。

「寶寶,爸爸抱一下。」

葉雄將寶寶從床上抱起來。

「小心,脖子還沒長正。」楊心怡見他笨手笨腳,連忙提醒。

葉雄把他抱在懷中,仔細打量著,笑道:「越長越像我,長大肯定了不得。」

「像你有什麼好,花心大蘿蔔。」唐寧習慣性挖苦。

「你以後別想學修真。」葉雄拋出一句話。

唐寧立刻換成一副陪笑模樣:「表姐夫,我就開開玩笑,你以後愛泡誰就泡誰,我沒意見,反正又不是我吃虧。」

「唐寧,說什麼?」楊心怡怒道。

這個沒節操的表妹居然為了修真把自己給賣了。

「我來推寶寶。」葉雄將寶寶放回去,推動車子。

「這次回來呆多久?」楊心怡問。

「不走了,以後在家陪老婆。」葉雄笑道。

「你剛才明明說,什麼時候走都說不定。」唐寧插嘴。

「哪來那麼多廢話。」葉雄罵道。

不知道女人就喜歡聽好話嗎,盡抬扛。

唐寧嘴巴翹起來,一副不爽的樣子,不過為以後修真,她忍了。

推著車子,在商場閑狂,採購日常生活用品。

葉雄很久沒試過這種感覺,一家人安安靜靜生活,他真希望一輩子這樣下去。

溫清清的死給他觸動太大了,他無法想象,如果家人有一天出事,自己怎麼受得了。

買完東西之後,接下來去市場買些菜。

每次回來,葉雄都喜歡給家人煮一飯豐盛晚餐。

本來在家的時間就不多,回來不好好讓她們享一下福,那怎麼行。(未完待續。。) 「趙嫂,坐過來一起吃。.更新最快」葉雄說道。

「不用了少爺,你們吃,我先去收集一下廚房。」

趙嫂當這麼多年保姆,知道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應該做,主人嘴肯定會說,她如果真坐下來,就不方便了。

吃完飯之後,葉雄陪楊心怡去外面散步,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睡覺,

安排好孩子,回到房間,葉雄就猴急地抱著楊心怡親起來。

楊心怡很快就動情了,兩人連澡都沒洗,就挨在牆上狠狠地激情一回。

完事之後,回浴室洗了個鴛鴦浴,回到床上又是一番狠狠索取。

楊心怡不知道到了幾次巔峰,受不了,葉雄這才饒過她。

「像從監獄回來一樣,有憋得這麼厲害嗎?」楊心怡乏力說道。

「說的是你還是我?」

「討厭。」

楊心怡在他大腿捏一下。

「謀殺親夫。」葉雄大叫起來。

「讓你說我。」楊心怡左哼哼。

「你本來就比我憋厲害。」

「還說。」

楊心怡抓起枕頭,狠狠砸在他腦袋上。

「謀殺親夫,謀殺親夫。」

葉雄在房間里跑,楊心怡在後面追,兩人玩得不亦樂乎。

玩了片刻,兩人倒在床上,摟在一起。

「老婆,你有沒有感覺我變了?」葉雄突然問。

「哪方面?」楊心怡奇怪他這麼問。

「我是不是比以前壞了?」

溫清清的事情,他無法釋懷,總覺得是自己一手害死她,讓她落得那麼悲慘下場。

換在以前,他肯定不會生起利用溫清清的念頭,雖然他後來懸崖勒馬,沒讓她去,但是最後溫清清還是去了神族,很難說她沒有受自己的思想影響。

楊心怡跟他這麼久,對他的性格再了解不過,知道他肯定在外面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當下緊緊抱著他。

「無論你做什麼,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好與壞是相對而言的,在我跟寶寶心裡,你永遠都是最好最好的人。我希望你以後做什麼事情,都多想想我跟寶寶,你要是出什麼事,才是最壞的壞人。」楊心怡柔聲道。

家有嬌妻,有可愛的兒子,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滿足的?

楊心怡簡單幾句話,就解開他的心結,不得不說,楊心怡真的很懂自己的心。

「老婆,你真是越來越聰明。」葉雄一聲笑,把她壓在身下:「你這麼聰明,我決定再獎勵你一次。」

「你這不是獎勵是折磨,我不要。」

「兩分鐘之後,我再問問你感覺是獎勵還折磨。」

葉雄笑著把她壓在身下,又開始一翻。

片刻之後,楊心怡差點虛脫了。

「你這個混蛋,還讓不讓人活?」

「誰讓我老婆越來越漂亮,身上越來越有少婦味道。」

楊心怡拖著勞累的身體想爬起來,葉雄按住她,問:「你幹什麼去?」

「看看不凡。」

「不用去了,寶寶睡著了。」

「你又沒看過,怎麼知道睡著了,我看看才放心。」

葉雄早就用靈識掃過,寶寶睡了,趙嬸也睡了,怕她過去吵醒人家。

「趙嬸照顧孩子不容易,你就別去吵人家。」

「你又沒去看過,怎麼知道趙嬸睡著了?」

楊心怡執意過去看看,準備穿衣服。

葉雄見她不信,索性說道:「先別過去,你去窗口看看。」

「去窗口看什麼?」

「讓你看就看,別問。」

楊心怡走到窗口,朝外面看去,她不明白葉雄葫蘆里賣什麼葯。

「門口人行道走著一男一女,她們是情侶,在吵架,一輛夜班公交車開過來,那女的生氣跑上去,男的在後面追……路邊有一條流浪狗,在啃著骨頭,一邊啃一邊看著那對吵架情侶。」

楊心怡看著外面的情景,嘴巴緊緊地捂起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葉雄說的情形,跟她看到的一模一樣,就像他在窗口看到似的。

「老公,這到底是什麼回事?」楊心怡震驚得無以倫比。

「這是修真者的靈識,鍊氣五階之後,就會形成。」

對於最親的人,葉雄沒有隱瞞,暴露這一項能力,說不定會給她更大的修鍊動力。

「我的天,那你豈不是想看什麼就看什麼,什麼人在你面前,一點秘密都沒有了?」

一想到這世界上有這麼厲害的人,自己在睡覺,洗澡,甚至上廁所都有一雙眼睛盯著,楊心怡就有種崩潰的感覺。

「可以這麼說。」葉雄點點頭。

楊心怡突然臉紅起來,她飛快地跑過來,瞪著葉雄問道:「從實招來,你有沒有用這技能去看別的女人,比如唐寧,你有沒有偷看她洗澡?」

葉雄頓時頭炸開,他本來想給點動力楊心怡,哪知道忽視很重要的一點。

女人都是醋罈子,她知道自己有這方面能力,不提心弔膽才怪。

「到我這種境界的人,已經是半仙之人,凡塵世俗早就看不上眼,怎麼會做這樣齷齪的事情?」葉雄一臉正氣地否認。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小姨的身體他早就看過,差點還上了,用得著偷看。

「像你這麼厲害的人有多少?」楊心怡問。

「除了我之外,我知道的還有一個。」

楊心怡鬆了口氣,還好只是一兩個人,如果再多那就讓她抓狂。

「你有這麼厲害嗎?」

楊心怡心裡暗喜,自家男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男人之一,能不高興嗎。

「老公的厲害,你剛才不是嘗試過嗎?」葉雄嘿嘿直笑。

「有沒有辦法,不讓你看到?」楊心怡表示崩潰。

「有。」葉雄堅定地說。

「什麼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