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噗呲!

吞天魔主雙腿在地上划拉一下,這才停了下來。

「斗戰聖皇?」

吞天魔主咽了口唾沫,真不愧是斗戰聖皇,實力還真是強的一塌糊塗,他明明只是神帝,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要知道,吞天魔主可是主宰,早都凝練出了神道碑,開闢了屬於自己的世界。

擁有神道碑,那就意味著可以利用神道碑中所有生靈的力量。

也就是說,斗戰聖皇震退的不僅僅是一個吞天魔主,而是一個世界。

嘭!

突然,斗戰聖皇手中金色長棍旋轉,挑飛了不死神皇,然後將金色長棍跺在了地上,就聽『轟隆』一聲,只見一圈圈金色漣漪射出,威壓一點點增加。

吼!

斗戰聖皇仰天咆哮了一聲,他渾身散發著暴虐的氣息,只見那些金色氣勁宛如驚濤駭浪,一波接一波的朝不死族修士沖了過去。

砰砰砰砰!

只見一道道的身影飛出,就像下雨一樣,神帝以下的修士都被斗戰聖皇身上的餘威給劈飛了。

吼!

斗戰聖皇又吼了一聲,那些大帝也都飛了出去。

此時,也只有一些魔主、少數神帝沒有受到影響。

等百里澤低頭去看時,只見地上對了一個金色圓圈,那圓圈散發著金芒,將斗戰聖皇跟不死神皇以及幾位魔主、神帝罩在了裡面。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於長生殿、三千道院等修士都沒有反應過來。

「斗戰聖皇,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跟不死族開戰嗎?」

說話的是金烏神殿一頭金烏鳥,那金烏一臉兇相,腦後懸浮著一輪赤陽,整個身子都燃燒了起來。

「滾!沒你插嘴的份。」

斗戰聖皇看都不看,手中長棍一甩,就將那頭金烏鳥劈飛了出去,最終那長棍猛得伸長,將那頭金烏鳥釘死在了一座峭壁上,鮮血噴射,濺得到處都是。

什麼?!

一棍子釘死了金烏鳥?!

一旁的金烏狂臉色一變,沒有說話,但他臉上卻流下了一些冷汗。

太強了,恐怕斗戰聖皇已經達到了封神境巔峰,距離主宰也只是一步之遙。

只不過斗戰聖皇一直壓制修為,沒有突破的意思。

「現在呢?」

「我有沒有資格?如果沒有的話,我不介意再多殺幾個人。」

斗戰聖皇臉色一寒,凶神惡煞的說道。

兇殘呀,怎麼就惹上了這麼個兇殘的傢伙!

道理?跟斗戰聖皇講道理,那跟找死有什麼分別。

以往跟斗戰聖皇講道理的人不少,但回答他們的往往就是一棍子,至於是生是死,斗戰聖皇倒也不是很在意。

「算是有點資格,但還不足以讓本皇妥協。」

不死神皇不動聲色,冷笑道:「斗戰聖皇,你嚇唬嚇唬別人還行,但我不死神皇不怕,身為不死族皇者,將所有妖族統一,我不死族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豈會被你嚇到?」

嘭!

回答不死神皇的也是一棍子,斗戰聖皇悶哼了一聲,一棍子劈下。

不死神皇臉色一變,身後輪迴盤護體,逐漸將斗戰聖皇那一棍子的力量給化解了。

不過斗戰神皇還是向後退了一步。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斗戰聖皇狂笑一聲,呲牙道:「說說吧,你想怎樣和談?」

「第一,我要你人族配合我不死族挖礦,開採的礦脈,一九平分。」

不死神皇冷笑一聲,沉道。

什麼?!

這個不死神皇還真是狂妄,這哪是什麼和談呀?

這分明就是要人族修士去送死呀。

八大礦脈,到處都是詛咒,那些詛咒一時半會也消散不了。

況且現在天咒獸還沒有露面,鬼知道那頭天咒獸躲在什麼地方。

就這麼冒然讓人族去開採礦脈,這跟找死沒什麼分別。

長此下去,人族勢必會逐漸衰敗的,以至於最後成為不死族的傀儡。

「那第二呢?」

斗戰聖皇一臉慍怒,沉聲問道。

「第二?哼哼,那就更簡單了,為了表示你們人族跟我不死族和談的誠意,我們特意列下了一份名單,只要你殺了這些人,我們馬上籤訂盟約,並且發下天道誓言。」不死神皇一臉傲然道。

「什麼名單?」斗戰聖皇殺氣凜然的說道。

不死神皇哼了一聲,抬手將一塊獸皮丟到了空中。

土黃色的獸皮上,憑空多出了幾道金色紋絡,那些紋絡逐漸聯繫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個的字。

此時,所有人族修士抬頭看向了那張獸皮。

位列第一的,赫然就是百里澤!

也就是說,百里澤是第一被殺對象!

排名第二的是百里狂,也就是斗戰聖皇的弟子!

排名第三的竟然是孫香香?!

斗戰聖皇差點暴怒,孫香香可是他跟惠嬋的女兒,不死族擺明了是趕盡殺絕嘛?

等斗戰聖皇看向第四個名字的時候,他再也不能淡定了。

惠嬋,西天凈土聖女,修為冠絕古今,曾經力壓一代修士,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女,只可惜情陷斗戰聖皇,要不然惠嬋的成就會更高。

第四,魔六道,此人本是人族,但卻擁有魔血,也是一個比較危險的人。

第五,金不滅,擁有鵬血,極有可能得到了冥魔族的傳承。

第六,百里璽,靠著祖蔭點燃神火,之後又煉化了血魂藤、天咒花,可以無懼任何詛咒,也是非常難纏的角色。

第七,炎凰女,傳聞此女得到了幽冥界凰神傳承,名副其實的妖主,實力不詳,目測在長生界。

第八,拓跋嫣然,身懷朱雀真血,神帝修為,領悟了涅槃大道,肉身不死,神魂不滅,很難被殺死。

第九,南宮道,身懷道胎,後來道胎被斬,最後又重新凝聚出了道胎,曾經出手斬殺過不死族一位魔主,在跟宗伯大人對了一掌后,從容離去,極有可能打破虛空,去了域外。

第十,海明宗,曾經屠殺了不少不死族修士,更是阻擋不死族修士衝出神魔古墓,最後被四大魔主聯手攻擊,不敵,這才退走,消失不見了,據不死族聖賢推演,海明宗極有可能去了幽冥界。

百里澤看了一眼,上面列出了不下一百個名字,就連小禿驢、老瞎子、天元老人也都被排在裡面。

其心可誅呀,不死族擺明了就是要屠殺人族希望。

不死神皇收起獸皮,冷道:「斗戰聖皇,你覺得怎麼樣?為了助你成功擊殺這些人,本皇可是搜集了有關他們的所有信息,相信斗戰聖皇是不會讓本皇失望的。」

不等不死神皇話音落下,長生殿、金烏神殿以及神龍谷、三千道院等修士齊齊圍了上來,一遍遍的勸說著斗戰聖皇。

「斗戰聖皇,不要那麼死板,對你來說,隨便揮揮棍子就能殺了那些人。」

「是呀,這些人都是人族中的敗類,就拿百里澤說吧,此人絕對是人神共憤,兇殘無比,殺了不知道多少純血凶獸,他的修為根本不是修鍊出來的,而是吃出來的。」

「不死神皇說得在理,只要聖皇大人殺了這些人,就可以保持人族繁衍下去,否則……!」

金烏神殿妖主金烏狂怪笑一聲,意有所指的說道。

斗戰聖皇盡量保持微笑,問道:「否則會怎樣?」

「呵呵,聖皇大人雖說實力強大無比,但你身後那些人族卻孱弱的很,我想聖皇大人不想看到他們死吧?」金烏狂笑了一聲,威脅的說道。

利益!

這些所謂的大勢力之所以聯合逼迫斗戰聖皇,說白了就是利益。

先不說八大礦區所蘊含的礦脈是何等的驚人,單說長生鎖,那就足以讓這些修士跟斗戰聖皇翻臉。

長生鎖呀,仙器榜排名第六的仙器,可以分泌出長生液,一滴長生液就可以延續修士一百年的壽元,就算效果再差,十年壽元還是有的。

要知道,不管是長生殿,又或者是三千道院都有著無數的老古董,他們可都需要長生液續命。

現在比的就是誰得到的長生液多,到時候誰就可以得到先機。

「敢威脅我?」

突然,斗戰聖皇暴怒了,他掄起棍子砸下,只見一道通天金芒照耀著整個不死族,只聽『嘭』的一聲,金烏狂就被一棍子砸成了粉末。

「不死神皇,你覺得在我的攻擊下,你們不死族能有幾個人活下來?」斗戰聖皇怒了,這根本不是什麼和談,而是針對人族的陰謀。

其實斗戰聖皇早都預料到了這一點,所以他本尊才會親自趕到。

不死神皇狂笑一聲道:「哈哈哈哈,斗戰聖皇,你以為本皇就沒有準備嗎?」

就在這時,只見不死族修士齊齊朝神廟涌去。

與此同時,從神廟中散發出了一道道的金芒,那些金芒逐漸蔓延,將所有族人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道金色屏障。

那是什麼?

怎麼會有仙器的氣息?

「是不死神塔?!」

妖乾坤臉色一變,顫道:「怪不得不死神皇可以有恃無恐,原來是因為請出了這件仙器。」

百里澤好奇道:「不死神塔是什麼?也是榜上有名的仙器嗎?」

「不是,這神塔是用歷代不死神皇的寶骨煉製的骨塔,防禦力極強。」妖乾坤一臉凝重道:「而且這種骨塔十分古怪,只能庇佑不死族修士,也就是說,所有不死族修士都要受到不死神塔的庇佑,看來這次不死神皇是有預謀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