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四個月牙疊加在一起的刀氣直接飛向上官逆月,此時的上官逆月剛剛恢復自己的雙腿,看到刀氣的一瞬間趴在了地上,躲避了過去,他額頭上出現了細密的冷汗,如果剛才沒有躲過去的話,自己的腦袋就沒了。

雲逸仙腳踏地面高高跳起,瘋狂揮舞手中的夜耀,一道道刀氣直接轟擊了下去,每一刀都是「劍技·黑月。」

這恐怖的的攻擊方式讓上官逆月不知道如何去閃避,傷痕纍纍的上官逆月緩慢的從煙霧中走了出來,他現在的內心是崩潰的,雲逸仙現在完全是在拿自己當做玩具一樣玩耍,逃跑什麼的現在已經不可能了。

正當雲逸仙打算給他最後一擊的時候,雲逸仙體內的木子墨強行消失,雲逸仙恢復了自己的身體控制權,從空中緩慢的降落了下來,只是現在的雲逸仙還是上官逆月的對手嗎?這個沒人知道。

「哦?木子墨那個傢伙走了?沒關係,就算我受傷了你這個小娃娃也不是我的對手!」

看到自己面前的雲逸仙變回了原先的樣子,開心的不得了,知道自己不用逃跑了,只要殺死自己面前的雲逸仙,勝利在望!

上官逆月一抬手,之前被擊飛的長劍也回到了他的手中,他惡狠狠的看著雲逸仙,雲逸仙此時身上不只有鬼氣的存在,就在剛剛木子墨消失的一瞬間,木子墨將紫雷的操控方法告訴了雲逸仙。

現在雲逸仙的身上還不斷的閃爍著紫金之雷,這讓上官逆月很忌憚,畢竟雷電是不死族的剋星!但上官逆月也不想就這樣逃跑,他有他的目的要去完成。

「即便如此,你也是一個戰五渣!一個沒有任何用途的神王而已!」

這句話並沒有激怒雲逸仙,雲逸仙只是微微一笑,他身上的氣息不斷的攀升,因為雲逸仙現在完全的掌握了鬼氣和也要的功能,自己現在的實力與上官逆月差不了多少。

這讓上官逆月很吃驚,他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現在上官逆月只想逃跑,自己已經不是雲逸仙的對手了,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雲逸仙是不可能放過他的,只見雲逸仙將自己手中的夜耀丟了出去,直接貫穿了上官逆月的身體,長刀插入地面,無論上官逆月如何的掙扎都是沒有辦法掙脫。

「怎麼?這就想跑了?別開玩笑了,剛才你那威風凜凜的樣子去哪裡了?嗯?上官逆月閣下。」

上官逆月沒有說話,只是惡狠狠的盯著雲逸仙,雲逸仙一抬手將長刀拔了出來,上官逆月連連後退,他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雲逸仙。

就在剛剛,也要吸收了上官逆月不少的元氣和鋒力,現在的上官逆月特別的虛弱,根本不是雲逸仙的對手了。

「既然都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如果我在不使用全力,我只有死路一條了,既然都是死,為什麼我不選擇一個讓我滿意的死法呢?」

上官逆月說話前後矛盾,自言自語,不知道他到底要表達什麼,只見他身上的血肉全部消失不見,現在的上官逆月再次變成了一具骷髏,身上的力量爆發了出來,他的瞳孔中灼燒著綠色的火焰。

雲逸仙知道他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只有這樣他才會散發出這樣強大的力量。

上官逆月一劍斬了下去,大殿的一半灰飛煙滅,只留下了一個大坑。

雲逸仙驚恐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大坑,這就是上官逆月的力量嗎?

「不要怕!他現在是強弩之末,跟他消耗時間!」

是木子墨的聲音,只是這個聲音特別虛弱,難道是剛才木子墨強行出現的關係?這讓雲逸仙內心特別內疚,在戰鬥過程中雲逸仙不斷的恢復著萬法和萬力,現在的雲逸仙根本不需要擔心戰鬥的時候「缺藍」的現象。

只是面前上官逆月的力量過於可怕,他每一劍都是毀天滅地的存在,雲逸仙皺著眉頭閃避著上官逆月的攻擊。

上官逆月越來越焦急,他現在必須殺死雲逸仙,如果自己做不到的話,最後只會耗死自己!

可是現在的雲逸仙身法過於變態,是上官逆月無法追上的存在,兩個人就在這個大殿的廢墟之中不斷的穿梭著,周圍已經被毀掉的差不多了,不知道這場戰鬥持續了多久,只知道周圍的國家認定這裡是禁區。

有不少誤入這裡的軍隊,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原因很簡單,都是被雲逸仙和上官逆月戰鬥的餘波給團滅了。

最後上官逆月終於堅持不住了,跪坐在地上,整個骷髏毫無生息的樣子。

「你終於落幕了,對吧?」 「哈哈哈哈!雲逸仙!你沒想到吧?最後你還要陪我一起下地獄,這就是你的命運!」

「上官逆月你在說什麼呢?你看看你面前的是什麼在說話吧!」

被長劍貫穿的並不是雲逸仙本身,只是雲逸仙的一個虛影,虛影逐漸消失,上官逆月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雲逸仙。

「難道你忘記了我有一招劍技叫做無痕嗎?」

「雲逸仙,你記住了,這些都不是你的力量,都是你前世的力量,早晚有一天你的前世會取代你,而你將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間!你的妻子會成為他的妻子!你的女兒會成為他的女兒!」

雲逸仙微微一愣,好像上官逆月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但云逸仙並不想去考慮這些事情,畢竟這樣的事情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發生的,就算髮生了,雲逸仙也相信木子墨不會毫無徵兆的這麼做!

「危言聳聽!上官逆月,你不會再次復活了,安心的去吧!」

雲逸仙打了一個響指,天空降落下來一道一人粗的紫金之雷,直接將上官逆月包裹在內,上官逆月在這道雷擊當中不斷的化為骨灰。

「雲逸仙!你會後悔殺掉我的!你會後悔的!絕對會後悔的!」

上官逆月完全消失之後,雲逸仙算是鬆了一口氣,整個人躺在廢墟當中看著微微亮的天空,不知道自己的妻女現在過的如何了。

雲逸仙逐漸的昏昏欲睡。

不遠處跑過來兩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蘇萌和雲鳶,蘇萌將雲逸仙抱起離開了這個地方。

「雲逸仙,上官逆月沒有說錯,早晚有一天我會取代你,這是必然發生的事情,否則….」

「否則整個世界都會毀滅,對吧?木子墨。」

木子墨苦笑著,自從雲逸仙陷入昏迷之後一直都在自己的靈魂深處與木子墨聊天。

「我也是沒有辦法的,如果沒有這該死的使命,我也不會成為天命者,我這個天命者一當就是好幾世,說實話我也累了,很想將所有的事情交給你,但我不放心,現在的你做不到拯救。」

雲逸仙沉默不語,因為他知道木子墨所說的都是對的,現在雲逸仙有很多牽絆,自己的妻女,還有自己的學生,所以有的時候為了這些人,雲逸仙可以放棄一切。

劫天運 「你什麼時候會取代我?」

木子墨搖了搖頭,看向遠方。

「雖然是夢境,你不覺得那座山很美嗎?」

雲逸仙看著木子墨所指的那座山,是雲逸仙從來沒有見過的風景。

「這座山是?」

雲逸仙疑惑的問道,木子墨只是微微一笑,臉上布滿懷念。

「那是我出生的星球,它叫做藍星,這是藍星上面的一座山而已。」

雲逸仙沒有再多問,就這樣陪伴著木子墨看著面前這座山,看著看著雲逸仙好像想到了什麼。

「如果我可以做到救贖,是不是你就不會取代我?」

木子墨轉過頭來微笑著點了點頭。

「只是,時間不多了,如果到了最後,你還是懶散的樣子,我只能對你說一聲抱歉了,畢竟這個使命不是玩笑,我也有我想拯救的人,所以,我不會以小失大。」

雲逸仙苦笑著,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木子墨也有家人朋友。

「對了,這把刀叫做夜耀,刀魂是是我的女兒,曾經這把刀是兩把兵刃,一把黑色長刀名為夜魅,主破防,一把白色長劍名為白耀,主增益恢復,我的兩個女兒分別成為了這兩把兵刃的刀魂和劍魂,後來刀劍融合之後,我的兩個女兒也融合為一體,她現在名為蓮娜,如果你遇到她了要好好對她,她還是一個孩子。」

說完這句話木子墨消失不見,眼角的傷感雲逸仙全部都看到了,他明白自己無法拯救自己女兒的無助,果然不遠處跑過來一個小女孩,是一個精靈,對於精靈雲逸仙是在古書上看到的,沒想到這次真的見到了。

「你是….爸爸?」

雲逸仙搖了搖頭,他現在並不是木子墨,所以也不是蓮娜的爸爸。

「叔叔好~」

蓮娜很乖巧,歪著小腦袋一想,就知道自己面前的人是誰了,也知道大概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把這個身體還給爸爸,爸爸他有使命,一個他不得不完成的使命,如果他完成不了,不但這個世界毀滅,就連他想要復活的人,也沒有辦法復活。」

蓮娜低著小腦袋,好像是在說一件悲傷的事情,一件就在自己身邊的事情。

雲逸仙走上前去,撫摸了一下蓮兒的長發。

「你放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畢竟我現在是這個世界的木子墨!我也可以為他承擔一切,也可以為他做到一切,畢竟我是他,他也是我!」

雲逸仙逐漸的從夢境中蘇醒過來,睜開雙眼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蘇萌,雲逸仙看到她平安無事開心的不得了,而床邊上有一個睡著的少女,她就是雲鳶。

「雲逸仙,你平安無事真的是太好了!」

蘇萌撲到了雲逸仙的懷中,她很開心,她每天不斷的起到,當感覺到上官逆月的氣息消失的時候,拚命的跑到了廢墟找到了雲逸仙將他帶了回來。

雲鳶聽到了自己母親的聲音也從睡夢中蘇醒了過來,看到自己的父親平安無事也學著自己的母親撲到了雲逸仙的懷中。

「爸爸!」

雲逸仙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你們兩個,真是的,我沒事!真的沒事!」

就這樣又過去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雲逸仙不斷的修鍊,希望自己可以突破到木子墨所說的半仙實力,可惜的是,雲逸仙沒有這個緣分,就算自己得到了很多基礎的鍛煉,也有渾厚的基礎成分,但他依舊無法觸碰到半仙。

可能是因為天不在的緣故?當初好像天死掉了還有幾個人成為了半仙,上官逆月就算其中之一,難道是因為他們身上有天生前的氣息所以可以成為半仙?

每天雲逸仙不斷的思考著,如何才可以成為半仙這件事情,雲鳶的國家治理的井井有條,周圍的國家不斷的上供,希望可以得到雲鳶的庇護,當然,雲鳶會按照上供的分量來給這些國家保證。

現在真是所謂的和平盛世,誰也不敢發動戰爭,如果有人敢的話,可能會被雲鳶第一時間滅掉,這是每個人心中的噩夢。

蘇萌最近喜歡養貓種花,每天都做著這些平凡人才會做的事情,而雲鳶也遇到了自己喜歡的人,至於這個人雲逸仙還是知道的,他雖然家境不是特別好,但是這個人本身很努力。

在學院里每天都倚靠著自己的努力不斷的攀升,不求任何人的幫助,唯一的缺點就是太一根筋了。

只要是自己女兒喜歡的人,雲逸仙不會說任何不好的話,只是有一天雲鳶跟這個少年吵架了,因此分手了,吵架的原因很簡單,少年總是嫌棄自己身份卑微,而雲鳶是女王,流言蜚語太多,雖然雲鳶不在意,但少年卻很在意這些事情。

雲鳶因為失戀鬧了很久,蘇萌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等雲鳶好一些的時候終於找到了雲逸仙。

「爸爸,當初你為什麼不阻止我?」

雲逸仙撫摸著自己女兒的頭髮,看著天空的雲彩。

「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去嘗試,我什麼都告訴你了,你是不會對某些事情同感深處的。」

雲鳶明白雲逸仙所說的話,但她真的很希望當初雲逸仙阻攔她,雲鳶也不怪雲逸仙,因為她知道雲逸仙是最溺愛她的存在了。

這一天,整個星球上的天氣發生了一邊,各種災難不斷,人類特別恐慌,現在的情形如同世界末日一樣。

雲逸仙在自己的靈魂深處再次遇到了木子墨,將現在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

「看來她要來了。」

「她?」

雲逸仙很不明白木子墨口中的「她」是誰。

無奈之下木子墨把無心的故事講給了雲逸仙,雲逸仙聽了過後,他想恨無心,但無心這麼可憐又恨不起來,現在無心只是向這個星球趕來,整個星球就開始恐懼,發生了各種各樣的災難。

如果她到達這裡的時候,整個星球豈不是會瞬間毀滅?

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幾百年前無心就已經是偽真仙的強者,現在豈不是更強?怪不得木子墨說會取代雲逸仙了。

「如果,我說如果,她的實力真的有這麼強,請你無論如何也要取代我,拯救這個世界!」

木子墨嘆了一口氣。

「你的妻女怎麼辦?」

雲逸仙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看著木子墨。

「好!我知道了」

雲逸仙再次蘇醒過來的時候,天災剛剛結束,雲逸仙也知道自己即將面臨的人是誰。

「蘇萌,雲鳶,你們去別的星球生活吧,以你們現在的實力,一定可以做到!」

「逸仙,發生了什麼?」

雲逸仙將無心的故事講給了蘇萌。

「不行!逸仙!我死也不會離開你!」

雲逸仙閉上雙眼,一抬手,蘇萌和雲鳶被包裹在一個光球當中,正當雲逸仙想要將她們兩個送走的時候,光球竟然破碎,沒想到蘇萌竟然有這樣的實力了。 無心如期而至,她終於來到了這個星球,當無心看到這個星球的時候,她直接抬起了右手,想直接毀滅掉這個星球。

可是她突然之間感應到了一個熟悉的人,一個讓她恨之入骨的人!那就是雲逸仙,曾經的木子墨!

無心直接降落到了這個星球上,直接來到了雲逸仙的面前。

「好久不見啊,木子墨!」

雲逸仙看到無心的一瞬間,心情特別緊張,因為對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是自己不可力敵的存在,怪不得之前木子墨說會取代雲逸仙,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你是誰!?」

雲逸仙的話讓無心眉頭緊皺。

「哦?你是真的不認識我了,還是裝作不認識我?你的實力….我明白了,你轉生了,真是多災多難啊,我只是來跟你打個招呼的,我現在想做的只有毀滅,所以,你跟這個星球一起毀滅掉吧!哈哈哈哈。」

重生胖妞青春記事 無心很久以前就瘋掉了,現在在她的眼裡只有不斷的毀滅,她用金雷克的身體說出這樣的話,真的很違和,雲逸仙拿出了夜耀,準備戰鬥,而無心並沒有把雲逸仙當一回事。

「你!不行!」

雲逸仙氣憤的沖了出去,直接一劍斬了下去,當長劍接觸到無心皮膚的時候,竟然摩擦出了火花,不是說這把刀可以破除一切的防禦嗎?為什麼?

「想問為什麼?很簡單,你太弱了,弱的無法發揮這把刀威力,當初木子墨可是用這把刀追了我百年啊!」

雲逸仙不服氣,拚命的用手中的夜耀斬擊無心,只是無心並沒有把雲逸仙當做一回事,她只是微笑著,好像在看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

「玩夠了嗎?」

無心抬手就要攻擊雲逸仙,只是這隨意的一擊,也不是雲逸仙可以承受的存在,眼看雲逸仙要被無心的手刀殺死的時候,蘇萌推開了雲逸仙。

無心的右手直接貫穿了蘇萌的心臟,當無心看到自己殺死的人不是雲逸仙的時候,也是一臉無所謂,像丟垃圾一樣將蘇萌丟到了一邊。

「礙事。」

雲逸仙瞳孔緊縮著,將躺在地上的蘇萌抱了起來。

「逸仙,快跑….」

「不!!!!」

「逸仙,這一生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雖然我們的相遇並不怎麼開心,但我希望來世還可以做你的妻子!」

蘇萌就這樣在雲逸仙的懷中逐漸變的冰冷,雲逸仙不斷的哭泣著,自己的摯愛都保護不了,真如木子墨所說的那樣,還是太弱了,對方根本沒有把雲逸仙當做一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