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四名長老紛紛崩潰,木長老則說道:「老傢伙,以前你不是常說,為了天君,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嗎,怎麼到這個節骨眼上又怕死了!」

「對,我是這麼說過!」

火長老嘴角抽搐的,道:「可這陰火也不是火海啊。」

始終沉默的金長老走出來,道:「雖然天君大人現在很安全,但身在孤獨地獄是無法更改的事實,總在這裡不能保證會不會發生意外,老火,不管是陰火還是火海,今天你必須出去將那陰火引開。」

另外三人一致地點頭,古大少也點點頭。

火長老聞言,頓時臉上浮現出一抹悲壯,似乎下定了決心,然後走到水長老面前,認真說道:「水長老,臨死前你能不能洗個澡,讓我看一眼,這樣我死也瞑目了!」

「滾!」

……

古木當然不可能讓火長老出去送死,畢竟這是自己的手下,是自己以後的金牌打手。

但又無可否認,他們出的這個點子靠譜。

火長老既然不能去,那就只能讓別人去了,這個人就是前不久在金甲戰場抓到的風火二老之一的火老,畢竟此人也擁有火之真元。

讓他去將陰火引開,算是最好的辦法了,就算死了也不心疼,畢竟非親非故,還曾經有殺自己的想法。

如此。

在這一天,傷勢恢復卻始終被囚禁的火老被請了出來。

「你真要放了我?」站在通往外界的空間出口前,火老警惕的問道。

史上最強的血脈 古木點點頭,道:「不錯。」

火老微微一怔,然後小心翼翼走到出口前,『嗖』的一聲竄了出去,而當他離開后,古木無奈搖搖頭,嘆道:「朋友,你若死了,我會給你立個碑。」 宋雲遲久久沒有說話,顯然是被她一番話傷到了。

陸萌看得出來,卻不想去理會。

她已經時間不多了,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他身上,他是怎麼想的,他是什麼樣的感受,都已經跟她無關了。

這些話,她遲早都會說,他早晚都會聽到。

她的立場就是如此,希望他能早些明白,也早些離開,不要再糾纏她了。

還有……

她抿著唇角,想到了一個更嚴重的事情。

一旦她有一天離開了這個世界,她也不希望景行交給他撫養。

她不相信他。

這種不信任,源於過往的種種,導致了她直接懷疑他對景行的感情。

或許他是一個好父親,但以後呢?

誰又能保證他有了妻子后,還會對景行一如既往的好么?

當他跟新的妻子有了孩子之後,她的景行,還能分到多少愛?

「還有什麼話想說?」看出她的欲言又止,宋雲遲問。

還有什麼傷人的話,一起說出來吧。

傷一次是傷,傷兩次也是傷,他已經習慣了。

「關於景行的撫養權,我還有話要說。」

「說。」

陸萌深吸一口氣,她知道,這番話一旦說出來,他一定會生氣。

可她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希望,我離開之後,景行交給我哥哥撫養。」

轟的一下,宋雲遲腦海里響起一聲驚雷。

他一度懷疑自己聽錯了,直到看清了她的神色,那堅定的目光似乎在告訴著他,他沒聽錯。

她是認真的。

剛才那番話,也不是開玩笑。

把景行交給陸胤撫養?

呵,那他呢?

他這個父親呢?

難道就沒有資格撫養景行呢?

「陸萌,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殘忍?」

「你以後會有新的生活,還會有孩子,景行並不是你的唯一。所以,他歸我哥哥撫養是最好的,我也最放心。至於你,我知道這對你很不公平,你要什麼補償,只要我能做到,我盡量滿足你。錢或是其他的什麼,我都會盡量滿足你。」

「陸萌!」

宋雲遲低吼,「你在侮辱誰?」

錢?

想用錢打發他么?

把他當成什麼了!

「我沒有要侮辱你的意思,我也只有錢了。其他的,恐怕我辦不到,也滿足不了你。」

她說的沒錯,她一個將死之人,除了錢之外,什麼也沒有了。

除了能給他錢之外,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宋雲遲閉了閉眼,額角上青筋暴起昭示著他的怒火,他一再的告訴自己,要剋制。

要冷靜。

不要嚇到她。

理智的那根弦,啪的一聲,斷掉了。

他冷冽的低吼,「你想都別想!景行是我的兒子,你要是死了,他只能由我撫養。要是不放心,那你就活著,好好活著。自己撫養他!」

「你明知道我活不長了!」他明知道她的時間所剩不多,還說這樣的話,是想讓她死不瞑目么?

「沒試過你怎麼知道手術一定會失敗?」

陸萌搖著頭,臉色唰的一下蒼白了起來,「手術成功幾率才有多少,你也不是不清楚。與其死在手術台上,倒不如珍惜這最後的時間,好好陪陪我的景行。」 不,這太悲觀了。

雖然成功幾率不高,但好歹還有一線希望。

若是就這麼放棄了,她的生命就只能走到盡頭了。

宋雲遲不允許她這麼悲觀,也不允許她自我放棄,「我會給你請最好的醫生,最權威的專家,試一試,萬一有奇迹呢?」

「奇迹?」陸萌笑出了淚花,「奇迹這兩個字,向來只出現在故事裡。現實中,有么?」

奇迹之所以稱之為奇迹,是因為它根本就不現實。

一直聽說,從未見證過。

「你不要這麼悲觀,想想景行,難道你不想陪著他一起長大么?難道你不想看他長大成人,娶妻生子么?」

宋雲遲苦口婆心的勸,「萌萌,給自己一個機會,給自己一點希望。不要這麼悲觀,這並不是絕症,現在醫術發達,不會治不了的。」

然而,陸萌已經不願繼續聊下去。

她帶著景行,倉皇的離開。

…………

皇家醫院。

慕靖南的身體好了些許,他接到了雲舟的電話,雲舟找到了牡瑤,但慕言禮在殺手組織的基地里。

他無法靠近,現在正在想辦法,通過牡瑤聯繫上慕言禮。

「把電話給牡瑤。」

慕靖南說完,便咳了起來,雲舟擔憂的問,「二少,你沒事吧?」

「沒事。」

雲舟這才將手機交給牡瑤,「二少要跟你說幾句。」

牡瑤冷哼一聲,不耐的接過手機,「喂?」

「牡瑤,安璇現在怎麼樣了?」

「我就知道你要問安璇,放心吧,她現在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

「那她人呢?」

「她人……」牡瑤轉過身去,背對著雲舟,猶豫了起來,「她人自然安全,你就放心吧。」

「我要見她。還有言禮。」

「慕二少,我實話告訴你吧,人你是見不到的。那兩個小屁孩,是要認祖歸宗的,他們不是你和司徒小姐收養的孩子,而是我牡家的孩子。你們對他倆的照顧,我銘記於心,以後有用到我的地方,你們二位儘管開口。」

慕靖南忍不住又咳了起來,一聲聲的,聽得牡瑤心裡瘮得慌,「你病了?」

「嗯。」

「聽起來挺嚴重的樣子。」

「所以,能把安璇和言禮還給我么?」

牡瑤嘖嘖兩聲,上當了上當了,他還打起了苦情牌。

達高獸 這可還行?

「不行。」牡瑤嚴肅的道,「慕言禮和安璇,是我牡家的孩子,自然沒有把他們還給你的道理。慕二少,你和司徒小姐喜歡孩子,倒不如自己生一個。也好給安璇和言禮添個弟弟妹妹什麼的。」

慕靖南一手握緊成拳,抵在唇前,強忍住那股咳嗽的痛苦,「雲舒她……無法生育了。」

牡瑤:「……」

難怪!

難怪會收養孩子。

既然不能生育,那慕言禮和安璇他們一定是想要回去的。

他們看起來就像是重感情的人,更何況,對安璇和言禮,他們也是視如己出的撫養。

牡瑤咬著手指,在原地來回踱步,「……那該怎麼辦?不如,我再送兩個孩子給你們?」

「不要。」

拒絕得乾脆利落,沒有一個字是廢話。 咻——

山洞內,突然閃爍一道光芒,旋即就看到火老出現在外界。

在外面徘徊很久的陰火,突然閃爍著陰森光芒,就好像一頭饑渴的餓狼發現了獵物!

剛剛出現在外界的火老,頓時嗅到了危險。

作為一名合格的高手,他在最短時間發現了陰火,也做出本能反應,拔腿向著洞外逃竄。

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也不知道那團可怕的火焰是什麼東西,但卻認為,古木不可能這麼輕鬆放過自己,這或許是他設置的殺招!

咻——

火之真元爆發,火老瞬間衝出山洞。

如果他不跑,或許還有一線生機,畢竟陰火是古木的三災,可這麼一爆發火之真元,頓時就被陰火鎖定,然後『嗖』的一聲追了出去。

一人一火離開山洞后。

古木突然出現在外界,隱蔽氣息,踩著驚鴻游龍走了出去。

不過,當他剛剛走出山洞,便發現不遠處,火老正痛苦的倒在地上掙扎,同時那周身湧現著一團團陰森的藍色火焰!

顯然,這傢伙沒跑多遠就被追上,正在享受著陰火的肆擾。

「哥們,不好意思!」

看著火老在承受陰火折磨,古木很是慚愧的離開了山洞。

不過當他走了大約幾步突然駐足,稍作考慮忽然沖向火老,同時罵道:「靠,老子就是太善良了!」

……

嘭——

古木幾個大步邁出,來到火老面前,與此同時,雙掌貼在他的背後,運轉起五行真元決。

嗖——

嗖——

而在此時,五行長老在他神識調動下出現在了外界。

五個老頭站穩身子,見天君雙手貼在那武者後背,頓時驚呼道:「天君大人,你這是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