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四處亂跑,嘈雜亂叫看熱鬧的人群,跟和勝和的混子們攪成了一團,這下本來就是一群散沙的和勝和成員們,也慌亂了,再說,他們的子彈也差不多打光了,現在大家只有一個心思,那就逃跑。

但是,他們跑不掉了,他們面對的可是英國正規軍隊,雖然不咋滴,但是對付他們還是綽綽有餘的,當然,他們並不知道,剛才有一伙人幫了他們,不然,就憑他們敢跟正規軍隊作火力對抗?做夢還差不多!他們並不知道,還以為都是自己的弟兄們呢!

「呼!…完了!…腸子!趕快聯繫老鬍子!…我們去台灣!丟他老母!是誰他嗎的,害老子啊!老子哪來的火箭筒啊?….」

馬天豪在傻也知道,鐵定是有人陷害他了,而且還是個極端陰險實力雄厚的傢伙!不然,連火箭筒都有的幫會,好像香港目前還沒有吧?據他所知至少就是這樣。

「是!豪哥!我馬上就去!…」

馬天豪身邊那個瘦高個馬上答應聲,轉身離去。

馬天豪雙手撐在窗沿上,心中攪疼的看著樓下自己的手下混子們,被英軍一個開槍擊殺,俘虜,不用想了,他在香港的和勝和完蛋了!

與此同時,遠在淺水灘龍頭別墅的洪爺,還有一干聞訊而來的香港黑社團老大們,全都面帶肅然的坐在洪爺別墅的書房內。

氣氛是壓抑的,心情是緊張的,能不緊張嗎?剛才電視裡面,已經全部直播了!簡直就是一場震驚世界的現場警匪槍戰大片,那個火爆刺激啊! 重生后我有了錦鯉運 特別是最後連火箭筒,秒殺武裝直升機的片段,整個把書房內的所有黑社團老大們,包括一向都是沉穩冷靜的洪爺都刷的聲站了起來,驚呆了!

火箭筒打直升機!可不是單單表面上的擊落啊!那可是明擺著,這是要跟政府作對啊!這是!

馬天豪這小子,簡直是狗膽包天了,連火箭筒都買到了?還敢這樣干?先炸警署,接著又跟政府軍開戰!這不是找死嗎?

他想幹什麼?拉我們全都給他墊背嗎?這個死撲街!怎麼剛才沒見他被打死啊?這些坐在書房內的黑社團老大們,全都是一個心思,那就是馬天豪害今晚的所作所為,就是在害他們!

馬天豪是啥人?那是黑社團啊?而在座的全都是!

難道香港政府不會借著這次驚天大事,狠狠收拾他們嗎?他們可不全部是傻子的說!

「…今晚…和勝和黑社團,竟敢公然持械跟政府火拚….據說,香港總督麥理浩先生,就在中環警署中!…下面我們詢問下,香港警方總督察葛柏先生,今晚警方….啪!…」

洪爺滿臉的怒火,走到書房的黑白電視機前,把電視狠狠地關上了,呼呼喘著粗氣,背著手,臉色極其難看。

「…呼!洪爺!馬天豪這個死雜種這是要害我們啊!…他是感覺我們在機場那件事情上,沒有幫他出頭…」

新意安的老大向華臉色帶著怨恨,手指間的香煙,都給他捏碎了,靠在椅子上,語氣很憤怒。

其實,中環馬天豪的地盤,向華早就想要染指了,趁著這件事情,那就落井下石。

其他也有幾個有著這番心思的老大,都帶著異樣神色看了眼向華,心中暗怒。

「我看的確如此!…那個大陸人,洪爺說,不要我們動他!我們可是照著您的意思辦的,我看馬天豪是心懷怨恨啊!他今晚上乾的事情,就是把我們往火坑裡推啊!…實在是太卑鄙了!…」

一個穿著黑色馬褂的中年人,也冷笑著說。

大明星的臥底小女傭 這人是三合會的紅棍子,眼神掃視了下在座心懷鬼胎的眾人。

「咳咳….現在我認為,大家應該把武器裝備起來,去找越南那個軍火商阿三,多買點以防萬一啊!我怎麼覺得這個這個紅星周聖手,會趁這個機會,吞併馬天豪的地盤?….我總覺,得那個大陸少年老闆,非常可疑!…大家要多個心眼!

…這個人據我調查!是個極其神秘莫測的角色!…不可不防!我的人,根本得不到什麼具體情報,只是知道,這個人經常出入中南海!…中南海大家都應該知道吧!那是個啥地方?我想大家心裡有數吧!…」老者洪爺一臉的肅然,帶著沉思的神色在書房內背著手,緩緩地渡步。「嘶…那可是中共…我的天啊!難怪!….」

這些黑老大們,一個個只覺得頭皮發麻。

中南海,那就是大陸巨無霸的象徵啊!可不是他們這些黑社團,能惹得起的。

這下整個書房,安靜了。

洪爺估計的沒錯,就在當天事發晚上,周聖手派出了所有的精英隊員和幫眾,對馬天豪的夜總會,酒樓,賭場進行瘋狂入侵,採取,威脅,剿滅等狠歷手段,僅僅一晚上趁著中環警署事件的混亂局面,成功拿下了馬天豪的產業。

當然,作為馬天豪的手下,早就混亂成一團了,大部分的社團成員,都去中環警署門口「示威遊行」去了,所以內部空虛,這一下給周聖手機會,被他致命一擊,毫無懸念的被吞併了。

其實,當晚搞事的人,就是周聖手派出的一些個精英隊員,還有駱林派出的幾個先天高手作為馳援,那幾個冒充「藍帽子」,先行開火的就是駱林從大陸帶來的先天高手。

馬天豪根本不重要,跑了就跑了,重要的是他的地盤,而且像三合會,新意安等幫會,多少受到了一些衝擊,不受衝擊是不可能的,出了多大的事情啊?英軍和警方可是死了人了!

香港駐港部隊的英軍和警方,可不管這麼多。

港督麥理浩已經氣得暴跳如雷了,下令要嚴懲這些黑幫分子。 「熟悉?」聽到老者的話,洛天眉頭一皺,不過卻在老者的身上沒有感覺到敵意。

「沒錯,你們應該是來自三千小世界吧!」老者目光在洛天身上仔細的打量了一翻。

「紀元之主啊,果然跟我一個家鄉!」老者眼中帶著追憶之色,心中長嘆。

「前輩是九域之人?」洛天瞪大了雙眼,目光看向老者,回憶著老者是哪位人族的紀元之主。

「老夫姓汪,名叫斷天,或許你們那個年代已經忘了老夫的名字了!」老者輕聲開口,話音落下,卻是讓洛天如遭雷擊。

「我的神啊……」孟雪也是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著老者。

「難怪我看著他眼熟,原來是汪前輩!」洛天怎麼也沒想到這人就是汪斷天。

「人族的第一位紀元之主,獨抗萬族巔峰時的第一強者,開創了人族盛世,讓人族從奴役中走出來的強者!」洛天腦海中升起了斷天之主的功績。

「他現在是什麼實力?」洛天雖然實力現在削弱了,但是眼力還在,無法看透汪斷天的實力。

不過,誰能想到一代人傑,竟然會生活在這窮鄉僻壤之中。

「認識啊?」智障和尚看的一愣一愣,看著恭恭敬敬的洛天三人,即使陳戰鏢是太古王族,也依然對汪斷天恭敬有佳。

「那個前輩,是不是將魚給我們弄點,畢竟我們這些做晚輩的!」陳戰鏢還是不忘那些銀龍魚。

「難道遇到九域的晚輩!」汪斷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輕提起手中的魚竿,一條三尺長的銀龍魚出現,落在了汪斷天的身前。

「拿去吧,每人一條,不能再多!」汪斷天再次提起手中的魚竿,又是兩條魚出現在了汪斷天的身前。

汪斷天伸手一點,三條魚飛向洛天三人,讓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戰鏢收下吧!」洛天對著汪斷天躬身,同時沖著再次沖著汪斷天開口:「前輩,我們天元宗建立在這裡,前輩若是不嫌棄的話,可以去我們天元宗住。洛天可不想放過這麼一尊大神,他都看不透汪斷天的修為,而且他相信,汪斷天絕對是一方大能,能夠硬抗巔峰仙王的存在,這樣的人,若是在天元宗必然能讓天元宗在仙界立足,天元宗現在缺的就是這

樣的人。

天庭的強者雖然強大,但是截天之主等人卻是不好出來,有汪斷天在的話,那就穩妥太多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7212/ 不過洛天也知道,中三天的限制對巔峰仙王壓制,汪斷天肯定沒到仙王巔峰,但是洛天相信以汪斷天的手段絕對超越仙王後期許多。

「天元宗,四聖星域的那個天元大陸么?」汪斷天臉上帶著追憶,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算了,我老了,只想清閑清閑!」汪斷天開口,拒絕了洛天的提議。

「智障,你們可以走了!」汪斷天沖著智障開口,下了逐客令。

「老汪,你太不講究了,怎麼著,也得跟我喝兩杯啊!」智障撇了撇嘴,不想離開。

「你要是把酒戒了,實力會再次提升的!」汪斷天輕輕的搖頭。

「你可以留下,陪老夫釣釣魚,其他人都離開吧!」汪斷天眼中露出不耐煩的神色,大手一揮。

一股無形的波動,瞬間作用在了陳戰鏢,智障,還有孟雪三人的身上,虛空無聲的打開,三人身軀被打進了虛空之中。

「老汪,好好教教我徒弟啊!」智障和尚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盤龍潭則是陷入到了平靜。

「小和尚,你師傅將你留在這裡,但是別耽誤我的事情,有些事情都需要你自己去悟,悟透了就懂了!」汪斷天沖著戒渡開口,至於洛天,汪斷天就沒去管。

「打擾前輩了!」洛天臉上帶著恭敬,他知道,在這樣的強者身邊,肯定是能學到東西的。

「對了,前輩,汪忘兄也來到仙界了,你不想看一看么?」洛天開口,告訴汪忘也跟著一起飛升到了仙界。

「有緣自會相見,或許還沒到時候吧!」汪斷天情緒有些波動。

洛天不斷的開口,將自己所知道的九域的事情,不斷的同汪斷天講述著。

而汪斷天則是目光平靜如同聽故事一般,聽著洛天的敘述,沒有詢問什麼。

戒渡則是聽的出神,三千小世界對於戒渡來說,完全就是另外一個世界。

「戒渡和尚,你說你渡化的過來么?整個仙界你都渡化不過來,更別說還有三千小世界了!」洛天臉上露出笑意,沖著戒渡開口。

「小子,以後的仙界不會平靜,這場地獄和仙界的戰鬥只是開始而已,每天都有人死去,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汪斷天打斷了洛天的話,讓洛天神情一凜。

「只是開始!」洛天抓住了汪斷天的話,心中疑惑無比,地獄和仙界大大戰,只是開始,那麼接下來還會有什麼?

「釣魚吧!」汪斷天不說了,而是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一般,開始專註起來。

洛天也是不再說話,戒渡則是盤膝坐在巨石上面打坐,他知道他阻止不了汪斷天。

三人就這樣安靜的坐在這裡,整片山林異常的平靜,洛天難得的心靜一回,釣魚雖然不是洛天的愛好,但是洛天卻也是難得的享受著這份平靜。

直到黑夜,汪斷天再也沒有掉上一條魚,洛天也是如此,因為洛天的根本就沒有魚餌。

天黑,汪斷天背著,空空如也的魚簍,起身朝著盤龍山下走去,也不擔心有人再來這裡抓魚。

三人行走了一個時辰,走回了酒樓,店裡的夥計們有些好奇的看著汪斷天。

「那不是昨天的那個用一塊仙晶點了銀龍魚的那個人么?還有那個和尚,就是那個智障和尚的弟子?他們兩個怎麼跟在咱們老闆的後面了?」「我就說,咱們老闆是個強者,你看看哪個在咱們酒樓鬧事的,出現過第二次,現在連須彌山的和尚都跟著了,還有那個青年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能夠拿出一塊仙晶來,肯定也不是簡單的人物!」人們低聲議論著。 戰爭是殘酷的,地獄對於這次戰爭勢在必得,因此準備的非常充分,八大鬼門,從仙界的八個方位,形成合圍之勢,進攻著仙界。

仙界中三天一片狼藉,屍橫遍野,每天都有人死在戰場之上,縱然中三天的宗門拚死反抗,也沒有抵擋住地獄大軍進攻的腳步。

十萬里……百萬里……千萬里……

遼闊的中三天,開始漸漸的變成了地獄的地盤,每個宗門都損失慘重,戰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已經有宗門抵擋不住,收到了進入上三天的命令,至於下三天沒受到波及,掌握了中三天,就隔絕了上三天和下三天的聯繫,下三天早晚都要被佔領。

時間緩緩流逝,兩年的時間過去了,地獄大軍終於接連在了一起,八方大軍將中三天的勢力逼迫到了一處。

這場戰爭從攻打鬼門關開始,打了將近十年的時間,縱然中三天抵抗,也依然沒有阻止地獄的侵佔。

一線天,中三天第一宗門白家的駐紮之地,整個中三天的宗門全部都退到了這裡。

一線天擁有著一道天塹,那就是一道龐大的虛空裂痕,而一線天的後面,則是龐大的幻天海,易守難攻,因此被稱為一線天。

整個一線天方圓百萬里,全部都是中三天的人們,臉上帶著絕望。

「斷仙宗滅……碎星山滅了……整個中三天,城池全部失守,都沒了!」

「打了十年,就打出這種結果!」人們仰天長嘆,這一戰,中三天死傷實在是太多了。

鮮血遍布中三天的各個地方,兩方死亡不計其數,不經歷過,不知道什麼是絕望。

數以億計的仙界修士死去,凡是敢抵抗的勢力,全部被滅,只有那些臣服地獄的修士,才得以倖免。

「太強了,地獄雖然也有損傷,但是差距太大了!」人們感嘆,看著一線天那高聳入雲的山峰,那裡僅剩下的那些宗主們都聚集在那裡。

龐大的虛空裂痕之外,無數黑色的身影站在那裡,臉上帶著疲憊和激動,身上的氣勢沖霄,身上散發著濃郁的鬼氣,濃郁到將整個蒼穹都變成了黑色,鬼氣森森。

地獄大軍,十幾名仙王後期的強者站在那裡,目光看向那龐大的虛空裂痕,龐大的虛空裂痕隔絕了裡面的氣息。

「從今天開始,仙界和地獄的格局將會改變,我地獄再也不是牢獄,而是整個片世界的主宰,殺上上三天,普天之下皆是地獄之地!」一名仙王後期的強者冷聲開口。

「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識相的話,就乖乖出來投降,否則待到我們填平這虛空裂痕,全部滅殺!」一名仙王後期大聲開口,洪亮的聲音,透過虛空裂痕在一線天的上空響起。

絕望緊張的氣息在一線天傳遞,誰都知道,他們這些人不會是外面那些地獄大軍的對手。

「大家打出鬼氣,將這虛空填滿,填滿之日,便是進攻之時!」一名老者開口,雙手打出道道的鬼氣,打進虛空裂痕之中。

地獄大軍也知道,若是強闖這虛空裂痕,地獄會損失慘重,因此決定將虛空裂痕幹掉。

澎湃的鬼氣進入虛空裂痕,沒有掀起絲毫波瀾,但是地獄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無數道鬼氣朝著虛空裂痕填去。

「完了……」一線天中的人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龐大的虛空裂痕之中,漸漸的發生了變化。

「這虛空裂痕夠他們填上一兩年!」人們估算著填充的速度,卻是無可奈何,眼下的情況,就是整個中三天全部都被地獄佔領了,一線天雖然大,但是跟整個中三天比起來,還是差了太多了。

不過除了一線天還有一些地方,並沒有被佔領,比如死亡沙漠等險地,還有一個地方,那就是天元宗。

經過兩年的休整,天元宗也是徹底算是落腳,不過隨著地獄強勢攻下中三天,天元宗也是開始緊張起來。

地獄絕對不會看著天元宗這裡存在,等徹底收拾完一線天那裡,就是他們天元宗了。

此時,天元宗的議事大殿之中,江思惜等人坐在那裡,臉上帶著凝重。

「傳來消息,地獄大軍正在填充一線天外的虛空裂縫,眼下一線天中的人們,只有兩種可能,上三天幾大巔峰仙王合力,在一線天打開通往上三天的通道,二就是虛空裂縫被填滿,地獄大軍踏平這些人!」

「虛空裂痕填充的速度,只要一兩年,便可以被填滿!」貂得助沖著眾人開口,合上了傳到他手中的玉簡。

「另外星河府那裡,沒什麼損傷,補天仙王提前讓星河府進入到了上三天!」貂得助知道眾人想問什麼,再次開口。

「得早做準備啊,洛天還沒回來,這都什麼節骨眼了!」幾人想到了洛天,有些咬牙切齒。

洛天身上的傷勢,早就好了,但是這傢伙,卻好像是著了魔一般,一直呆在汪斷天那裡不回來,這段時間他們忙的跟什麼是的。

「別管他了,還是商量商量怎麼應對吧,想個萬全之策,還有那個胖和尚還在這裡么?」江思惜臉上也是難得的露出哀怨。

「在呢,天天跟戰鏢還有那兩條狗混在一起,四個傢伙成天出去,每天好吃好喝,比洛天還瀟洒!」聽到江思惜的話,人們更加不願意起來。

「看來得需要跟地獄去交涉一翻了,還是得等洛天,這傢伙最適合!」江思惜開口。

此時的洛天正在盤龍山上,盤坐在巨石之上,手中握著魚竿,身上泛起平靜的氣息,後背之上隨著傷勢的恢復,鬼谷二字再次顯現了出來。

洛天旁邊坐著汪斷天,汪斷天的另外一側,則是坐著戒渡和尚,只不過此時的戒渡和尚與之前的氣息完全相反,竟然同樣拿起了魚竿,跟洛天和汪斷天一樣,釣著魚。而洛天手中的魚竿則是烏黑,魚竿的前端散發著陣陣的寒光,哪裡是魚竿,分明就是裂天槍。 第二天,整個香港轟動了。

電視台,廣播內,報紙上,全都是報道昨晚上的警匪火拚的現場實況。

「囂張!!!黑社會血腥火拚警方!!!」

「震撼!火箭彈擊毀英軍武裝直升機!!!…」

「港島血腥大火拚!警匪大作戰!死傷人數達上千人!!!…」

「…港督的怒火!!!….」

各大報紙,鋪天蓋地的在頭版頭條大肆渲染著昨晚的發生的大事!只要是香港人,每個人手裡都拿這份報紙,全都是伸進驚嘆,震驚的神色。

清晨,半山道,駱家別墅,餐廳內。

「哈哈哈!…幹得好!…」

駱林邊吃著早餐,邊看著餐廳內的電視裡面,播放的昨晚火爆刺激的火拚場面,樂得哈哈大笑。

薛玉芬也感到極其的震撼,這香港黑社團還有重型火器,這在國內是少見的,當然,在大陸造反派之間的爭鬥,當局高層都是盡量的掩蓋,不會讓老百姓知道的,可是香港可不會這樣,這就是區別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