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回來再給我帶個嫂子回來哦,嘻嘻。”

劉明被劉蘭的話弄得有點尷尬,然後有點心虛的看了一眼旁邊似乎沒有聽見的蘇霞,方纔鬆了一口氣,沒好氣的看了劉蘭一眼,再次朝着大家說道。

“你們都回去吧,飛機等會就起飛了,我登機了。”

劉明直到上了機場都沒有再回頭,首先他覺得沒有必要,其次他不想回頭看到父母關切思念的眼神。

劉明今天穿了一件自己的休閒地攤服裝,所以頗有一股農村小夥的感覺,上了頭等艙尋找着自己的座位,當看到自己的座位的時候,劉明卻看到自己座位的旁邊坐着一個看不清容貌的女子。

大大的眼鏡幾乎遮住了她整個臉龐,一頭波浪卷透着一股知性的感覺,迎面而來的香奈兒香水味讓劉明感覺有點刺鼻,劉明看着她認真的翻閱着喬治,布萊 《批評意識》,女子彷彿已經深深的融入進去了。

她完全沒有感覺到劉明已經站在她身邊好幾分鐘了,不是劉明不想出聲,而是看到女子認真的模樣,彷彿能透過大號的眼鏡看到裏面眼睛的靈動一般,劉明覺得自己應該紳士一點,而不是去出言打斷她。

又過了大概好幾分鐘了,飛機已經起飛了,女子或許是看的比較久了,感覺到脖子有點酸了吧,雙手向後,穿過頭部伸了一個懶腰,這個懶腰將女子除了臉部以下的所有完美盡情的展現了出來了,那魅惑的S形曲線身材,完美的胸型,以及盈盈一握的***,幾乎可以讓所有女人嫉妒的完美都出現了這女人的身上。

黑色的外套更讓她增添了一抹與衆不同的魅惑,當收回雙手的時候,擡起眼睛看到站在旁邊的劉明,雖然眼睛盯着自己看,但是女人似乎並不在意,朝着劉明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

女子一笑之下露出的兩邊深深的酒窩,彷彿可以盛下一瓢江南煙雨一般,讓人看起來是如此的恬靜,幾乎把人帶入到一個滿是百合花的純潔世界裏一般。

劉明並不是那種見了美女就不知所措的人,再說人家的臉還不知道漂不漂亮了,所以劉明劉明更不會像屌絲一樣做着花癡狀,而是同樣回了一個沒關係的微笑,在女子微微側身的情況下,劉明順利進入了18號靠窗的位置。

女人似乎是休息夠了,也沒有理會這坐在旁邊一直看着自己的劉明,拿起手中的那本《批判意識》再次認真的看了起來。

劉明看了一會,發現根本無法透過女子的墨鏡看透女子的面容之後,也就不在無聊的做着一定要知道她容貌的決定,閉着眼睛愜意的享受着飛行帶來的那份快感與獨有的寧靜。 PS 最近今天真不好意思,由於端午有事,一直一更,下個星期一天三章補上欠的,不好意思了。

正在劉明享受着窗外藍天白雲帶來的愜意感受時,一個永遠只會出現在小說或者電視劇裏面的聲音卻在這時候響起了打斷了劉明。

“打劫,打劫,都別動,不然老子打死你們。”

聽到聲音的劉明擡起低垂的眼瞼,看着這頭等艙裏面進來了3個手持AK47的人,槍不時的掃視着機艙。

那些所謂的高官貴人,富商甲賈見到那明晃晃的槍口,都很有默契的閉口了,只不過顫抖着的身體顯示着此時他的害怕。

隨意的掃向旁邊看不見面龐的女子,只見這女子似乎完全無視一般,仍然低着頭認真的捧着她的那本《批判意識》,彷彿沒有聽見那些劫機的人的話一般,劉明雖然略微驚訝與他的鎮定,但也沒有說什麼,索性也是再次閉上了眼睛,沒有再看窗外藍天白雲的興致。

砰……

一聲響亮的槍響,一個漂亮的空姐滿臉不可思議的倒地,再次讓機艙裏面的人一陣驚恐。

“都他媽的別動,老子的槍可是會走火的。”

爲首的大漢看來確實是不想殺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想劫財,打死了一個空姐之後好像只爲了威嚇一下機艙那些蠢蠢欲動的衆人。

一個從面相看頗有些斯文的男人,拿着一個布袋不斷的搜刮着這頭等艙那些富豪的財產,偶爾會出現一些愛財勝過愛命的傻逼不願意給錢的。

但是那爲首舉槍的大漢似乎也不在意,用AK47的尾部狠狠的敲在那幾人的頭部之後就離開了,這個舉動卻讓再次睜眼的劉明感到了一絲的不正常。

看着身邊女人放下了那本泛着點年代意味的書籍,再看着越來越接近的歹徒,劉明覺得自己有必要英雄救美一下,於是衝着身邊的女人紳士的笑着說道。

“小姐,你坐裏面吧,那些人過來了。”

女子聽到劉明的話擡起頭又露出了一個帶着酒窩的好看笑容,搖了搖頭,眼睛遮擋住了她感興趣的眼神。

“你們兩個笑什麼笑,想死是不是?”爲首的大漢,明顯看到了劉明兩人的笑,頓時厲聲吼道,彷彿他們不給自己面子似的。

爲首的舉槍男子眼神示意出一個或許他們才懂的意思,只見其中一人的槍口轉向了劉明兩人,不過槍口的偏向可以看出,更多的是在指着劉明。

至於爲什麼指劉明,或許是覺得劉明是男人而更加的具有危險性,也或許是因爲那女人的笑容的兩個深深的酒窩,讓那個男人有點不忍心指着她,總之劉明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

舉槍男並沒有動,不過那個斯文的男人卻直接越過了好幾個座位,直接衝着劉明走了過來。

“快,把值錢的東西全拿出來。”斯文男人的聲音有點沙啞,這讓人感覺有一股滄桑的味道,聽起來就覺得不舒服。

外邊的女子似乎也很識相,摘下了手上的戒指和手鐲,正準備摘下耳朵上的耳墜之時,那斯文男人卻喝止住了他,看着劉明說道。

“你,就是你,把你的東西全拿出來。”持槍男指着劉明、

劉明看着劫匪不準備打劫自己身邊的女子之時,不得不小聲嘀咕着。

“美女在哪裏都有殺傷力。”

“嘀咕什麼,他媽的,信不信老大一槍斃了你,快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

斯文男人的聲音讓劉明覺得有點刺耳,微微皺了皺眉,還是決定息事寧人爲好,掏出了口袋裏被自己裝的已經皺巴巴的幾百元錢,然後攤了攤手錶示沒有了。

“草,你他媽的玩老子是吧,不想死就把值錢的都掏出來了。”

劉明明顯沒有剛纔那美女的好運,除非那斯文男人是個斷背山,不過看他對劉明的態度顯然不是斷背山上下來的。

劉明攤了攤手錶示自己正的沒有了,不過這顯然讓那人不信,就連遠處持槍男人的那AK47拉動保險的聲音已經響起了。

“你出來,你進去。”斯文男人指着劉明,顯然對劉明這種坐頭等艙卻這點財富顯得不是很滿意。

劉明聽着這個斯文男人不斷的聒噪顯然有點不耐煩了,眉頭皺的更緊了,就連旁邊的女人都顯得有點不耐煩,那被墨鏡遮住的臉龐此時散發出一股冷厲的氣息,劉明明顯可以感覺的出來。

劉明看着前方的那人已經拉動保險,還是很識趣的站了起來,再次貼着女子的身旁走出自己的座位,只不過這次是從女的的後面走出來的,大腿摩擦在女子的翹臀之上,劉明可以感覺到一種令人銷魂的彈性。

在女子微微皺眉的時候,那斯文男子突然粗魯的將劉明拽了出來,直接對着劉明的全身開始搜了起來,面對着槍口劉明識趣的沒有反抗,只是最終那斯文男子搜出了劉明的手機。

“他媽的,你在耍我啊,不是說沒值錢的麼,這他媽的愛瘋不值錢啊,操你媽的。”

斯文男子似乎完全不在意這愛瘋手機,直接甩在了地上,砰的聲音,只見大力之下而導致了質量頗好的愛瘋已經看到內部構造了。

劉明拳頭賺的緊緊的,眼神中露出一股冷血,只是斯文男人似乎毫不察覺,繼續搜起了劉明,終於從劉明的衣服內部口袋裏面搜出了一個任命證書。

“嘿嘿,劉明是吧,小子還是軍人啊,這細皮嫩肉的看着不像啊。”

斯文男人說完之後衝着持槍的男人使了一個眼色,只是誰也沒有發現再聽到劉明的名字的時候,墨鏡嚇得女人顯示出了從來沒有過的感興趣,被墨鏡遮擋住了。

那個舉着AK47的男子得到斯文男人的示意之後,槍口終於完完全全的對準了劉明,劉明也看到斯文男人的眼神,知道不是劫機這麼簡單,當下左手深入腰部,只見在男子開槍的時候一個銀白色的光芒已經出現在了那個開槍的男子面前,準確無誤的釘在了那人的手臂之上,匕首頓時將那人的手臂穿了個洞,那人的槍還沒有開響已經無法在開槍了。 這幫歹徒總共有三人,還有一人還在門口舉槍掌控着整個機艙,看到和他一起持槍的男人滿手鮮血,連忙調轉槍口,準備對着劉明,可是又是在準備開槍的時候,只見同樣的一把銀色匕首出現在那人的心臟之上,而且是齊根而入,只留下一柄刀柄在外面,可見這刀的力度之大,那人連慘叫都沒有就直接倒在了地上沒有了生息。

劉明轉頭看着那女子,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女子依舊是回了劉明一個帶着深深酒窩的笑容,彷彿剛纔那一切根本不是她做的一般。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站在劉明身邊的男人完全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愣神了好幾秒,但是出色的訓練讓他很快的回覆了正常。

一記力道十足的拳頭直接砸向劉明的胸口,劉明避之不及,只能左腳借力,想要後退躲過這一拳,但是動作終究慢了一步,那一拳還是有不少力量落在了劉明的胸膛之上。

機艙的人看着變故全都嚇得不敢出聲,縮着頭捂着眼睛看着交鋒的兩人,猶如待宰的羔羊一般。

劉明吃痛之下退後好幾步幾步,用手捂着疼痛的胸膛揉了幾下,擡起頭冷冷的看着對面與他斯文完全不疲憊的力量的斯文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你們到底是誰,特意來等我的吧。”

剛纔被劉明匕首射中左手腕的男人明顯靠一隻手無法在掌控那AK47了,看着已經對峙起來的兩人,已經忘記了手臂上的疼痛,一臉陰狠的來到的斯文男人的身邊,看着劉明。

“呵呵,到地獄問閻王去把。”

不等劉明回味他的話,一記掃堂腿,直接攻擊劉明的下盤,而那斯文男依舊是力道十足的拳頭砸向劉明的胸膛。

劉明剛纔領教過斯文男的力量,當記也不硬拼,迅速的退後兩步,堪堪躲過那掃堂腿,然而不帶兩人反應過來,又是一個前衝,瞬間出現在那個已經受傷的男人的面前,青天決的靈氣注入左手,然後直接一個力道十足的手刀砍向先前受傷那人的另一隻手。

咔嚓…….

劉明一擊得逞,迅速的後退,看着那人的另一隻手已經無力的垂了下來,相信這人的攻擊力幾乎沒有了。

受傷的男人因爲疼痛而面色異常扭曲的看着這個出手狠辣的傢伙,但是卻不敢再有任何的動作,生怕劉明再廢了自己的雙腿,至於那斯文男人似乎被劉明的狠辣激起了興趣,眼中閃爍着嗜戰的光芒。

然而劉明剛剛準備再次進攻的時候,卻再次傳來一聲槍響,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前方的女子拿起槍衝着斯文男人開了一槍,斯文男隨着槍聲倒地。

看着斯文男人滿臉不可思議的倒地之後,這女人也是聰明的沒有再去殺最後一人,而是朝着劉明再次露出一個深深的酒窩。

如今只剩下最後一個人了,還是一個半廢的人,劉明自然也不在意了,一個膝撞將那人撞到在地,然後迅速出現在那人身旁,頗有幾分特警的模樣將那人按在地上。

“說,你們是不是特意等我出現的。”劉明冷冷的問道

劉明可不相信隨便碰到一個打劫的人會有天位人的實力,而且剛纔那幾人帶有深意的眼神劉明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那個男人似乎知道這次襲殺劉明的任務再次失敗,擡起頭看着劉明,露出一個不屬於他現在這種狀況該有的微笑。

“你會完蛋的。”

這句話一結束,只見這人的嘴角流出一絲的黑色血液,當劉明阻止的時候,發現那人已經斷氣了。

劉明的眉頭皺了的更緊,這明顯是和上次綁架文芳菲的是一路人,看來因爲自己救了文芳菲他們也盯上自己了,劉明不喜歡這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這個所謂的影子軍團讓劉明心裏很不爽。

當幾人被劉明解決的時候,機艙終於歡呼了起來,少婦不斷的拋着媚眼,男人們則表示着對劉明的感謝,至於機長也過來表示着對劉明的感謝。

當劉明再次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臉上的那抹冷冽已經消失,取代的是一臉的無奈,靠在自己的座位上,轉頭看着已經歸於平靜的女子。

女子似乎感覺到劉明再看她,同樣轉過頭,露出讓劉明百看不厭的深深酒窩,也沒說話,而是再次拿起了那本《批判意識》

“你很神祕”劉明依舊看着女人淡淡的說到。

女人似乎沒聽到劉明的話一般,捧着她的書,彷彿隔絕了外圍的一切,正當劉明以爲女人不會回答自己的時候,卻聽到了女子開口說出的第一句話。

“我對你也很感興趣。”

女子第一次說話,聲音不能說是驚爲天人,但也有一種特別的味道,這種味道劉明說不上來,但是覺得很好聽,聽到之後感覺內心很平靜。

“好奇是你喜歡上我的開始。”劉明聽到女子的話開了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或許吧。”只是女子的回答卻讓劉明愣神了半分鐘,看着女子的精緻酒窩,有種說不出的吸引力,當下趕緊扭過頭去,不在看她。

直到飛機順利的抵達京城的機場之時,劉明都沒有再看這女人,他怕自己抵擋不住這女人的笑容,而這女人也彷彿只把劉明當作過客一般,從來沒有主動和劉明說話的意思。

直到女子消失在機場的時候,劉明才反應過來自己貌似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這讓劉明覺得大爲惱恨。

機場此時已經聚集了很多人,包括警察,飛機遭搶劫的事情已經通知了京城的警局,自然免不了警局的人來接機。

劉明沒有攬着功勞的習慣,當他拿出自己的少將任命書的時候,機長很識趣的將所有的功勞攬在了他的身上,他也樂意這麼做,反正這對他百利而無一害的。

劉明兩手空空的來到的機場外面,說好的接機人,劉明掃視了一眼並沒有看到有着大排場的陣勢,這讓劉明以爲沒有沒有人會來接自己,頓時將文家以及李海誠這倆欺騙自己的傢伙問候了一遍。

邁着輕鬆的步伐,走在機場通往外圍的走道之上,眼睛還是不是的尋找找可能是接自己的隊伍,然而直到離開機場了,劉明依然沒有發現。

其實文家的隊伍也在尋找着劉明,但是劉明卻沒看到。

這其實不怪劉明,因爲劉明的思想裏想的是,這文家好歹也是四大世家之一,來接自己起碼是法拉利開路,蘭博隨後,好歹搞一個車隊才符合文家的排場,哪裏會想到文家只開了一輛奧迪前來接自己。 劉明的愛瘋手機也在飛機上被那個斯文男人摔壞了,現在劉明又找不到接他的文家人,這讓第一次來京城的劉明有點像是無頭蒼蠅一般到處亂轉。

最後劉明還是打消了自己尋找文家的想法,沒了手機就沒了導航,他怕自己迷路,到時候就搞笑了,所以就又回到了機場那裏等着文家的人來尋找他。

“小姐,劉明還沒來,要不我們先回去吧。”一個明顯是保鏢模樣的人對着站在奧迪邊的文芳菲說道。

“再等一會吧,我去那邊看看。”文芳菲因爲一直沒等到劉明顯得有點興趣缺缺

本來文芳菲聽說今天劉明要來,早上一大早就起來打扮自己,畫着淡妝更是將她的那份知性以及溫婉表現的淋漓盡致,依舊是大號的墨鏡遮住了她面龐帶來的驚豔,一件白色外套與她白皙的皮膚顯得是如此的相輔相成。

保鏢聽到文芳菲想要自己走走,有意阻攔,但是看到文芳菲的眼神還是沒有說出口,只是遠遠的跟着她,生怕她出什麼危險似的。

京城的風顯得異常的乾裂刺骨,吹在劉明的臉上猶如刀削一般的疼痛,站在機場的劉明皺了皺眉頭,正想着該不該找個地方避一避這該死的寒風之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劉明的視線之中。

雖然墨鏡遮住了她的半個臉龐,可是那種骨子裏帶着的溫婉卻是向劉明透露着熟悉,嘴角並沒有平時的溫婉弧度,浮躁的步伐顯示着她現在並不平靜。

看着這道熟悉的身影,劉明覺得自己終於可以不用與這寒冽的天氣作鬥爭了,幸福的感覺直入腦海,衝着嘟着小嘴的文芳菲喊道。

“芳菲,我在這裏。”

文芳菲本來沒有接到劉明心情就不怎麼好,此時更是聽到有人親暱的稱呼自己芳菲,雖然聲音有點熟悉,但是仍然不打算理背後喊自己的人,小臉因爲生氣而呈現微微漲紅,彷彿是被這寒冽的冷風吹的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