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因此,任何一場比賽,對各方勢力而言,都是不容錯過。

片刻之後,兩場『精』彩的比斗,便在無數人的關注之下,緩緩落幕。

「下一場,三號。」

目送著兩位學員走下擂台之後,秦長老環視了一圈,嘶啞而蒼老的聲音,再度響徹而起。

緩緩睜開雙眸,季楓站起身子,平靜地望了一眼遠處那一個一臉不善的青年,對著藍楓幾人微微點頭,旋即沉穩地邁動著步子,向著擂台石梯的方向緩步而去。

一旁,青『蒙』等人望著那平靜走向石梯的季楓,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緊緊握攏拳頭,青『蒙』腳尖往地面狠狠踢了一下,不甘地發泄道:「草,這種感覺,真是憋屈啊!」

以他們的實力,雖然未必能夠取得首席學員的名額,但至少有著不小的機會,然而『抽』簽的結果,卻是徹底地葬送了他們的希望,讓得明明可以努力爭取的他們,卻是不得不接受悲慘的現實。

瞧著青『蒙』滿是不甘的模樣,藍楓也是忍不住低嘆一聲,這樣的『抽』簽規則,對許多學員而言,都是有些不公平的。

擂台之上。

季楓與童瞳站立在擂台兩端,略作調整過後,紛紛對著秦長老點了下頭。

「比賽開始。」幾乎重複不停地說著這句話,秦長老這一次也沒有例外,在宣布比賽開始之後,便飛上半空,給擂台上的兩人留下自由發揮的空間。

瞧得秦長老飛離了擂台,季楓的目光,重新落回對面的童瞳身上。

對於童瞳這位來自王都大家族的少爺,季楓也是有所耳聞,甚至有過幾面之緣,儘管過去不曾直面接觸過,但對方的實力,卻是容不得絲毫的小覷。

不過,若是就這麼讓他當眾認輸,他卻是辦不到。

鳳宮夢碎 作為上一屆的至尊新人王,在季楓的心頭,也是有著自己的驕傲,哪怕他的驕傲,在認識藍楓之後,便是遭受到接二連三的打擊,但它依舊是隱藏在其心底深處,乃至融進骨子裡。

深吸了一口氣,季楓握上劍柄,緩緩地將其拔出。

然而長劍還未來得及出鞘,對面的童瞳,卻是毫無徵兆地爆發出兇悍無匹的氣勢,純元境一重的氣勢轟然爆發,頓時將季楓衝擊得動作微滯,體內一陣血氣翻湧,還沒等其反應過來,便聽得耳邊傳來陣陣刺耳的驚呼:「小心。」

在無數道驚呼聲中,季楓也是嗅到一股極度危險的味道,眼瞳微縮了一下,只來得及憑著本能朝著右側的方向挪移,剛挪移了半步不到,便感覺眼前一『花』,一截鋒銳的劍刃,憑空地出現在眼前,而後從他的左臂之處,重重地劈了下去。

「咔嚓!」

清脆的骨頭斷裂之聲,伴隨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劇痛,陡然間自季楓的左臂傳來。旋即,一截手臂,自其身體掉落而下,肩膀之處,一股血柱狂『射』而出。場面血腥至極,令人不忍目睹。

「嘭!」

下一刻,一隻腳掌重重地踏在其『胸』口之上,沉悶的撞擊聲,響徹而起。

「噗。」嘴裡忍不住噴出一口鮮紅的血液,轉瞬之間,季楓的身體,便是從擂台之上高高地飛起,旋即斜『射』向地面,直到在光滑的地板之上劃過數丈的距離,方才在劇烈的摩擦之下,停了下來。

虐殺,這簡直就是**『裸』的虐殺!

只見得藍楓的臉『色』驟然一變,瘦削的身影在原地一閃,在一道尖銳刺耳的音爆中,陡然出現在季楓的身前,臉『色』無比難看道:「瘋子!」

「瘋子!」在藍楓之後,青『蒙』幾人也是紛紛反應過來,無一例外地臉『色』狂變,對著這個方向疾奔而來,讓得半途中的學員們,趕忙避開,免得將這幾個傢伙心中的憤怒徹底地引爆。

半空之中,秦長老有些措手不及,以他的實力,若是提前防備,倒是可以阻止童瞳,但他萬萬沒想到,大庭廣眾之下,童瞳居然還敢下這麼重的手,斷人手臂,究竟要何等仇怨,才做得出這等殘忍之事?

等到秦長老反應過來,卻是已經來不及阻止了,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季楓被人斬斷手臂。

臉『色』『陰』沉地掃了童瞳一眼,秦長老深吸了一口氣,語氣略微急切地對著醫師隊伍的幾人道:「快,立即救治這位學員。」

寂靜的廣場內,幾位醫師忙碌地替季楓診治。

瞧著傷勢逐漸穩定下來的季楓,藍楓略微鬆了一口氣,但一想到造成這一切的兇手,其五根指頭,便不由得緊緊地握攏,拳頭甚至因為過於用力而略微泛白,牙齒緊咬間,他緩緩地站直了身體,揚起頭顱,冷然的目光,對著擂台之上那尚未離開的身影,投『射』而去,嘴裡也是蹦出兩個森然的字眼:「童瞳!」

「呵……」

感受到台下瘦削少年投來的仇恨目光,童瞳嘴角微微挑起,滿不在意。

沒能在『抽』簽中『抽』到藍楓,童瞳頗為遺憾,不過,季楓作為藍楓有數的朋友之一,童瞳不介意在後者身上先收回一點利息。

只可惜,剛才那一腳,似乎還欠缺了一點力量,否則,季楓恐怕活不過今日。

「你該死!」嘴裡咬牙切齒地吐出幾個字,藍楓的身上,忍不住爆發出一股恐怖至極的氣勢,這一股氣勢,甚至壓得周圍的學員難以動彈,就連摩柯等人,以及四周看台之上的各方勢力之人,都是忍不住臉『色』一變,有一種極為壓抑的窒息感,彷彿身處一頭荒古凶獸身邊。

摩柯的眸子驟然一縮:「好強的氣勢!」

「嘶!」蕭鼎、曹坤等諸多族長,以及各大勢力的掌權者,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氣,臉龐之上,紛紛『露』出駭然之『色』:「這小子的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望著那朝著擂台的方向緩緩邁動步伐的瘦削身影,所有人的心底,都是忍不住湧上一股震驚與駭然。

老嫗皺起眉頭,有些驚疑不定地注視著藍楓,這個修為不過是純元境二重的小傢伙,此刻給她的感覺,卻是如同地級初期強者一般,儘管這一股氣勢,比起尋常的地級初期強者,還略遜一籌,但也差不了太遠了。

「難道,這小娃娃的實力,已經接近地級初期強者了?」有些不可置信地盯著少年,老嫗心頭莫名地感到有些荒誕,堂堂二級學院副院長,居然在紅石城猛武學院這樣一個小地方,接二連三地看走眼,若是傳出去,恐怕也是一樁奇聞。

與此同時,她的表情也是愈發凝重起來。

楊雪、羅天、藍楓,猛武學院之中,究竟還隱藏著多少妖孽般的天才?

擂台上。

感受到藍楓身上持續爆發的恐怖氣勢,童瞳心頭忍不住地狠狠一震,一股恐懼,忍不住從心底狂涌而上,令其身體都是微微顫抖了一下,儘管知道藍楓的實力很強,但他卻是萬萬沒料到,這才短短几個月時間,藍楓便是強橫到了這個地步,單靠氣勢,便讓得他幾乎興不起什麼反抗的念頭。

兩人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猶如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

望著不斷朝著擂台方向走來的藍楓,童瞳的頭上,忍不住冒出細密的冷汗,不過,當其手掌觸『摸』到腰間那一柄看似裝飾用的漆黑長劍之後,頓時鎮定了下來,一想到自己隱藏了許久的底牌,童瞳心頭便恢復了幾分自信,面龐之上,帶著一抹冷厲與狠辣:「我倒是想看看,憑你藍楓一人,能不能擋得住它的鋒芒!」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兩人之間的距離,不斷地拉近。

所有人都是不由得屏住呼吸,目光落在兩人身上,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響。

戰鬥,一觸即發。 初夏的太陽懸挂在萬丈虛空之上,暖暖的陽光斜『射』而下,卻是被黑壓壓的人頭遮蓋,讓得地面幾乎沒有絲毫的空隙,偶爾才能瞥見點點光斑。。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猛武學院中央廣場。

從各個城池匯聚而來的各方勢力,以及無數的學員,都是死死地盯著擂台上下的兩人,一張張臉龐之上,浮現著期待與『激』動。

藍楓與童瞳之間的戰鬥,可以說是首席爭奪賽中最『精』彩的戰鬥之一。

如今兩人似乎結怨,可以想象,這樣一場戰鬥,將會更加『激』烈。

強橫的氣勢,幾乎毫無保留地爆發而出,藍楓絲毫沒有掩飾眼中那冷寂的殺意,瘦削的腳掌,緩緩地對著擂台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走去。

然而就在這關鍵時刻,一道聲音,卻是打破了場內的沉寂:「藍楓。」

腳步微微停頓,朝著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藍楓遲疑了一下:「老師……」

「退下吧。」秦長老的身影落回地面,微微沉默過後,對著藍楓搖搖頭:「現在還沒輪到你上場。」

眉頭深深皺起,藍楓緊緊捏著拳頭,不甘地望著秦長老:「老師!」

秦長老面『色』一沉,低喝一聲:「退下!」

瞧著秦長老面無表情的模樣,藍楓的目光在童瞳身上停留了一下,沉默了片刻,方才深吸一口氣,那爆涌而出的恐怖氣勢,陡然收斂,頃刻之間,那一股讓得人顫慄的氣勢,便是徹底消散一空。

「好強的控制力!」

「居然將此等恐怖的氣勢控制得收發自如……」

「真是個小怪物吶!」

感受到如『潮』水般陡然退卻的氣勢,摩柯、玄恩、蕭鼎、曹坤等人,無一例外地『露』出驚容。

沒有理會周圍投來的無數道震驚的目光,藍楓微微揚起頭顱,淡淡地注視著擂台之上的童瞳,語氣森然地道:「一會兒『抽』簽,你最好祈禱別『抽』中我!」

英俊的面龐爬上一抹譏諷與不屑,童瞳嘴角挑起一道『迷』人的弧度:「很巧,我也想說這句話。」

「呵……」冷然一笑,藍楓淡淡道:「那麼,拭目以待吧。」

話音落下,藍楓便轉過身子,抬起腳掌,走回季楓的方向。

藍楓的舉動,讓得場中劍拔弩張的氣氛,得以緩和。

儘管明知道猛武學院絕不會允許兩人提前『交』戰,擾『亂』比賽的進程,但當瞧見兩人就這麼散去,周圍眾人的心底,依舊是忍不住湧上一股淡淡的失望情緒。

擂台上,秦長老瞧著藍楓離去,心頭略微鬆了一口氣,以藍楓的『性』子,秦長老還真有些擔心這小傢伙在大庭廣眾之下將童瞳給宰了,若真發生這樣的事,那麼恐怕連他都保不住這小傢伙,所幸,這小傢伙比當初又成熟了不少,在如此的憤怒下,還能夠勉強克制自己,保持著頭腦的清醒,這讓秦長老大為欣慰。

深深看了童瞳一眼,秦長老環視了一圈,對著四周的學員淡淡道:「首席爭奪賽雖然並未明確不可致人傷殘,但還是希望諸位學員盡量收斂一些。」

這話,雖然明著是對所有參賽的學員說的,但所有人都清楚,秦長老真正警告的對象,是藍楓與童瞳。

沒等童瞳再說什麼,秦長老便擺了擺手,宣佈道:「童瞳勝!」

緊接著,他便宣布下一場比賽的開始:「下一場,四號。」

暖婚私寵,總裁小叔請放手 發生了剛才那樣的事,眾多參賽的學員,在接下來的戰鬥著,都是收斂了不少,廣場之中的氣氛,也是悄然凝重了起來,輪到青『蒙』與方謬戰鬥時,青『蒙』也是滿臉凝重,暗暗警惕,雖然最終依然是毫無懸念地敗在方謬手中,但至少沒有遭受什麼重創,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當然,方謬不是童瞳,即使青『蒙』不那麼小心,也不可能落得季楓那般凄慘的結局。

時間在緊張而『精』彩的戰鬥中緩緩而過,轉瞬之間,第三輪比賽便進行了二十一場。

「下一場,二十二號。」在目送兩位對戰的學員走下擂台之後,秦長老的聲音,方才緩緩地響起。

聞言,擂台的四周,眾人『精』神瞬間一振,因為看多了比賽而產生的視覺疲勞,陡然消散一空。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擂台不遠之處一位平靜的少年身上。

終於輪到藍楓了,而且,他的對手,還是五大超級天才之一的齊晟,這位過去的猛武學院第一天才與上一屆首席爭奪賽的冠軍,雖然近段時間極為低調,但卻沒有人敢懷疑他的實力,畢竟,首席爭奪賽冠軍的含金量,放在任何時間,都是分量十足的。

或許在各方勢力掌權者眼中,齊晟的分量遠沒有童瞳來得那麼足,但猛武學院諸多學員們中,齊晟的聲望卻是遠遠超過童瞳,畢竟,前者在猛武學院成名已久,儘管被後來者接連超越,但在眾多學員心目中,他依舊是有著無人能夠取代的地位。

萬長青與黑羽身旁,盤『腿』而坐的齊晟,在聽得秦長老的宣布聲之後,陡然睜開了眼眸,『精』光閃爍之間,一股衝天的氣勢,從他的體內暴涌而出。

在四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齊晟緩緩站起身子,略微轉頭,目光投向了不遠之處的少年。

「這氣勢……」有些意外地看了齊晟一眼,藍楓訝然喃喃:「起碼達到了日級中期!」

悄然進入入化之境的狀態,藍楓仔細感應了一下齊晟的修為,隨即吃驚地發現,這位低調得有些過分的第一首席學員,修為竟是達到了純元境四重,比起楊雪還要高出一重,而這一重,卻是代表著另一個層次。

秦長老等人也是對齊晟展『露』而出的氣勢頗為吃驚,待得感應到對方毫無遮掩的修為之後,也是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現在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藏得深……」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兩人不急不緩地走向擂台兩端的石梯。

踏上擂台的剎那,兩人幾乎是同時停下了步子,目光朝著彼此的方向投『射』而去,兩股令人心悸的氣勢,從他們體內蔓延而出,瀰漫在整個擂台之間,數不清的目光『交』匯之處,兩股可怕的氣勢,猛烈地對撞在一起,形成一股股威力驚人的罡風,距離擂台較近的學員,甚至在這一股股罡風的『逼』迫之下,不由自主地朝著遠離擂台的方向,退後了數丈之遠。

真正的戰鬥,還未開始,然而僅僅是氣勢的對壘,卻是已經將場內的氣氛,推向了巔峰。

「兩個怪物!」

有些駭然地退了數丈之後,學員們方才穩穩站定,暗暗吞了一口唾沫。

要知道,能夠晉級第三輪比賽的學員,沒有一個弱者,最差也是元力境七重的存在,而絕大部分,都是達到了元力境八重,就連元力境九重的高手,也是不少,然而即使以這樣的實力,在擂台之上兩人的氣勢『交』鋒中,都是被壓得隱隱透不過氣,甚至主動遠離擂台,可見擂台中心的氣勢,達到了何種恐怖的地步。

儘管氣勢稍稍壓過齊晟一籌,但想要憑著純粹的氣勢『交』鋒擊敗齊晟,卻是不可能的事情。

藍楓緩緩吐了一口氣,將那可怕的氣勢,收斂至體內,恢復了古井無『波』的模樣。

與此同時,齊晟似乎也是知道了這一點,極為默契地收斂了氣勢,遙遙與藍楓對望。

「比賽……開始。」秦長老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隨即掠入半空,給擂台之上的兩人,留下自由發揮的空間。

Justin,姐姐真漂亮 當秦長老的話音落下,滿場氣氛,轟然引爆!

四周看台之上的觀戰之人,無一例外地坐直了身體,目光灼灼地盯著擂台之上的兩人,眼睛一眨不眨,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認真。

擂台附近的學員,同樣將目光投向擂台上的兩人,屏住了呼吸。

似乎明白周圍觀眾的心意,擂台之上的兩人,並沒有一句廢話,在秦長老的話音落下之後,便是默契地展開了攻擊。

只見齊晟毫不遲疑地拔出一柄長劍,清脆的劍鳴聲中,一抹青『色』光暈躍然而上。

「嗬!」身體化作一道模糊影子,齊晟的腳掌在擂台的地面上連踏了幾步,對著藍楓的方向,閃掠而去。

日級中期的恐怖速度,這一刻,徹底地展『露』而出。

短短十丈左右的距離,幾乎眨眼而至,在一道尖銳刺耳的破風聲中,眾人嘴裡忍不住發出一道緊張的低呼,視線中,那一道模糊的人影,彷彿瞬間便穿透了藍楓的身體。

然而緊接著,眾人卻是在擂台的另一處,瞧見了藍楓的身影。

「殘影!」被視覺欺騙的觀眾們,眼瞳微縮,面龐之上,忍不住爬上一抹駭然與震驚。

齊晟的速度,已是讓得他們震驚了,然而藍楓所展『露』的速度,卻是讓得他們心頭的著一股震驚,再度翻倍。

隨手揮了一下長劍,轉過頭,齊晟目光灼灼地盯著藍楓:「四階『肉』身,果然名不虛傳!」

「你也不錯,純元境四重的修為,竟擁有不弱於純元境六重的速度。」面對齊晟的誇獎,藍楓不可置否地聳了聳肩,旋即笑『吟』『吟』道:「日級中期強者中,你的速度,應該很少有人能夠比得上。上一屆的首席爭奪賽冠軍,也是名不虛傳吶!」 「再來!」

手腕一轉,劍尖在半空輕顫了下,齊晟大笑著再度躍起。。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蘊含著強大威力的長劍,在齊晟的揮動之下,帶著尖銳的破風聲,瞬間撕裂了前方的空氣,向著藍楓劃了過去。

即使隔得極遠,人們依舊是能夠感受到一股深深的威脅。

被灌注了純元境四重之境的元氣,以及遠超尋常日級中期強者的速度,賦予了這一柄長劍莫大的威力。

五指併攏成拳頭,藍楓穩立在原地,望著撕裂空氣斬來的長劍,就這般赤拳對轟了過去,狠狠地砸在長劍劍刃之上:「鏗!」

「嗤嗤。」

擂台之上,刺耳的金石聲響徹而起,拳頭與長劍對撞之處,零星的火『花』四濺開來。

這一幕,讓得場外之人,再度領教了四階『肉』身的厲害。

然而眾人來不及驚奇,注意力便是再度被擂台之上的兩人吸引了過去。

一擊未果的齊晟,似乎早有意料,並沒有感到什麼意外,身子挪移之間,長劍猶如閃電毒蛇般,對著藍楓的手臂斬了下去,那尖銳的破風聲,令得四周的眾人頭皮發麻,暗暗替藍楓捏了一把汗。

先歡不寵:錯上他的牀 「既然你想試一試我手臂的防禦,便讓你試好了!」藍楓淡淡一笑,主動地揚起手臂,擋在長劍前方。

「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