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因為他發現雖說有八顆玄丹被禁封,但是每時每刻都有徐疊的神魂之力傳遞到裡面,這是什麼概念?

這可丹魂二重魂魄境才能擁有的現象。

也就是說徐疊把玄丹之力封印但是並沒有停止對玄丹的運用以及修鍊。

如果將神念注入其中且將玄丹當成一件法寶般祭煉完成,那就完成了丹魂二重境,而後便可分肉身心火腎水之坎離,從而勾起人類修士身體之中最神秘的一處潛能地——會**。

到那時徐疊就可達到丹魂三重境修為。

而且是八顆玄丹,不,九顆玄丹共同進入這等境界,如此變態現象以及恐怖修鍊速度,就算聖人在世也會被驚得目瞪口呆。

更別說等他修為達到虛神境,可一舉化出九尊虛神。

嘶!

由於槍祖期間沉睡好長時間,對外界以及徐疊有很多事情不了解,如今看到這一幕就已經確定,徐疊成熟了,真正成長了起來。

不再是之前那個菜鳥,任人宰割。

虛神境修士此時看到他,也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是否能將徐疊誅殺,如果沒有十成把握最好遠遠遁去,以免被徐疊這傢伙斬殺。

他現在還不知道徐疊有一個綽號,名叫坑神。

專坑虛神境強者。

盤腿打坐,進入絕對空間中的徐疊,已經忘去自我,心中只有修鍊跟不斷修鍊,從不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

他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雖說他如今還是氣域境,但說不定哪天他就直接蹦到了丹魂境,而且還是第三重。

將天脈拉入絕對空間中,徐疊強勢吸收,補充全身上下每一寸細胞以及丹田中的八顆玄丹。

而他識海中的魂魄也沒停下,而是不斷向玄丹輸送神念,注入玄丹並且將其祭煉,這是一個很費功夫的修鍊方式,沒有快捷方法,只能硬磨時間。

有的修士一百年也不沒能將一顆玄丹祭煉完成,更何況徐疊這傢伙一修鍊就是九顆。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天亮了,太陽光芒灑落大地,將虛空派一點點照亮,就像有人從空中把遮蓋大地帶來黑暗的一塊布給慢慢揭起,給大地帶來了光明跟溫暖!

虛空派諸多弟子在這一刻全部驚醒,紛紛起身,步行來到虛空派山門之外,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虛空峰山腰間的傳承大殿中,除去紫雪以及陳夢二女外的四十八位弟子,此時紛紛從蒲團上跳下,跟嚴德、段鵬二位師叔拜別,縱身下了虛空峰來到山門外。

相互之間全都認識,互訴離別之意。

就在今天他們將要離開,前往天元城代表虛空派參加天元大比。

由於盤龍峰上的那口大鐘已經破損,無法敲響,所以掌門祭出鎮妖塔飛入天穹中,而後化成數千丈大小,將整個虛空派全部籠罩住。

天色頓時暗了下來,所有還有入定中的弟子以及長老,全部蘇醒,起身來到山門外。

天牛峰頂的徐疊此時飄身而下,來到山腰間的大殿前,正好看到已經等候山路一旁的蘇童五人。

一起飄身來到虛空派山門外,徐疊見諸弟子已經到齊,相互攀談幾句之後,便見諸長老還有掌門親至。

「拜見掌門及諸長老!」虛空派所有弟子全部行禮,得到掌門命令之後這才敢起身。

徐疊抬頭看到在青羊長老身旁的紫雪跟小彤,正朝他眨眼睛。

陳夢則站在青羊長老身旁,望向徐疊時也只是一笑,但從她眼睛中可以看得出來,她心底升起一絲甜蜜。

若非當著諸長老以及所有門派師兄弟的面,她或許會飛身前來,站在徐疊不遠處,跟他來一個擁抱。

「參加天元大比的弟子全部出列!」青虎大長老此時從長老群中站出來,龍形虎步,氣勢非凡,輕喝一聲頓時在山谷中響起虎嘯,震耳欲聾,充滿霸氣。

徐疊、蘇童還有紫雪、陳夢以及小彤加入四十八位弟子之中,卻站在最前方。

本來弟子名額之中沒有小彤,但經不起她的軟磨硬泡,青羊道人心軟向掌門求情,這才答應帶上他。

又因徐疊的關係,把鄧飛四位黃巾力士帶上。

待他們走後,屬於天牛峰一脈弟子便可入住天牛峰,看守的同時又可以安心修鍊。

「你們皆是我派弟子之是最為優秀者,如今代表我派參加天元大比,有沒有信心取得冠軍?」青虎大長老又輕喝一聲,開始給諸弟子加油打氣,讓他們充滿鬥志。

!! 有有有!

聲音響徹山谷,回蕩之間又將音波加大,傳得更遠而且更加響亮,猶如一頭頭雄虎咆哮在山林之間。

不管是被選出來的優秀弟子還是沒有被選中的弟子,都在大喊著,用盡全身力氣,雙拳握緊,脖子更是有青筋突起。

好!

他們聲音之響,似龍吟九天。

但青虎大長老只是輕輕一開口就把所有人的聲音給壓了下去,好像從空中落下一個鍋蓋,本已著火的菜鍋突然之間熄滅。

沒有過多表達,他只是給予每位弟子一個鼓勵和肯定的眼神,其中所表達的意思很明顯,身為我虛空派的弟子,就要有這麼自信和想要變強大的無敵毅力。

青虛掌門此時卻將定天幡以及鎮妖塔置入虛空派之中。

巨大無比的鎮妖塔此時從空中緩緩下落,而且慢慢變得透時起來,將整個虛空派全部罩了進去,最後慢慢落在大地之上。

站在山門的所有弟子,都好像聽到一聲悶響,似大鐘落地的聲音,哐地一聲,巨大而又透徹,傳得很遠很遠。

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鎮妖塔最終變成了透明,好像並不存在一樣。

恰在這一刻,徐疊雙眸不由收縮,看到鎮妖塔五個方位有強大氣息一閃而逝,卻是虛神境強者的虛神波動。

難道掌門將東陽明五位虛神境修士全部滅了?而不是將其收服?

徐疊本以為掌門會像自己一樣,對東陽明等人進行勸降,讓其歸服虛空派,成為護法長老或者客卿長老,總好過一命嗚呼與身死道消。

但現在看來,這五人已經死了,但虛神並沒有逃脫出去,而是成了催動鎮妖塔的一種能量,不得不承認,這五人有點悲哀,身為一代強者就這麼死了。

唉!

徐疊卻暗道好可惜,五尊虛神若讓他吸收,身子百分之一的細胞將有望達到圓滿,那可是天地之間最為精純的能量。

比玄丹的密度還要強大百倍。

如果說徐疊現在所吸收的靈氣是一條小溪,那麼一尊虛神就相當於一攤汪洋,而且是瞬間就可以吸收的那種。

所有弟子都被這一幕震撼住,是以沒有發現徐疊異樣。

沒過多久諸人開始啟程,但徐疊發現此次前去並非全部長老都要跟著。

只有青虎大長老、自己的師父以及青蛇長老,還有兩位美女長老以及左右護法長老。

青馬、青鼠等長老都留在虛空派之中,並沒有跟著。

因為他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

三個中等派已經被滅,最後的收尾工作因為徐疊逆擊天道而被耽擱,如今諸長老留守,一來可以守護門派,二來可以整合三個中等派,為下一步虛空派擴張而做準備。

此次虛空派若是能夠取得較好名次,並揚名天下,那麼拜入虛空派的人族修士將有很多。

一群人談不上浩蕩但絕對是雄糾糾氣昂昂,充滿了鬥志跟信心,在諸多弟子目送中慢慢離開,當消失在天盡頭進,所有人才在諸長老帶領下返回山門,並且開啟護山大陣,同時規定每位弟子離開或者進入門派,都需執長老令符。

剩下所有弟子,都要抓緊時間修鍊。因為掌門之前曾經說過,若在他回歸后,有哪位弟子沒有晉級,那麼將受到懲罰。

行了一段距離之後,徐疊突然聽到掌門下令停下,而後就見他祭出一件法寶,卻是飛船,在空中輕輕一晃,已化成百米長短,上面亭台樓閣應有盡有,十分繁華,大氣磅礴,裝飾更是金碧輝煌,盡顯奢華跟品位。

掌門下令所有弟子跟長老都上船,而後以雄渾法力催動,飛船化做離弦之箭,破空而去,速度盡不比徐疊施展鯤鵬翅慢多少,由此可見這件飛船的等級並不低,所消耗靈石也不在少數。

諸弟子不用再奔波,也沒人閑著,紛紛尋找罡風吹不到的地方開始修鍊,盤腿打坐運轉玄功,一刻時間也不閑著。

他們從傳承殿中得到幾部玄功,如今正好藉機修鍊熟悉,待到天元大比時,不至於派不上用場。

徐疊此時來到船尾處,看著群山峻岭一一飛馳向後退去,又看到山谷深潭及諸多濃密山森,不禁出神,想到了古陽這傢伙。

若他在此,必定會手持畫筆,展紙於畫板之上,開始畫畫,神情專註而不分心,將自己的心念全部融入畫中,達到一種另類修鍊。

左手一翻取出一枚由巫老煉製的玉簡,他好想傳過去一道音訊,但又怕他們都在修鍊,是以又收了起來。

悠然一嘆,傳到站在不遠處的紫雪、陳夢以及小彤三位美女耳中,互視一眼朝徐疊走來,分列兩旁,嬌聲傳來:「瑩瑩跟小玉呢?聽說昨天晚上她們就離開了,是真的嗎?」

這個消息還是她們今天在山門外集結時,聽蘇童提過一句,這傢伙位居天牛身半山腰,雖說在修鍊,但有關天牛峰頂所發生的事情,他都知道。

對於二女離去,他也有點不舍。

「對,晚上走的,去了青霞閣,那裡才是她們的家。二女跟我遊盪天隕戰場,後進天門,經在九死一生方才來到我派,如今又離開,真得不舍。」徐疊說出真心話,並沒有因為二女在身旁就有所顧及,從而避之不談。

他是真性情的男子漢大丈夫,對這些兒女私情看得很開。

如今自己身邊有好幾個美女,若全部都收為己收,是不是不太好?

想到此處他心念一動,掃向不遠處的一個房間中,裡面有一道倩影,正是青兔道人,身穿白色玉袍衣衫,盡顯婀娜身姿,嬌容之美,堪比天仙下凡,令人只看一眼,便心動不已,甚者更會發誓,非她不娶。

成熟的身理及心理,讓她在徐疊心中揮之不去。

正在修鍊中的青兔道人似乎查覺到了有人用神念在她身上掃過,但並沒有生氣,因為她知道這人是誰,只是面色潮紅,心中盪起漣漪。

「現在有我們陪你前往天元城並參加大比,所以你要開心點,不要再愁眉苦臉了。」三女安撫徐疊,傳遞給她柔情,希望可以化開他心中那抹惆悵。

站在船頭的青虛掌門以及五位長老,此時皆有運轉玄功,試圖把飛船隱在虛空中,以免被外人發現,從而中途發生意外,額頭上可以看到,似有細汗滾落。

嗖!

飛行半個小時之後,天穹以及地面之上可以發現修士,各個腳踩法寶或者聚在一起坐著飛車,共同趕往天元城。

又飛行一個小時之後,越來越多的門派出現,都駕駛著強**器,載著本派優秀弟子飛在空中,法器波動很大,十分強勢。

鎮北疆 偶爾有一兩個大派修士所駕御的法器飛過,便會看到有無數中等派讓開一條通天大道,以免被撞碎法器從空中跌落,摔得屍骨無存。

徐疊站在船尾處,正跟三女暢談人生理想,以及交流感情,上談天文,下說地理,中道兒女私情。

他把之前看過的小說編成一個又一個故事,講給她們聽,使三女聽得入迷。

就在這個時候,後方傳來躁動,空中似響起戰鼓聲,並且攪動一方風雲,把整個船後方都給籠罩住。

嘶!

吼!

啼!

不知何時後方傳來一陣禽鳴獸吼之聲,而後徐疊就看到船尾十里開外,有近百修士皆剩坐強大飛禽或者會飛行的走獸,朝飛船直接撞來。

徐疊在此期間也已經知道,飛船被掌門用**力隱藏,就連路過大派也沒有發現,所以他一直很放心。

便看到身後出現的這群凶獸以及各個表情猙獰的修士,不由心中悸動,有可能飛船已經暴露,畢竟在這些強大凶獸跟前,飛船上的有人類氣息,對此十分敏銳。

果不其然,近百修士騎剩強大妖獸趕到飛船後方百米外,緊接著分兵兩隊,從飛船兩旁飛過,並沒有直接撞上來。

不好!

真被發現了!

三女此時也嚇一跳,趕緊傳音給掌門,但為時已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