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他一愣神的功夫,這名女子再次向他攻來,手中長劍快如閃電,劍劍往他的要害招呼。

逼得唐怕大氣都不敢換,不停地騰、娜、移。

三十招不到,唐怕不敵,被此女一劍刺中左肩,跟著又被一掌打飛出去。摔到地上,被眾人生擒。

這些人架著唐怕來到少女跟前。

「你這個變態,還以為多厲害的角色呢,原來是個廢物。」少女冷笑。

唐怕心底升起一股寒意,眼前的少女剛才還是天使,此刻一笑一顰當中盡露惡魔的氣息。

美麗的小天使眨眼間變成吸血大魔頭。

「小妹妹,哥哥不是有意的,你聽我說,這一切都是誤會,你認真的看看哥哥就知道哥哥絕對是好人當中的好人。」

重生之花開芳菲 「閉嘴。」少女憤怒地厲聲喝斥,雙眼欲要噴出火來,抬起腳猛踹唐怕。

「啊!….這踢的位置不對啊。」唐怕一聲慘呼之後,痛入心肺的感覺傳偏全身,身體不自覺的動彈不得。

這是痛到說不出話來了。 「怎麼?這麼經不起踢。」少女若有所思。

「小妹妹,我不過是抱了你一下,目的是想讓你收聲,你要是不掙扎,我就不會不小心摸到了不該摸的地方……你不必踢我這麼重要的地方吧,居然要我斷子絕孫?」

那些保護女孩的侍衛一直以來都表現得很沉穩,但聽到唐怕的話之後,臉色大變,紛紛喝斥道:「大膽,居然敢侮辱掌門千金。」

「居然還敢對仙女姐姐動手動腳。」

少女後悔死了,早知道就踢暈這傢伙好了,要是被其他人知道這件事,那還得了?

她後悔給唐怕說話的機會,大吼道:「別聽他胡說八道。」

她的臉上羞憤無比,讓她不知道如何面對這些侍衛,要是被掌門知道了,更不得了。

保護少女的侍從,見少女發火,嚇得一啰嗦,集體跪下道:「求掌門大小姐原諒,我等保護不力,讓這個混賬有了可乘之機。」

少女氣急敗壞:「當時他離我遠著,離得很遠很遠,根本上就沒機會碰到我。」

「是的沒碰到。」唐怕跟著解釋。

「求掌門大小姐原諒。」眾侍衛低頭下跪。

「你們都給我起來,殺了這個信口雌黃的傢伙。」

唐怕捂住褲襠的雙手不停地放在跟前搖晃:「別衝動,真的是誤會,我只是碰了一下而已,並沒有摸很重手。」

少女聽得臉剎地一紅,徹底火了:「非殺了你這個壞蛋不可。」

少女衝上去,對著他的太陽穴,丹田穴連踢三下,封住他的啞穴,唐怕瞬間說不出話來。

他實在是想不到眼前這個少女居然是掌門的千金,這一下子還想拜清宮虛的塔主為師,估計沒希望了。

而這十幾個人顯然不相信少女的話,心中暗恨唐怕的下流無恥,直罵他是混賬,殺千刀的。

「給我打。」

少女一喊,十幾個人衝上來毆打時很有技巧,並沒有馬上下死手,卻又能讓唐怕痛不欲生。

折磨得死去活來,約半盞茶的功夫,他已經傷痕纍纍,毒素擴散得更快了。

「停。」少女似乎對這個結果很滿意,嘴角微揚:「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

眾人打完之後,閃到一旁,看著少女慢慢地向唐怕走去。

唐怕見眾人打完,以為懲罰就此完結,不想剛才正笑著的少女一反常態,正色道:「幸好本小姐聰明,一早發現了你的心思,才從你的手中掙脫出來,否則就被你這個膽大包天的**給玷污了。」

唐怕心底泛起一陣悲涼,不是應該到此結束了么?

清宮香香臉上露出邪媚的一笑:「你們幾個站出來。」

隨清宮香香手指所指之處,站出四名年老珠黃的婦女。

唐怕心中打了一個冷顫,總感覺掌門的千金會出絕招。

清宮香香思量了一下道:「既然你如此變態,如此大膽,那麼我就讓你死在石榴裙底下,做鬼也風流,我命令你們四個脫了他衣服,讓他死在你們的裙子底下,嗯,慢慢地死去。」

什麼?

唐怕大腦嗡地一響,差一點暈倒過去,瞬間明白了,原來這個擁有著天使面孔的千金大小姐,實際上比惡魔還狠。

這是要了他的命根子啊!她小小年紀如此成熟?不簡單。

下完命令清宮香香轉過臉去,其他侍衛也同樣的臉紅著轉過頭去。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七天融化丹還沒好,雷峰塔秘密未探尋,居然就要死在四個黃臉婆的裙子底下,我一身的清白,被毀了。」

唐怕仰天悲嘆。

那四個老女人慢慢地靠過來,嚇得他緊閉雙眼。

此時不管那雙手出自何方異性,都令到他非常的不安,感受不到一絲絲的興奮,有的只是恐懼。

對方的皮膚只要貼到他的身上,他全身起雞皮疙瘩。

這是四個自己沒感覺,甚至已經起了厭惡之心的女人,不管怎麼樣,唐怕始終生不起來一下的感覺。

彷彿被四條母狗爬在身上,正常人估計得鬱悶死。

四個女人陰森森的笑著,慢慢地褪去唐怕的上衣,接著慢慢地碰。

如此的等待,僅僅是一小會兒,唐怕便像虛脫了一樣,渾身疲乏。

清宮香香等了良久沒見聲響,不禁好奇,傳說做男女之事時,不是有叫聲的嗎?

她大膽轉過身來,看到四個女人在對唐怕的精神折磨,來了興趣,靠近樹邊觀察。

少傾。

清宮香香快步走了回來,很滿意手下的表現:「有趣,原來你這個變態如此怕死?就這樣讓你死去,便宜了你。」

唐怕看到她回來嚇得臉都綠了。

「不過我後悔了,不想讓你死在石榴裙下,嚇死會比較好一點。」清宮香香從侍衛處拿過一把刀。

慢慢地移到唐怕的脖子處。

唐怕驚得大氣不敢喘,深怕一不小心刀尖便割了過來。

「嘻嘻。」清宮香香越來越開心,將唐怕額頭上的秀髮切斷,看到唐怕頂著一口氣,接著又鬆了一口氣,很是開心。

露出甜甜的笑容來。

眾侍從互相對望,他們太了解清宮香香了,深得掌門清宮白雲的喜愛不說,就連十一塔主也甚是喜歡她。

雖然她不過年約十五,卻從小調皮,資質極好,十五歲便有別人三十歲的功力,聰慧且令人頭痛。

有時像個五歲的呆萌小孩,玩心極大,花樣百出,令人無從招架。

清宮香香彷彿發現了什麼,問道:「你們說男人的褲襠裡面有什麼?」說著想用刀去割開唐怕的褲襠。

眾侍衛大驚:「香香小姐使不得啊!」

「怎麼你們敢管我的事?」

「不敢,只是你乃是千金之軀,勿讓這等下流的東西玷污了你的手。」

「哼。」清宮香香扔下手中的劍道:「把他帶上,我要去找我父親,問他為什麼要將這種卑鄙無恥的人帶入山門。」

眾人將唐怕綁好,抬到清宮虛正殿。

來清宮虛如此長的時間唐怕還是第一次來到清宮虛正門,也就是掌門清宮白雲的住處。

清宮香香一來到此處,便扔下唐怕和眾侍衛,直接去找清宮白雲。

約莫兩個時辰,清宮白雲和清宮香香有說有笑地從簾幕處出現。 「父親,就是他了,你要為我做主啊。」清宮香香指著被五花大綁的唐怕沖清宮白雲撒嬌。

唐怕心想,死定了,這個老頭本來就對自己有意見,要不是礙於自己是雷上人的救命恩人,想必他不會留自己在清宮虛,更不會耗費大量真元為自己續命。

如今…….拜師是不可能的了,恐怕離死不遠。

就在他胡思亂想時,只聽清宮香香道:「父親,你就讓他當我的侍從吧。」

唐怕一時懵了,慢著,她說什麼?她笑著說讓我做她的跟班?

不止唐怕就連一旁的侍衛都跟著傻眼了,不過他們跟隨掌門千金多年,早已經習慣了她的花樣百出,只是愣了一下,便恢復了剛剛的沉穩。

倒是掌門清宮白雲看著唐怕半響不語,接著為唐怕解開穴位,問道:「唐怕,你那方面得罪了我女兒?」

唐怕一聽有戲,只要解釋通了,說不定就解放了,拜師有望。

「這是一個誤會……」

剛想解釋,清宮白雲接著打斷他的話道:「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你個人的機緣,能得我女兒的青睞,好生照顧我女兒,作為一個奴隸就要有一個做奴隸的心態,以後可不能再胡來了。」

慢著!

清宮白雲這是什麼意思?

剛剛他不是笑著問我的嗎?剛剛不是挺慈善的嗎?看這話說得,怎麼都不問自己的意見就作主了。

還有要我做他女兒的奴隸?這話他說得出口?她女兒說的是侍從,清宮白雲說的是奴隸?

說法不一樣,待遇就不一樣。

「不過,女兒啊!此人畢竟是你雷叔叔帶回來的,你要他做你的跟班,得問問他,反正父親是沒意見的。」清宮白雲道。

「父親你實在是太好了,太有愛心了。」說著清宮香香告辭一聲,命令所有的侍衛帶上唐怕離開,出了大殿。

清宮香香看著唐怕的眼神有點不對勁,那笑中居然帶著惡意。

「等雷叔叔回來,我再問他,只要你長期跟在我身邊,我才方便折磨你。」

唐怕彷彿聽到了來自地獄的聲音,在絕望中看到的光明被清宮白雲點燃之後,又被清宮香香這句話吹滅。

暗嘆,果然是惡魔,連她父親都是一個德性,完全不問我的意見。

果然不管在那個世界,實力才是最重要的,自己一個快死的人,資質又平平,想必清宮白雲根本上就不在乎。

至於雷上人,要不是自己家有恩於他,估計他恨不得生吞了自己。

「你現在獨自回住處,等我問了雷叔叔,我再找你,別想逃哦,在清宮虛你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心的。」清宮香香笑著拍了兩下唐怕的臉。

唐怕被她拍得一愣一愣的,給他的感覺,彷彿自己是她手中的老鼠,而她是貓。

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升起了恐懼感。

「像你這種混賬的東西,不知道身上會有什麼寶貝呢。」說著開始搜唐怕的身。

「咦,一把三品仙劍,厲害啊!」清宮香香來了興趣,搜得更起勁,將唐怕身上所有的東西都摸出來之後,看著手中的一本秘籍道:「這是什麼鬼?」

這本東西正是雷上人送給唐怕的秘籍,由於他中了毒,所以一直沒空看,此時被清宮香香拿出來才看清封面的字。

上面寫著,龍爪手三個大字。

清宮香香等人不認識古中文,她翻開瞄了兩眼,嘀咕道:「這些是文字還是什麼?好奇怪的書。」

「龍爪手?」唐怕看到這三個字時,頭腦轟地一震。

這三個字他太熟悉了。

當年父親便教他練過龍爪手,只是當初他學藝不精,是以龍爪手只學了武技,便沒有再學。

此刻熟悉的字再現,唐怕恍惚間回到了當年。

其中一名侍衛見唐怕久沒回香香小姐的話,輕拍唐怕的臉道:「你死了?香香小姐問你話。」

「不知道。」唐怕表現出極度的不滿。

「看來不是什麼新奇的玩意,這本垃圾還你。」清宮香香不屑道:「這把三品仙器歸我,其他的歸你。」

唐怕心痛不已,一把三品仙器可以兌換三顆培元丹,一顆培元丹可以令沖靈境的人瞬間衝到大圓滿境,外加購買下一座靈山,就這樣被這傢伙拿走了。

「我不是那種壞事做得那麼絕的人,記得明天來我住的地方找我。」

說完放唐怕離開。

不絕?

唐怕的心一直在滴血,這些可都是自己的全部身家,你拿走了,簡直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惡魔。

張太瘦見唐怕半夜沒回,也沒找,獨自休息去了。

由於唐怕有恩於雷上人,所以清宮白雲給他安排的是外門弟子居住的獨院,他並沒有跟張太瘦一起居住,這給了他獨處的機會。

回到住處,迫不待地想看看這本寫著龍爪手的秘籍到底是什麼東西。

於是翻開來看。

「這是失傳已久的武術,龍爪手。」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這套武技當年唐怕曾經修鍊過。

不過後來發生了戰爭之後,便再無緣練習龍爪手口訣部份,而這本秘籍詳細地講解了龍爪手的口訣部份。

唐怕細看了一會,發現這本秘籍只有口訣,而且裡面的內容比自己在地球修鍊的還要完整一百倍。

而且威力也不可以相提拼論。

在地球修鍊的龍爪手即使完全熟悉,也僅僅是能在石壁上爪出五個指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