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火桑林外,有一處高聳的大山,大山綿延千里,上面寸草不生,卻有許多的怪石,這些怪石經過火氣大風的摧殘,變成了一種極為古怪且造型格外特別的石頭,這種石頭在普通的凡人眼中,擁有著極大的收藏價值,可在武者眼中不過是一堆廢棄的石料。

在這座怪石山臨近火桑林的一處山丘之上,有一個隱藏在環形天然怪石堆中的山洞,此山洞乃是謝家用來處理廢棄物品的地方,如今卻成為了齊妙山他們的根據地。

這一天夜裡,齊妙山來到了火桑樹林的旁邊,感受著前方燃燒著的讓人感受到了無盡燥意的靈火,搖頭一嘆:「來的可真不是時候啊!」

「齊施主,我師兄傳過消息來,說他不來火桑林了,他要在半路上等咱!」

這個時候,悟思從山坡上走下來,來到齊妙山的跟前雙手合十宣了聲佛號,接著說道。

齊妙山一愣,看著悟思問道:「莫非是悟空大師出現了什麼意外不成?」

「哎!師兄被鬼族的大軍發現,正被追殺過程之中。現在雖然無恙,卻也不敢多在原地停留,且他還言鬼族大軍已經離開了地洞!」

悟思看著齊妙山淡淡的說著,眼中帶著一絲擔憂。

齊妙山深深的吸了口氣冷氣,凝重的說道:「看來李浩然的計劃已經成功了!」

「哼!這個傢伙著實可惡,竟讓我師兄做擋箭牌吸引敵人的注意力,自己卻在背後陰險傷人!這一次我師兄若是無事最好,倘若有事的話,我定饒不了他!」

悟思眉毛一掀,看著前方火熱的燥氣靈火,只覺得心中的怒意似乎不可遏止的在增長,他先前有過壓制之意,可後來卻被他所幸放開。

齊妙山聽后眉頭皺起,他知道悟思定是受到了這火桑林的影像,才會說出如此過激的話來,不過觀一葉而知千秋,其他定然也會一些燥意……

這也是無能為力的事情,火桑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這麼一股燥意出現,引發靈火肆虐,燃燒武者內心,別說是武王了,就算是武帝來到這裡,也難免會受到一些影像。

可偏偏這火蠶最喜歡這樣的氣息,這種燥氣是火蠶成長必備的養料。

「走吧!這幾日也沒有李浩然的消息,想必他也快回來了!」

齊妙山暗暗說著,也不去看悟思,轉身朝著山坡上的那一處山洞中走去。

大約等待了一日之後,就在眾人在山中修養的時候,李浩然出現在了這片怪石山中,他的身上衣衫破爛,看起來頗為狼狽。

這是他故意而為,給人製造假象,讓那叛徒以為他是因為受到了鬼族的攻擊,才會落的如此下場的。

走過山崗,李浩然健步如飛,眼見前方空中沒有任何的火氣阻擋,身形一躍徑直一飛而出,朝著前方盡在眼前的桑樹林中行去。

嗡!

待他剛剛來到桑樹林前,正要踏入內中的時候,一股火氣因為他的到來忽然奔涌而來,瞬間仆入了李浩然的體內。

這股火氣帶著一股令人難以忍受的燥意,讓李浩然瞬間變得殺意無限,恨不得將眼前的火桑林盡數毀滅才好。

嗡!

片刻之後,就在李浩然身上的氣勢凝聚到了一股駭人的氣勢之時,在他的炎之竅之內,忽然湧現出了一股力量,這股力量如同溫柔的燭火一般,竟將他體內的這一股燥意瞬間吸收,讓他的心情瞬間恢復了正常。

「我這是怎麼了?」

李浩然一愣,不由疑惑的說著,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是燥意!火桑林中有一股燥氣爆發,是這股力量影響了你的情緒,才讓你進入了這般的狀態!」

這個時候,李浩然身後傳來了紫衣的聲音,她的聲音略顯疲倦,卻是聽的李浩然心中明了。

他忽的轉身看去,只見他們這一行除卻悟空之外的五個人盡數都站在他的面前,只不過金剛寺的悟思等人看向他的眼神多有一些不平,而齊妙山等人倒是平平淡淡,霍達卻是有些驚訝。

「你們沒有進入火桑林?」

李浩然失聲一笑,輕輕的問道。

齊妙山一笑,接過話來說道:「是被這火桑林中的燥氣擋在了這裡,明天就能夠通過了!對了,你不是有通信玉符么?為何沒有給我發消息?」

「不好意思!我這一次做的有些太過了,那些鬼族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竟處處針對我,我竟連一點的反抗餘地都沒有,若非是我有些運氣已經被他們殺了!不過也因為這些,我的東西都沒了……」

李浩然苦澀的一笑,眼光從每一個人的身上掃過,語氣之中有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頹廢和落寞。

聽了李浩然的講述,眾人先是一愣,接著紛紛搖頭,就連對李浩然頗有微詞的悟思等人,也都是搖頭一嘆,看向李浩然的眼神少了一些仇視。

「給!我這裡正好有一些富裕的丹藥,你且湊合的用吧!」

紫衣走到了李浩然的跟前,抬手一揮拿出了一枚藏玉,徑直遞給了李浩然。

李浩然微微詫異的看著紫衣,不成想第一個肯接濟他的人竟是這個女人,心中頗為感動的說道:「多謝!」

「不用謝了!這一次回去,我們還要靠你的力量克制鬼族,才能夠從鬼族的圍捕之中掙脫出去,所以我不希望你第一個死去!」

紫衣毫不在意的看著李浩然,淡淡的說道。

話音落下,齊妙山抬手一揮,拿出了一瓶療傷丹藥和恢復元氣的丹藥,還有幾枚玉符送到了李浩然的手中。

而後霍達和金剛寺的幾個和尚也都紛紛做了一翻表示,給的東西雖不是什麼貴重之物,卻也是必須救命的東西。

「多謝諸位的恩情,等離開了怒炎海,李某自當回報!」

李浩然感激的看著眾人,拱手一抱,認真的說道。 第五百九十章謝家莊園

轟!

怪石山的山洞之外,陣陣狂風呼嘯而起,狂猛火狼不斷衝擊著山上的怪石,還有那入口處的鐵門。

這個時候,山洞裡面的眾人都在閉目養神,等待著夜晚的到來,進入火桑林中的謝家別院。

李浩然盤坐在山洞的最深處,假借丹藥療傷。其他人都回到了山洞洞口位置,僅有紫衣在他的一側,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見李浩然閉目療傷,體內元氣節節攀升,也就停止了說話,也靜下心來,閉目眼神。

「紫衣,霍達是叛徒!」

不多時,待外面的轟鳴聲越來越響的時候,李浩然透過精神傳遞給了紫衣一道信息。

他們兩個人的距離很近,就算是精神傳音別人感受到了也不會起什麼疑心。

他本來是想要將這個消息告訴齊妙山的,可齊妙山似乎有意和他拉遠距離,他才經過反覆思量,覺得必須要找到一個同盟,才好行事。

「你說什麼?」

紫衣身上的氣息微微一動,轉而又恢復了平靜,透過精神傳音和李浩然交談著。

「霍達是叛徒,他已經將我們所有人的消息都出賣給了鬼族,包括這一次咱們的任務!在咱們身後,將有一隊三十多鬼族的王者隊伍,來襲殺我們!……」

李浩然簡單的說著,他並未說他能夠變化為鬼族,而是說自己在一處地方閉關療傷時,恰巧看到了霍達和鬼族的交易,聽到了這些話等等。

不過他雖然如此說,可紫衣卻並不是完全相信李浩然,她思量了片刻,這才傳音問道:「我聽說你和霍達在許多年前,有過交情,你是不是擔心他會泄漏你的秘密,才出此計策?」

「我李浩然是什麼人,想必你一定十分的清楚!我以我的武道前程,還有性命為誓言,發誓說說一切都是真的!」

李浩然接著說道,他向來說話是說一不二,事實就事實,也絕對不會拿性命攸關的事情來糊弄隊友,欺騙他人。

紫衣這一刻心頭一震,忽的睜開了眼睛,看了眼前方洞口處盤坐的幾人,暗暗一嘆:「為什麼要告訴我?」

「我倒是想要找其他人,不過沒有機會!這件事情霍達還不知道,我擔心會打草驚蛇,再說這些雖是我親眼所見,但我沒有證據能夠證明這些是真實的,即便是說出來,恐怕也無人相信,會落了口實,懷了這一次的行動!」

李浩然心頭一喜,他知道紫衣已經相信了他的話,不過形勢仍舊是不樂觀,李浩然很是坦然的說出。

一旁的紫衣啞然不已,沒想到李浩然竟如此回答她,而不是要求她幫助李浩然找一個機會殺掉霍達,一時間她竟猜不到李浩然到底要幹什麼,不由問道:「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在我找到機會的時候,幫我一下,讓我和霍達一組!」

李浩然思量了片刻,沉聲說道。

也唯有這樣,才能夠將傷害降到最低,也能夠減少其他人的傷亡,畢竟其他人不知道霍達的身份,而李浩然恰巧知道。

倘若霍達有行動的話,定是逃不過李浩然的耳目,他也可以趁機接露霍達的身份。

畢竟,霍達乃是九霄真龍洞的弟子,他就算是親眼所見,也不能夠隨意的殺掉霍達,這件事情還必須讓霍達的身份徹底暴漏在所有人眼前,才能夠名正言順的殺掉霍達,這樣也不至於會被九霄真龍洞的人所問罪。

紫衣聽后遲疑了一下,接著說道:「好!我答應你,不過我也要和你們一起,我要親眼看看霍達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叛徒!」

她的話雖然如此說,可語氣之中更多的卻是殺意,她們萬里飛鵬堡就是被宗門的叛徒所害,才被人封禁了山門,她最痛恨的就是叛徒。

接著,兩人又商量了一些事情,等幾個時辰過去之後,他們才停止了交流。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很快怒炎海的白天過去,夜晚降臨,山洞的大門被齊妙山打開,眾人紛紛走出。

外面的地面上的餘溫還在,更有一團團的煙霧升起,略顯悶熱的空氣中,吹著一股乾燥的風。

「這火桑林中布置這一條迷陣,機關重重,諸位一定要循著我的腳印前行,要不然誤入陣法機關,就算是武帝來了,也無法救人!」

眾人跟著齊妙山走入了火桑林,紫衣走在最後面,她有意要看一看霍達的舉止,不過霍達表現並無任何異常,倒是讓她一無所獲。

不多時,眾人跟著齊妙山如同走迴旋道路一般,三轉五轉之後,終於來到了火桑林的最深處,這裡距離怪石山大約有六十里的直線距離。

在他們身前的火桑林更為密集,已經沒有路可以前行,若非非要走的話,必須要從這林子裡面砍掉大量的火桑樹才能夠走出這片林子。

齊妙山帶著眾人停在了這裡,他低頭仔細的尋找了起來,在一旁的一顆普通的火桑樹的樹根下,找到了一個玉符。

嗡!

玉符捏碎,空氣中傳來了一聲震動,緊接著周圍的火桑樹竟自己轉動了起來,在一片眼花繚亂之下,他們身前忽然露出了一條通往地下的道路。

啪嗒!啪嗒!

「齊大哥!」

正待眾人扭頭看去,只見一俊朗青年帶著一隊黑衣武者從地道階梯之中走上,他還未來到眾人面前,已經是興奮的喊了起來。

大約四五個呼吸之後,這俊朗青年來到了眾人面前,先是用力的和齊妙山握了握手,這才抬頭看向了齊妙山身後的眾人,待目光落到了李浩然身上之時,他眼中的喜悅更為濃烈:「浩然,謝謝你能來!」

「哈哈!咱們兄弟何時需要言謝了!……我們都到了門口,你不讓我們進去么?」

李浩然哈哈一笑,看著謝名強眨了眨眼睛說道。

謝明強比之前更為強大了,已經是武王修為,且整個人如同是一柄劍一般,隱隱帶著一股鋒芒銳氣,更讓李浩然略顯驚訝的是,謝明強的身上竟散發著一股光明正大,萬邪辟易的氣息,這股氣息和浩然正氣相仿,也同是帶著一股陽剛正氣之力,乃是一切陰邪之力的剋星。

他比以前的時候更為沉穩了!

謝明強哈哈一笑,略帶歉意的對著眾人拱手一抱,爽朗的說道:「諸位萬里而來,明強感激不盡,還請進入莊園一談!」

說著,在謝明強的帶領下,眾人走入了地下。

待他們進入地下的時候,這片火桑林忽然一動,復又改變了模樣,竟不是先前那般的道路,而是變成了一種陌生的火桑林,倘若李浩然他們在走一次的話,恐怕再也找不到出路。

這謝家也是能人輩出,他們竟在這火桑樹林地下百米的地方,開挖出了一個巨大的山洞,山洞之中有一座華貴的莊園。

莊園上方的天空竟是一座陣法所化,藍天白雲看起來十分的親切。

走入地下莊園,李浩然驚奇的發現,在這裡守衛的謝家族人竟有兩百之多,且大部分人都是武宗修為,僅有十幾個人為武將和武侯,其中以謝明強的身份最高。

李浩然詫異的是,謝家在這裡既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為何不自己突圍出去,還需要齊妙山召集眾人前來,他們到底所為何事?

這個念頭在他進入莊園的時候,一直在腦中浮現。

謝明強早就知道了李浩然他們要來,在眾人進入莊園之後,立馬派人準備了一桌豐盛的午餐,宴請了眾人。

「謝公子,我看你還是快些準備一下,外面鬼族肆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殺到這裡,咱們還是快些返回火鴉堡為妙!」

宴席上,紫衣舉杯看著謝明強笑著說道。

這一番酒水過後,紫衣已經看出,似乎謝明強並未打算馬上離去,還要等待一段時間,這讓她覺得十分的不妥,尤其是在知道霍達的事情之後,她覺得速速離開這是非之地才是最好的抉擇,以免錯過了逃亡時機,陷入鬼族的大後方,成為別人圍堵的獵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