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看到焱火老人的三件魂器之後,眾人也為鹿羽感受到了一種深切的危機。

嘩!

焱火老人御劍而出,同時操縱三件魂器,朝著鹿羽刺去。有一種刺破空間,撕裂天地的威勢。

堪堪就在這三件魂器要衝擊到鹿羽身上時,鹿羽霍然而起,猛地揮出了自己的武器。

唰!

這一劍揮出,頓時就將焱火老人的三件魂器給轟得飛上了天。

正是鹿羽的王劍!

自出場的第一時間,王劍便是驚艷眾生。

當眾人看清楚王劍時,頓時渾身劇震.

只見王劍上已鑲嵌有兩排密密麻麻的寶石,三十顆的血精寶石,還有三十顆的赤紅寶石!

一共是六十顆的寶石!

「我的天!」

眾人被這駭人的一幕所震驚,這柄武器實在不像是這世間所有!

別人一件魂器尚且最多鑲嵌六顆寶石,而鹿羽卻能在自己的靈器上鑲嵌六十顆寶石!

這完全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

而且這都是什麼寶石啊,可都是稀世罕見的高級寶石啊。普通的力量寶石一顆沒有,全部都是血精寶石和赤紅寶石。 那密密麻麻的高級寶石,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堆積在一起,那更是有一種璀璨的感覺。

這等璀璨的光芒,何止是亮瞎眾人的眼,那簡直是亮得眼睛都要爆炸了。

「赤紅寶石啊……」

眾人想起之前的事情,那心都要滴血了。

這些赤紅寶石可是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被鹿羽奪去的。

在先前的冰霜火山上,他們毛都沒有撈到半根,所有的好處全部被鹿羽一人搶去了。

想起來都是無比的憋屈和不甘心啊。

而當鹿羽正式揮出王劍的時候,那才真的是一劍便成輝煌。

三十顆的血精寶石和三十顆的赤紅寶石,能量疊加到一起,威力盡情的釋放。

嘩!嘩!

三十道的血殺一擊,就像是三十道鮮血淋淋的巨大爪子一般,朝著前方重重的颳去。

而且還伴隨著三十道的赤炎火柱,就像是三十條的火龍奔騰,有一種噴銷天地的威嚴。這乃是赤紅寶石的效果!

一時間,鹿羽儼然成為了周圍力量的中心。

他一劍起,血殺天地!兩劍起,火龍奔騰!

看似是一柄靈器,但是釋放的威勢,卻是將周圍空間全部都佔據。

這雄大的一幕,令人看的都是心神發顫。

這次眾人算是見識到了土豪的感覺,就光靠著這頂尖的武器,就能釋放出超越高級招式的威嚴!

無窮無盡的危險,朝著焱火老人籠罩而去。

「回來!」

好在焱火老人也是實力不凡,他一手抓天,將先前被盪出去的三件魂器給收了回來。

操縱著三件魂器,招架著鹿羽的攻勢掃蕩。

轟!轟!轟!

這裡爆發齣劇烈的動蕩。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鹿羽和焱火老人的對決,牽動著所有人的心。

這是一場武器的盛宴。

焱火老人同時操縱三柄六級魂器,而鹿羽則是用一柄六十級的靈器掃蕩。

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人都看出來了,焱火老人招架的比較努力,完全是一副防守的姿態。

而鹿羽則負責了主要的進攻,威勢掃蕩,不斷壓縮著焱火老人的活動範圍。

這一幕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要知道焱火老人可是他們星羅的頂尖高手,是成名多年的老一輩,但是如今卻被鹿羽這個少年佔盡了先機來打。

這簡直就是他們星落域的恥辱。

焱火老人更是感受到了一種深切的羞辱。

他空有三柄六級魂器,卻完全被鹿羽的王劍給壓制了,施展不開手腳,因為他的魂器根本就不敢和鹿羽的王劍硬碰。

而且主要王劍的攻勢太廣太猛,他魂器打出的幾道小小的血殺一擊,只有被吞噬的份

本來三柄六級魂器乃是他的殺手鐧,如今卻成了讓他束手束腳的存在。

那邊元香女王叫道:「焱火老人,你怎麼能和他拼武器,太不明智了!」

蓋世仙尊 元香女王一言驚醒夢中人。

焱火老人馬上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他只是一直將三件魂器當作自己的殺手鐧,卻沒想到要針對不同的情況做出調整。

現在該是果斷放棄武器的時候!

「冰岩破滅拳!」

焱火老人一聲嘶吼,他以自己雄厚的功力,打出了極致的一拳。

任誰又能想象,信仰著火焰,崇拜著火圖騰的拜火教的教主焱火老人,他的最強招式,卻是操縱冰元素的功法!

這冰岩破滅拳,乃是一門中級靈武學,不過比之其他中級靈武學可都要強。

拜庭玉曾施展過另外一門中級靈武學赤火巨靈劍法,一劍出,巨靈現,威勢霸道無比。而焱火老人這冰岩破滅拳比之赤火巨靈劍法可還要強!

狂暴得冰元素形成了一道恐怖的冰岩巨石,以一種鎮壓空間的霸氣,衝擊著鹿羽。

在這熔漿之海,乃是火元素的世界,冰元素本來是比較難以操縱的,但是焱火老人卻能打出這等駭人的威勢,那是因為這些冰元素乃是來自焱火老人自身的體內!

只是因為那一年,他遠遠的看了玄冰海城那個恐怖的存在一眼,就讓他變成了這番模樣。

他之身體,就是冰之源泉!

這一拳,打出了焱火老人的氣勢,也將焱火老人這個後期尊者的尊嚴給打出來了。

一拳出,冰寒千里。 枕上暖婚:萌上小甜妻 那巨大的冰岩威壓,乃是很多人從未有過的極致感受。

此時此刻的焱火老人就像是一隻憤怒的雄獅,在被壓抑了很久之後,來了一場真正的爆發。

「這一次鹿羽光是靠寶石之利,怕是招架不住了。」

很多人在看到是焱火老人這一招的威勢之後,心中都立馬有了判斷。

卻忽然聽得鹿羽一聲冷笑:「這點冰霜力量,也想在我面前肆虐?且看我之雷電,破滅你之一切!」

一聲落,風雷起。

鹿羽祭出了風雷旌旗,他朝著高空猛地一揮。

轟!

自那昏暗的高空中,忽然降下一道霹靂雷電。

此時之鹿羽,有如是雷神降世,竟能操縱雷電於股掌之間。

驚雷轟下,直劈冰岩。

轟!

雷電之威豈是小可,它粉碎了冰岩,將那碩大的冰岩給劈成了數塊。

一片四分五裂。

鹿羽就靠著這麼逆天的手段,來瓦解了焱火老人的強勢一擊。

「啊!鹿羽在操縱天地雷元素!」

眾人驚恐的叫道,這讓他們回想起了之前在極焰島的遭遇。

鹿羽就是靠著這些雷電力量的操縱,在旌旗大陣的幫助下,將他們到手的火晶石給全部搶走了。

如今,鹿羽已是熟練了風雷旌旗的運作。

他們非常的嫉妒,為什麼這麼好的法寶,被鹿羽給據為己有。

他們並不知道,這風雷旌旗原本就是鹿羽之物。一切不過是物歸原主。

那一邊,焱火老人在看到自己的絕招被鹿羽破解之後,內心備受打擊。

不過這個時候他身後的拜火教的教徒已是一擁而上,演練出他們拜火教的赤火劍陣,來給焱火老人助攻。

這一下子就讓焱火老人站穩了腳。

「殺!」

焱火老人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單打獨鬥了,只要能殺了鹿羽就是好的。

有他的一千精銳教徒演練赤火劍陣來幫助,他倒是可以更為自如的運轉三件魂器來繼續出擊了。 白曼叫道:「拜火教你們太卑鄙了!先前就說好了是焱火老人和鹿羽單打獨鬥,如今你們卻一起上了!」

白曼這話,讓周圍很多武者臉色都有些複雜。

這的確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元香女王直接給了白曼一個耳光,冷笑說道:「哪裡輪的你來多嘴,焱火老人本來就行動不便,需要他拜火教眾教徒的配合。這仍舊符合約定!」

「你……」

白曼捂著自己被打得通紅的臉龐,她眼中含著淚水。不過那眼神中卻飽含著倔強。

事情再明顯不過,就是焱火老人單方面的違約,此時焱火老人正率領著他拜火教所有精英教徒,對著鹿羽展開了圍殺。

他們需儘快斬殺鹿羽,維護他們拜火教的尊嚴!

那一邊,鹿羽卻已是騰風而起。

「你們便是一起上,那又如何!」

鹿羽的一聲大喝中,透出一股蓋世氣概。

他沒有去指責拜火教的卑鄙行為,反而是一種絕世的氣魄,將這統統都接了下來。

沒錯,敵人再多,那又如何!

輪迴意境,全面開啟!

殺戮意境,全面開啟!

所有的絕招,都開開開!

轟轟隆!

那兩個巨大的黑色大漩渦,在鹿羽的身邊形成,然後以一種碾壓的姿態,重重的砸下。

還有那千隻血色巨臂,在鹿羽的身上形成,以橫掃一切不服的姿態,朝著下方重重的轟落。

後面鹿羽更是將星羅天盤催動到極致,那比牛還要粗的赤熱光柱,對著下面人群橫掃。

鹿羽的臉上顯現出一種張狂的冷笑,要和他比群攻,那就來吧!

卻要看誰才是真正的群攻之王!

鹿羽靠著自己通天的手段,給下方人群下了一場狂暴的大雨。

狂掃一切!

那巨大的黑色大漩渦在人群中爆破。那千隻血色巨臂,在下面轟出一個個可怖的深坑。還有那星羅天盤比牛還粗大的光柱,直接就將一大片人給抹殺掉這個世界。

當即就掀起一片腥風血雨!

拜火教的人還沒傷到鹿羽一根毫毛,就發現自己身邊的同伴在成批成批的死去,他們本身也在血海中沉浮,在生和死之間掙扎。

焱火老人本來以為手下教徒可以給自己幫助,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反而是被手下教徒給拖累了。

本來他還可以放開手腳和鹿羽一戰,但是如今,所有的出手,都是為了拯救手下教徒。

他真是擔心,如果自己放任不管的話,他的這一千最精銳的教徒會不會被鹿羽給屠個乾淨。

他越來越發現,自己拜火教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一不小心將鹿羽給觸動開了群攻。

鹿羽的群攻,真不是人能接的啊!

「動手!」

另一邊,元香女王忽然就命令所有人全部出手了,去給拜火教助陣。

元香女王毫不猶豫的再次撕毀了約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