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看見司空元德被人抬走的時候,他們心裡很是詫異,還以為是他得罪了拍賣會被教訓了,畢竟司空元德他為人實在太囂張了,尤其是在司空家這幾個月來的逐步昌盛,更讓他肆無忌憚。

在眾人全部回來坐好之後,時間也過得差不多了。

拍賣台上的美女主持人也守時出來了,台下的人視線很快就被吸引走了,只是他們卻沒有先前那麼放得開,因為身旁可是有一位能把天玄等級秒殺的人存在啊!

「大家久等了,本場拍賣會的拍賣物品的名單已經出來了。」美女主持人,說完之後抬手指向天空,一道光在空中炸開,拉出一道光屏。

上面寫著本次拍賣的物品名稱與順序。

顏洳鈺微微抬頭,嘴角一抽,她的丹藥是壓軸的。

美女主持拿起銅鑼敲了一下:「好了,大家準備,本場拍賣會開始,首先第一件物品是一件中品武器,起拍價一萬黃金,一萬黃金起拍一次。」

眾人都興趣缺缺,中品武器他們早就沒有興趣了,他們都是奔著高級高階三等丹藥來的。

他們沒要,可是有人要,終於逮到了機會,要不是這場比賽有更大誘惑,只怕中品武器他們也會爭上一爭。

第一場拍賣會,可讓那些平常沒有開口機會的人玩了一把,最終被人十萬兩黃金拍得。

「十萬兩三次,恭喜您以十萬兩低價拍得價值二十萬的中品武器。」美女主持人笑顏大開。

第一件物品也算是拍完了,很快第二件物品被人端了上來,是一株藥材,只是大家根本就沒興趣,因為他們又不是煉丹師,更沒有聽過那些藥材。

身為煉丹師的顏洳鈺就毫不客氣的將那株藥材收入囊中,反正她的錢也沒地方花,等到拍賣會結束,她就得去找鳳離落,也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沐沐在哪裡了。

一連三樣拍賣品都是低價被拍走,美女主持人的臉色都有點變了,如果高級丹藥的價格太低,那這次的開放拍賣會,不但沒有賺錢,甚至還貼錢。

顏洳鈺轉頭看了看二樓的包房,除了中間的貴賓房,旁邊的房間都亮著燈,卻從來沒有出過價,難道也是沖著她的丹藥來的,好像又不太對勁,難道本次拍賣的物品有什麼珍貴的?

「好,下面是第件拍賣品,也是本晚拍賣品中唯一的人形拍賣品,一個擁有絕美容顏的女人。」美女主持人話音一落,現場有些熱鬧了。

拍賣會進來的大多數都是男人,男人都是雄性動物,聽見絕美兩個字就不禁在腦子裡自己補腦了。 顏洳鈺嘴巴微張,心裡開始吐槽,怎麼每次她來拍賣的都是人,上次祁臨天就是她在這裡坑來的,現在又拍賣人了,嘖嘖,果然跟我們有法律的世界沒法比啊!

此時在拍賣台的另一側,四個人抬著一個箱子,從台下走了上去,待到箱子放在地上之後,他們又走了。

美女主持人嘴角噙著笑容,揚手一揮,箱子四周漸漸的張開,裡面的人露了出來。

原本沒有抱著看戲的心態的顏洳鈺,渾身一震,她驚愕的坐起身子,看著台上的女人半響移不開眼。

那張臉她就是化成灰,她也不會忘記啊,那右眼角下的桔梗花紋路,還有那眼角淡淡的疏離與冷漠,與她被沐傾城留下印記的時候的樣子一般無二,簡直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那女子非常淡定,絲毫沒有因為自己被拍賣而感到害怕,淡定的都不像是尋常人。

叮叮——

美女主持人臉上有些錯愕:「呃……我還沒有說價格……可是,那邊包房的人出了,一千萬兩黃金……」

顏洳鈺雙眸一凝,轉頭犀利的看向房間,以她的能力看進房間內的情形小菜一碟,可是,她發現她根本窺看不到,究竟是什麼人?居然比她的能力還好高一籌?

「……一千萬黃兩金一次…」美女主持人手腳有些僵硬,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現場一片安靜,所有人的視線都看著台上的女人,那女人確實很美,但是、再美她也只是一個女人而且,有必要花費一千萬黃金嗎?

這麼想著,他們的視線又轉向二樓房間。

美女主持人也會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回了神,她立馬將現場的氛圍又調節回來。

「還有沒有人出價?一千萬兩黃金第二次!如果沒有人加價,這位美女就將歸二樓的貴賓所得!」美女主持人興奮的開口,一想到一千萬兩黃金,她真人都有些飄飄然。

叮叮——

騙……騙人吧?聽見這熟悉的出價聲,所有的人都僵硬了。

美女主持人激動地滿臉通紅:「兩千萬兩黃金一次!還有沒有高於兩千萬兩黃金的?還有沒有?」

顏洳鈺的眸子沉了下去,居然還有人加價,到底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第一次出價的房間又出價了。

「四……四四千萬……四千萬一次!看來今天兩位貴賓都對這位美人非常中意,那就看看花落誰家,四千萬一次,還有沒有出價的?」美女主持人激動地都開始哆嗦了。

「該死!這個小王八蛋,居然跟我搶人。」二樓包房裡,魔王孤獨殘惡狠狠地罵道。

「魔王,這怎麼辦?這可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您快點出價啊!」一旁的魔兵緊張的看著老者。

孤獨殘面色微沉:「我帶來的錢不多,罷了,就讓他想佔上風。」

在房間的隔壁名同樣有一個長相與孤獨殘相似的男人,是他的胞弟孤獨斬,他得意的揚起下巴。

「跟我搶人,還好我提前得到消息,要不然豈不是讓那個老王八蛋得了便宜,立了功?」 他的身旁同樣站著一位魔兵:「魔王,還好您有先見之明,只要這次我們在魔帝大人跟前立了功,孤獨殘就得意不起來了。」

孤獨斬嘴角揚起一抹弧度,對於魔兵說出的話感到非常的滿意。

場內大家都一致的等待二樓再次出價,奇怪的是,二樓沒了動靜。

美女主持人一錘定音:「四千萬黃金第三次,恭喜二樓貴賓拍的物品。」

終於台上的美人眼睛眨了眨,視線看向二樓,她的嘴角在陰暗處微微挑起,卻沒有人看見。

「好了,請二樓的貴賓移步去后廳付錢領拍賣所得的物品。」美女主持人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抬手指了指箱子,那箱子再次合了起來。

待箱子合起來之後,那四個人又重新將箱子抬了下去。

孤獨斬帶著魔兵,轉身就離開了包間,同一時間另一邊的房門也打開了,是孤獨殘。

孤獨斬嘴角帶著得意,鼻孔朝著孤獨殘,帶著小魔兵,轉身向樓下走去。

孤獨殘氣得頭頂冒煙,這個該死的傢伙,每次都跟他作對,這一次出來找魔妃,真不知道這傢伙從哪裡得到的消息,居然尾隨他來到這裡,真是可惡。

同一時間台下的拍賣會也在繼續,

美女主持人,對於那位美人拍出的價格,完全是在意料之外的。

美女主持人穩了穩心神,揚聲開口:「咳,本場拍賣,已經快到尾聲了,下面將是本場拍賣的賽的最後一件物品,也是大家期待已久的,高級高階三等修復丹,起拍價一百萬,加價十萬一次。」

美女主持人話音一落,台下的人便開始出價了。

「我出一百一十萬。」

「我出一百四十萬。」

「兩百萬。」

「兩百萬一次!還有沒有高於兩百萬的?這可是難得的高級高階三等的丹藥,從來沒有過得事,大家可要把握機會,一枚高級高階的修復,可以讓你在收了重傷的情況前,瞬間恢復……」

「我出五百萬!」一道聲音在人群里炸響,又將拍賣的熱情提了起來。

台下的顏洳鈺心思卻並不在此,從剛才開始她的注意力就全放在了二樓,丹藥開拍,二樓的燈卻已經熄滅,這說明房間里的人出去了。

顏洳鈺站起身子,轉身朝著拍賣行的門口走去,她剛起身往走,卻與東張西望的魏老撞在一起。

魏老沒有找到與自己心裡的形象相似的那個高級煉丹,結果還被人撞了一下,當下就臉色不好了。

「你怎麼走路的?」

顏洳鈺抬起頭一看是這個老頭,剛想開口說話,卻發現二樓走下的人已經往門外走去,她顧不得跟魏老打招呼,腳下一旋轉,繞過了魏老,整個身影便消失不見。

「我說你撞了人…………還想跑…………」魏老回頭的瞬間就傻眼了,他抬手揉了揉眼睛,難道他剛才眼花了,明明有一位紅衣女子來著,怎麼轉身就沒了。

魏老一把抓住身旁的人,開口問道:「你剛才有沒有看見一位紅衣女子?」

被魏老拉住的人,一個心思都撲在拍賣台上,哪裡知道魏老說的是誰。 被魏老拉住的人,一個心思都撲在拍賣台上,哪裡知道魏老說的是誰。

「紅衣?剛才台上拍賣的一個女人就是穿得紅衣啊,就是已經被抬走了。」說話的人嘴裡說著話,眼睛卻沒有一刻離開拍賣台。

魏老嘴巴一抽,一把將手裡的男人推開,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孤獨斬直接本山後廳,拿著黃金卡,把那位酷似顏洳鈺的女人給提走了。

孤獨斬交了錢之後,就把那女人抗在肩頭,然後快速的往城外走去。

在孤獨斬身後不遠處站著兩道身影:「魔王,就這樣放他走嗎?」

孤獨殘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讓他走吧,我們可以去做別的任務,只要把丟失的積分找回來就是了。」

「可是……可是這個任務是十倍積分的啊!太可惜了……」魔兵一臉的心疼。

孤獨殘笑了笑:「好了,就讓給他。」

魔兵嘴巴撅了撅,卻也不再多說什麼。

兩個人跟在孤獨斬的步伐,同樣想遠處快去掠去。

而這一邊快速移動的魔兵,有些擔心:「魔王大人?他們不會來搶吧?」

孤獨斬撇了撇嘴,他還不了解他那哥哥,怎麼可能會來搶:「不會,我們快走。」

他們一直旺西跑,直到跑進一處非常隱秘的樹林,走到一處反石壁前,這才停了下來、

顏洳鈺一直尾隨他們,但是他們的速度太快了,她還以為自己跟錯了,直到看見那幾道身影,顏洳鈺艹確定自己沒有跟錯。

「孤獨殘!這次你又輸了,什麼魔王,在我這你就是這個!」孤獨斬一臉挑釁,抬起自己的手指蜷曲著小拇指。

「我懶得理你。」孤獨殘眉頭皺了皺,舉起手,凝起一道暗芒,甩進石壁上,然後與自己手下的魔兵鑽進石壁內。

待到鬆軟的石壁再次變得堅硬,孤獨斬才對著石壁暗罵了一聲。

「呸,這一次魔帝選中的女人,十倍的積分,我才不會讓你,自己輸不起。」

躲在遠處的顏洳鈺利用銀魄將自己的全身的氣息隱藏了起來,聽見這裡不由心下一驚,魔界的人?什麼時候又牽扯到了魔界?

等到顏洳鈺在看過去的時候,孤獨斬他們已經不見了。

顏洳鈺眉頭緊蹙,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魔界?魔妃?找的是跟她一模一樣的女人,她居然連魔界都招惹上了?魔帝找的人該不會真的……是她吧?

想到這個可能,顏洳鈺整個人不好了。

顏洳鈺跟著孤獨斬他們還真是跑出了很遠,不知不覺天都黑了。

夜晚時分,榮發拍賣行外面,聚集了大概有十名黑衣人,他們有目的性的站在大門外觀察,等到裡面的燈火全部熄滅了,他們開始形容動了。

十個人全部潛進榮發拍賣行的後院,也就是榮楓他們所居住的地方。

這些黑衣人一看就是身經百鍊,也可能是專業的殺手,因為從他們踏進榮發開始,手中的刀就沒有停過,不斷地收割著無辜的性命。

前一排的房子,裡面的人幾乎在睡夢中就丟了性命,直到他們開始暗殺主卧室的人的時候,才引起驚動。 「來人啊!殺人啦!啊——」那人話還沒有說玩,便已經斃命。

轟隆隆。

上半夜,人雖然已經入睡,卻睡得並不深,一聲驚呼所有的人都醒了過來,衣服都來不及穿,拿起手裡的兵器就沖了出去。

雖然在榮發里也有玄者,但是比起訓練過的專業暗殺玄者,還是低上一籌,十人小隊,絲毫不費力氣。

榮楓的門也被人一腳給踹開了,黑衣人進去的第一步,拿起手裡的匕首對著床上的插。

只可惜床上空無一人,那人的速度很快,發現床上沒人,身子一下子就彈了出去。

榮楓的偷襲被識破,也只能站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