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眾目睽睽之下,林漠左手橫擋,勾住了王興雲的手腕,順勢往旁邊引出了一些。

王興雲這一拳直接被引開,而林漠卻已衝到王興雲面前。

一個肘擊,直接撞在王興雲胸口,一下將王興雲撞飛出去!見狀,林洛雙手結印,剎那間,兩人四周便是凝結出了四道卸力水鏡。

卸力水鏡出現的一剎那,便是猶如牆壁一般,將林洛和若琳導師,於眾人隔絕。。

「刺啦!」

一聲布料破碎的…

《斗破:蟄伏十年,未婚妻雅妃!》一二六章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林初唐被兩人這三百六十度的態度大轉彎給整得有些發矇,剛才不是還說他們也很難辦嗎?

怎麼接了個電話就變成這樣了!?

兩人又是一番道歉,不停彎腰,一番恭維后,兩人匆匆忙忙離開茶莊。

沒多久,林初唐就接到了周寧寧的電話,說工廠的水和電已經完全恢復了!

這其實都是葉一鳴給蔡國明打了電話,讓北江的領導直接打電話下來。

江州縣可是北江直轄的,北江的命令當然要比葉家的重要。

葉家畢竟是在省城,天高皇帝遠,那肯定直轄領導的命令更重要。

至於葉家找麻煩?

那也是丟給北江的領導去煩惱!

葉家,葉齊龍很快就收到了北江市裏的領導干預的消息。

葉齊龍在葉家的院子臉色陰沉,他也沒想到葉一鳴和市裏的關係居然這麼好,這麼快就解決了。

葉齊龍無奈,可是葉雄這個場子,葉家無論如何也要找回來!

總不能就這樣放過葉一鳴!

想了想又撥通了青城派玄甲大長老的電話。

將葉一名的事情說了一番,又說道:「玄甲大長老,上次貴派可是又一位長老還有兩名弟子被重傷,貴派難道真的就打算這樣放過葉一鳴嗎?」

葉齊龍在激將。

玄甲被戳到痛點也是直接冷哼:「那自然不可能,我們已經再次派了人下去,這一次一定會將那葉一鳴帶回青城派接受懲罰!」

玄甲明顯不太高興,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葉齊龍心中呵呵。

上次青城派派來的長老都被葉一鳴打成重傷,那這次還能派誰?

他玄甲大長老親自出馬?

或者是掌門!?

葉齊龍已經開始覺得這青城派不靠譜了。

「不行,單靠青城派根本沒用。」

葉齊龍沉着臉琢磨著,葉家想找回這個場子不能只依靠青城派了。

葉齊龍想了想,便出門來到省城郊外。

郊外一座高山,山頂雲霧繚繞,矇著神秘的面紗。

葉齊龍來到高山之上,這裏建造著一座宅院!

這可是近千米的高山,這上面竟然建造著一座古色古香的宅院。

葉齊龍來到宅院門口,門口便有兩位門童。

「葉家家主葉齊龍,求見長孤劍聖!」

葉齊龍拱手道。

「老師在閉關,葉家主請回吧。」

門口一個門童淡淡說道。

「葉某知道劍聖大人在閉關,但葉某願送上千年人蔘,求見劍聖大人一面!」

葉齊龍拿出一個精緻的檀木盒,大聲說道。

很快,宅院中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

「請葉家主進來!」

葉齊龍臉上掛着喜色,跟着一個門童走進宅院中,一位看似中年的男子,從一間廂房走出,男子劍眉星目,一雙眼深邃無比,渾身居然圍繞着淡淡的白色霧氣,氣息十分凌厲,彷彿一把絕世神劍矗立在那!

葉齊龍渾身一震,他知道,眼前這位可不是什麼中年!

這就是他要見的長孤劍聖!

在華夏,能被稱得上劍聖的人,一個巴掌都能數的過來!

眼前的長孤劍聖,一個人就能抵擋上一個青城派!

而這位長孤劍聖的真實年齡,已經年過花甲,但現在看起來不過是三四十的中年!

「葉家主備此厚禮所謂何事?」長孤劍聖聲音彷彿就在葉齊龍耳邊,緩緩朝着葉齊龍走來。

葉齊龍瞬間單膝下跪,將裝着千年人蔘的檀木盒舉到頭頂。

「葉某願為劍聖大人送上千年人蔘一株,百年人蔘十株,請求劍聖大人出手幫我葉家對付一個人!」

葉齊龍沉聲說道,心中也有些肉疼,這些東西加起來已經超過十個億了!

長孤劍聖聽到葉齊龍的話時深邃的眼神都有些意動,他動心了!

。 ?楚諾看向那乘鸞修士時,瞳孔微微一縮。

築基巔峰!

這是她第一次近距離面對築基巔峰修士,並且從道境山隱隱發出隆隆之聲看來,眼前這名修士不是普通的築基巔峰修士,已是半步結丹的巔峰修為。

邱石臉色發青,極不情願地上前幾步行禮道:「師兄。」

那伏姓修士擺了擺手,醉眼迷離地道:「師弟何必拘禮,叫我伏澤便好。」

邱石臉色更加難看,道:「不敢。」又急忙回身對楚諾道,「伏前輩為飼靈區掌事,你有什麼事請教伏前輩便可。我還有事在身,不相陪了。」

楚諾有種感覺,邱石似乎很怕見到伏澤,簡直是一刻都不願多待的樣子。況且她現在只是御靈宗一名資質低劣的弟子,宗門裡等級森嚴,邱石將她扔給築基巔峰的掌事似乎不太妥當。

楚諾有種預感,似乎邱石想將她推出去當擋箭牌。

就在這時,伏澤當著眾人做了個驚人的舉動。

只見他身子一晃,施展縮地成寸的法術一步便從彩鸞背上跨到邱石面前,修長指尖挑起邱石下顎,眯起一對漂亮的丹鳳眼,幽幽地道:「連敘舊的時間都沒有,師弟?」

微醺的靈酒氣味頓時填滿四周空氣,楚諾忍不住乾咳了幾聲,目光移向別處。在場的其他幾名弟子也都是東張西望,顧左右而言他。

邱石被雷擊般猛退了幾步,漲紅了臉道:「師兄請自重!」

伏澤似乎對邱石的反應極為滿意,哈哈一笑道:「『自重』是什麼東西?能當酒喝么?」

又一指楚諾,問邱石道:「你帶個鍊氣六層的女修來什麼意思?飼靈區從無女修,我也不需要爐鼎,更沒功夫整日看著她不被妖獸咬。」

邱石被伏澤幾句話嗆得哭笑不得,正想解釋,伏澤又身形一晃,幾乎是瞬移到楚諾跟前,故伎重施伸指撩向楚諾顎尖。

楚諾的反應極快,一個蝶影閃躲過伏澤的「偷襲」,跟著手在腰間一拍,烏金絲已飛出纏住了伏澤的手腕。

其實以伏澤的修為,本不可能一招就被楚諾得手,純粹是因為楚諾的修為太讓人輕敵,而伏澤此刻也不太清醒的緣故。

楚諾也知道區區一根烏金絲困不住伏澤,一招得手后立即將烏金絲抖了回來,只順勢將伏澤伸過來的手輕輕甩開。跟著也學邱石剛才的樣子,朝伏澤行了一禮,道:「晚輩楚諾見過伏前輩。前輩瞧晚輩的身手,可還有資格在飼靈區司職?」

伏澤微微一驚,酒醒了幾分。

雖說他輕敵在先,但楚諾的預判能力和速度已遠遠超過普通鍊氣六層弟子。如果楚諾同是築基修為,如果烏金絲是中階法器,那麼此刻他的手腕怕是已經廢了。

伏澤又仔細打量了楚諾一番,喃喃道:「果真是六層修為?嗯?還是雜靈根?」

楚諾淡淡地道:「我入宗門前是散修,生活艱難。遇險的次數多了,自然就比普通修士多些鬥法經驗。」

伏澤若有所思地看住楚諾,只是喝酒,並不說話。

邱石乘機告退,伏澤也只擺了擺手沒有再為難的意思。邱石如釋重負般鬆了口氣,離去前看楚諾的眼神明顯是讓楚諾自求多福的意思。

伏澤不說話,楚諾也不說話。

兩人對視了半晌,伏澤忽道:「你就是在隱仙宗千人擂上三敗伏川的楚諾?聽說你遇妖族襲擊,靈根受損,想不到修為竟跌落若此。」

楚諾一愣,再打量伏澤時,漸漸從伏澤面龐輪廓上看出些熟悉的感覺,才想起伏川初上擂台和自己對戰時,也是這副懶洋洋的神情。

「前輩和伏川是……?」

伏澤允了一口靈酒,似笑非笑地道:「我是他不成器的兄長。」

這話聽起來古怪。伏澤給楚諾的感覺,資質遠在伏川之上,如今又是御靈宗飼靈掌事,說「不成器」是極不恰當了。再者,伏家一向依附於隱仙宗,按理所有族中弟子經過篩選都會進入隱仙宗,怎會將這般優秀的弟子送到御靈宗來?

忽地眼前一花,楚諾的臂彎被伏澤抓住。這次伏澤出手毫無預兆,速度又極快,以楚諾和伏澤之間的修為差距,她根本躲不開。

伏澤托著楚諾一步踏向半空,片刻間人已在飛行的彩鸞身邊,將楚諾隨意往鸞背上一扔。

楚諾感覺自己驟然升至半空,耳邊風聲如嘯,立時驚出一身冷汗,緊抱住鸞頸不使自己從疾飛的鸞背上掉下去。稍稍適應彩鸞的速度后,立刻掙扎著跨坐到彩鸞雙肩上,總算保持住身體平衡。

伏澤哈哈大笑,踏上鸞背坐在楚諾身後,毫無顧忌地將自己飲過的酒壺遞到楚諾面前:「喝一口?權且將你當作美人。」

楚諾再能忍耐,此刻也已到極限,黑著臉一把將酒壺推開,惹來伏澤又一陣大笑。

「還從未有人乘坐過我的七彩,我也從未請人喝過這靈酒,你竟不識好歹。陸青元是個無趣的人,陸青元的義女果然也是無趣。」

楚諾扭頭不理會伏澤的奚落,只在聽到「陸青元」的名字時,想起隱仙宗的變故,心底發沉。

彩鸞速度極快,楚諾望著大小不一呼嘯而過的山巒,才知道北山並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峰巒疊嶂、萬木崢嶸的廣闊山區。也只有在這樣的地方,才能孕育出御靈宗賴以稱霸仙元的戰獸吧。

伏澤一路飲酒,一路高歌。楚諾不由得暗暗皺眉,心想御靈宗怎會將如此重要的職務交給一個放浪形骸的人。

約一柱香后,伏澤拍了拍彩鸞,讓其在原地上空盤旋了一圈,道:「就這裡吧。」

說完竟一腳將楚諾踢下鸞背!

楚諾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腦袋發炸,手心冷汗狂冒。頰邊狂風如刀,眼見得地面迅速逼近,連樹頂上片片樹葉都看得清晰。

情急之下楚諾抽出烏金絲,準備揮出去纏住斜下方伸出的一桿粗枝以減緩墜落速度,,好讓身體保持平衡,同時另一隻手已取出回春符拍在自己身上。

揮出烏金絲的手腕被伏澤抓住,楚諾猛地停在半空中,如果不是靈氣正好遊走在這條臂膀里,肩部差點因突然的拉力而脫臼。

楚諾咬牙抬頭,伏澤一對充滿醉意的鳳眼居高臨下看過來,打了個酒嗝道:「忘了,你沒有築基,不會踏空飛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