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自己的大本營,望龍海的散修並沒有隱藏自己的氣息,所以讓少年很容易就探查清楚對方留守的力量。

只有一位出竅境三重的強者,剩下一千多名散修,這實力也算不弱了。

但是在莫宇辰面前卻是顯得那麼不堪一擊。

不過,望龍海既然只留下了這麼點力量看守老家,那麼他們這次攻打九鳳島的力量就強大多了。

莫宇辰不僅有些擔憂,當下不再猶豫,直接進入望龍島,直接朝著山頂那座最豪華的宮殿飛去。

…… 「什麼人?」

「竟敢擅自闖進望龍殿,找死不成!」

幾聲大喝聲從遠處傳來。

莫宇辰抬頭望去,眼睛頓時一眯,在他的視線之中,十幾個化墟境七八重的強者氣勢衝天,呼嘯而來。

這些散修的實力都不弱,看樣子是留守在這裡的最強者了。

只不過那名出竅境強者並沒有出動。

莫宇辰自己想想也對,他如今就是一個化墟境八重的散修。

恐怕那位出竅境三重的強者還沒將他放在眼裡,只是將他當成是一個小毛賊而已。

想到這裡,少年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

沒想到他還被別人小瞧了一把,當下他冷哼一聲,一掌將那些衝來的散修全部鎮殺,出手之間沒有絲毫留情,特別的乾淨利落。

然而,這血腥的一幕,徹底震懾住了下面一眾留守大本營的望龍海散修,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愣著。

他們從來都沒見過有人敢這麼在望龍海的大本營動手,這簡直太囂張了,太霸道了。

就連暗中的那位出竅境三重的望龍海長老,也是愣了一下,片刻之後才反應過來,怒吼道:「豎子找死!」

而後,話音剛剛落下,一道強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莫宇辰面前,那股出竅境三重的恐怖威勢,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的湧盪而來,席捲蒼穹。

在出竅境三重強者的憤怒威壓之下,一眾望龍海的散修都感覺到心經膽顫,大氣都不敢喘上一聲。

但是對面的莫宇辰,卻表現得風輕雲淡,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

「嗯?」

望龍海長老皺了皺眉頭。

作為望龍海的三首領,他的地位毋庸置疑,這次由他留守望龍海就說明李大海對他的信任。

不過,以他多年的閱歷,他也從來沒有見過像眼前這樣的青年,不過化墟境八重的修為,竟然在自己的面前面不改色,彷彿一點都不在意那股出竅境三重的威勢。

「閣下到底是誰?為何來犯我望龍海。」

望龍海三首領很快冷靜了下來。

他覺得對方要不是傻子的話,就明顯有什麼依仗,而且很有可能身份不簡單。

作為一個散修,望龍海的三首領深知御劍海域那些大家族、大門派的強大,隨便出來一個人物,他都惹不起。

所以,他猜想莫宇辰肯定是這樣的人物。

儘管他們現在已經和鴻基商會聯合了,但是作為出竅境強者,他還是保留著自己多年來的謹慎和小心,不希望招惹到強大的敵人。

「你不覺得問人名號之前,需要自報姓名嗎?」

莫宇辰讚賞地看了對方一眼,對方能夠一下子掩飾自己的怨氣,讓自己沒有被憤怒所控制,這心性可不是一般的強。

事實上,散修的日子非常難過,而能從散修之中脫穎而出,修鍊到出竅境級別的強者,哪一個不是心性超然的老妖怪。

像之前背叛九鳳島的黃澤丹,在九鳳島這麼多年,都沒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

由此可見,其心機有多麼的恐怖。

「我是望龍海的三首領,李漢。」

望龍海三首領冷冷地說道。

他並沒有因為莫宇辰的修為而小瞧對方,因為對方敢對他這個出竅境三重的強者如此說話,說明他的底牌很強大。

這讓李漢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李漢,真是不錯的名字。」

「你聽好了,我叫莫宇辰。」

莫宇辰聞言,點了點頭,隨即咧嘴一笑。

「什麼,你就是那個莫宇辰?」

李漢頓時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莫宇辰。

這下換莫宇辰愣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名氣竟然這麼大,連望龍海的人都知道自己。

「你認識我?」

莫宇辰玩味一笑,饒有興緻的看著李漢,問道。

「哼,閣下和鳳嬌那賤人一起斬殺我們望龍海幾位長老,我們望龍海誰人不知?」

李漢冷哼一聲,看向莫宇辰的目光中,充滿了憤怒,而且還有些忌憚。

再出發前,李大海可是當眾向顧子瑜提過莫宇辰的實力,預測是在出竅境二三重的層次,定然不比他這個望龍海三首領弱多少。

只是讓李漢疑惑的是,莫宇辰這個時候怎麼會出現在望龍海,難道他不知道李大海和顧子瑜他們已經在攻打九鳳島了嗎?

「沒想到我在望龍海的名氣這麼大?哈哈哈!」

莫宇辰聞言,哈哈一笑,頗有一些自嘲的意味。

李漢臉色非常難看,他冷冷說道:「閣下莫非是專程來此譏諷我們的嗎?」

「難道你不知道,我們的人都去攻打你們的九鳳島了嗎?」

「恐怕等你回去的時候,會發現自己無家可歸了。」

「是嗎?」莫宇辰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但隨即卻滿不在乎的說道:「九鳳島沒了就沒了吧,反正我才加入九鳳島沒幾天。」

「再說了,有望龍海在,我怎麼會無家可歸。」

「你什麼意思?」李漢疑惑地看著莫宇辰,不過臉色立刻就變了,驚恐道:「你想打下我們望龍島?」

「你認為我沒有這個實力嗎?」莫宇辰淡淡地說道,那平淡的眼神卻是令得李漢眉頭一挑,想也不想的朝著大殿外逃去。

並且高聲呼喊道:「打開防守大陣。」

「現在才知道開陣法,太遲了!」

莫宇辰不屑地瞥了瞥嘴,身子一閃,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一拳籠罩住奔逃的李漢。

「寂滅輪迴!」

莫宇辰冷哼一聲,周身氣勢大震,體內劍胎瞬間爆發,恐怖的真氣,彷彿滾滾海水,浩蕩而來。

李漢頓時被這股狂猛的真氣淹沒了,他滿臉驚恐,怎麼也想不到莫宇辰的實力這麼強,這哪裡是堪比出竅境兩三的實力,這恐怕都已經超過出竅境四重的實力了。

沒有絲毫抵抗之力,李漢整個人被籠罩在充滿輪迴之力的黑洞中,消失在眾人眼中,被莫宇辰禁錮住,扔進靈獸袋。

「這傢伙還有點心智,若是能將其收服,也許可以為我在御劍海域建立一個小勢力。」

莫宇辰暗中想道,如果不是想要收服李漢,他才懶得和對方說那麼多廢話,早就將對方一劍劈了。

…… 轟隆隆!

……

一道道璀璨的光柱,陡然之間直衝蒼穹,破碎虛空,形成一張巨大的光網,籠罩住了整個望龍島。

「不錯的陣法,可惜你們這點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大陣的威力。」

莫宇辰不屑一笑。

若是有李漢這個出竅境三重的強者在其中主持陣法,那麼即便莫宇辰想要攻破,恐怕也得十天半個月才行。

畢竟這是望龍海耗費好多年維持的陣法。

可惜啊,再強大的陣法,也是需要強者才能發揮出其中的精粹。

而下方一千多個散修根本沒有一個出竅境的存在,根本發揮不出這座陣法的十分之一威力。

很快,還不到半天的時間,莫宇辰便硬生生地靠著雷電之力,將望龍海的陣法給轟破了。

那些留守的散修,只有百多人逃走了,剩下的都被莫宇辰的雷電劈得焦黑,死無全屍。

「讓你們去向李大海通報這個消息也好,哈哈哈……」

莫宇辰微微看了一眼那些四散驚逃的散修,他並沒有去追,他就是要讓李大海知道,自己的老巢被人攻破了。

恐怕到了那個時候,李大海和顧子瑜兩人會被氣吐血吧。

當然了,他們再吐血也不可能趕回來,只能打碎牙齒往下咽而已。

而莫宇辰在解決了這些留守的人之後,便將李涵給放了出來。

此時,這傢伙被輪迴黑洞的陰氣凍得渾身都在打冷顫,連站都站不穩,體內真氣都被凍結起來了。

「嘖嘖,怎麼樣?三首領大人,涼快不?」

莫宇辰笑著打趣道。

寂滅輪迴是仙品武技,隨著他的實力的增強,已經漸漸展現出仙品武技該有的威力,剛才若不是他及時留手,恐怕李漢就被直接秒殺了。

「哼,要殺就殺,我李漢絕不皺一下眉頭。」

李漢還是挺有骨氣,狠狠地瞪了莫宇辰一眼,冷冷地說道。

到底是出竅境強者,不可能像剛才那些低級武者一樣,貪生怕死。

否則的話,又怎麼可能邁入出竅境的級別。

要知道,這些散修但凡能夠晉級出竅境的,壓根就沒有一個是孬種。

因為散修本來就是無比艱苦的群體,像傻子、孬種和沒勇氣的人,是不可能成為出竅境強者的。

「呵呵,我可沒有說要殺你,只要你以後為我辦事,我保證你將來有機會晉陞渡劫境。」

莫宇辰笑眯眯的看著李漢。

「為你辦事?」

李漢眨著眼睛看了莫宇辰一眼,隨即冷哼一聲道:「白日做夢。」

莫宇辰聞言,臉色頓時陰冷了下來。

看到李漢的態度,莫宇辰就明白,想要讓一個出竅境強者低頭,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了這等境界,往往都是寧願選擇死,也不會苟且偷生。

當然了,如果莫宇辰是渡劫境或者大乘境的話,那麼李漢或許會選擇低頭,畢竟這始終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

跟隨著強者,那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像當初達到大乘境的蛟王族老祖宗,都選擇做鎮海神宮的護山靈獸,就是因為鎮海神宮有無敵強者的存在。

不過,可惜的是,莫宇辰雖然實力不錯,但還沒有強到讓李漢跟隨的地步。

「三首領,一個出竅境的壽命可是不短。」

「我覺得,你還是考慮一下為好,難道你和李大海的感情那麼好嗎?願意為他賣命?」

莫宇辰沉冷的說道。

既然沒有辦法讓李漢自己臣服,那就只能用生命威脅對方了。

出竅境級別的生命,少說也能活個上千年,如果沒有必要的話,又有誰願意選擇去死?

果然,李漢聞言臉色驟變,但依然沒有鬆口,他冷冷說道:「大首領很信任我,我是不會被背叛他的,你還是別做夢了。」

「而且,你們九鳳島馬上就要完了,投靠你也只有死路一條。」

不是李漢不珍惜生命,也不是他和李大海的感情多好,實在是莫宇辰沒有那個本錢讓李漢投靠。

一個散修而已,而且修為境界才化墟境八重,比李漢還不足。

莫宇辰全身上下,也就唯有戰鬥力比較驚人而已,就這樣也要讓他一個出竅境三重的強者臣服?這未免也是太笑話了。

李漢沒有覺得跟隨莫宇辰有多大的前途。

「信任?哈哈……」

「你在望龍海這麼久,難道還不了解李大海的為人嗎?」

「我想你只要不是傻子,就不會為他賣命。」

莫宇辰聞言冷笑,一眼就看出了李漢的心思,冷哼道:「不怕告訴你,我和蛟王族,太一劍宗都有關係,不久后我就要去太一劍宗。」

「今天,你若是臣服於我,我可以讓你進入太一劍宗修鍊。」

少年的話音剛落,李漢頓時驚訝的抬起頭。

要知道,蛟王族和太一劍宗,這可都是牛氣哄哄的大勢力啊,特別是蛟王族,那真的是不得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