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走廊上,她只能忍著,回到包間后,立刻爆發了。

「墨修竹,我和你說過多少遍了,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等我找到他,我就可以擺脫你了!」

童淼淼將他的好心當成驢肝肺,墨修竹毫無反應,或者說,他已經習慣童淼淼對他的這種態度了。

他只對一件事不爽:「你喜歡他,可是他喜歡你嗎,他如果喜歡你的話,怎麼會把身中劇毒的你,丟下不管不顧!」

「他當然喜歡我了,他為了我什麼都願意做,甚至不惜捨棄生命。」

「我為了你也什麼都願意做!」

「沒人能做到他那樣。」

童淼淼對墨修竹露出一絲不屑,她所說的不惜捨棄生命,不是比喻,而是真的。

在熔岩地獄受萬年的烈焰灼燒,捨棄神格,捨棄生命,捨棄所有的一切,神尊大人輪迴轉世而去,只為換那個叫初雪的女人的殘魂一個投胎轉世的機會。

至於她,本是生長在熔岩地獄的一株火烈草,在熔岩地獄陪了神尊大人萬年,追尋而來,就是為了找到轉世后的神尊大人,然後想辦法取代那個叫初雪的女人。

在她看來,那個叫初雪的女人根本配不上神尊大人。

如果真愛一個人,就該好好保重自己,而不是任性地去做一些危險的事,去搶神木枝,那不是找死嗎?

死乾淨倒也罷了,留那麼一縷殘魂,殘魂沒有投胎轉世的資格,只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消散在天地間。

害得神尊大人為了讓那縷殘魂投胎轉世,足足被烈焰焚燒了一萬年,然後輪迴轉世成一個凡人,好不容易修成的神格就這麼沒了。

童淼淼拿出一顆拳頭大小的珠子,這是輪迴珠,就是輪迴珠指引她,他會在洛川大陸出現。

她一邊輕輕摩挲著輪迴珠,一邊在心裡默念。

神尊大人,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上一世,你風華絕代,這一世,你會是什麼模樣?



前世,能看懂吧,可以回去看看第196章,有相關的內容 拍賣會上好東西很多,不過,都是可有可無的。

有了能錦繡添花,沒有的話,日子也能過。

有些,他們本來就有了,比如月華石。

北流殤的那塊月華石,恐怕是月華石中的極品了,修鍊速度加快三倍。

從歐陽卿卿那得到的那塊,也很極品,修鍊速度加快兩倍,給秦沐風用了。

一般的月華石,只能加快幾成的修鍊速度,這次拍賣的月華石,修鍊速度加快一倍,雖然不如兩人的,卻比一般的月華石強多了。

因而,很受歡迎,叫價的聲音此起彼伏,最後拍出了五百萬中品玄石的高價。

修鍊速度加快一倍的,都這麼值錢,那加快兩倍的,豈不是更值錢,秦沐風摸摸自己的脖子上戴著的月華石,覺得自己賺大了。

北流殤不由得想起靈泉修鍊之前。

小羽兒衝刺修為,他要將月華石拿給她用。

小羽兒卻說不用,她其實有更好的。

他有些不解,小羽兒脖子上明明只有他送的儲物戒。

不過,小羽兒身上的秘密,他不想刺探,關乎身家性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還有就是斂息捲軸和隱身捲軸,十分珍貴,竟然要好幾萬中品玄石一張。

夜千羽知道價格后很想吐血,都是從歐陽卿卿那得來的,沒幾張,早知道這麼貴,她就不亂用了。

不過也不算亂用,她兩次使用,都是為了隱藏她有空間。

拍賣品中還有中階技能捲軸,玄師以上修為可以修習,差不多也是幾萬中品玄石一張,北流殤身上還有些余錢,就拍了兩張火系的流星火雨給夜千羽。

別人學技能,起碼要花十幾張,甚至幾十張技能捲軸才能學會。

不過他的小羽兒領悟力強大,在他的指導下,花兩張技能捲軸應該就能學會。

夜千羽有些慶幸自己還算聰明,要不然她那麼多系,光是學技能,就要傾家蕩產了。

拍賣會進行到一半,拍賣師拿上來一件有些奇怪的拍賣品,半幅山水圖。

眾人看不出有什麼玄機,就問拍賣師:「你拿半幅破畫上來幹什麼?」

拍賣師莞爾一笑:「這可不是什麼破畫,而是山海圖。」

眾人一聽,頓時炸了,竟然是傳說中的山海圖?

傳說中的山海圖,可以包容萬物,甚至自己都能進到山海圖中。

不過……

「如果真是山海圖,怎麼可能拿出來拍賣?」

「對啊,山海圖是上古神物,賣再多的玄石哪有自己留著用划算?」

面對眾人的質疑,拍賣師不慌不忙地道:「大家應該知道的,我們珍寶閣從來不拍賣假貨,經過鑒定,這確實是山海圖,不過只有半幅的話,毫無作用,只有找到另外半幅,拼接在一起,將其復原,才能發揮山海圖的作用。」

眾人這下子信了,光有半幅沒用,得找到另外半幅,上古神物是這麼好找的嗎?

拍賣師微頓了頓,繼續說道:「這半幅山海圖的主人說,他尋覓了百來年,都沒能找到另外半幅,讓我們珍寶閣轉告大家,慎重競拍,免得花了冤枉錢。」 樓下炸了鍋,樓上夜千羽等人卻有些傻眼,因為另外半幅山海圖就在夜千羽身上。

夜千羽去炎旭學院打擂的時候,贏來的獎品。

夜千羽從儲物戒里拿出她贏來的半幅,和拍賣台上的半幅比對了下,從中間撕開的痕迹似乎是吻合的。

怪不得當初她在白洛影的指引下挑中這半幅破畫的時候,炎旭學院的院長還不肯給她。

血玉鐲子里,白沉難得有些激動:「拍下來,想辦法拍下來。」

夜千羽問他:「包容萬物是什麼意思?」

白沉解釋道:「山海圖和血玉鐲子一樣,是一件空間寶物,不過,血玉鐲子裡面的空間是死的,山海圖裡面的空間卻是具有成長性的,會隨著自身實力的增強,慢慢變大,實力達到一定境界,甚至能包容山海。」

對於夜千羽來說,成長不成長的,她還沒有直觀上的印象,不過空間寶物是保命利器,如果沒有另外半幅也就罷了,既然另外半幅在她手上,拍下來送給殤好了。

不過,聽到拍賣師喊出的起拍價,她有些傻眼。

起拍價竟然要五百萬中品玄石!

她身上的四百多萬中品玄石,連起拍價都不夠的。

更何況,競拍起來,價格一定會更高。

雖然她很想拍下來送給殤,但是好像有些有心無力。

見夜千羽面露猶豫之色,白沉傳心聲給夜千羽:「山海圖是無價的,不惜一切代價拍下來。」

不惜一切代價是吧?

夜千羽開始思索怎麼才能弄到錢。

加了她血的九花清靈丹,賣給墨修竹的話,一百萬中品玄石一顆,能快速來錢,不過她身上沒有現貨。

而且就算有現貨也不能拿出來,上次她和墨修竹說,只有四顆了,這麼快又拿出來,再說從某處秘境里得到的,墨修竹那麼敏銳的人,一定會生疑。

夜千羽翻了翻她的儲物戒,想找點值錢的東西出來。

翻出來幾顆定顏丹和延壽丹,拿去拍賣的話,應該能賣上一點錢,還有重塑丹,要不要也拿去賣了?

不過好像來不及了,競拍已經開始了,隨時可能結束。

而且才一會兒,價格就飆升到了一千萬中品玄石。

果然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土豪了。

夜千羽想來想去,只想到一個能解決燃眉之急的方法,那就是問墨小弟借錢。

她傳音給墨小弟,硬著頭皮道:「你能不能借玄石給我?」

她不喜歡麻煩別人,欠別人人情,借錢什麼的還是平生頭一次。

墨小弟問她:「你要多少?」

夜千羽反問他:「你有多少?」

墨小弟如實回道:「幾千萬中品玄石吧。」

好多!

夜千羽想了想:「全借給我吧。」

「好。」墨小弟不介意借錢給夜千羽,如果夜千羽願意當他師父的話,他甚至可以將他的錢全送給夜千羽,不過……

「你想拍下那半幅山海圖?」

「……是。」

夜千羽就算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承認,在這種時候借錢,目的太明顯了。

墨小弟聽了,立刻改變主意了:「那我不借了。」 夜千羽很想吐血,為毛啊,為毛啊,這小孩不是很好搞定的嗎?

墨小弟給夜千羽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課,錢不能亂花,必須理性消費。

花大價錢拍一件只能放那看的東西回來,很不理智。

夜千羽唇角微微抽搐,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小翎兒。

墨小弟為了拜她為師說要把所有的錢都送給她,又送了她大禮當作喬遷之禮,她還以為墨小弟是一個揮金如土的敗家富二代。

原來並不是,墨小弟雖然有錢,卻不敗家。

沒辦法之下,夜千羽只能道:「我有另外半幅的線索。」

墨小弟毫不猶豫地就信了,然後將他的卡拿給夜千羽。

洛川大陸上,同樣有錢莊,只不過存在錢莊里的,不是銀子,而是玄石。

夜千羽有點被感動到了。

幾千萬中品玄石,就這麼借給了她。

「你不怕我騙你嗎?」

「你不會騙我。」

「你對別人也這樣嗎?」

「當然不是,這是我的私房錢,就算哥哥跟我要,我都不給的。」

「為什麼這麼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

只能說眼緣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看對眼了,怎麼都好,看不對眼,怎麼都討人嫌。

夜千羽摸摸墨小弟的頭:「你借錢給我的事,我知道另外半幅山海圖下落的事,別告訴你哥哥,還有,拍賣會結束,我收你為徒。」

墨小弟頓時有些眩暈,幸福來得太突然。

夜千羽沒在包間競拍,而是去了樓下。

她這麼做,主要是為了防墨修竹。

墨修竹知道她所在的包間,不能讓墨修竹知道,是她拍下了山海圖。

出去之前,她告訴北流殤自己的打算。

北流殤沒什麼異意,山海圖是好東西,借錢拍下,可以有。

出去后,她找了個沒人的地方進血玉鐲子,讓白沉將她變化成一個中年男人,又將神木枝里的修為全放出來,然後到一樓參加競拍。

價格越來越高,參加競拍的人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夜千羽和另外一個人。

夜千羽在心裡狂吐血,價格都快漲到三千萬中品玄石了,那個人怎麼還不放棄,畢竟另外半幅在她手裡,他不可能有另外半幅的線索。

等價格漲到三千萬中品玄石,那個人總算放棄了,夜千羽競拍成功。

她去後面交了錢拿了東西后,沒回樓上,而是離開了拍賣場。

有一些不懷好意的小尾巴跟著她,畢竟她玄師境界的修為不算高,簡直就是只大肥羊。

夜千羽尋了個機會,進去血玉鐲子。

那些小尾巴在失去她的蹤跡后,慢慢散去,只有一個人,怎麼也不肯離去。

夜千羽為了謹慎起見,沒急著出去,而是在血玉鐲子里研究起了山海圖。

她將兩個半幅山海圖拼在一起,撕開的地方吻合了,不過什麼反應也沒有。

夜千羽心裡一咯噔,該不會買了假貨吧?

白沉道:「這裡是異空間,不可能有反應,等出去了再試。」

夜千羽這才反應過來,空間不能套空間,就好比她的血玉鐲子收不進殤的隨身空間,想要激活山海圖裡的空間,必須在外面試。 夜千羽在血玉鐲子里蹲滿了一個時辰,都變回本來的樣子了,外面那個人還沒有離開。

跟她杠上了是吧?

不過她已經變回本來的樣子了,又將修為收回了神木枝,那個人不可能認出她來。

正要出去,白沉突然想到什麼:「等一下,你把剛才拍下來的半幅山海圖給我看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