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鯤打量李沐白時,李沐白也在打量他,雙眼銀光一閃后李沐白看出了他的本體是一條除尾鰭外長著四對魚鰭的大魚。

而且李沐白還看出他的肉身極度強大,他體內的傷勢正在快速恢復,這肉身不比自己弱。

「你就是鯤?」

「不錯,我就是鯤,你就是京城的黑龍王?」

「嗯,是我,你們兩人身上的傷勢都是對方造成的。」

「不錯,現在我正在和他比試,等我將他打敗就會來找你比試!」

「哦,鯤兄據我所知從海中出來才沒多久吧,怎麼會和彩虹兄相遇?」

「哼,這說來也是緣分,我本打算往京城來找你比試,沒想到在半路中竟然遇到了他,我一時見獵心喜就和他比試了起來。」

聽到鯤的話李沐白和楚雨茉對視了一眼,臉上的笑意忍都忍不住。

「哦,那彩虹兄呢?你來京城是為何事難道也是來挑戰我的嗎?」

「不錯,上次我敗在你手中后破而後立在極短時間內突破兩道極限,我出關后就是來京城跟你再打一場的!」

「哦,可是不巧的是你們兩個來京城找我的人卻是在半路相遇先打了起來,而且還是兩敗俱傷,還變成了現在這幅落魄樣。」

此刻李沐白和楚雨茉再也忍不住,真的是笑出聲來。

「你們竟然認識!」鯤一聽李沐白的話目光立刻盯住了彩虹男子。

此時的彩虹男子臉上臉色通紅恨不得有一條地縫可以鑽下去。

他強行讓自己的面色平靜下來,可是他的內心卻是在羞愧之餘又無比緊張,他和李沐白的關係可不像是現在表面這麼平靜。

彩虹男子還沒回答李沐白又道:「我們當然認識了,不僅認識還是一起切磋過很多次的老朋友了。」

在李沐白這話一出時,鯤和彩虹男子都感覺到從李沐白身上出現了一股驚天動地的殺氣,這殺氣被李沐白控制的絲毫沒有外泄全部集中在他們兩人身上。

惡魔,我會永遠記得你 若是他們沒有受傷,這殺氣他們可以輕鬆擋住,但是現在他們都是重傷在身,一身實力十不存一,面對李沐白殺氣的壓迫他們都是面色蒼白全身肌肉緊崩,店內更是鴉雀無聲。

在李沐白龐大殺氣的壓迫下沒一會鯤和彩虹男子都是滿頭大汗。

此時他們內心都在想若是李沐白現在對他們下殺手他們有幾分把握能逃走。

「彩虹兄,你我之間恩怨頗深,而鯤和我雖然沒有恩怨但是已經放出話來找我麻煩,現在你們都是重傷在身,我在想若是我現在對你們下殺手你們有幾分逃生的希望。」

李沐白在說這話時一直是面帶微笑,但是聽在鯤和彩虹男子心中卻是心中發寒生死危機出現。

一時間屋內的氣氛更加壓抑,鯤和彩虹男子在極短的時間內後背都已經被冷汗滲透。

而在李沐白眼中鯤和彩虹男子全身肌肉緊繃隨時準備反擊甚至在他們身邊的靈兵都是以極細微的頻率開始抖動。

李沐白察覺到他若是動手鯤和彩虹男子兩人怕是會聯手對他發出致命一擊。

而這出手的念頭也只是在李沐白腦海中一閃而逝,他不屑在他們重傷時乘人之危。

「兩位,既然你們來到京城,那就要遵守京城的規矩,只要你們答應在京城中不亂殺人不為非作歹我就放你們離去。」

李沐白此話一落鯤和彩虹男子都是心中鬆了口氣,兩人幾乎同時開口道:「好,我們答應你。」

見到兩人答應,李沐白又道:「好,既然兩位道友答應了,我就當你們都是守信之人。」

「哼,我鯤答應的事從來不會反悔,今天這個情我記住了。」

同時彩虹男子也道:「我也不屑反悔!今天你放我一馬等我打敗你后我也會放你一次。」

見到這兩個人形「核彈」安穩下來李沐白也很高興。

「好,既然兩位如此爽快那今天我做東讓兩位吃飽!」

彩虹男子……

鯤……

「這黑龍王還是不錯的,知道這面蘊含的能量太少我吃不飽……」 在京城幾十裡外的一處山谷中鮮花盛開,這裡是京城龍脈的一條支脈所在之地,天地大變之後這裡就四季如春,冬天的嚴寒絲毫影響不了這裡。

李沐白和楚雨茉以及鯤和彩虹男子都在此地。

李沐白找了一處空地用能量化為火焰正在燒烤一整頭四階野豬,此時那巨大的野豬已經被烤的金黃大片油脂滲透而出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加上李沐白撒下孜然和香料后濃郁的肉香瀰漫了整個山谷,讓一旁的鯤和彩虹男子都開始吞咽口水。

隨後李沐白取出白虎公子的白金飛劍將整頭巨大的烤豬全部切成厚薄均勻的肉片,沾著早就調配好的醬料讓鯤和彩虹男子品嘗。

鯤和彩虹男子一嘗之後就再也停不下來,一片片熱氣騰騰的肉片被他們飛速吞咽而下。

見他們吃的開心,李沐白還分給他們每人一壇二鍋頭跟他們大塊吃肉大塊喝酒。

當如小山一樣的一整頭四階野豬被吃完后,鯤和彩虹男子的肚子總算稍微鼓起了一點,他們吃飽了。

而且到現在他們還每人喝下了三壇高濃度的二鍋頭。

酒是一種神奇的東西,就算是強如鯤和彩虹男子在不用能量化階酒精之下也會喝醉。

此時鯤和彩虹男子的舌頭都有些大了。

鯤拍著李沐白的肩膀道:「黑龍王,你不錯,我……很欣賞你,你是一條好蛟龍,我鯤要和你做朋友!」

「李沐白,今天你沒有乘人之危,又請我喝酒吃肉,以前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我夜驚天也是恩怨分明的人。」

在彩虹男子的眼神深處看著李沐白和鯤有些複雜和遺憾,「你們都是天驕,可惜你們都是這個世界的人,你們都被上天唾棄。」這話彩虹男子在心中並沒有說出來。

看著喝了酒變成兩個大舌頭的絕頂高手,李沐白和楚雨茉都是搖了搖頭。

隨後幾天鯤和彩虹男子就住在了京城,他們比誰先化解對方打入體內的能量,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次小比。

每天下午鯤和彩虹男子都會同時出現在李沐白的小院中來他這裡喝茶論道。

他們談論道法在彩虹男子手中各種術法精妙劍術信手拈來,讓李沐白大開眼界的同時也是頗為佩服。

而鯤也有自己的傳承,他最擅長的是拳法和槍法,而拳法李沐白也是擅長,兩人一談論拳法那都是滔滔不絕每人都有自己對拳法獨特的認知和見解,讓雙方都是有眼前一亮的感覺。

三人這幾天論道文比都有不小的收穫,而隨後幾天鯤和彩虹男子都沒有出現。

一周后,鯤的傷勢痊癒,他已經將彩虹男子的七絕劍氣全部煉化,而彩虹男子也是一樣將他鯤王拳的拳勁抹除。

這次比試他們只能算是平手,因他們內心清楚如果一定要分出勝負的話那就要生死相博了。

在兩人心中都有一顆無敵的信念種子,生死相搏必然是我生他死!

雖然彩虹男子對鯤心中沒有任何好感,但是經過幾天論道這鯤也是天驕奇才,他的想法見解也給了他不少啟發,對他的惡感也消散了不少。

而他們兩人本來的目的都是來找李沐白麻煩,但是這些天都受了李沐白不少恩惠,這麻煩也找不成了。

其實彩虹男子內心還挺佩服李沐白,若是換成他自己他不確定那種情況下他會不會放過李沐白。

既然麻煩已經找不成彩虹男子也不打算在京城多留,他要去尋找這裡的遺迹和機緣,對這個世界來說他最終肯定是個過客。

而鯤和李沐白一個是龍,一個是鯤幾番論道后內心都有種心心相惜的感覺。

對鯤來說人類社會是新奇的,特別是他對人類社會的美食非常喜愛,這些天他在京城吃遍了各種美食,正在流連忘返之時發生了一件大事。

整片天地第三次出現了變化。

這次是天地在一瞬間陷入了黑暗,隨後出現了天狗食日的天象,這次的天象足足持續了一刻鐘,天地也黑了一刻鐘。

這一刻鐘的黑暗引起了全世界人類的恐慌,無數妖獸也是內心震動。

而李沐白在這黑暗中睜開天眼竟然看到了無數細小的空間裂縫在天空中出現,那樣子就像是整片天空都變成了一張大網一般。

看到這張網在李沐白心中突然出現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這種感覺他心中已經好久都沒有出現過了。

等天象散去,天地恢復光明鯤來到了李沐白這裡,他竟然也感覺到了一股危機感。

知道鯤也感受到之後李沐白覺得此事非同小可。

不說其他,他一路走來已經豎立了眾多敵人,不管是人類中還是在妖族中希望他死的絕對不在少數,他若是一有事那些明裡暗裡的敵人肯定都會來尋仇。

所以李沐白立刻說服楚雨茉和雪黛讓他們帶著家人們立刻離開,這京城已經成了是非之地。

「雨沫,在剛才的天象過後我心中突然有了強烈的危機感,這種感覺無比真實肯定有危機要降臨。」

「現在這京城人員混雜各方勢力都在暗裡盯著我們,所以我想讓你和雪黛帶著我們的家人先離開這裡,你們安全了我才會沒有後顧之憂。」

「你們放心,若是沒事的話我會去找你們的!」

聽了李沐白的話這次楚雨茉沒有衝動,她直接抱住了李沐白,在他耳邊吹了口氣柔聲地說道:「愛我!」

在和李沐白一番熱切纏綿之後楚雨茉和雪黛帶著家人們離開了,同時李沐白把身上的大半寶物和剩下的一半大地靈乳都交給了楚雨茉,希望她和雪黛能快點突破第一道極限。

隨後李沐白請鯤幫忙他和鯤的精神力全部展開形成的掌控天地覆蓋住了整個京城,將此刻京城所有的向外傳的各種消息全部攔截。

隨後李沐白擋在了楚雨茉她們離開的去路上,而且這一刻他大開殺戒,所有想從這個方向查探楚雨茉她們蹤跡的人、妖全部被李沐白無情斬殺。

不管是天上飛的還是地下鑽的沒有一個能逃過他的天眼,而自從李沐白的精神力凝聚成彎月之後天眼的消耗已經對他構不成負擔可以長時間開啟。

在這條路上李沐白足足斬殺上百人和妖,可以說是血流成河屍體都堆成了小山。

在李沐白如此很辣手段的震懾之後才沒有跟蹤者繼續前來。

「鯤兄,現在你我可以放開手腳切磋一番了,我很想領教一下你的鯤王拳!」 李沐白和鯤在群山中切磋,在極遠處的妖獸只感覺到天空震動,雷電橫空,那恐怖的氣息讓他們絲毫不敢靠近。

等李沐白和鯤回到京城時,京城裡所有耳目靈通的人全都知道了李沐白在城外大開殺戒。

一時間整個京城的地下勢力都變得無比寂靜,有些甚至準備立刻撤離京城深怕龍王發怒滅了他們。

李沐白早就知道各方勢力都在京城安插了眼線時刻盯著他們的動靜。

平時他都懶得理他們,但是他們這次觸及了李沐白的底線,膽敢派人跟蹤楚雨茉她們不管是什麼意圖李沐白就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這一天在龍門的配合下無數隱藏在京城的妖族被挖出滅殺。

同時也有許多和妖族勾結的人類也被抹去,這其中甚至還有不少是龍門內部的人員。

在李沐白的親自出手下,那些人在城內掀起的戰火很快就被撲滅。

這次心中危機的出現讓李沐白下定決心將京城內部的隱患全部清除。

在京城展開大動作之時,在一處深山的上空,虛空生雷,一道道粗大的雷電劈落將下方的山林劈的一片焦黑。

突然從雷電中衝出了兩個身影,一個是容貌普通但是氣質絕佳的年輕人,另一個卻是一個面容方正身軀有些佝僂的老者。

此時這老者的衣衫被雷電劈的有些焦黑,但是他的氣勢卻是無比龐大,周圍的整個天地都像是和他融為一體一般。

「龍伯,你剛才硬抗這護界雷電沒事吧?」

「少主,我沒事,我早就將修為壓制到了神通境界,只是這天地對我的壓制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我的修為被壓制到神通境界初期了。」

「我已經好久沒有感覺自己這麼弱了。」

「不過按照這天地的復甦程度在這裡神通境界初期的實力也足夠用了。」

「少主,我們現在是立刻去尋找那些遠古遺迹還是去查龍嘯天之死?」

那年輕人略微思索了一番道:「遠古遺迹不急想要取得那裡的寶物和傳承也不是那麼容易,我們可以謀划。」

「雖然那龍嘯天是個廢物,但是這裡的土著竟然敢殺我青龍一族的人就必須要給他們一個教訓,在來之前族長已經吩咐過我了讓我先處理這件事。」

「現在我們先去那些人類的聚集地,看看到底是誰殺了龍嘯天。」

在離那年輕人和老者降臨之地最近的人類城市是杭城,他們就這樣大搖大擺地飛進了城中。

在杭城城牆上的進化者在對他們警告后發動了攻擊,無數導彈和能量攻擊升空,但是他們的攻擊在那老者的揮手下全部湮滅。

隨後那老者滿臉不屑地用手向下一壓,那一隊人類的進化者全部爆碎成了血霧,那段城牆爆碎大地震動出現了一個巨坑。

「螻蟻一般也敢冒犯少主。」

突然這老者手一伸抓起了在城牆上倖存的一個四階進化者,問道:「你們城中的管事之人是誰?說,不說我就滅了你們全城!」

「是,是楚家……」

在那個四階進化者說出楚家的位置后直接被捏斷了脖子丟下天空。

而下方城牆處已經大亂,無數人四散奔逃而去。

這年輕人和老者找到楚家,楚天和蛇蠍女王知道他們的身份后立刻表示臣服並將他們知道的所有事全部告知。

「哦,照你們所說殺死龍嘯天的就是那黑龍王?一條黑蛟?」

楚天此時對那年輕人異常恭敬地道:「是的青龍聖子,當時我是親眼在京城見到龍公子和黑龍王激戰被他活活打死的!」

「而且當時被黑龍王打死的還有白虎一族的白虎公子。」

「那黑龍王囂張無比絲毫沒有將尊貴的四象家族放在眼裡。」

楚天這話說完那年輕人雙目中冷光一閃立刻盯住楚天,「哼,你敢框我!」

被那年輕人盯住楚天感覺就像是天威一般難以抵抗立刻跪倒在地顫抖道:「青龍聖子我說的句句屬實絕不敢騙您!」

「哼,廢物一樣的人丟了我青龍一族的臉,用了無數天材地寶凝聚出仙氣竟然還拿不下一條黑蛟,可恥的是還被他活活打死!」

「少主,要不我現在去一趟京城將那條黑蛟擒來?」

「嗯,那龍伯你就去一趟將那條黑蛟擒來,不要把他打死了我要在天下人面前開一個屠龍大會親自將他扒皮抽經。」

「讓天下人知道得罪我青龍一族的下場,就算是黑龍王在我們面前也是一條蟲子,難逃一死!」

「是少主,我這就去。」那龍伯說完后立刻飛天而起。

他飛行的速度極快一個小時后他就來到了京城上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