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地上大批人馬走過的痕跡還留着。軒轅淵跟鳳知雅相視一看,不安的心這才沉了下來,看來是有人救了爹。

不過他們不認識有誰居然能將千年玄鐵給弄碎。

鳳知雅看着痕跡感覺像是別人一刀剪斷的。

“走——”軒轅淵輕拍了鳳知雅的肩膀,既然知道小敏的爹已經安全了,那也沒必要留在這裏了。

“好,我們走。”鳳知雅任着軒轅淵抱在懷裏,雖然她學會了隱族祕籍,但是輕功還是及不上軒轅淵的速度。

疾飛而走,快如閃電。

在漆黑的天幕下,只能看見一道黑影如飛一般而過,快的還以爲遇見了鬼魅。

身形一閃而逝,出了皇宮的範圍。

神不知,鬼不覺。

夜風微涼,但是身後的胸膛卻滾燙如火。

殺機四伏,卻抵不了綿綿心意。夜,卻瀰漫着溫暖。

穿街過巷,一閃而逝,轉眼間鳳知雅就看見了她的威武將軍府。

軒轅淵一個飛身從後院躍入,身形尚在半空還沒落地,那空曠的後院中,突然一躍而起一條人影,手中寒劍劃空,迎面就朝兩人對來。

來人正是手下的明宣。一劍閃爍,正要刺向鳳知雅,他忽然間猛的看清楚來人。頓時手腕一翻斜刃插着兩人斜飛而過,落在地上,同時微皺了皺眉頭,王妃是跟揚塵軒一起出去的,這怎麼來了兩個人,還有一個人是誰?

“是我。”軒轅淵低聲喝道。明宣頓時收斂起手上的殺氣,臉色疑惑,可是王爺怎麼來了。

此時外面突然間傳來了大批急促的腳步聲,“有人來了。”

明宣看見外面大批的兵馬涌了進來,趕忙出去應對。

軒轅淵拉着鳳知雅的手朝着房間走去。速度迅速,腳步正確,鳳知雅的雙眉微微皺起,軒轅淵這是搞什麼,第一次來將軍府竟然比她還熟悉。

來不及多想,跟着軒轅淵急促的跑了進去。

進門,脫衣,躺牀,一系列的動作剛剛做好,軒轅淵整個人早已躲進了衣櫃裏。

鳳知雅這纔剛躺下,就感覺到院中風聲勁急,腳步聲有序,卻來人衆多,瞬間就包圍住了她的將軍府。

急促的敲門聲不斷的響起。

鳳知雅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像是突然被驚醒一樣,不悅的隨手朝着邊上拿了把劍出去。

滄海神劍 “皇宮有變,大將軍沒事吧。”衝進來的帶頭侍衛冰冷的聲音,恭敬的站在她的面前。

鳳知雅聽到了聲音這才停下了腳步,懶散的將手中的劍隨意一插腰間,皺着眉打量着眼前的人,從官府上來看估計是皇宮內的大內密探。

眉頭不由的鬆了開來,又緊接着一皺,鳳知雅裝模作樣的低聲問道。“出了什麼事情?”

“不知道,皇上頒佈的命令,據說有逃犯私自出逃。”侍衛的聲音冰冷,目光從鳳知雅的身上掃了過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這才接着說道:“皇上擔心將軍的安危,所以派我等前來。”

鳳知雅的嘴角露出諷刺的笑容,保護,恐怕是因爲根本就是不放心她,所以纔在第一時間派人埋伏在她身邊的吧。

若是今天她回來的遲幾步,那麼變會捉個現成。

“既然沒有什麼事,那本將軍要睡覺了。”鳳知雅佯裝眯了眯眼睛,一副很困的表情。

“那請將軍小心點,我們就在周圍保護你!”領頭的侍衛伸手一揮,大批的兵馬頓時褪去。

鳳知雅淡淡的看着侍衛離開,雙眉不經意揚了揚,看來監視她的人還真不少。

“小姐,沒事吧。”明宣見人走光了,不然站到鳳知雅的身邊問道。

“我沒事。”鳳知雅揮了揮手,朝着裏屋走了進去。

鳳知雅走進了屋去,打開櫃子,卻沒有找到軒轅淵的人,眉頭微皺,這個男人不會又跑回到那個冒牌丞相的身邊去了吧。居然連個招呼都不打,太過分了。

鳳知雅伸手褪去了衣衫,露出了光潔的皮膚,屋內的燈光隱約照耀下,女子姣好的身軀暴露在空氣中。 https://ptt9.com/52717/ 被子的一邊,軒轅淵瞪大了眼睛,眼眸之下滿滿的情慾遮掩不住。他哪裏知道自己只是躲在了被子裏,卻會看到這麼香豔的情景。

一道紅色的血液四濺開來。軒轅淵伸手迅速一摸鼻子,立刻尷尬的轉過身去,伸手粗辱的將噴出來的鼻血擦乾淨。

鳳知雅哪裏知道身後某隻禽獸的行爲,伸手隨意將衣服穿到了身上,朝着牀上一躺。伸手揭開被子的一角躺了進去,眼睛剛要微閉的那一瞬間,忽然一具火熱的身軀緊緊的貼住了自己。軒轅淵委屈的聲音傳到她的耳邊:“娘子——” 061 股福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鳳知雅哪裏知道軒轅淵還沒走,她條件反射的轉過身去。舒硎尜殘身後的軒轅淵大片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精壯的身軀散發出別具一番的誘惑。黝黑的面孔上還殘留着少許血跡。

鳳知雅的眉頭微微一皺:“你受傷了?”這副黝黑的模樣配合上血跡可真夠難看的。

“沒有,我陪你睡吧。”軒轅淵伸手緊緊抱住了鳳知雅的身軀,熾熱的接觸,他眼睛眯成了一條線,這種感覺真好。不老實的大掌在鳳知雅的身上滑動起來。

“狐狸,你別亂來,這裏是將軍府!”更何況這麼多的事情沒有解決,誰有心情幹這種事情!鳳知雅伸手推開軒轅淵的那一瞬間,忽然一股粘稠的感覺劃過手心,她下意識一把揭開了被子,男子的褲子上不知道何時早已血淋淋的一片。

他什麼時候受傷的?鳳知雅瞪了眼睛微怔了幾秒,伸手去摸軒轅淵的屁股。“你什麼時候受傷的?”她根本就不知道,任着他抱着自己,這個男人,要是她沒發現的話,他是不是都不打算告訴自己。

手指間熾熱的接觸涌上來,軒轅淵原本火熱上揚的身體頓時飆到了極限。“別碰!”雖然說很痛,但是這麼酥麻的感覺,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

卻不想忽然間整一個屁股一陣清涼,鳳知雅早已伸手將他的褲子扯了下來。

修長的長腿暴露在空氣中,男子臀股帶着模糊的血絲,赤裸裸的暴露在鳳知雅的眼前,不過她根本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伸手就將一邊的藥膏小心的塗在了軒轅淵的屁股上。

纖細的手指揉揉的劃過隱私處,軒轅淵雖然說沒要過女人,看到哪個男人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這麼暴露還能夠淡定。身體因爲熾熱不由控制的顫抖着,卻不想鳳知雅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他的屁股上。

“不許動!”

軒轅淵倒吸了兩口氣,乾脆雙眸緊閉,一手捂住還不斷往下冒血的鼻子。鳳知雅快速將軒轅淵的屁股上的傷口擦好藥水,幫他把褲子提好。雖然說她是現代來的,但也還沒這麼開放。

忙好了一切,轉身躺在了軒轅淵的身邊,柔懷的體香偶爾劃過某隻禽獸的男人,鳳知雅眼眸中微微的溼潤,桌子上紗布上還滿是血絲,她忽然情不自禁的伸手抱住了軒轅淵。“謝謝。”

火熱間身體的相互,纖細身影的一個晃動,軒轅淵神不自禁的顫動着身體,屁股上卻迅速傳來一陣劇痛。

他伸手大掌一揮抱住了鳳知雅,這個小丫頭就像是個妖精。“不許動!再動我真的吃了你!”霸道的聲音從男子口中一字一句的迸出,軒轅淵伸手抹去再度要留下來的鼻血,熾熱的眼眸激盪的掃過鳳知雅清冷的面孔。

看着這張面孔微微憔悴,軒轅淵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心不由抽搐了幾下,要不是因爲事情這麼多,小敏也不會這麼累。“睡吧,我就是抱抱你!”他就算現在想要她,身體也受不了。

鳳知雅瞧着軒轅淵的面孔,男人的眼眸中還殘留着少許的血絲,軒轅淵這個傢伙到底幫自己做了多少事情。鳳知雅忽然間湊上了嘴脣,對着他親吻了下去。“那就睡吧。”

夜深,兩個相擁的人格外的溫馨,鳳知雅躺在軒轅淵的懷裏,任憑他抱着自己。她輕輕的閉上了眸子,男子身上好聞的氣息飄蕩開來,竟然也一夜好眠。

暖暖的夜光溫暖散去,初晨陽光散落,透過窗簾照射在鳳知雅的身上,鳳知雅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眸,身邊的被子上還殘留着少許的溫度。

軒轅淵又跑去哪裏了?鳳知雅眉頭微皺了幾分,坐直了身子,目光落在了桌子上,一張紙放在上面。

鳳知雅下意識走到了桌邊,軒轅淵霸氣十足的字寫在紙上。“我先回去,丞相的事情不用擔心。半個月後的狩獵,助你奪得軒轅浩明的信任。”

鳳知雅指尖淡淡的劃過這些字跡,脣邊若有若無的笑容醞釀開來,軒轅淵這是贊同她做事情了。

狩獵?清冷的雙眸散出奪目的光芒,那估計很有趣。纖細的手指打開了鳳皓最後塞給她的東西,她的神情頓時一怔,沒想到這個東西居然會在丞相府,那必須要儘快告訴軒轅淵。

夜也一樣是暗中涌動的。

漆黑的夜空籠罩着整一個皇宮,軒轅浩明反覆的在屋內走動着,緊握的手腕襯托出他此刻的着急。

“丞相到——”門口的太監尖銳的聲音劃破天際。

軒轅浩明眼眸一亮,臉上的焦慮瞬間消失,又換成了一副嚴謹的模樣。

丞相大步邁到軒轅浩明面前,正要行禮,卻不想軒轅浩明手一揮道:“先說事情,人找到了嗎?”一想到鳳皓身上的東西,軒轅浩明臉色就難看,本想着以禮相待,哪知道這個老傢伙竟然寧死不從,現在還莫名的消失。

“回皇上,沒找到!”丞相額頭上溢出汗水,後背早已被汗水溼潤了,這皇上可沒表面上看的這麼溫柔。

“沒找到,你這個丞相就是這麼當的,連個人都看不好!”軒轅浩明厲聲呵斥道。“好!很好!算你厲害!可你別忘記了,你根本就不是丞相,不是鳳皓,而是被你爹親手拋去的兒子,鳳巖!”

鳳巖手指緊緊的扣住自己的手掌,是,他就是被拋棄的一個,眼眸中迸射出憤怒的光芒,所以當有人找上自己,讓他取而代之時,他毫不猶豫。

“皇上,臣一定儘快將鳳皓捉拿歸案!”鳳巖揚起頭,眼眸中滿是堅定。

“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軒轅浩明見震懾的效果已經到了,收斂住臉上兇猛的表情,邁步走到鳳巖的身邊,伸手重重拍了怕他的肩膀。“好,你起來吧,今天去查將軍府怎麼樣?”

“回皇上,安敏沒有任何的問題。”

“好,繼續觀察。”軒轅浩明眯着面孔,清秀的面孔上盡是凌冽,雖然沒有問題,但絕不能放鬆任何的警惕。! 062 狩獵(1)二更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丞相府

漆黑的夜空中,唯獨留下一雙黯然的眸子。舒硎尜殘奢華的庭院裏,枯葉飄零,格外蕭霖。

昏暗的燈光照射下去,朦朧的身影斜射出來,鳳巖負手而立。

忽然間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軒轅淵盯着黝黑的面孔出現在鳳巖的面前。

“若年,怎麼樣了?那個安敏還沒問題吧。”鳳巖的聲音帶着幾分急促。他跟軒轅浩明保證,那不過是因爲太着急走投無路才這麼說的。

“沒有問題,只是感覺她身邊的揚塵軒有點問題。”軒轅淵黝黑的雙眸注視着鳳巖的表情。

“哦,那到沒問題了。”鳳巖不由鬆了一口氣,揚塵軒是自己人,自然不會出什麼事情。

軒轅淵瞧着這一幕眼眸微黑,果然沒有猜錯,那個揚塵軒果然有問題,或者說是跟丞相一夥的。“不過屬下意外從威武將軍那裏找到一份資料,不知道對丞相有沒有用。”

軒轅淵伸手將資料遞到了鳳巖的手上,暗淡的香氣從紙中飛出,鳳巖卻絲毫沒有在意,隨意的翻動了幾下,卻不想眼眸中瞬間迸射出無限的詫異和恐懼。

手心不自覺的顫抖起來,鳳巖的臉色瞬間變化難看,怎麼會這樣,他一直以爲是當年爹親手拋棄了自己,爲什麼會成爲爹被人設計,昏迷中丟失了自己。

“丞相——”軒轅淵低聲叫了一聲。

鳳巖這才揮揮手,示意軒轅淵離去。

張皇失措的同時,卻分明沒有注意到軒轅淵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轉身過後揚手間一隻信鴿朝着天空飛去。“一切照計劃行事。”寒冬漸漸的褪去,轉而是春天的降臨。春暖花開,溫暖的氣息漸漸瀰漫,漫無邊際的草原裏,草地開始復甦。

京城的後面,是一片連綿的羣山,又被稱爲岐山,整個山脈很高,雲霧繚繞在四周。但正因爲這樣的地形,所以四周土地肥沃,其中不乏野獸出沒,又因爲離京城近,所以便稱爲了皇家狩獵場。

狩獵場的四周,寬闊的一片土地上,連綿不絕的擺放着數裏的帳篷,一場盛大的狩獵將要展開。

此次的狩獵與以往不同,有柔懷的高手軒墨參與,更有楚國的高手飛鷹參與,兩人都是各國的大將軍代表着各國。所以美其名曰,又稱作促進各國的友誼。

鳳知雅身穿黑色長袍,遮掩下凌冽的身段,黑色的長髮隨意一紮,顯得格外英姿煞爽。懶懶的雙眸掃兩人的面孔,什麼促進友誼,分明就是來報仇的。

軒轅浩明站在主位,太子軒轅誠站在左側,丞相站在一側,兵部尚書胡海負責皇上的安全,站的略微靠外。軒轅淵依舊頂着一張黝黑的面孔,面無表情的站在身後。

鳳知雅目光掃過胡海,她是第一次見這個人,但是這張面孔除了老實,甚至看不出其他的神情。軒轅淵的兵馬可被皇上交給他,鳳知雅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既然吞進去了,那就得給她吐出來。

“皇上。”軒墨身穿銀色的戰袍上前幾步道。“在下代表柔懷想與威武將軍一戰。”

“在下也想。飛鷹雖然沒於鳳知雅交過手,但是也對這個將軍好奇的很。”飛鷹也上前了幾步,雙眸不經意的揚起,盡是鄙夷的光芒。

軒轅浩明沒有開口,只是趣味的掃過鳳知雅的面孔。

鳳知雅淡淡的雙眸掃過這兩張面孔,嘴脣一勾,上前幾步拱手道:“臣也知上次的比武只是一時的巧合,既然兩位想要再比,那微臣樂意至極。”

轉眸對上軒轅淵假扮侍衛的眼眸,她俏皮的朝着他眨了眨眼睛,軒轅淵黝黑的面孔又難看了幾分,這個丫頭就喜歡惹麻煩。

鳳知雅勾魂一笑,卻越加像是充滿了挑釁。“丞相既然來了,不如派幾個人跟我等一起較量,嗯?”鳳知雅淡淡道,目光轉而落在了胡海的臉上。“還有尚書呢?”

“當然。”丞相微微一笑,伸手一揮。“若年,跟着威武大將軍好好學習學習。”

“是。”軒轅淵恭敬的低下頭,像極了一個侍衛。

“本尚書就不來了,既然奉旨保護好皇上的安全,那自然是有責任的。”胡海見提到了自己,就回應道。

鳳知雅揚了揚眉,笑道:“那是本將軍疏忽了,那就拜託尚書大人好好保護皇上的安全。”

“那幾位我們走吧。皇上告辭!”

“威武將軍,要是不能拿一個第一回來,那軍令處置。”軒轅浩明朗聲笑道。

“是,陛下。”鳳知雅刻意挑釁的目光掃過幾個人,帶着莫名的邪氣。氣的軒墨當即黑了面孔,飛鷹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那走——”鳳知雅雙鞭一揚,揮馬而去。

軒轅淵緊緊的跟在了鳳知雅的身後,迅雷不及而的氣勢,兩道身影迅速消失在了眼前。

“追上他們。”軒墨跟飛鷹對視一眼,眼中的凌冽暴露出來。“滅了那個將軍的威風!”

四道道身影漸漸消失在了視野中。

“他們來了。”軒轅淵揚鞭跟在了鳳知雅的身邊,目光掃過鳳知雅的面孔,脣邊的笑意濃了幾分。“小敏今天很漂亮。”

鳳知雅轉頭對上軒轅淵黝黑的面孔上露出幾顆牙齒,她嘴角無意識的一勾。“那又怎麼樣?本姑娘本來就漂亮。”鳳知雅得意的揚了揚眉。軒轅好笑的沒回話。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鳳知雅故意湊上了面孔,對於軒轅淵,她總是冷不下面孔。

“那是,都在掌握中,可不看你相公是誰!”軒轅淵忽然間一揚手,黝黑的面孔上配合着格外不協調的笑容。一根箭迅雷不及而的射出,準確的射進了一隻狂奔的鹿身上。

“好箭法!”身後忽然傳來了喝彩聲,格外的響亮。軒墨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身後:“真沒想到你這小兵有點本事。”

“總比你這個冒牌的柔懷第一好吧,雕蟲小技。”鳳知雅嘴角一勾,盡是凌冽刺耳的話語。

------題外話------

親們,收藏吧,後面情節不會讓你失望的,雖然本作者有點暴力的情節,咳咳咳,但是後面絕對精彩,所以千萬別掉收了,~(_ 063 狩獵(2)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軒轅淵面無表情的臉孔上實則露出了壞笑,小敏的嘴巴可真夠毒的,越毒越到他的心坎裏去。舒硎尜殘

“你……”軒墨被氣的一時說不出話來,他憤憤道:“有本事我們現在就比。”

“好呀。”鳳知雅見此揚了揚眉,這個軒墨火氣可真夠大的。“有本事就比……”

“嗖嗖——”鳳知雅的話才說了半句,忽然間前方的密林處突然一箭破空而至,朝着鳳知雅就射了過來。

來如閃電,迅捷無比。

鳳知雅跟軒轅淵對視一眼,來了——

鳳知雅整個人一個翻身躲過了那根箭。軒轅淵揚手就劈破了箭,瀟灑的動作在空中成爲完美的弧度。

軒墨跟飛鷹都是高手,各個身影一躍就躲了過去。

“有刺客!”身後緊緊跟隨的武將和侍衛們,頓時一聲大吼,齊齊衝上前來。

箭剛落下的那一瞬間,整一個密林從四面八方射來犀利的箭,箭箭凌冽!

鳳知雅冷哼一聲,手上的銀絲頓時飛揚起來,轉手就攔住了無數的利箭,朝着樹林反射了回去。

周圍頓時盡是箭光飛閃,眼花繚亂。

“快點!皇上有危險!”忽然間一聲急促的聲音響起,一個侍衛身上插滿了箭倒在了地上。“快點回去,皇上遇襲,尚書大人快擋不住了!”

“回去!”鳳知雅二話不說,手上的銀絲猛的一抽,對上了身後的箭,箭影相互交叉。鳳知雅揮起馬鞭朝着皇上的方向狂奔而去,看摸樣甚是焦急。

軒轅淵眼眸微動,朝着樹林處毫無意識的一揮手,箭光頓時小了幾分,也縱馬跟了上去。

鳳知雅,軒轅淵,飛鷹,軒墨等一行人速如電朝軒轅浩明的方向狂奔。

遠處的打鬥聲音越發的急,鳳知雅駕馬的速度越來越快。

“小心點。”忽然間一聲傳音落入了耳邊,軒轅淵眼眸微動,對上了鳳知雅的身影。

鳳知雅見此嘴角一揚,更加着急的朝着軒轅浩明的方向狂奔而去。

密林中的鳥兒慌亂的騰飛而起,一片翅膀扇動聲,凜亂之極。

瞬間,鳳知雅等人就趕到了軒轅浩明受刺的地方,遠遠的望去軒轅浩明手臂上一片通紅,顯然是受了傷。

胡海大刀一揮,狠狠的劈在了來人的身上。身上已經全是血跡。太子軒轅城臉色難看,整個人差點摔倒在了地上。

周圍的侍衛倒下了一大片,就連丞相都舉刀保護在了皇上身邊。飛鷹跟軒墨停馬在一邊,這跟他們可沒有什麼關係。

就在這時,忽然間一道迅猛的寒風猛的刺向軒轅浩明的後背上,那狂猛的速度如同疾風襲來。

“皇上小心!”胡海不由大聲呼了起來,就在這一瞬間,軒轅浩明猛的轉過身來,只看見劍朝着自己越來越近,眼見要刺到身上的那一瞬間,鳳知雅忽然間從天而降,單刀重重的劈在了箭上。

“所有的人給我在皇上身邊圍住!”鳳知雅清冷的聲音頓時響起,趕來的侍衛頓時形成一個包圍圈,將軒轅浩明保護在裏面。

軒轅浩明雖然武功不怎麼樣,畢竟是個皇帝,此時也還沒慌亂到什麼都顧不了。側頭看到鳳知雅來了,這才鬆了一口氣,“威武將軍,你可來了,快點跟尚書捉拿反敵。”

鳳知雅轉過身來,臉上依舊毫無表情,沒有絲毫因爲救了皇上的點滴欣喜。“是,皇上。”

鳳知雅立刻轉身派侍衛出發,沒過多久箭雨就小了幾分。侍衛們開始奔跑着收拾狩獵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