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地下室內的眾人,一個個臉色帶著驚措之色。

這小子,是一名武者!

諸位全都認真起來,一對對目光鎖定著林寶寶,此時,他們不再小看林寶寶。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小的武者!」古銅色大漢森然地說道。

「小子,你非要管這等閑事,就別怪我們,手段狠辣了!」

說著,好幾名大漢,拿起自己的武器,就向林寶寶狂殺而來。

「正好,我還沒試過這滅神錘的威力!」

林寶寶拿起滅神錘,大步向前,沖了出去。

「我錘死你個獃頭鵝!」

嘭!

林寶寶一錘砸下,雷光閃爍,一名持劍大漢瞬間被林寶寶轟飛。

「我錘死你個愣頭青!」

咚!

林寶寶一錘砸在一人的胸膛之上,只聽骨骼破碎的聲音,這一錘下去,那人慘叫一聲,痛苦的躺在地上翻滾著。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啪!

「還有你,鐵頭娃!」

連續兩名大漢,都被林寶寶瞬間擊敗,第三人也有點心虛了,猶猶豫豫不敢上前。

「一庫!」

林寶寶雙腿帶電,一躍而起,一擊神龍擺尾,踢在那人臉頰之上,那人還沒等反應過來,整個人撞在一張桌子上,連桌子都被撞的粉碎。

秒殺!

林寶寶面對這些身材魁梧的大漢,竟是秒殺!

少女和那古銅色皮膚的大漢,全都被嚇到了!

「我說過,寶寶乃是雷神,向雷神挑戰,是愚蠢的!」

林寶寶走路帶風,極其誇張地向古銅色大漢走來。

古銅色大漢看了看身後,卻發現已經空無一人。

四名九星武徒的惡使,全都敗了!

怎麼會這樣?

他想不明白,如此一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小男孩,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就剩你一個了,你想怎麼死?」

林寶寶一臉傲嬌地說著。

「小鬼,你可知道你在幹什麼?他可是李三漢要的人,你要是能把他帶走,李三漢不會放過你的!」古銅色大漢說道。

「好,這就是你最想說的了?」

「可惜!」

林寶寶速度極快,下一刻就來到了大漢身邊,一鎚子盯著大漢的後背,只聽那滋滋滋的電流聲。

「啊嘟嘟嘟嘟!」

大漢被電的腦袋冒煙,渾身發抖。

「你你你你……你有種殺了我!」古銅色大漢艱難地說道。

「嘟嘟嘟嘟嘟……」

大漢一頓瘋狂的哆嗦。

「告訴我,我怎麼找到李三漢。」林寶寶道。

「你你你你,找找找……死……」

「我知道!」少女忽然說道。

「你知道?」林寶寶看向少女。

少女點頭。

咔嚓!

林寶寶二話不說,直接擰斷此人的脖子,如此惡人,林寶寶自然不想讓他再去禍害其他人!

看到這裡,少女咽了一口唾沫,這小弟弟,好狠的心!

「姐姐,你沒事吧!」解決了地下室的武者后,林寶寶朝少女看來。

「好可愛的小男孩……」

見到林寶寶的正臉,少女不禁驚呼出來,不過想到剛剛林寶寶的兇狠模樣,少女對林寶寶,還是有一些懼怕。

林寶寶盯著被四肢捆住的少女,舔舔嘴唇。

這幾個傻子!

綁的一點也不專業!

林寶寶把繩子往下一拽,頓時,繩子壓過少女的身體,將那高大的天界山凸顯了出來。

「卧槽,姐姐,你凶好大!」林寶寶道。

少女一臉尷尬,忐忑的看著林寶寶。

剛才林寶寶說放開那個女孩,讓他來,他該不會真的想做點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未及雞鳴,未見夢魘,依然於凌晨三點驟醒。

小兒的鼾聲在午夜回蕩。清明、潔凈、分毫不差。空空如也的四周如空靈妙鏡,使人注視著,卻難生枝節……

流淌間,飄來「嘀嗒」還是「啪啪嗒」的擊樂。該是落雨了,卻單單要在二十九么?

數二十九,一秒即蹴。踱二十九,頃刻之間。寫二十九,可久可不久。

二十九是三個簡筆字,二十九這三個簡筆字的橫豎筆墨下,稠集著如網似繭的逃不過。

逃不脫?

鑽研的情感正欲深邃,卻遲遲不聞配樂,愣頭間,何時竟被收了神通,復還一室通明。

或許,這算是福報。讓人在濟濟人生還能顧盼生姿,還能最大限度的自療。也算聊表慰藉,局不破,局內容。

豁達豁達著,「噼啪」「噼啪」聲又啟,竟眉開眼笑。這是嘲弄?亦是鼓舞?

它,什麼也不是。

僅僅是普通的夜,無聊的人,在胡言亂語,罷了。 「小姐姐,寶寶能摸摸嗎?」

林寶寶盯著少女的胸脯,呆萌地說道。

這……

少女也沒想到,林寶寶會這麼直接,難不成這小孩子,是個小色狼?

看著林寶寶的樣子,少女皺了皺眉。

不像啊?

準確的來說,是林寶寶對女孩子的身體很好奇,很天真!不經世事?

「那個,你能先把我放下來嗎?」少女咬著嘴唇說道。

故作情深:我與總裁的周旋遊戲 「哦哦哦。」

「對,我是正義的雷神,怎麼可能會趁火打劫,做這種事情呢!」林寶寶撿起一把劍,將少女身上的繩子斬斷。

啪!

少女身上繩索鬆弛,整個人從牆壁上掉下來,一頭砸在林寶寶的身上。

「哎呦!」

林寶寶慘叫一聲。

「喂!你……你沒事吧!」少女這才慌慌張張地站起來,將林寶寶扶了起來。

「哎呦,小姐姐,你一屁股把寶寶坐死算了!」林寶寶不由地嗔怪道。

少女尷尬地一笑:「抱歉,是我的不對。」

林寶寶揉揉腦袋:「沒事,還好寶寶是練過的!」

少女點點頭,一對美眸落在林寶寶身上,然後咬咬嘴唇,輕聲問道:「那個,恩人,你……你……怎麼一直盯著我的凶~」

這還用問嗎?

林寶寶心裡大叫。

林寶寶:「當然是想摸摸,看著手感就很好~~~」

少女有些害羞,不過,她的命都是林寶寶救得,而且林寶寶還這麼小,什麼都不懂,少女也就沒有阻止什麼。

更何況,林寶寶也沒做什麼過分的事。

「你……你不想知道李三漢的行蹤了嗎?」少女問道。

林寶寶一聽,雙眸一冷,如果記得不錯的話,把眼前少女帶到這裡的,就是李三漢!

「當然想知道,那個惡棍,我肯定要了他的狗命!」林寶寶咬牙切齒道。

少女點頭,道:「李三漢去鎮上搶錢了,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他一回來,就一定會到這裡強bao我的,所以,你要是想見李三漢,只需要在這等著就行了。」

「這樣啊!」林寶寶點頭,拿起了滅神錘。

步步驚婚:老婆,抗議無效 「小姐姐,那我先把你送出這鬼地方吧!一會我親自自己解決李三漢!」林寶寶說著,拉起少女的手。

手突然被林寶寶拉住,少女身體一顫,但隨之,她眼中的警惕之意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是,李三漢可是一星武師,你可能行嗎?」少女問道。

「當然,放心吧小姐姐,寶寶很厲害的呦!」林寶寶道。

倘若不是林寶寶,她此刻應該正在遭受那些人的凌辱,再者說,林寶寶也很可愛啊!

「你若是能救我出去,我怎麼報答你都行。」少女道。

「這可是你說的!」林寶寶嘿嘿一笑,拉起少女的手,就向地下室的外面走去。

然而,林寶寶並不知道,剛剛戰鬥的聲音,已經有引來了不少武者。

林寶寶拉著少女,剛走出地下室,只見地面之上,十幾名惡人寨的武者,正在冷冰冰地看著他們。

「好……好多人!」少女一冒頭,便是被現場的眾人嚇了一跳。

「別怕,有寶寶在呢!」林寶寶陽光燦爛地笑著。

「哦?是你?」

人群裂開,一名銀袍武者從中走了出來,看向林寶寶的目光帶著幾分驚奇。

「你是剛剛的銀牌惡使?」

「銀牌惡使?天吶!」少女被嚇了一跳,惡人寨的銀牌惡使,不全是實力強大的武師嗎?

然而,看到林寶寶平靜的面龐,少女也勇敢起來。

「你不是來找我們首領的!」銀袍惡使的眼神漸漸冰冷,手裡突然鑽出一把魚腸劍,冷冰冰地看著林寶寶。

這不廢話嗎?

林寶寶哈哈大笑起來:「我說,你才反應過來啊!你反射弧挺長啊!」

銀牌惡使的劍攥的越來越緊,咬牙切齒道:「你來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

林寶寶的眼神也越發銳利起來,大吼了一聲:「當然是為了,消滅你們!」

「找死!」

銀牌惡使大吼一聲,手中的魚腸劍,噴射出八道劍氣,八極玄明劍!

「四星武師!」

林寶寶微微一驚,沒想到這道貌岸然的禽獸,實力竟然這麼強!

「你以為,就你是四星武師?」

嗡!

濃郁的雷電之力從林寶寶的靈根狂嘯而出,林寶寶雙眸閃爍雷光,揮舞滅神錘一錘砸去。

「讓你見見我雷神的威力!」

當林寶寶釋放出靈氣之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