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基諾這人是個棋迷,又拉著楊嘯下了一局,同樣被打敗。

基諾滿身是汗,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雖然被楊嘯殺敗了,但是另外一方面,也獲得了精神力的錘鍊。

對於現在的基諾城主而來,在卡拉奇城很難找到楊嘯這樣的高手錘鍊他的精神力。

傭人上了補充元氣的果汁,茶水。

「楊公子,你是真人不露相啊,想不到你的棋藝如此之高,比起卡拉奇城的薛榮大師,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楊嘯馬上說道:

「基諾大人過獎了,我這點棋藝,哪裡能夠和薛榮宗師相提並論。」

「呵呵,我說你比他厲害就比他厲害,有機會,我帶你也和他下一局,好好打擊一下薛榮老二,省得他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臭樣子,看了生氣。」

助理食用指南 楊嘯只能哈哈一笑。

對於這種砸人招牌的事情,他是沒有興趣的。

「楊公子,你先休息下,我去換身衣服再來陪你聊天。」

基諾城主和楊嘯大戰三局,衣服都已經濕透了。

楊嘯點點頭,和秦陸兩人喝茶聊天。

片刻之後,基諾城主換了衣服,帶著一個年輕人一起過來。

「來,楊公子,我給你介紹下,這是我小舅子,星雲飄雪。」

那年輕對楊嘯一拱手,說道:

「楊兄弟,幸會,以後多關照啊!」

估計基諾城主已經將楊嘯的事情給他說過了,所以星雲飄雪非常興奮。

楊嘯看了一眼,這年輕人相貌俊朗,玉樹臨風,和秦陸一樣,都屬於那種富二代的嘻哈公子哥。

「哎喲,秦兄也在呢。」

星雲飄雪看了一眼楊嘯身邊的秦陸,驚訝地說道。

秦陸也是一愣,趕緊上前和星雲飄雪握手,擁抱。

「星雲兄,你怎麼也跑來紫源星了?」

兩人竟然是在巫星同一所大學的同學,只不過畢業后各奔東西,沒有想到卻是在這裡見面了。

「哎呀,別提了,在巫星玩膩了,這不來紫源星我姐姐這兒玩玩,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在這兒遇到你了。」

星雲飄雪家族也是開礦的,只不過,他們家的礦場開在巫星,並沒有開在紫源星。

作為富二代,星雲飄雪和秦陸一樣的德性,吃喝嫖樂,而且都不願意在家族礦場工作,不想受到父親的約束。

跑到了紫源星玩了一陣,也覺得無聊了,上次聽說卡拉奇城掀起了一股去野人谷開礦的潮流,想著自己的姐夫是城主,也想去自己創業,闖一闖,

這樣日後回到巫星的時候也好面對父親,告訴父親我不是好吃懶做的敗家子,我也創業了,還賺錢了呢,我是有本事的人啊!

這大概是富二代的通病吧。

基諾城主和楊嘯都是一愣,

「你們倆認識?」

「姐夫,我們是大學同學呢,他以前睡我上鋪,是我的死黨,以前一起吃喝嫖啊,不,是一起學習,修鍊,泡妞,好基友呢!」

基諾:「¥」

楊嘯:「¥」

貓撲中文 「王富貴,你不是說請來了大神壓陣么?人呢」

「別急,王富春剛剛派人跟我說他遇到排行榜第一的那個賀翎了,現在正在路上,估計再有五分鐘大神就到了!」

「賀翎?」

「正是!」

「哼,他也就昨天剛開區走了運,拿了個榜首,大哥你們還拿他當大神?現在他可不是第一了,第一是賈峰!」

「那也比我們強太多,這次能叫來人家,也算我們走了運,等人家來了,富強,你可不準這種態度!」

「哼……」

「你聽到沒!?」

「好好好,我肯定一口一個大神地叫他!」

……

龍頭村,玩家村落,村門口村長王富貴正苦口婆心地教育這三弟王富強,順便帶著一眾村民等待二弟王富春將大神賀翎帶回來~

事情還得從開區第一天說起,王富貴從一些渠道了解到這個遊戲可以建立自己的領地,所以一開區就開始做準備,自己挑選地塊,並吩咐富春和富強去全力尋找領主令牌

自己費勁心力,找了十幾塊地,都沒有滿意的地方,就在快要放棄時,這才發現了如今的龍頭村的地塊,用富春的話來說,不僅土壤肥沃,平闊寬敞,還有溪水流經,用來做領地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

可惜,這麼好的地塊早就有玩家盯上了,因為當時王富貴沒有領主令牌,對方也就沒有什麼動作

今天更新后,三弟富強就找到了一塊領主令牌,三兄弟開開心心的建立了自己的領地,哪知道剛建村,就遭到了一群名叫改天幫的流氓玩家的騷擾,還猖狂的說給龍屁股村兩個小時準備時間,時間到了,他們就來攻打

這三兄弟怎麼能忍?

居然敢侮辱我們三兄弟想了一夜才想出來的集威武霸氣炫酷於一身的名字?

嬸子可忍,兄弟不能忍!

二哥鬼點子多,出去想辦法升級,大哥帶著三弟在村裡征戰流民,備戰那群流氓。

沒想到,富春運氣這麼好,竟然把排行榜第一的大神玩家賀翎給勾搭到了,也不知道用了啥法子,人家大神竟然爽快地一口答應了,看來是行俠仗義的俠客類型~

王富貴有些興奮,緊張的搓搓手,華夏玩家十幾億,能衝上榜首,豈是一般玩家能比的?雖然他現在位居第二……

但是,這位力壓群雄的大神玩家,居然跟自己兄弟三人同處於荊州,還都是留水郡城附近區域的,更不可思議的是,二弟竟然還給他碰到了,一口答應了相助自己村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難道自己有傳說中的主角光環!?

……

「喂!?大哥,你怎麼流口水了?」

富強看著大哥莫名其妙的開始憨笑,還一邊笑一邊流著口水,連忙關心的問道

「額?別這樣,別這樣,這樣不好~!」

我成功苟到了博人傳 誰知大哥完全沒聽見自己的話,竟然一臉嬌羞,欲罷還迎,想入非非,那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

「啊!?我的嬋兒呢?」

王富貴從yy中被打斷,還意猶未盡,發現剛剛自己在臆想時,不由得一拍腦殼,最近總是這樣精神恍惚,一不小心就會分神

「額(︶︿︶),你的嬋兒沒看見,你的大神倒是來了~」

三弟富強早已經習以為常,從進入遊戲后,大哥就老是各種幻想,早就跟他說少看點小說,就不聽,你看這大庭廣眾下就想入非非,丟人誒~

當下指著遠處地平線上出現的兩個身影,道

「快,準備迎接大神」

王富貴連忙用手擦了擦口水,也顧不得別的,連忙帶著一眾人,迎了上去

「哼」

王富強不耐煩地哼一聲,也只能跟著大哥去迎接了

……

「您看,走在最前面的是我大哥王富貴,他身旁的是我三弟王富春,身後一眾原住民都是我們的村民!」

王富春一邊走,一邊給身旁的賀翎積極的介紹

賀翎跟在王富春身旁走來,有些懵圈,這兄弟三個名字還能再一致點么?

賀翎本來也不想來,但誰讓自己嘴饞,平白無故喝了人家一罐酒?

還是最貴的一銀幣一罐的酒,

要是喝了人家酒,還不答應人家的請求,不太合適~至少賀翎不是這種人

唉,吃人嘴短,欠別人人情就太難受了,下次可得注意忌嘴~

當下看見王富春的兩個兄弟帶著村民熱情迎過來時,也只能湊出一臉笑容

「大神!太感謝您了,有您幫忙,我們龍頭村肯定能守住!」

一見面,看上去30來歲的中年男人,也就是村長王富貴,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手

除了感覺王富貴的手有點滑膩外,其他都還好,這人,跟自己見面至於這麼緊張么,還出手汗?

「呵呵,村長不必如此客氣!」

賀翎溫文爾雅地一笑,道。

只是心裡卻是在嘀咕,哪個是王富貴,哪個是王富春?這名字整的這麼相似,一不小心就給整混了~不管了,一個叫村長,一個叫兄弟就是了!

「這位兄弟,你好,我是賀翎!」

賀翎自認為非常機智地對王富強打個招呼,伸出手想要握手

自己都自我介紹了,按照習慣,對方肯定也會跟自己握手,然後也自我介紹一番,只要他說自己是富強,另一人就一定是富貴,太聰明了自己這招

只是,這個兄弟好像對自己有點嫌棄?

為啥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情就那麼嫌棄?

「久仰大名!」

王富強看了眼賀翎的手,沒去握手,冷冷的說了句。

場面頓時十分尷尬~

賀翎懸在空中的手,繼續伸著好像也不太好~剛想收回來時,王富強卻拿出一塊布條,拉住了自己的手,感覺好像在幫自己擦手~

「這是~什麼意思!?」

賀翎一臉懵逼

「剛剛我看你和大哥那麼熱情的握手,就沒忍心打斷你倆,大哥跟你握的那隻手,剛擦過他自己流的口水,而且他經常有口臭~」

王富強一邊擦著賀翎的手,一邊一本正經地解釋道。

「哈哈哈,一時激動,忘了擦,忘了,哈哈,大神莫怪,莫怪哈!」

王富貴大笑兩聲,毫不在意地拿衣服擦了擦手,看得賀翎是滿臉黑線~

手忍不住的顫抖了兩下,自己殺人也未曾覺得想要嘔吐,這一刻竟然感覺到胃裡翻騰不息~

嘴角抽搐著,硬湊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幾乎是咬著牙對村長王富貴說道:

「無妨,無妨,富強村長這般熱情,我開心還來不及!」

場面又是一靜,富強又開口:

「嗯?我大哥是王富貴,我才是三弟王富強!」

王富貴見狀,也連忙解釋:

「沒錯,我是村長王富貴,王富強是我三弟」

王富春:

「是啊,我是王富春,這是王富貴,那才是王富強!」

王富強覺得王富春解釋的不夠清楚,插嘴:

「我大哥王富貴是村長,我是老三王富強,二哥是王富春!」

……

三人來回解釋,就怕自己解釋的不夠清楚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

賀翎感覺內心遭到了千萬個名叫草泥馬的神獸的來回糟蹋……當下體內血氣上涌,大怒,嘶吼道:

「誰TM才是王富貴!?」

……

三人一怔,突然感覺到自己三兄弟好像沒給大神解釋清楚,這怎麼行?

這可得好好給大神解釋啊!

好,那就再解釋解釋!

……

好一個王富貴,

賀翎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腦子不夠用了~

看這三人

怎麼看哪個都像是王富貴? 因為秦陸和星雲飄雪兩人是大學的好基友,有了個這個紐帶,一下子將楊嘯和基諾城主的關係又拉近了不少。

晚餐的氣氛熱烈輕鬆。

楊嘯為了拉攏基諾城主,答應最終可以拿出十個礦場給星雲飄雪經營,除了上交給大龍帝國的2成之外,其餘的和楊嘯平分,每人分得四成。

至於基諾城主和小舅子私下如何分配,楊嘯不管。

對於楊嘯給出的這個優惠,基諾自然是心領神會,表示感激。

基諾突然發現,自己這個富二代的嘻哈小舅子也不是一無是處,因為秦陸的關係,他是可以放心讓星雲飄雪到礦場去工作的。

楊嘯和基諾城主敲定,等楊嘯這兒安排好之後,在卡拉奇城舉行一個野人谷歸順大龍帝國的公開儀式,同時也算是招商發布會。

吃過晚飯,星雲飄雪代表基諾城主招待兩人,扯著秦陸和楊嘯去青樓玩耍。

楊嘯笑道:

「你們倆個好基友很好就沒見了,自己去玩吧,要去奴隸坊市走走,順便辦點事。」

秦陸笑道:

「楊兄,你不會又要去買個女奴吧?你家裡已經有三個老婆了,還買?」

星雲飄雪一愣,笑道:

「楊兄,買女人多麻煩,去青樓吧,日日當新郎。」

楊嘯看著兩人笑道:

「小心得病啊。」

「得病?你是說花柳病吧?唉,怕啥,沒什麼是一顆中血丹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來兩顆,藥到病除。」

楊嘯輕笑,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