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報警?哼!”向鋒不屑。

先不說他們有沒有證據。

傑克既然敢這麼搞,就證明人家有恃無恐。

尤爲關鍵的一點。

傑克能在短時間內將近百億的產權變現,這就更不是一般人能夠辦到的。

這也就證明一點,在魔都,肯定有一股勢力跟傑克裏應外合。

如果他們就這樣傻傻的去報警,不僅起不到作用不說,反而會正中傑克等人的下懷。所以,這個虧向鋒等人吃也得吃,不吃還得吃,打破牙活着血也得往肚子裏咽,誰也幫不了他們。

“先回去吧,這件事情得從長計議,實在不行,也只能向家裏坦白了…” 向鋒雖然不甘,

對此卻是無可奈何。

報警不行。

直接向傑克等人出手又不行。

這幫二代甭提有多窩火了。

“也只有這樣了!”

“我爸要是知道了這件事情,肯定會把我活活打死的…”

二代們相當沮喪。

在自己的地盤上。

吃了這麼一個悶虧。

關鍵是,他們還沒那個能力對人家實施報復,這讓一向自詡爲手眼通天的他們怎麼能輕易接受?

“特麼的,老子的車呢?你們誰看到了老子的車子?”衆二代紛紛上車準備離開,其中的某個二代突然發現自己的車子不見了。

他找遍了整個廣場,始終未見車子的蹤影,更是氣的他大呼小叫,原地直跺腳。

產權協議沒有了也就算了。

連裝逼的車子也被人搞走。

傑克這幫人還能不能再喪心病狂一點?

“先上我的車!”向鋒停在了這個二代身邊,衝對方招了招手,語氣也有些不耐。

他們在此已經耽擱了很長時間了,鬼知道傑克看到這一幕會做何感想,要是突然改變主意,把他們全部突突了,二代們豈不是虧大發了?

車子丟了就丟了。

沒了還可以再買。

若是小命留在這裏,下半輩子可就全毀了。

這個二代雖然不甘,一時半會也想不出別的辦法,最終只能上了向鋒的車子,然後一幫二代駕車離開。

“BOSS,向鋒等二代們走了,我們是不是也該離開了?”高爾夫球場裏,傑克的助手提醒他道。

“你們先走,我稍後就來!”傑克眼瞼微磕,表面平靜,實際上內心卻早已炸了鍋。

一刻前,傑克收到外圍的彙報,魔都當局帶着人馬正氣勢洶洶趕往這邊。

這也就是說,高爾夫球場的事情暴露了。

而且,還因此引發了一系列的動盪。

是青幫出賣了他,還是青幫也栽了?

眼下,傑克已經來不及去思考這個問題了。

傑克之所以讓助手先行離開,對此當然有他的算計,就是利用助手等人去吸引當局的火力,他再趁亂離開。

畢竟,當局也不是吃乾飯的。

事情已經暴露,並且引發了巨大的動盪,試問他們這幫人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聽聞此言,助手雖然感覺到奇怪,對此也沒有深想。

助手向傑克道了一聲別之後,然後就下去着手安排撤退的事宜了,就是不知道爲什麼,在離開的時候,他的心裏突然生出一股極度不好的預感,就像是有什麼大事即將要發生。

很奇怪的感覺,讓助手是坐立不安。

“事情敗露了,想辦法來接應我!”助手離開後,傑克掏出手機重又撥打出去一個號碼,簡短的叮囑了一聲後,就又切斷電話。

“該死的青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連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真不知道師父爲何會對他們推崇備至!”

“還有那個該死的華夏人,竟敢打老子英俊帥氣的臉,你給老子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子還會再殺回來,把你的臉打的稀碎!”傑克罵罵咧咧了一番後,繼而才轉身離去。

這一次,傑克並沒有走高爾夫球場的正門,而是深入到高爾夫球場最裏面。

哪裏,有一條通往高速公路的便捷通道,是傑克提前爲自己安排好的退路。

本以爲有青幫幫襯,傑克覺得自己並不會被逼到這一步。

誰承想青幫居然如此的不靠譜,連帶的還將他給暴露了出去,此時此刻傑克不想走也得走了。

傑克一心想着逃亡的事情,對周遭的環境也並沒過多的在意。

如果此刻傑克留神觀察四周,他就不難發現,高爾夫球場安放的可活動監控探頭,正對他進行着全方位的實時監控。

傑克的一舉一動。

甚至就連他的逃亡路線。

都通過周圍的攝像頭,清晰的傳到遠在酒店房裏秦垚的眼裏。

“看來這孫子是蓄謀良久啊,連退路都提前安排好了,等當局趕過來,這孫子怕是早就沒了蹤影!”酒店房間裏,秦垚看着監控畫面,實時發表着自己的所思所想。

秦垚之所以沒留在現場等傑克,也是爲了不暴露自己。

實際上,秦垚早就感覺到這個傑克不對勁,甚至還有着更加不爲人知的陰謀。

畢竟,對方可是能驚動青幫出馬,怎麼可能是易於之輩呢?

當時秦垚就留了一手。

由萌萌出面黑了高爾夫球場的監控,同時抹去他在場的全部證據。

如此一來,就算當局時候去查看監控,也根本查不到秦垚的頭上,更不會把這件事情跟秦垚聯繫到一起。

而秦垚之所以對此大動干戈,也是想看看這個傑克具體有什麼來歷,說不定還能因此挖出更大的魚。

根據現場反饋過來的情況來看,也恰好印證了秦垚的所思所想。

“萌萌,你立即調取高速路口周邊的監控,看看這個傑克究竟會跟誰接頭!”傑克的身影消失在監控畫面上,監控也進入了死角。

而高爾夫球場外,就只有一條路可以離開,那就是環城高速。

除非有直升機在空中接應,除此之外,傑克想要抽身而退,就只能走環城高速了。

環城高速,每隔一段距離,都有違章抓取拍照。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傑克的身影將無所遁形,故此,秦垚果斷的向萌萌下達了指令。

萌萌的小手在電腦鍵盤上噼裏啪啦一陣敲擊,時間不長就已經侵入了路政的系統,高爾夫球場附近路段的監控重又展示在秦垚面前。

如此又過了一會功夫。

原本消失的傑克,身影重又出現在監控畫面上。

此時監控畫面中顯示,傑克翻過高速的圍欄,上了一輛停在應急車道的SUV,緊接着車子就駛離了現場,方向則是向着市區而去。

“我要SUV的全部資料!”秦垚挑了挑眉,呼吸都變的急促起來。

可以確定一點。

這輛SUV肯定不會是青幫的車子。

因爲青幫眼下身陷囹圇,還有一堆破事沒有處理,也根本顧不上傑克。

拋除了青幫接應的可能,這輛車子肯定是其他勢力,至於究竟是那個勢力在接應,這就要看萌萌的操作了。 萌萌的小手,又在電腦鍵盤上噼裏啪啦一陣敲擊,時間不長,關於SUV車主的消息已經有了眉目。

“顯示登記,這輛車子是趙氏集團大公子趙祝的車輛,車上的人,接應傑克的人,萌萌通過人像分析,已經可以確定就是趙祝本人無疑!”萌萌那邊很快傳來回應。

“趙氏集團趙祝?” 醫妃嫁到:邪王狂寵 秦垚挑了挑眉,感覺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

先是青幫。

緊接着又牽扯到趙氏集團。

這個傑克在魔都的關係網,還真是錯綜複雜啊。

“我是秦垚!”秦垚略作一番思考,之後就拿出手機撥通了趙泰的電話。

高爾夫球場事件暴露後,傑克此際可謂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饒是如此。

趙祝這個時候還敢跟對方往來,秦垚可不可以把此事看成是趙祝在背後一手操控?

實際上並不排除這個可能。

十多份產權協議。

總價值超過百億。

更是關乎魔都十幾個大家族、集團的未來。

如此巨大的一個香餑餑擺在趙祝面前,保不齊趙祝不會動心。

作爲既得利益者的趙祝,他即有錢拿,同時還能跟青幫扯上關係,趙祝何樂而不爲呢?

更有甚至,這次的事件,是趙家跟青幫聯手唱的戲也未嘗不可,傑克在此,最多隻是充當聯絡人的角色。

而秦垚,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撥通趙泰的電話,他就是要提醒趙泰,趙祝來勢洶洶,保不齊就是衝着你來的。

真要是等趙祝的計劃實現,本就在趙家不受歡迎的趙泰,試問他還有好日子過嗎?

說白了,就是在逼迫趙泰,讓趙泰儘快反擊,儘快把魔都這灘死水攪渾。

“秦先生,您找我有什麼事情?”電話那頭的趙泰恭敬的詢問道,姿態放的極低。

“高爾夫球場的事情你收到消息了嗎?我這邊發現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你大哥趙祝,跟高二夫球場事件的主謀暗中有聯絡!”秦垚提點趙泰道。

“什麼!”電話那頭,趙泰聽聞此消息後,整個人瞬間變得不好起來。

就宛如被踩了尾巴的老貓,渾身炸毛,滿面震驚。

高二夫球場事件,在魔都引起了巨大的震動,身爲魔都知名惡少的趙泰,當然也早就收到了消息。

Leave a Comment